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清明时雨》
虽然不想否认,虽然车御离去过以后,时语音本来感伤恼火的心情竟出乎意料地纾解了许多。车御离亲口承认正式批准她再短暂休息一个夜间,虽然早上要回楼上陪夜,所以车御离睡着不养成她以外车御离亲口批准她再休息一个白天,但是晚上必须回楼上陪夜,因为车御离睡觉不习惯她以外的人在房里。。...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车御离来过以后,时语音原本伤感郁闷的心情竟意外地纾解了许多。

车御离亲口批准她再休息一个白天,但是晚上必须回楼上陪夜,因为车御离睡觉不习惯她以外的人在房里。

就是这个指令让时语音一整天头顶都像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处在一种倒计时的紧张里。

总觉得昨晚那个吻之后,再看车御离就和从前不一样了……

想着想着,时语音的心又乱了。

这时正好是黄昏时分,人最容易胡思乱想的时段,时语音看着夕阳,忽然想唱歌。

从前她是与音乐朝夕相伴的人,可是这三年来,完全变成了一个寡言的体力劳动者,已经忘了在音乐里获得心灵的感动是什么滋味。

正好需要静静心,时语音起身从柜子最深的地方,翻出了那把尤克里里。

她擅长许多乐器,但是很多都带不走,唯独这把小小的尤克里里,哪怕再颠沛流离的时候,时语音都随身带着,提醒自己,她是有梦想的,不能被生活打败。

时语音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一扫,音符流动出来,她的眼眶忽然就热了。

这是她热爱的,最诚挚的伙伴。

他们紧密相依、不离不弃。

时语音开始弹奏,低声哼起歌来。这熟悉的旋律,如果有旁人听见一定能马上跟着哼唱。

《清明时雨》,是时语音当年的出道曲。她凭借天赐的歌喉与音乐天赋一曲登顶,名躁歌坛,曾经霸占了各大金曲榜单的榜首。

时语音随着尤克里里的伴奏,哼唱起来。

她出生于清明时节,歌名中又暗含了她的名字,这首歌对时语音的意义永远不同于其他。

她整个人沉浸到歌声里,却忽略了身后门被推开的“咯哒”一声。

直到身后有人发出了声音:“你在做什么?!”

时语音才骇然惊醒,差点摔了手里的尤克里里。她迅速转身,又看到了丁瑜那张圆圆的脸。

只见丁瑜像见鬼似的看着时语音手里的尤克里里,脸色难看。

“你一个护工,怎么会弹这个?”丁瑜尖声质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丁瑜眼里,时语音哪怕长得好看气质也好,但是护工终究是护工,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和她完全没法比。

结果今天这个本该卑微粗鄙的护工,居然抱着一把她都不认识的乐器,弹奏得那么熟练流畅,一边弹奏一边脚打着拍子,那悠然的模样看得丁瑜内心涌起一阵嫉妒!

“关你什么事?”时语音的美梦被打扰了,秀眉一皱,“你是太平洋警察吗,管得这么宽?!”

丁瑜冲上来想抢过时语音手里的尤克里里仔细看看,时语音岂肯,她侧身避过:“进别人房间不敲门,对别人的东西不问一句就抢,你懂不懂礼貌?!”

丁瑜被时语音堵了一下,脸色发窘,又强行辩解道:“我是来看你病好了没有?整天躲在房间里偷懒,小心我去告诉少爷!”

又是告诉少爷……

时语音才懒得告诉她,是少爷亲口批准她白天在房里休息的。

只不过……时语音看了一眼窗外西沉的太阳,时效快过去了!

一想到又要单独面对车御离,时语音内心忐忑又焦躁,顺带着看面前的丁瑜愈发厌恶。

在今天之前她们打的交道并不多,平时看丁瑜也是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怎么一接触居然这么讨人厌!

时语音哪里知道,就因为她生了个小病,车御离就亲口吩咐丁瑜来帮她看病,对于一向暗恋车御离的丁瑜来说,这就是很了不得的嫉妒了。

本来平日里时语音就比她要多很多机会靠近车御离,谁知道这个女人仗着自己的长相对少爷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来,要不然少爷这种高傲的豪门公子,怎么会关心一个护工生不生病?!

时语音不知道丁瑜心里想的,她马上就得去二楼照顾车御离了,看丁瑜还这么没眼力见地戳在那里,便对她下了逐客令。

丁瑜还在用探究的眼神打量着时语音还有她手里的尤克里里,时语音一扬眉:“我得去少爷那里了。如果你真的对我这么有兴趣,要么你和我一起去?”

时语音也怪坏的,用跳脱的语气去挑衅丁瑜,让对方既气滞又挑不出什么错来。

丁瑜看着对方那张精致的小脸,哪怕刻薄的样子都那么生动。

她的妒火进一步升温,怪声怪气道:“谁对你感兴趣了,你以为我是你勾引过的那些男人!”

“你……”时语音的脸很白,情绪稍一激动便会泛红,连眼尾都染上了一丝红晕,她性子平和说不出难听的话,眼尾的一丝红更是显得楚楚羸弱,“丁护士,你造谣全凭一张嘴,如果再说这种没证据的话,我可以告你诽谤!”

她身板立得很直,如一支白莲,冰清玉洁,凌然不可侵犯。

“嘁!”丁瑜在那样的目光里有些心虚,嘟囔了一句,“我造不造谣你自己清楚,我劝你别把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用到少爷身上,那就太不要脸了!”

说完,丁瑜便扭着稍显丰满的身子出去了。

时语音无缘无故挨了这么一顿呲瞪,直到到了二楼车御离的卧室了气还不顺。

大家同为女人,时语音又从小冰雪聪明,所以丁瑜那些别扭的行为和语言,稍微一想大概就明白了是因为什么。

时语音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报表的男人,都怪这个“红颜祸水”!长得这么一张女人无法抗拒的脸,害自己被暗恋他的女人当成了假想敌。

她还没和车御离算自己的初吻损失费呢,这边又要加上一笔精神损失费。

时语音满肚子牢骚,也许是她心理活动太激烈了,车御离似有所感抬头看过来。

“倒杯水。”他淡声吩咐道。

时语音连忙倒了杯水给车御离送过去,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就准备离开。因为他的习惯是办公事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

谁知车御离却把文件一放,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在心里骂我?”

他是会读心术吗?

时语音惊愕了,连忙否认:“没有,绝对没有。”

车御离没说信还是不信,修长的手指在文件上扣了两下,便阖上了那份文件。

“你说你今天有打人的冲动,我不太放心让你单独待在我房间里过夜。”车御离舒展了一下修长的四肢,不温不淡道,“吴维还在地下室关着,你把你想打人的冲动先去他身上发泄了再上来。”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作者:陆小柚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时语音照料了五年的睡美男,突然间在最尬尴的时候醒!来!了!“先、先生别一场误会,我真的是在给您擦身子而已啊!我对植物人常怀尊敬之心,也没邪念的!”小护工兢兢业业,本着人入目可见的所有家具和装饰都价值千金,而其中最金贵的,却是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第6章 谈笔交易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