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13章 小雨,听话
对方矮小的身躯震了一下,才张口道:“小雨,是我。”嗓音嘶哑,完全也不是车御离那把磁性有质感的声音。“吴维,是你?”“嗯。”那人低低地地说,“我听管家说你低烧了,还嗓音沙哑,完全不是车御离那把磁性有质感的声音。。...

对方高大的身躯震了一下,才开口道:“小雨,是我。”

嗓音沙哑,完全不是车御离那把磁性有质感的声音。

“吴维,是你?”

“嗯。”那人低低地说道,“我听管家说你发烧了,还被烫伤了手,特地跟人换了班,来看看你。”

时语音艰难地坐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你其实不用特意过来的。还耽误你工作。”

“不耽误,不耽误。”吴维有点结巴,搓了搓手,“我比较担心你,看过了才放心。”

吴维是车家的花匠,三年前时语音来车家应聘护工时,就已经在这里了。

他年轻力壮,侍弄花草的技术也好,是车家的得力帮佣。

人也和善,尤其是对时语音一直都很照顾。

时不时有人开吴维和时语音的玩笑,这个腼腆的男青年也常常看着时语音脸红。

时语音知道吴维对自己的心思,但是不想给吴维带去虚假的希望。

所以一直刻意保持着和吴维的距离,她已经十几天没和吴维说话了,没想到对方却在她生病的时候来探望。

时语音心底叹口气,轻声道:“好,那谢谢你来看我了。我现在口渴,能不能请你帮我倒杯茶。”

吴维立刻帮时语音倒了杯温开水过来,时语音伸手接过,然而她却忽略了自己手上有烫伤。

“啊!”时语音发出一声痛呼,下一刻她痛得握不住杯子,一下子把整杯水倒在了被子上。

吴维乱了手脚,连忙帮时语音把被子掀掉。

然而,露出来时语音穿着睡衣,虽然是长袖长裤没有一丝暴露,但是时语音还是不习惯。

于是她很有原则地开口道:“我挺好的,你也看过放心了。我知道你们花匠很忙,去忙你的事吧。”

吴维看着被打湿的被子,自责道:“我帮你换床被子,不然你没法睡了。”

“不用了。”时语音打断他,温和又坚定,“我自己可以,不用你为我做这些。”

吴维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时语音那双澄澈清润的杏眼就那样看着他,仿佛看透一切。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这就走……”他犹豫着再加一句,“你手上的伤一定要上药。”

说罢,他高大的身影就转身离去,脚步声踏在地上,拖拖曳曳的,既有几分不舍,也显得格外低落。

时语音看着自己床上的狼藉。

掰吴维的大手笔所赐,挑了个最大的杯子,满满一杯水倒在床上,不但被子湿了,连床垫也跟着遭殃。

屋漏偏逢连夜雨,她接下去该怎么休息啊?!

时语音头重脚轻的,连被子都提不动,更别说换被套了。

正当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车轮子碾过地板的声音,在这间别墅里,这样的声音出现,只能代表一个含义——

时语音连忙转身,叫道:“少爷?”

这是她醒来叫的第二声少爷,这一次总算没有认错人。

车御离坐在轮椅上,看着狼藉一片的被子和床单,冷冷一哼:“你和他做了什么,这么激烈?”

“谁?”时语音脑子慢了半拍,下意识地问道。

在问完后,对上车御离声音满脸森冷的讽刺,时语音顿时明白:他又犯病了!

“少爷……”时语音扶了扶发沉的额头,无奈道,“刚刚来的是我朋友,知道我病了,来看看我。”

车御离英挺的眉峰一蹙,似是非常不耐:“你和我解释什么,我又不关心你!”

“那您来找我做什么?”

时语音发誓她没有一点质疑的意思,谁知,车御离冷然清贵的五官当即覆了一层薄冰。

他将手里的一支药膏扔过去,冷淡道:“我只给你放一天假。你的手不好起来,我怕你伺候不好我!”

时语音还发着烧,反应不够快,被那支药膏砸了一下额头,薄薄的皮肤顿时泛起了红。

她内心的委屈又泛上来。

她的雇主是有多冷血,自己是为了救他才被烫伤的。他哪怕不感激,也不用这样带着嫌弃来施舍她吧?

时语音一赌气,将药膏递回车御离手上。

“少爷请放心,哪怕我烫伤再严重,也不敢不尽心照顾您。既然您也说了,并不关心我,那么也不用给我送什么烫伤药。”

车御离俊美的脸阴沉得厉害!

这个小护工!

发着烧还这么伶牙俐齿,有没有一点对主人的尊重?!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开始凝滞,时语音感觉连空气都变得稀薄了,不然为什么她胸口这么闷?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打破了时语音和车御离之间的对峙。

“小雨,我给你买了烫伤药!你快……”

随着话音落下,刚才离开的吴维居然去而复返!

在接触到车御离阴鸷的目光时,吴维的话都堵在喉咙里,像一只被鱼卡主喉咙的鸬鹚。

“少,少爷?!”

吴维一步一顿,磨蹭到车御离面前,恭敬地叫了他一声。

车御离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他,兀自沉浸在被时语音拒绝的恼怒中。

他屈尊降贵亲自来送烫伤药,结果这个女人居然敢冷言冷语地拒绝。

吴维偷偷地观察两个不说话的人,时语音的脸色比刚才还难看,而车御离会出现在下人的房间就更奇怪了。

吴维的心里掠过一丝不安,他一直很喜欢时语音,如果少爷也对她……

那他就没有一丝胜算了!

吴维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忽然对时语音迈进一步,掏出药膏说道:“我来给你上药吧。刚才我看了你的手,烫得那么严重,不上药一时半会不会好。”

时语音挑眉看着吴维。

自己什么时候“给他看了手”?

他们明明连话都没说几句,他为什么要把话说得这么暧昧?

眼看着吴维已经伸手来拉自己,时语音立刻从床边站起来退后两步,往车御离的方向挨得更近。

只有这样,吴维才不敢继续靠近。

果然,他缩手缩脚地站住了:“小雨,听话……”

这样故作深情的话,时语音听不下去了,也不管车御离还在,直言划清他们之间的界限:“吴维,我不用你给我上药。希望下次你进我房间的时候,先敲门,等我允许了再进来。我和你的交情并没有熟悉到这个地步。”

时语音此举无意向车御离解释她和吴维的关系,只是很讨厌吴维这种自来熟的行为。

但她没看到,听完她说的这句话,房间里两个男人一个脸色变差,另一个脸上的寒冰却有了一丝消融的迹象。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车先生的御用甜心

作者:陆小柚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时语音照料了五年的睡美男,突然间在最尬尴的时候醒!来!了!“先、先生别一场误会,我真的是在给您擦身子而已啊!我对植物人常怀尊敬之心,也没邪念的!”小护工兢兢业业,本着人入目可见的所有家具和装饰都价值千金,而其中最金贵的,却是躺在床上的那个男人。。

第6章 谈笔交易 2021-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