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7章 秘密记事本
“咳咳咳咳……”许久,终于等到可以得到真正的解脱的顾欢咳得双颊通红。她咬牙切齿地瞪视着这个矮小俊帅的男人,丫的,长得人模人样,骨子里却个不折不扣的禽*兽!哑着嗓子,她愤怒的地朝她咬牙切齿地瞪视着这个高大俊帅的男人,丫的,长得人模人样,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

“咳咳咳……”

许久,终于得到解脱的顾欢咳得双颊通红。

她咬牙切齿地瞪视着这个高大俊帅的男人,丫的,长得人模人样,骨子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

哑着嗓子,她愤怒地朝他吼道,“北冥墨,你个没品的混蛋……”

北冥墨冷漠得却连眉眼都没眨一下。

整理好西装袖口,他深壑的眸眼这才凝视她一眼。

忽然邪*恶一笑,“怎么样,尝过我的鸟后,滋味如何?”

顾欢身子一颤,双脸已经红成了猴子屁股。

“呸!王八蛋,你让我恶心……”她一边噎嚅,一边做出狂呕的姿势。

北冥墨冷笑一声,看着她越难受的模样,他就越有报复的快*感。

漫不经心地整理一下领带,他旋即转身,临走之前撂下阴森的一句——

“顾欢,谢谢你的丝袜龙井茶!”

接着,砰。

他高挺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顾欢愣怔了一眼。

冷不丁倒吸一口冷气!

这厮原来在报复她之前给他喝的丝袜龙井茶呢!

一想到这里,顾欢就爪子挠墙啊。

那叫一个悔不当初啊。

娘的,什么丝袜龙井茶,根本就是她瞎编恶整他的!

那杯茶不过是她动了点手脚,放了一点点柠檬汁而已!

却没想到,会遭到这厮这么疯狂的报复!

悔不当初啊!

她悔恨当初怎么不真的脱掉丝袜给他冲上一杯呢。啊!

混蛋!

*

关于这厕所事件的后续发展。

最后是顾欢以身体不适为由,特地请假一天。

她寒着脸,交了一张请假条给琳达。

琳达刁难她,问她请假的理由。

她脸色微微抽搐了一下,说不出口。

然后,抓起包裹,也不管琳达准不准假,她逃难似的逃离了北冥氏大楼……

*

后来,顾欢的请假条,呈到北冥墨的办公桌上时。

几个扭七歪八的大字,带着某种咬牙切齿的草书字体映入他的眼帘——

请假理由:洗牙消毒!

看似简单的四个大字,却透露出无比嫌弃的口刎。

北冥二少那个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在顾欢口里却嫌弃到要去消毒!

嘶~啦一声。

请假条顿时粉身碎裂。

然后——

北冥墨那张完美冷俊得没有一丝破绽的脸上,终于,龟裂……

第二日,早晨九点。

北冥墨坐在偌大的办公室里。

像往常一样,办公室静得出奇。

十点。

办公室里依旧一片冷漠的安静。他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公司数据,眼神开始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对面空空如也的大沙发。

十一点。

办公室里静得可怕。似乎就连他细微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十二点。

终于,他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拨出一串不太熟悉的号码——

电话通了。

那头是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慵懒地道,“喂……”

他浓黑的眉梢不禁蹙紧,抿唇吐出低沉的声音:“为什么无故旷工?”

“……”那头沉默了一阵,然后用力吸了吸鼻子,“喔,感冒了。”

他握着电话,声音顿了顿,然后用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吐出一句:“顾欢,下午我若再看不到你上班,以后就不用来了。另外,我父亲那里你自己去交代!”

啪~嗒一声,果断挂线。

*

下午一点。

顾欢顶着39℃高烧,火急火燎地赶来北冥氏。

脂粉未施的她,烧得红扑扑的脸颊,清纯俏丽得跟个大学生似的。

以至于路过好几个相识的同事,对方差点都没认出她来。

就连一向堵她路的琳达,看着她那神志不清的样子,都惊愣得忘记陷害了。

紧接着,轰——

一声。

她风风火火地撞开了总裁室的大门。

顶着烧得晕晕乎乎的脑袋,脱口就是一吼:“北冥墨,你丫的是不是非要弄死我才甘心啊!”

她犀利的话语刚一落下。

便看见沙发上,除了北冥墨那混蛋之外,还坐着另一个貌美如花的男子。

男子俊美程度并不亚于北冥墨,只是相较于北冥墨那厮的冷酷,这个男子身上散发着更多亲和力,仿佛那些亲和力天生就吸引着女人那般。

顾欢惊为天人。

半张的嘴愣是没说出话儿来。

她认得他!

天王巨星安东尼!

“哇哦,北冥二,这位就是传说中你的贴身秘书顾欢么?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哦!”

一道戏谑的嗓音柔声飘过来。

震得顾欢小心脏啊……她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肿么北冥墨身旁老是能够看到各个种类的绝世美男啊?

哇塞,安东尼本人比上镜还要好看哇……

正当顾欢被安东尼迷得晕晕沉沉时,北冥墨森冷的嗓音狠狠将她拽回现实:“滚出去,敲门进来!”

简单的几个字,足以将她满腔的鸡冻化为冰冻。

她噎嚅了一下嘴角,朝他翻了个白眼,以示抗*议。

然后,身子还是乖乖走到门外面,扬起手指。

叩叩叩!

