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9章 惹事的小护士
时语音本来的低烧就没好,结果昨天被数次连惊带吓的,低烧的症状来势汹汹又杀了回去。时语音烧得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明明白所以出来,起码先和管家请个病假,虽然安全的考虑对车时语音烧得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明知道应该起来,至少先和管家请个病假,但是出于对车御离昨晚所作所为的抗议,时语音居然大着胆子,“旷工”了。。...

时语音原本的发烧就没好,结果昨晚被数次连惊带吓的,发烧的症状来势汹汹又杀了回来。

时语音烧得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明知道应该起来,至少先和管家请个病假,但是出于对车御离昨晚所作所为的抗议,时语音居然大着胆子,“旷工”了。

日上三竿,还是管家亲自跑到时语音的小屋里:“小雨,小雨?”

管家叫了数声,半睡半醒的时语音才勉强睁开眼睛,哑声道:“白叔。”

“怎么了这是?”管家听出她声音不对,关切地问道,“病了?”

时语音晃了晃头,撑着坐起来:“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是不是我没去服侍……少爷发脾气了?”

想到昨晚一片混乱的场面,自己就那样丢下车御离跑掉了,他现在的状况身边离不得人,自己把他丢下单独待着超过十二个小时了。

现在不会一怒之下要管家来赶人的吧?

“没有没有,少爷不是那种人。”管家解释了一句,又觉得不太合适。

——少爷脾气不好是肯定的,但是今天却很反常。小雨玩忽职守,他居然没有发脾气,反而让自己来探视小雨,看看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管家腹中疑惑却没有说出来,看时语音的脸色确实也不好,便问她怎么了?

“我应该是发烧了。”时语音的双手不安地搓着被子,嗫喏道,“白叔,我想求你件事儿……”

管家一向喜欢这个安静勤勉的小姑娘,便道:“你说吧,在这个家,有些事我还是能做主的。”

时语音:“能不能派我去干别的活?洗衣服、扫地、或者做饭我也可以学的。”

管家没想到她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请求,要知道,干别的粗活可能好多天都见不到少爷一面,而时语音虽然现在是个护工,但是能在少爷面前露脸,只要主人家对你满意,以后的日子肯定比干粗活强。

“是不是少爷骂你了?”管家安慰了两句,“少爷虽然有时候说话呛了点,但他人不坏的。你摸准了他的脾气,别顶撞他,日子不是挺好过的么?”

时语音不接话,只是低声坚持要换个岗位。

管家也说不过她,一锤定音:“那你自己和少爷说吧,我可没这职权!”

时语音一听到这个,不自觉打了一股小颤,这个时候别说让她和车御离对话了,她连见都不敢见他。

见到了说什么呢?

是冲上去打他一巴掌吗?

只恨她昨晚脑子糊涂了,有些事应该当场做了!

管家看时语音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一会儿像是羞怯,一会儿又是义愤填膺的,以为这丫头烧坏了脑子。

“行了行了,我外面还有事要忙呢,我让丁瑜过来看看你。”

丁瑜是一名护士,前三年医生在的时候,她就负责遵医嘱给车御离打打针配配药,后来车御离醒了,医疗仪器都撤掉了,也不用医生常驻,丁瑜就作为家庭护士留了下来。

管家说完出去了,时语音倒回床铺,却再也睡不着了。

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昨晚那个意外的吻,不能怪她反应大,那是时语音的初吻!

她从前也有过一段恋情,但那时候发乎情止乎礼,除了牵手,她从没有和顾雨阳发生过更亲密的事了。

这算什么嘛!

不断臆想她要占他便宜,结果到最后是他反过来欺负人!

就在时语音胡思乱想之际,门被人叩响了,时语音心头一凛,第一反应就是车御离来了!

他来做什么?!

门外的人叩了几下门,没听到回应,便一边说着一边自顾自地推门:“石小雨,你在里面吗?”

石小雨是时语音的化名。

她抬头看着来人,正是刚才管家提到过的丁瑜,而不是车御离。

时语音悬着的心落下,却又觉得空落落的,一时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石小雨,你哪里不舒服?”丁瑜走近,圆圆的脸,不算出众的长相,神色和语气都淡淡的,看上去有些清高。

时语音回道:“有点发烧了,还有昨天摔了一跤,膝盖破了。”

丁瑜脸上的神情变得微妙,时语音觉得自己大概是发烧烧到眼睛花了,要不然怎么从她的脸上看出了不屑。

“就只是这样吗?”丁瑜语气轻慢,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医护人员,“发烧就吃点药就好了啊。”

时语音噤声,没有回答她。

丁瑜却自顾自地说下去:“膝盖也破了?我看看。”

她瞥了一眼时语音皙白的腿,语带探究:“这伤也不严重啊!听说你昨天晚上和吴维在后花园厮混……怎么,不会是那时候磕的吧?”

丁瑜说话的语气让时语音很不舒服。

那种幸灾乐祸中带着鄙夷,无仇无怨的,却像是抱着很大的成见。

时语音不是软柿子,她长长的睫毛一挑,不显山不露水地逼视回去:“我以前以为护士都是白衣天使……但是今天发现了,原来也不是每个白衣天使都是有素质的。”

“你……你什么意思?!”丁瑜圆圆的脸上浮现愠怒,“我好心来给你看病,你居然还讽刺我?”

时语音勾唇,却没有笑意:“你是不是好心我没看出来。不过我病得难受,这会儿挺恶心的,你如果再待下去,我可能就要失礼吐你一身了。”

丁瑜“腾”得一下站了起来,她个子不高,那样瞪着时语音也没多少气势,她见者嗓子道:“石小雨!你不识好歹,亏得少爷心好还让我来给你看病,我看你牙尖嘴利的压根就不用休养,丫鬟的身子还想有小姐的命吗?!”

说完,她就转身跑了出去。

时语音还没来得及还嘴,那些话噎在喉咙这儿,堵得要命。

真是流年不利!

这位护士小姐是吃枪药了吗?自己没惹她,巴巴地凑上来恶言相向,难道是学了车御离的坏性子,拿她练手怎么骂人不成!

一想到车御离,时语音蓦地想起丁瑜说的那句“少爷好心让我来给你看病”。

她还以为是管家叫的丁瑜,原来,是车御离吩咐的。

时语音不太敢相信,他不但不责怪自己渎职,还派了人来给她看病?

他是愧疚还是吃错药了?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作者:陆小柚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时语音照料了五年的睡美男,突然间在最尬尴的时候醒!来!了!“先、先生别一场误会,我真的是在给您擦身子而已啊!我对植物人常怀尊敬之心,也没邪念的!”小护工兢兢业业,本着人入目可见的所有家具和装饰都价值千金,而其中最金贵的,却是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第6章 谈笔交易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