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44章 失礼
闻佛音摸着胸口,眼里一片迷惘,在黑夜里难得显露出来出些许很脆弱,但是瞬息间又缓和了一直这样。她不不允许自己失去控制太久。她对这世间太很陌生了,也没陌生的风景,陌生的人,陌生的事……她睁开眼睛眼看见这世间的第一印象就是荒诞。望着周遭突然发生的一切,她难以共情。忽的,几道她不允许自己失控太久。。...

闻梵音摸摸胸口,眼里一片茫然,在黑夜里难得显露出些许脆弱,不过瞬息又收敛了下去。

她不允许自己失控太久。

她对这世间太陌生了,没有熟悉的风景,熟悉的人,熟悉的事……她睁开眼见到这世间的第一印象便是怪诞。

看着周遭发生的一切,她无法共情。

忽地,一道银针刺穿夜明珠的黑布扎在窗边。

夜明珠的清辉透过黑布裂开的缝隙泄出点点,恰好可以让她看到被银针扎在七寸处的漆黑诡异的长蛇在胡乱挣扎。

她缓了缓因秽物形状而发软的双腿,这才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走到其他夜明珠旁边掀起黑布,明亮清冷的光辉将房间照亮,

在这光亮下,她看到了桌子底下黑暗粘稠的东西。

“又是你们啊。”她恍然道,“恰是我心情不好时,你们来得巧了。”

她的声音像是清澈的泉水,放轻时像撒娇一样令人心软,而现在这种不带情绪的语调就会缠绕着一股冰冷,锐利冰冷,如刀锋切割时残留的气息,诉说着无法抗拒的危险。

房间像是笼罩了一层结界,声音、气息都无法传递出去。

闻梵音伸出手来,手心的银针若隐若现。

忽地,她又将银针收起,垂眸看向桌下的黑暗,眸光淡淡,神情不喜不悲,恍如仙人临尘:“出来。”

她语气带着不容违抗的命令意味,让桌下的黑影颤动了下。

一道头发丝细的黑影猛地窜出,朝她袭来。

她面不改色,抬起右手,宽大的袖袍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的弧度。

那苍白的指尖与黑影触碰到,绝对反弹被她关闭,绝对治愈也不曾出现。然而那黑影接触到闻梵音指尖时,来不及哀嚎便化为青烟消失。

果然如此!

闻梵音怔怔站在原地,却是在意料之中。

她将指尖抬起置于眼下,手指依旧干净苍白,没有沾染上半点污秽。

可她却感受到了,那一瞬间她的身体拒绝一切秽物靠近——是属于一整个世界的恩赐。

她嘴角缓缓翘起一个弧度,带笑的眼睛明亮温柔,像阳光下平静温暖的海绵,让人见了便忍不住心生亲近。

原来哪怕失去记忆,她也并非一无所有。

她抬手在茶杯上一弹,一滴茶水被这股震动从杯中带出。水珠悬空时,她右手食指接起水珠,朝桌下一弹。夹杂着绝对治愈力量的水珠崩散开,化为星星点点的水渍扑向秽物,凄厉哀嚎声在响起的瞬间便化为青烟被净化干净。

闻梵音准备收回手时,整个人都僵住了,神色缓缓浮现出一丝羞恼。

她本想询问秽物一些事情,谁知心绪波动下却将秽物直接给净化了。

“女郎,您可有事?”门外,听到房内有动静的迎秋久久不见女郎召唤,忍不住敲门询问道。

很快她便听到了女郎的声音:“无事,我不过口渴倒杯水,这便要歇下了。”

不知为何,迎秋总觉得女郎声音有点窘迫懊恼。

她拍拍脸蛋,可能是困糊涂了,听错了。

房间内,见外面无声后,闻梵音松了口气。

明知迎秋看不见房间发生何事,也不知她原本的打算,可她依然觉得窘迫。

好一会儿后,她才缓过情绪,转身回到床上准备躺下,回眸便见到扎在墙上挣扎的漆黑长蛇。

她心里忽地一跳,被那秽物又吓到了。

闻梵音只觉胸口忽然一阵气息翻涌,她微微低头,开始剧烈咳嗽。那咳嗽一声比一声重,还未来得及将窗边秽物净化,便彻底遏制不住。

‘哐当。’房间大门被撞开。

迎秋、丹枫二人神色焦急中透着担忧,丹枫守礼的站在门边垂眸低头,没有朝房间多看一眼。

不过在他刚低下头时,却似是感应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眼含惊诧,猛地抬起头道:“迎秋,保护女郎,有秽物之气!”

直接走进来的迎秋闻言,身影一闪立刻来到女郎身前护着,神色无比警惕地盯着四周,口中焦急询问道:“女郎,您还撑得住吗?”

刚在外面突然听到女郎急切的咳嗽声,一声比一声仓促,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站在女郎身前,她也察觉到秽物之气所在位置,目光直接朝着那个方向看去,旋即神色一僵。

秽物身上那根针好像有些眼熟。

丹枫也同样瞪大了眼睛,嘴角轻微抽搐了下。

对面房间,郑明舒也飞快走出来了。

这时,闻梵音的咳嗽声停下,她直起身子,广袖上染了些许血色,唇边也留着一点鲜红,让她那张苍白的脸上恢复了些生机。

她抬手,扎在秽物身上的银针迅速返回。还在挣扎的黑影被丹枫眼疾手快的捞在手里。

见危机解除,迎秋转身将闻梵音扶坐在床边,拿起帕子轻柔的替她擦去嘴边的血迹,忧心忡忡道:“女郎,您这是被秽物冲撞了吗?”

丹枫掌心翻转间,一杯凉茶变得温热,他将茶水递给迎秋,目光停在女郎苍白的脸上,神色凝重道:“女郎,您可还好?需要我请大夫吗?”

闻梵音接过迎秋手里的茶杯抿了口,冲淡了嘴里的血腥味,这才摇头拒绝道:“我这是老毛病了,那秽物并未伤到我。且我自身便是大夫,丹枫先生忘记了吗?”

说来不真实,但一切负面状况都是表现在外,哪怕她吐血也无特别感受。

丹枫苦笑一声,半是嘲讽道:“女郎若能少出些差错,我也不必担忧到将您神医谷一脉的身份给忘记了。”

郑明舒见他们安排好好友后,这才出声调侃道:“仔细想来,这已是我生平第二次衣冠不整,且都是因你而为,梵音。”

她徐徐走来,简便的青袍披在身上。发髻散开,乌黑长发垂下,发间没有半点饰品,没有浓妆淡抹的精致脸上给人一种月的清冷温柔。

“你可让我两次失礼于人前。”她举手投足间带着常人难及的矜贵风雅,那并非是奢华精美的饰品衣物支撑,而是来自骨子里的傲然。

春山笑

春山笑

作者:午夜牧羊女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闻佛音睁开眼睛眼睛什么都不记得我,但当她踏入世间时却了步入了漩涡中,她也从来没有想起有朝一日会助一把名叫春山笑的剑得道成仙。(无CP女主文)嗯?神医?。

第005章 招揽 2022-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