“报道,总裁。”噘了噘不情不愿的小嘴儿,烧得通红的脸颊上,五官都要纠结在一起了。

北冥墨这才寒着脸,“进来。”

“哈哈哈……北冥二,老爷子果然睿智啊,居然给你挑了这么个奇葩!”安东尼被刚才这一幕笑呆了。

北冥墨一脸阴沉。

半晌,安东尼才收敛笑容,走到顾欢面前,伸出手握起顾欢的柔荑,粲然一笑,

“你好,介意我叫你欢么?”安东尼的嗓音温柔得都要挤出水来,顾欢笑得一愣一愣的,他继续说道,“很高兴认识你,欢。我是安东尼,也是北冥家老三,北冥晏。”

顾欢那满满的笑容瞬间冻结在脸上。

安东尼居然是,北冥……北冥三?

北冥墨鹰隼的眸眼冷冷扫过顾欢一眼,眉心微拧,“老三,收起你的桃花爪子,她不适合你!”

声音依旧如冰刀一般锋利。

北冥晏那张赛若桃花的脸上,立即做出受伤的表情来,可怜兮兮地回道,“北冥二,做为一个吃惯了鲍参翅肚的人来说,偶尔清粥小菜才是美味!”

这话听得顾欢脸颊更红了。

不过,这次可不是因为羞涩,而是愤怒!

丫的说谁清粥小菜呐!

瞬间,她对安东尼所有的好感迅速降为零。

她就算不是鲍参翅肚,好歹也是盘宫爆鸡丁吧。

顾欢猛然将手从北冥晏的爪子中抽回来,一边拍干净手,一边瘪嘴道,“很抱歉,安东尼先生,你要找清粥小菜请出门往左再转右。”

北冥晏愣了一下,顾欢突然冷淡的态度令他摸不着头脑,“为什么?”

顾欢凉凉地翻个白眼,道,“因为清洁阿姨的饭盒里就有清粥小菜啊!”

“……”素来以大众情人自诩,在女人中间无往不利的北冥三公子,这次吃瘪了。

北冥墨平静冷酷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神情,但是他瞥着北冥晏的眼神里,透露出活该的信息,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他挑了挑眉,似是阴霾了一上午的心情,此刻竟然出奇地好。

“顾欢,出去准备会议要开的资料,一会交给我。”

顾欢怒了,“总裁,我在感冒中!”

他顿了顿,冷眸打量了一下她的素颜,“气色红润,看起来不错。”

“那是高温烧红的!”猪。她激动得都想抽他两丫子了,叫你丫没人性!

他又沉默了稍许,“去医务室扎个吊瓶。”

北冥氏大楼里,有着自己的医务室,以备员工不时之需。

顾欢这才熄了怒火,寻思着这厮还稍微有点儿人样。

于是点点头,转身走到门边,一道凉飕飕的声音又再飘过来——

“边吊边写报告。”

顾欢仰天长啸。

混蛋!

*

一小时后。

总裁办公室里,又静得令人不寒而栗。

北冥晏因为还有通告要赶,在一大群女职员的桃心目光中,风骚地走了。

北冥墨恢复了冰川一般的冷寂。

反观顾欢,窝在沙发里,瘫软得像只慵懒的小猫儿。

一只吊瓶架立在茶几旁,她的左手上贴着扎针。

巴掌大的小脸蛋上,细致的肌肤白里透红。烧得粉扑扑的脸颊,特别可爱。

长长的睫毛微微上卷,垂眸盖住那灵动清透的黑色瞳仁。

右手执笔,咬着红艳的唇瓣,皱着小眉头,埋在膝盖里。

在她的记事簿上画画写写。

北冥墨扬起眸就看到这一幕,眼神晃然一黯,那张干净无暇的俏脸儿,仿佛撞入了他心底的某处,漾起一丝不可思议的动荡。

紧接着,他又睨到了被她总是东闪西藏的记事簿,

伟岸的身子站起来,他悄无声息地走到沙发旁。

然而这股突然降临的强冷空气,尽管无声无息,却还是冷不丁窜入顾欢的毛孔里,她猝不及防地打了一激灵。

仰起小兔子般迷蒙的眼,“呀……”

惊叫一声,她手忙脚乱地将手中的记事簿给攢躲起来。

“你究竟在写什么?这么见不得人。”北冥墨眉头一皱,这是她第二次在他面前做贼似的藏她的记事本。

顾欢干笑两声,将记事簿牢牢抱在怀里,“喔,就是练练字而已。”

她明摆着一副睁眼说瞎话的表情。

北冥墨狭长的眸子深深望了她一眼,想起她昨儿个请假条上扭七歪八的字体,认同地点点头,“你是该练练你的蚯蚓字。”

蚯蚓字?

顾欢鼓着腮帮子眨巴眨巴两眼,硬是忍气吞声下来,免得他一个不高兴又要问她在写什么。

胡乱地点点头,看了看表,“总裁,到点开会了呢,这是我准备好的开会文件。”

顾欢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卷宗夹。

北冥墨连看都没看,只是淡漠地说了一句,“稍后的会议,你也进来。”

“我?”她睁着圆咕噜的眼睛,“可是我又不懂。”

北冥氏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像她这种修为显然还不能领悟。

况且她也不打算领悟。

却没想到他一句话——

“那需不需要我‘指教指教’你?”

话里行间无不透露出一股暧*昧的气流,脑海浮现他上次所谓‘指教指教,手指调教’的邪*恶画面。

顾欢噎个半死。

权少蜜爱成瘾

权少蜜爱成瘾

作者:琉璃盏 类别:都市娱乐 综合评分 100

她十七岁时,走投无路,无可奈何之下,签了那一纸协议。谁明白她产下一对双胞胎……便她偷偷的的藏了一个……几年后,阴差阳错,她意外发现一个跟她儿子一模一样的男孩。而男孩的父“顾小姐,我们会服侍您洗澡,少爷喜欢干净的女人。”别墅佣人说道。。

第3章 酒会意外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