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6章 少爷给你出气
所有人骇然后转身,谁也没想起会惊扰车御离。抬头一看他核心动力着轮椅刺破夜色,缓缓地靠近了,那些不好听的议论犹如扰人的飞虫,在车御离强悍的光环下,被焚化怠尽。“少爷……”“少爷!只见他驱动着轮椅划破夜色,缓缓靠近,那些难听的议论如同恼人的飞虫,在车御离强大的光环下,被焚烧殆尽。。...

所有人骇然转身,谁也没想到会惊动车御离。

只见他驱动着轮椅划破夜色,缓缓靠近,那些难听的议论如同恼人的飞虫,在车御离强大的光环下,被焚烧殆尽。

“少爷……”

“少爷!”

“少爷您怎么来了?”

大家恭敬地向车御离问安,刚才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吴维,现在面色如纸,那一脸无赖变得仓惶惊惧,吓得腿一软,跪倒在草坪上。

车御离冰冷的目光从在场的人身上扫过,最后定格在缩成一团的时语音身上,眉峰一蹙,隐隐有惊雷欲破的前兆。

管家最了解车御离的性格,他雷霆一怒恐怕今天在场的人都要糟糕。

管家连忙战战兢兢地上前汇报道:“少爷,您别动怒!就是两个下人胡闹,我马上把这事解决了,不敢打扰你休息。”

车御离不冷不热地说道:“现在已经打扰我了。”

谁也听不出他的情绪,但是莫名就觉得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下来。

管家的老脸一皱,摸不清这位大少爷打算怎么办。但他知道车御离喜欢清静,于是想了想先开口对周围那圈人挥了挥手:“你们都回去,该干活干活该睡觉睡觉!别在这杵着了!”

那些看戏的人瞅着机会连忙想溜,谁知车御离微一抬眉,淡淡砸出两个字:“慢着。”

“刚才有人提到了我。”车御离形状完美的薄唇,吐出的话却犹如撒旦般慑人,“自己站出来,都说了些什么?”

那几个人经常和吴维一起干粗活的男仆,霎时被冷汗浸透了后背。

他们的本意是落井下石,想羞辱时语音,所以才提到她和车御离的绯闻,以及说了些车御离满足不了她的浑话。

谁知道正主会出现在这里!

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沉重覆盖在那几个人的心头,他们相互觑着,谁也不敢先开口认罪。

除了被往事魇住的时语音还埋着头在发抖,其他人都如同冰雕一般动也不能动。

“我的耐心有限。”短短几个字,由车御离低沉的嗓音说出来,像催命符一般。

其中有一个人就受不住那份压迫力,“噗通”跪到车御离的轮椅面前:“少爷!少爷,我认错!我糊涂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都往外说!”

那人往吴维身上一指:“那些不敬的话都是吴维传出来的!他不是个好东西!敢议论主人家,您瞧他办的都是什么混事!”

人就是有这样的心理,一旦找到一个能顶罪的,大家就会把事都往那个人身上推,只要那个人身上的罪够大,主人家就不会追究其他人无关痛痒的小错。

所以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声讨吴维。

“平时干活就老偷懒!”

“居然大庭广众做出这种下流的事,我看他就该抓起来!”

“喜欢小雨,人家不理他,就在背后造谣,真该死!”

“我看小雨人家挺好的,根本不可能和少爷有什么……”一个胖胖的大婶一时嘴快说了不该说的话,她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惊慌地去看车御离的脸色。

但是车御离的注意力并没有在他们这些人身上,听到这些人七嘴八舌提到时语音,他皱着眉头看向缩在角落里那小小的一团。

那是一个被外界攻击,寻求自我保护的姿势。

车御离那颗强大又坚硬的心脏,像是被人用一根蘸了醋的针扎了一下。

他生来铁血,杀伐果决,鲜少被儿女情长困住他在事业上阔步征伐的进程,所以并不知道此时的这一点点疼中带酸的滋味,大概就是心疼的前兆,叫做同情。

车御离抬了抬手,一个简单的手势就让所有人的推诿和解释都停了下来。

他没那闲心去管这些琐事,也不想听这些闲杂人等的废话。

他声音不温不淡,威严中有一丝显而易见的刻薄:“看来是我昏迷太久,所以大家都忘了规矩。”

“管家。”

花白头发的管家立刻应道:“在!”

“该换的人都换了,车家不缺这点遣散费。”

管家楞了,没想到车御离醒来以后第一次大动干戈,竟然为了这些闲言碎语,就要把用惯了的老人大换血。

“这,少爷……”他想劝两句,然而车御离显然已经耐心耗尽,眼神如刀,扫一圈周围噤如寒蝉,只觉得自己身上比寒冰更冷。

管家只好改口:“那我让大家退下了?”

“嗯。”车御离像看垃圾一样看了一眼吴维:“把这个人也带下去,绑起来扔到地下室关一夜,明天我亲自处理。”

“……是,是!”

管家连忙支使两个壮汉拎起吴维就走,那群看热闹的帮佣也很快散去。

花园里只剩下车御离和时语音两个人。

从始至终,车御离发落那些人的时候,时语音都没抬起过头。

好像一切都与她无关,她蜷缩着,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车御离的轮椅从草坪上压过,几乎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就靠近了时语音。

他的影子将时语音笼罩起来:“你要蹲在这里过夜么?”

低磁的声线乍一听和刚才发落人的时候没什么区别,还是那样金玉一般的清冷高贵,然而,内里的刚硬冷冽褪尽,居然有一点温度。

可是时语音依然一动不动的,那微微发抖的样子在夜色中不明显,连车御离也没有看清楚。

他没那么好的耐性,等上片刻已属难得,然后便伸手去抬时语音的下巴,以霸道不容拒绝的姿态把时语音的脸抬了起来。

盈盈的月光下,那张小脸青青红红的,是被吴维粗鲁的动作弄伤的痕迹。

然而,令车御离真正眼神一暗的,是时语音湿淋淋的眼尾,那里泛着红,透露出无比的脆弱和颓然,像不堪暴雨的海棠花,摇摇欲坠。

时语音猝不及防被车御离抬起了脸,下一秒猛地撇过头,想要掩饰自己的失态。

是的,她哭了。

不仅仅是因为吴维今晚的粗暴行径,更是因为此夜的难堪与三年前走投无路的画面重合。

这三年做小伏低地给人做护工,她以为自己早已忘记那段荣耀与落魄交杂的时光。

但是,其实并没有。

时语音在车御离面前一直是淡定沉静的,甚至有时候逼急了还有些逾矩的嚣张。

一个一直坚强淡定的女人偶然流露出来的脆弱,居然让车御离愣住了。

如果说刚才只是酸中带一点疼,那么此刻,车御离不能否认,在时语音的泪眼中,他心软了。

“哭什么?”顿了顿,车御离低沉的嗓音里无端溢出一线宠溺,“少爷这不是给你出气了么?”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作者:陆小柚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时语音照料了五年的睡美男,突然间在最尬尴的时候醒!来!了!“先、先生别一场误会,我真的是在给您擦身子而已啊!我对植物人常怀尊敬之心,也没邪念的!”小护工兢兢业业,本着人入目可见的所有家具和装饰都价值千金,而其中最金贵的,却是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第6章 谈笔交易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