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心有灵犀
顾欢握他身侧的拳头,有些颤抖着。扬眸看了看眼前的医院大楼,她没想起而已相距了几天,居然又回了这里。只但是这一次,是北溟墨入院检查了。昨晚,高烧睡去的她,对他的事更本一扬眸看了看眼前的医院大楼,她没想到只是相隔了几天,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顾欢握在身侧的拳头,有些颤抖。

扬眸看了看眼前的医院大楼,她没想到只是相隔了几天,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只不过这次,是北冥墨入院了。

昨夜,高烧睡去的她,对他的事根本一无所知。

听完刚刚媒体的那些八卦问题,她的心竟然有些抽疼起来。

难怪裴黛儿会跑来抽她一巴,很显然,裴黛儿误以为她就是昨夜北冥墨车里的那个女人。

深吸一口凉气,她径直走了进去……

*

此时,北冥家大宅已是乱作一团。

因为北冥墨突发车祸,急得北冥老爷子血压迅速高飙。

只能卧床静养。

江慧心瞬间陷入了恐慌之中,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十岁。

趴在老爷子床头,她隐忍着眼泪,温柔道,“政天,你不用担心,晏晏去医院了,墨会没事的。你可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能再激动了,知道吗?”

北冥政天躺在床上,白发苍苍。幽幽叹息一口气,握紧江慧心的手,“慧心,我老了,幸亏还有你在身边一直帮我撑着,谢谢你……”

“说的什么话?跟我还用道谢么?”江慧心吸了吸鼻子,“政天,这么多孩子当中,我知道你最喜欢的始终是墨……”

北冥政天点点头,接下她的话,“同时,最爱跟我对着干,最令我头疼的也是他。”

“你呀,就是对他要求太高了。从小到大给他各种压力,逼着他干这干那的,如今好了,他优秀得连你都自叹不如了,可却不肯听你好好说话了。”

北冥政天又长叹一气,“三个孩子中,老大懦弱老实,没有魄力;老三又吊儿郎当,整天嬉皮笑脸没个定性,就知道玩女人……”

听到北冥政天说老三,江慧心的手不禁震颤了一下。

北冥政天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臂,继续道,“慧心,我知道老三是你亲生的,你多少舍不得。但是他们仨里,老二确实是最优秀的。唉……只可惜啊,老二也就是太有主见太有魄力了,以至于我这个老爷子都压制不住他。”

“政天,难不成你还打算让墨娶黛儿?”

说到北冥裴联姻,北冥老爷子的脸色又黯淡下来,“裴家当年始终对我有恩,黛儿又对老二死心塌地,上次闹了自杀之后,始终是北冥家对不住她。又怎么好意思还推掉这门婚事?”

“可是,我就怕墨会反弹,你知道那孩子对于婚姻看得很重。就连当年你逼着他非得结婚生子,才肯让他做北冥氏的继承人,结果他宁可找个女人生孩子,也不愿意随便找个女人结婚。”江慧心说起当年的事,幽幽叹息。

“是啊……”北冥政天仿佛也陷入了当年的回忆当中,“当年这件事,幸亏有你替他安排,否则我都不知道依那小子的荒唐程度,指不定找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生个孩子来气我了。”

“呵呵,程程不是挺好的吗?”

“是啊,幸好那孩子听话懂事,但也倔,像极了老二的倔。”北冥政天想起孙儿程程,就脸上泛出笑容,“不过程程最近好像有点儿不一样了……”

“怎么,你也发现了么?”江慧心温柔地笑开眉眼,“我反而觉得现在的程程比以前可爱多了。至少会粘着我奶奶前奶奶后的叫了。”

北冥政天点点头,“是啊,爷爷奶奶叫得是比以前甜多了,呵呵……”

江慧心笑了笑,接着,想起什么似的,“对了,晏晏说,昨晚车祸时,墨车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早说那个女人是祸水了,他偏偏不听!”北冥政天脸色黑了黑,沉默了稍许。

江慧心也跟着沉默,不敢吱声。

最后,老爷子终是叹了一气,“罢了。只要他肯娶黛儿,他在外面要怎么样我都不管了。”

“你呀,怪不得晏晏整天说你是老顽固,我看墨的执着就是遗传你的,谁都不肯让步。”江慧心笑着叹气,“你们爷俩啊,就像是前辈子有仇似的,偏偏这一世还得做父子。”

“呵……”北冥政天虚弱地笑了一下,苍郁的眼神里泛着一丝骄傲,“那是,他还得乖乖叫我一声老子!”

*

中心医院,VIP加护病房

顾欢看着上百个保镖挤满了医院走廊,并设置了重重关卡,都只为守住六楼的一间VIP病房。

她猜测那里,便是北冥墨所住的病房。

心情莫名一紧,脑海中浮现那个男人冷俊得近似面瘫的脸孔,想象着也许他此刻正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顾欢不知为何,眼眶忽然就湿润了。

“小姐,这里不方便进去。”一个黑衣保镖拦住了她。

她尽可能冷静地点点头,然后从包包里掏出一张职员证,“我是北冥总的秘书,这是我的证件。拜托让我进去看他一眼,好吗?”

