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38章 吓到
游船迅速便离开了此处,遥遥见它急速离开了的众人心中惊异不己。正日常保养着心爱牛皮鼓的英气勃勃青年头也不抬道:“可能会有什么事。”人比花娇的女公子正了正头上的剑簪,若有所思道:“前些时候日子听闻卢家堡主在范阳遭人袭击。今看郑二姑娘离开的方向,郝然就是上章河,仙门六正保养着心爱牛皮鼓的英武青年头也不抬道:“可能有事。”。...

游船很快便离开此处,遥遥见它飞速离开的众人心中惊奇不已。

正保养着心爱牛皮鼓的英武青年头也不抬道:“可能有事。”

人比花娇的女公子正了正头上的剑簪,若有所思道:“前些日子听闻卢家少君在范阳遭人袭击。今看郑二姑娘离去的方向,郝然便是上章河,仙门六家里有几位少君如今正在上章河。”

李文英正坐船头擦拭大刀,听她说起这话时肯定道:“确实如此,我李家少君此时便在上章河。而王少君常与李少君结伴同行,怕是王少君也在。”

他们随意猜测着上章河发生何事,竟能让一向优雅从容的郑二姑娘如此急切。

一时间,在场众人都好奇起来。

毕竟仙门六家年轻一辈天骄的行动,便代表整个仙门的风向,他们无法不关注。

郑明舒操控着游船迅速接近上章河,此时上章河上一片肃然。

“无忧,云悦定不会有事。我已传讯过去了,闻谷主很快便到。”郑朗月穿着锦衣华服,面容俊美,头戴玉冠。

他面相显贵,姿态雍容,唯有举手投足间的严谨威仪使人望之生畏。

李星朝僵在原地,瞳孔微颤,神色惶恐。他抬起手,一直握着芝麻糖的手上被血染红,额头上也有低低血液落下。

这是云悦的血,云悦为了保护他才流的血。

一向算无遗策的青年终于暴露出一直压抑的情绪,不讲理的像个孩子,像着郑朗月或者不知名的幕后人宣泄情绪:“可那又如何,云悦身受重伤,危在旦夕。哪怕闻谷主将他的伤势恢复原状,依旧无法改变他曾重伤的事实。”

他声音发颤,艰涩又沙哑:“这只是第一次,很快便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无忧!”王灵均厉声打断了他。

他虽受了伤,但好在不危及生命。此时正靠坐在大树上看向因战斗而断裂的大树出神。

听到李星朝自暴自弃的话语,他脸上温柔的笑意落下,神色严肃中透着劝诫:“即便有第二次、第三次,可那又如何!敌人有无数阴谋落在我们身上,但我们有你。”

他眼里带着融融暖意,又成为那个风流浪荡的多情公子:“你是全天下最聪慧、最厉害的不是吗?相信你会保护好我们,拆穿敌人的阴谋。”

李星朝似是早知幕后之人是谁般,眼底深处藏着淡淡的苦涩,嘴角却轻扬了起来,语气坚定道:“嗯,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

眼前天空湛蓝,云淡风轻,秋日阳光带着微微凉意,恬静温馨。

郑二姑娘的游船从天际蔚蓝处飞出,轻飘飘落在岸边河水上。

她伸手环住闻梵音的腰将人从船上带下来,云破、月初、丹枫、迎秋四人依次从船上飞下。

几人刚飞身下船,便见着靠坐在不远处的王灵均几人。

郑明舒立刻上前几步,还不等她开口询问,便见李星朝如一阵风似的从身旁略过,扯起闻梵音的袖子便朝拐角处的破烂游船上拉去。

这游船乃是杨轻侯所有,因妖兽袭击而显得破碎。

郑明舒目瞪口呆,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无忧这般失态。

王灵均紧随其后而来,见她惊讶的模样,轻叹道:“二姑娘莫要见怪,无忧只是太过担心云悦。这次云悦挡在他身前重伤将他给吓到了。”

郑明舒了然,无忧与云悦一起长大,二人情同手足,这副表现倒也正常。

她看向走过来的郑朗月二人,颔首一礼道:“兄长,瞬平,谨之。”

她关切的看着三人询问道:“你们气息很不稳定,伤势如何?”

郑朗月神色疏离淡漠,仿若高岭之花,夜空寒月,可远观而不可近临:“轻伤,无碍。”

“那便去看看云悦。”她语气沉重道。

话音落下,便察觉到兄长刺过来的视线。

她表情一僵,回味了下刚才的表述,迟疑道:“……兄长,您觉得我们先去看云悦可行否?”

郑朗月收回视线,赞同道:“便按阿妹说的做。”

郑明月眉宇一松,口中道:“兄长先行。”

郑朗月沉默不语,李玉恒:“……有劳子修引路,麻烦了。”

“不麻烦。”郑朗月有礼的回了一句后,这才抬步朝前方湖上破烂的游船而去,在他身后,郑明舒与王灵均对视一眼,哪怕在这紧要关头,依旧忍俊不禁。

他们心中明白,郑朗月所言所行并非故作姿态或傲慢的瞧不起人,而是他真心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更礼貌些,客气些,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才会更加舒适和平。

虽不知他这想法怎么回事,但总的来说很古板龟毛却无恶意。

四人步伐飞快来到破船上,此时李星朝正垂头看向紧闭双眼脸色发白又悄无声息的杨轻侯,身影微微颤抖,眼里还残留着惶恐。

杨轻侯身上被血迹渗透,腹部像是被妖兽的尖锐犄角撞了个洞,背后更是有几道深入骨髓的爪痕。若非他是仙门中人,有仙术护体,怕早已没了呼吸。

“梵音,如何?”郑明舒立刻询问道。

闻梵音唇边含笑,却是从容不迫:“可治,无碍。”

她伸出手,袖中银针飞出落入掌心。

她刚准备为杨轻侯扎针时,却被李星朝按住了手。

准备施术时被打断,便是闻梵音也差点反击出去。

她抬眼撇来,那无意识一眼让人立刻有种霜寒扑面而来的感觉,哪怕她不动声色,依旧透着见惯生死的杀伐果决。

顶着这股压力,李星朝孩子气道:“不许扎针,我知道你可以。我怕疼,云悦也一定怕疼。”

他看得出来这位闻谷主的术法完全不必要以扎针为媒介的,云悦已重伤,他不愿他遭罪,且还是这种可有可无的罪。

在他的声音里,有源自于心底的自信和对世间一切不在意的任性,

闻梵音动作一顿,目光真正落在李星朝身上。

对上李星朝那双通透的仿佛能照亮世间一切的眼眸,她微微一笑,从善如流道:“好。不过扎针并不疼,下次我可以让你试试。”

对于这么一个可以看透一切秘密的人,他这么要求了,便会付出代价。

——那么,代价便是你能看到的我所有的秘密,都不可以任何形式宣之于口。

一温柔一通透的眼眸对视,达成一致。

不等李星朝反应过来,她伸出食指点在杨轻侯眉心,一道道绿色光芒连成一串串如同绿叶环绕模样的力量拟态由她手中传入杨轻侯身上。

春山笑

春山笑

作者:午夜牧羊女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闻佛音睁开眼睛眼睛什么都不记得我,但当她踏入世间时却了步入了漩涡中,她也从来没有想起有朝一日会助一把名叫春山笑的剑得道成仙。(无CP女主文)嗯?神医?。

第005章 招揽 2022-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