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可我是初吻
没等时语音想通了这关节,车御离本尊就会出现了。他来的时候时语音正一瘸一拐地一下床给自己倒开水喝,看见车御离,时语音下意识的第一反应时是后转身跑开不搭理他。结果她高估了自己腿他来的时候时语音正一瘸一拐地下床给自己倒水喝,看到车御离,时语音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跑开不理他。。...

没等时语音想通这关节,车御离本尊就出现了。

他来的时候时语音正一瘸一拐地下床给自己倒水喝,看到车御离,时语音下意识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跑开不理他。

结果她低估了自己腿上的伤势,她昨天从车御离房间跑开的时候太慌乱,狠狠地在地板上磕出一大片青紫,此时行动不便的腿拖累了她的行动,时语音摇摇晃晃地眼看要摔倒,造成二次伤害。

谁知下一秒,预料中的二次伤害没有出现,她倒入了一个温热坚实的怀抱。

这间房里没有第二个人,时语音立刻从车御离身上七手八脚地爬起来。

因为怀抱着对他的芥蒂,时语音下一个动作就环抱住自己,看上去十分警醒。

车御离云淡风轻地瞥她一眼:“你这是什么意思?”

时语音不能像怼丁瑜一样怼自家少爷,但是也用沉默的姿态表示出自己的不满,精巧的鼻尖不自觉地皱了皱,她性子温和,连表达不满都如此没有杀伤力。

车御离问她:“丁护士来给你看病,为什么要把她赶出去?”

丁瑜是这样跟他说的?

车御离就信了?!

时语音不知为何心中涌起一阵不痛快,也顾不得和他赌气,开口道:“她说什么您就信什么吗?少爷,放在古代,您这样偏听则暗的是昏君,要亡国的!”

她气哼哼的,鼓着脸像个水晶包。

车御离挑一挑眉,淡声道:“哦?那给你个机会,你也可以说给我听。”

“我不说!”时语音撇开头,表示不屑。

丁瑜那是摆明了没事找茬,她才不愿意和丁瑜一样,靠这种编造谎言的低劣手段去博人同情。

“嗯,”车御离满不在乎地点点头:“那就怪不得我只听她一人说的了。”

“您本来就是来给丁瑜出气的!我说不说有什么关系!”时语音一点都听不出自己话里泛起的酸意,可是车御离却听出来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时语音:“我有这么闲么,给她出什么气?”

时语音一窒。

车御离玩味的语气让她一下子想起了昨天晚上在花园里,他说过的那句“少爷给你出气。”

不知为何,耳朵一热,泛起了红。

原来,他给自己出气,不是因为闲得没事干吗?

那是因为什么?

总不可能是因为关心吧?哼!

“不喜欢丁瑜你尽管赶她出去。”车御离开口了,丝毫不在意语气里的无情淡漠,若是丁瑜在这里,想必要伤心死了,“但是生病就得看,你要一直病下去,谁伺候我?”

时语音前一秒还因为车御离偏帮自己而暗喜,下一秒听到他后半句,时语音的心就咯噔了一下。

车御离从出现到现在没有一句涉及昨晚那个意外的吻,哪怕是道歉或是指责都没有。

在他心里,那大概是无足轻重的一件事吧?

富家子弟心血来潮,用唇舌逗一逗身份低微的护工,在他眼里,大概还是对她的一种恩赐!

可是时语音的自尊和骄傲却不容许她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少爷,我以后大概不能伺候您了。”时语音一冲动,脱口而出这样一句。既然管家让她请示少爷,那她就趁这个机会提出来好了!

只见车御离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冷了下去,周边的气压骤然降低。

“说理由。”他短短三个字,掷地有声,气势迫人。

时语音低声道:“您清楚的。”

“呵。”车御离嗤笑出声,似满不在乎,“不就是一个吻。”

不!就!是!一!个!吻!

得了便宜您就偷着乐吧,居然还到她这个受害人面前

时语音气得手都抖了,只觉得一股怒气从脚底一直冲上了天灵盖。

“你只入不出算得一笔好帐啊石小雨。”车御离睥睨地看她一眼,一点不把时语音的怒气值放在眼里,“你这阵子也没少占我便宜吧?又是看又是摸,我找你算账了么?”

你讲讲道理吧少爷!

看你是工作,摸了你是意外!

时语音不甘心地低嚷:“可我是初吻!”

她脱口喊出这句话又后悔,扭过身子捂住自己的脸,自己和自己生闷气:

跟他这个没有底线的人说什么初吻,难道你还指望他因此而愧疚吗?

背过身的时语音没有看到车御离幽深的眼里闪过的那丝暗芒,男人高大修长的身子在轮椅里更加舒展,他动了动手肘,撑着下巴,看起来很满意。

“少爷,您出去吧!”时语音说完初吻的话题以后,再和车御离待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就很不自在,“我生病了,别传染给您。”

谁知,车御离却像个混蛋一样说道:“要传染,昨晚也已经通过唾沫传染给我了。”

“你……!”时语音脸上爆开血花,大大的眼睛溢满控诉,她想冷冷地出声指责他的不要脸,一开口声音却虚弱绵软得厉害,“……你这样说话,在外面是会被女人扇巴掌的。”

至少她就很后悔,昨晚怎么没在车御离那张俊到天怒人怨的脸上留下一个掌印!

车御离就像会读心一样,淡淡问她:“你想打我?”

时语音想点头,想到他的身份又忍住。

只是微微抬起精致的下巴,用沉默回答了他——是的,很想。

“初吻真的很重要?”

时语音:您这么大一个总裁,怎么尽在问些废话?

腹诽完,时语音闷声:“嗯。”

车御离大发慈悲道:“那就算我理亏,以后可以补偿你一个心愿。”

时语音眼中疑惑,似是不明白为什么车御离忽然这么好心。

果然,他还有下一句:“你也要满足我一个要求。”

“为什么?!”时语音不服气,气得她用了一个比喻句来讽刺他,“是您发动了侵略战争,完了还要我割地赔款?!”

“是你说初吻很珍贵。不巧……”车御离勾了勾唇角,邪气道,“我也是初吻。”

时语音的脸一僵,脸色一时变得很奇怪。

“不信?”

她当然不信。

像车御离这样的长相、财富、地位,想靠近他的女人大概已经排到了龙城的七环外。

她是绝对不信车御离还留着他的初吻!

然而,时语音也知道,以车御离的个性,绝对没有撒谎的必要。

时语音讷讷地说道:“我只是觉得……男人好像很少会承认这个,毕竟,这相当于是在承认自己没有魅力。”

她说完就闭嘴了。因为和自己的雇主聊这样的话题,感觉太诡异了。

然而,车御离显然不这样觉得。

“你说的是那些无能的男人。”车御离的话里充满了他一贯的狂妄自大,“我的魅力,从来不需要用这些无聊的东西来证明!”

虽然他这不可一世的样子确实是很欠打没错啦,但是……

时语音好气,因为她根本没办法反驳!

车御离几乎满足女人幻想的所有条件,只要他不开口说话,他就是最完美的梦中情人!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作者:陆小柚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时语音照料了五年的睡美男,突然间在最尬尴的时候醒!来!了!“先、先生别一场误会,我真的是在给您擦身子而已啊!我对植物人常怀尊敬之心,也没邪念的!”小护工兢兢业业,本着人入目可见的所有家具和装饰都价值千金,而其中最金贵的,却是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第6章 谈笔交易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