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028章 结婚证
他叹了口气:“那好吧,但是要少吃,爆米花啊垃圾食品,少吃为妙。”“不喜欢吃就行了,管他垃圾不垃圾呢,我还更年轻,不需要怕和健康的问题。”辛萝小傲娇地说。“你的意思是说“喜欢吃就行了,管他垃圾不垃圾呢,我还年轻,不用担心健康的问题。”辛萝傲娇地说。。...

他叹了口气:“那好吧,不过要少吃,爆米花真是垃圾食品,少吃为妙。”

“喜欢吃就行了,管他垃圾不垃圾呢,我还年轻,不用担心健康的问题。”辛萝傲娇地说。

“你的意思是说我老了?”他冷冷地瞥了辛萝一眼。

“呵呵呵,我i不是那意思,可是和我相比,你确实比我老了不止一点。”辛萝对他吐了吐舌头,扮了鬼脸。

“你也终会老去,而且你衰老的程度比我还要快,再过二十年,你就人老珠黄了,但我还是这副样子。”他说。

“切,你以为你是妖精不会老啊?再过二十年,我也还不至于到人老珠黄的程度,到时我还是青春美少女。”辛萝笑着说。

“是么?那咱们走着瞧。”他说。

这是辛萝认识他以来,算是最温馨的一次对话。

总算是越来越像夫妻了,辛萝不再纠结于阴谋论,不再怀疑他对辛萝的好是给她构筑温柔陷井。

这一刻辛萝只是享受他对她的宠爱,其他的都放到一边。

到了电影院,他将车泊好,下车后辛萝主动挽上了他的胳膊。他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你去给我排队买爆米花,我在这里等你。”辛萝说。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排队买?那里排队买爆米花的都是些女人,我一个大男人去排队买爆米花像什么话?”他面色不自在。

“我不,我就要你去排队给我买,男人排队给自己的老婆买爆米花怎么了?那说明男人对老婆在乎疼爱啊,没什么不妥,赶紧去吧你。”辛萝撒娇道。

其实辛萝也是得寸进尺的那一类,以前被他虐得孙子似的。

辛萝只求他善待自己就好,现在他对她态度大转变了,辛萝反而越来越嚣张了。

他无奈地摇摇头,“好吧,我去给你买,那你陪在我身边一起排队?”

“好,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我就陪你一起排队吧。”辛萝得意地说。

以前也有和同学一起看过,但都是几人一起,辛萝从来不单独和男的一起看电影。

一个女人答应男人看电影,对男人而言,就给了他一个信息,你可以对我提进一步的要求。

辛萝并不是一个很保守的老顽固,但高二时看到叶晴怀孕后,遭遇的男生不负责的凄惨经历,辛萝就杜绝单独和任何一个男生在夜晚约会。

命运总是嘲弄地把辛萝坚守的美好一巴掌击得粉碎。

本来辛萝以为自己洁身自好,会为她未来的幸福打好基础。

但没想到公园发生的事,彻底地将辛萝到打到万劫不复的地狱。

让她坚守的美好一下成了笑话。

想到这里,辛萝的身体禁不住又颤抖了一下。

唐非聿似乎感觉到了辛萝的颤抖,伸过手来揽住她的腰,辛萝将头靠在他的胸前,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正在播的电影是一个国产大制作电影,之前的宣传就说是某知名导演的力作,主演也是国内一线明星,但实际还是很烂,编剧烂到愚蠢的地步,辛萝看着看着,还是忍不住流下泪来。

唐非聿发现了辛萝在流泪,拿出纸巾递给她。

他心里肯定在笑话自己,这么烂的剧情也能让她流泪。

但他不知道的是,辛萝并不是因为电影而流泪,只是感伤于自己终于可以快乐一下了。

自从爸爸去世以来,辛萝一直处于一种极度的压抑之中,后来乐达面临破产,辛萝更是百般煎熬,周寒抛弃她,和赖美灵订婚,再后来就是森林公园出事。

然后作为利益交换,嫁到唐家,越来越惨,越来越活得不堪。

这种感觉也许远远还不能算是幸福,最多只能是一种安稳,但身心疲惫的辛萝真的已经满足了。

当身心受尽折磨,不断地遭受过打击之后。

就会发现,其实不需要锦衣玉食,不需要太多看起来光鲜其实却虚幻的东西,平淡安稳的生活,便已是上帝的恩赐。

看完电影出来,唐非聿开始调侃辛萝:“你平时那么狠,没想到看电影的时候那么容易被感动。”

“要你管!我喜欢被感动怎么的了?不行啊?”

这一刻,辛萝又回到了以前当大小姐时的骄纵,因为有人疼着,所以可以放肆。

“行行行,太行了!你平时对我那么狠,能被这么烂的剧情把你感动了?我不信。”他说。

“都说了不要你管了,我爱感动就感动,你管不着。”辛萝横他一眼,这么丢脸的事,她才不会告诉唐非聿。

“好吧,我不管,我们回家吧。”唐非聿说。

“好。”辛萝点头。

回到家里,辛萝照例自己睡客房,刚睡着,唐非聿就摸进了房间。

他在黑暗中吻辛萝,辛萝犹豫一秒,第一次主动回应了他。

当他要有下一步行动的时候,辛萝制止了他:“这两天不方便。”

他很不甘心:“前一阵不是刚刚才……”

“前一阵是骗你的,这一次是真的。”辛萝轻笑。

“女人真麻烦,连来个例假都要分真假。”他叹气道。

“例假没有真假,只有心有真假,心若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心若是假的,说的话和做的事都有可能是真的。”辛萝说。

他在黑暗中搂紧辛萝:“这么说,你现在说的话是真的,所以你的心也是真的了?”