黑衣保镖接过他的证件,看了一眼,“你等等,我去帮你问问。”

然后,顾欢看着那保镖拿着她的职员证,又再次过了重重关卡,最后,保镖折回来,将职员证递到她手中。“小姐,你可以进来了。”

顾欢这才松了一口气,跟在了保镖的身后……

*

叩叩叩。

随着三声门响,保镖恭敬地说道,“北冥总,顾小姐带进来了。”

接着,房内沉默了一会儿,保镖推开房门。

当顾欢迈进这间奢华的VIP病房时,一副诡异的画面呈现在她的眼前——

她清楚地看见,一身白色病人服的北冥墨,斜靠着坐在床头。

昔日那漂亮的额头上,包扎着一圈厚厚的纱布。却该死的依然好看极了。

而那只被吊在床尾的左腿,被打上厚厚的石膏,特别醒目。

一双深壑如海的眸眼,在顾欢进来的那一刻,就如只丛林里的野狼一般,紧紧盯着她。

有力的双臂环在胸前,两只手都缠绕着纱布。

虽然伤势看起来并没有传说中的严重,但手脚也都被包扎个结结实实。

刀凿般的脸上依旧是冷静得没有任何表情。

一言不发。

而诡异的是,坐在他床边的妖媚男子楚云峰,竟然像个女儿家似的,在为北冥墨削苹果。

楚云峰一转眸,对上顾欢那璀璨的眸子。

随即,他咧嘴一笑,“呀,欢欢你来啦?”

楚二少的一声欢欢,那叫得一个亲昵啊。这头才叫完,立刻站起身子准备迎接;那头就将手中还未削完的苹果和刀子随手一丢。

咕噜一声,刀子丢到了北冥墨受伤的腿,某人立即黑了脸……

只见那刀子好死不死插在了北冥墨的床边,再靠近个零点零一厘米,必定会与他的大腿来个亲密的接触!

“楚、云、峰!”北冥墨咬了咬牙,凌厉的眼神迅速将楚云峰这个二货给碎了一遍。

楚云峰瞄了一眼,却是一脸的可惜,“啧,没插中!看来我刀法很久没练,生疏了。”

“是么,那需不需要我来帮你练练?”那阴恻恻的嗓音,从北冥墨口中吐出来,格外森冷。

楚云峰干笑两声,谁不知道北冥二少是个有名的靶手,无论是枪械还是剑术,乃至飞刀,那都是一等一的顶级实战玩家。他可不敢在老虎嘴上拔毛,“嘿嘿,不必了。那东西我不敢兴趣。”

说完,楚云峰媚笑地走近顾欢,一把将愣在门边的她给扯进了屋里,抓着她的小手儿,说有多亲昵就有多亲昵。

“欢欢啊,才几天没见,我发现你又漂亮了哦。”楚云峰啧啧赞叹,“尤其是你的眼睛,小爷我喜欢得可紧了。”

顾欢睁大的眼睛,这才稍稍反应过来。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北冥墨,“那个……”

楚云峰立即接腔,“哈哈,你刚刚是不是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北冥二罩着呼吸器、满身是血、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画面?”

顾欢脸色一红,她尴尬地扯了扯唇。

的确,她刚刚甚至还差点泪眼决堤,想象着自己等会儿见到他,会不会控制不住扑过去大哭……

楚云峰不等她回答,又自顾自地说道,“接着,一进门你就发现北冥二这厮竟然跟个没事人一样坐在床上精神奕奕,仅仅只是断了条腿,擦破点儿头,弄伤点儿手!然后,你就觉得这丫怎么连出个车祸都不能像个人样儿那般申吟两声,非得一脸冷静得不像个凡人,让人恨不得揍他两顿。”

顾欢忙不迭点头,那满是赞同的眼神,让楚云峰鸡冻无比。

“哇哦!欢欢,咱们果然心有灵犀!”

楚二拉着顾欢的手晃啊晃的,就像是终于找到知音那般,感动得差点就要抱紧她了。

坐在床头的北冥墨,冷眸微眯。

沉凝的脸上微微抽搐了一下。眸子紧紧盯住顾欢,仍是一声不吭。

似是感受到一道强烈的眸光,几乎要将她射穿,顾欢微笑着敷衍楚云峰两句。基于职业道德,她还是礼貌地走到北冥墨床边,替他拾起那个楚二未削完的苹果——

“那个,总裁……听说你昨晚出了车祸……”

然后,她收到北冥墨投来的一记白眼。好似她在说废话那般。

“额,我是想说,总裁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所以恭喜总裁大难不死。”

咋好好一句恭喜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北冥墨怎么听都像是在咒他那般,不是滋味。

冷冷扫了她一眼,发现她的脸颊处隐隐有一个五指印,他眸眼一黯,“脸怎么了?”

“啊?”顾欢愣了一下。

楚云峰随即探过头来,眼睛顿时瞪得跟珠子似的,“呀,欢欢你被打了?”

顾欢斜睨了北冥墨一眼,咬了咬唇,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楚云峰似是看出了某些端倪,“欢欢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别怕,哥给你出头!”

这一句哥,听得北冥墨眉心一冷。

“楚二,这里不需要你了,滚回你的窝去。”

权少蜜爱成瘾

权少蜜爱成瘾

作者:琉璃盏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她十七岁时,走投无路,无可奈何之下,签了那一纸协议。谁明白她产下一对双胞胎……便她偷偷的的藏了一个……几年后,阴差阳错,她意外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而男孩的父“顾小姐,我们会服侍您洗澡,少爷喜欢干净的女人。”别墅佣人说道。。

第3章 酒会意外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