“那可不一定,我的真心,需要别人用真心方能换得,不然用任何东西都换不到。”辛萝说。

“嗯,这话听起来像小姑娘说的。”他调侃地说。

“我就是一个小姑娘,你经常欺负我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辛萝借题发挥。

“我有欺负过你吗?我怎么不记得了?”他耍赖。

“男人做过的事是不是都可以轻易赖掉?是不是再成功的男人都可以耍无赖?”辛萝问。

“那倒不是,在我的印象里,我几乎没有耍过无赖。”他说。

“人都会选择性的遗忘,你自己做过的过份的事,你当然会有意忘掉了。”辛萝说。

“那你也选择性的遗忘,把那些我们间不开心的事都给忘掉好不好?”他说。

“这貌似很难,我尽量吧,对了,琴房旁边的那个禁室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列为禁室,里面有什么秘密?”辛萝忽然问。

唐非聿将搂紧辛萝的手松开,没有回答。

辛萝没想到他的反应如此强烈,“好吧,我也许问得太多了,不方便说就算了,当我没问。”

“辛萝,每个人都有好奇心,但好奇心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些事不知道的好,知道了反而会给自己带来烦恼。”唐非聿的声音忽然变得冷起来。

“我也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用得着那么大的反应么?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你走吧,我要睡了。”辛萝也不乐意了。

其实辛萝心里也对自己有些自责,辛萝和他的关系刚刚才好一些,好不容易把我们之间的那层坚冰给融化了。

辛萝却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又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再次变僵。

是她太急了,忘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辛萝和他,远没有达到无话不谈的地步。

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的,就如辛萝也有自己的秘密。

如果唐非聿问辛萝面具人的事,她也一样不会对他说实情。

辛萝对自己说,这是她自己犯的一个错误,以后绝不再问,如果他哪天愿意跟她说了,他自然会说,如果他不愿意说,那辛萝永远不再提起。

痛苦的时光会让人度日如年,愉快的生活就会让人觉得时间过得飞快,弹指挥间,已是半年之后。

辛萝已身为人妻大半年,不管是相貌还是气质,辛萝都已经完全蜕变,褪去青涩,变得更加成熟,虽然辛萝和其他的少妇相比还是显得年轻。

时间过得波澜不惊,辛萝大多数的时间都还是选择宅在家里,弹琴,读书。

辛萝从未如此认真地读书,认真之后,才发现她其实真的不笨,以前成绩不佳,都是因为自己实在太不勤奋了,人一但努力起来,也能在短时间内就学懂很多东西。

另一方面,唐非聿太过优秀,辛萝希望能提升自己,把和他之间的差距缩小。

这样辛萝在他面前才不会显得太过幼稚和浅薄。

辛萝可不想只作一只毫无用处的花瓶,容颜终将老去。

希望当她不再漂亮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爸爸说过,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唐非聿推开琴房的门,打断了辛萝的思绪。

依然身形挺拔,还是那种沉默冷峻的风格,看到他那帅得让人心慌的脸,辛萝常常会想,这厮要是五十岁时还是一副不老的招花外形,他得多嫌弃那时已经变黄脸婆的她?

“这么好看?”他和辛萝开起了玩笑。

“没见过,只见过蛤蟆。”辛萝笑道。

“胆子越老越大,欠收拾……”他走过来要挠辛萝,辛萝赶紧躲避。

正在打闹,阿进在外面大声说话:“先生,太太,车备好了,可以动身了。”

“先等一下,太太还没换衣服呢。”唐非聿答道。

“去哪儿啊?”辛萝问唐非聿。

“难道我之前没通知过你吗?”唐非聿说。

“没有啊,你说过周末咱们出去玩,可这不是还没到周末吗?”辛萝说。

“我看你是变成小傻瓜了吧?上个月我就说过了,等我们有空就去办结婚证,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忘呢。”唐非聿说。

是了,辛萝这才想起来,他的确是说过这事。

之前辛萝年纪太小达不到法定结婚年龄,所以虽然嫁给了他,但一直没有办证,现在年龄达到了,当然要去办证了。

只有办了证,在法律上辛萝才真正是他的妻子。

“哎呀,我把这事给忘了,那我现在就去换衣服,马上跟你走。”辛萝赶紧说。

“你一天都在想些什么,打扮得好看一些。。”唐非聿叮嘱道。

“知道了,烦人。”辛萝嘴上应道,心里一阵幸福荡漾开来。

过程十分顺利,没有小说里的那些曲折。

两个小时以后,工作人员啪啪盖完章,将结婚证递给来两人,说了声:“祝你们幸福!”

情路漫漫皆是你

情路漫漫皆是你

作者:安小七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本科毕业晚会那日,男朋友作为礼物辛萝的礼物,是和富家之女的订婚典礼。唐非聿,江城人人惧怕的顶级豪门唐家老幺,叱诧军商两界的超级金大腿。辛萝,抱上了,还从小立志抱得紧紧地的。有本事结婚,怎么没本事说分手呢?。

第3章 三百块 2021-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