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8章 我不想看到你
“我们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是突然接他下面人的通知,唐先生说了,他要将新的活力乐达的资金全部撤出。”二叔说。“但是合同不都了写好了吗?他的话此时撤股,我们“可是合同不都已经写好了吗?他如果此时撤资,我们可以起诉他违约!再说了,资金既然注进来了,又怎么可能会想撤就能撤走?”阮思雁说。。...

“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就是突然接到他下面人的通知,唐先生说了,他要将注入乐达的资金全部撤走。”二叔说。

“可是合同不都已经写好了吗?他如果此时撤资,我们可以起诉他违约!再说了,资金既然注进来了,又怎么可能会想撤就能撤走?”阮思雁说。

三叔皱眉解释,“前期他只是注入一小部份资金进来,说好是一周之内陆续完成注资的,前一小部份的资金对我们来说是杯水车薪,对乐达根本没什么意义。”

“就算是他第一批资金撤不走,只要他不继续注资,那乐达也活不过来,如果要和他打官司,不说谁敢接,就说漫长的司法程序,我们也会被他拖死。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拿到救命的资金,乐达下面的工厂将被迫全部停产,到时就算是官司打赢了,乐达也早就破产了,他最多是赔给我们一些违约金,可是那违约金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

虽然辛萝不是很懂生意上的事,但从小在商人家庭长大,耳濡目染也了解一些商场上的事。

辛萝知道三叔说的没错,现在乐达的咽喉就被掐在唐非聿那个混蛋手里,如果他不按约完成所有的注资,最后就算辛家打赢官司,事实上也是输家。

“可是,他为什么要反悔呢?”妈妈问。

二叔尴尬的笑笑,又瞟了辛萝一眼,“这事,恐怕得问辛萝了。”

“问我?我什么也没做啊?我已经牺牲自己嫁给唐非聿了,你们还想要我怎么样?那个混蛋出尔反尔,与我有什么关系?”辛萝心中冷笑,面上却委屈,“万一他就是想耍乐达一道呢。”

“可是我们问唐非聿的人违约的原因,唐先生说具体情况让我们问你就行了,如果你不知道原因,那唐非聿的人为什么要这样说?”辛才厚脸色一变,对着辛萝质问。

“可是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唐非聿就是个混蛋!是个无耻小人!这一切肯定就是他设的局,他故意骗我嫁给他,然后又抛弃我,还要逼垮乐达企业!”

辛萝瞪着眼,信誓旦旦的盯着两位叔叔,眼泪顺着脸颊留下,小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辛才厚眼睛一跳,冷笑,“原来问题真出在你身上!阿萝,乐达是你爸一生的心血,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乐达垮掉吗?你既然都已经嫁给他了,那就好好地对他,不要惹他生气,现在你惹恼他了,难道唐先生要抛弃你,还要撤资,就是因为你的个人原因,乐达也要跟着你倒霉!”

这话气得辛萝真是七窍生烟,这就是亲二叔!

他完全不关心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唐非聿要撤资,他竟然把责任全部都归罪于女人身上!

“二叔,你说话有点良心好不好?我要不是为了乐达,我能嫁给那个混蛋么?”

辛萝明白,要是她不强硬一点,母亲在公司更没人能支撑。

“你们都是辛家的男人,爸爸在的时候你们跟着享受荣华富贵,爸爸不在了,你们没有能力撑起乐达,就牺牲我一个女子去拯救乐达,嫁我也嫁了,你们还想要怎么样?你们把我卖了,现在人家不要我,这能怪我吗?你们的心到底是不是肉长的啊?”

辛萝大哭起来,那些屈辱和悲伤一下子涌上心头,再也抑制不住。

“二哥,阿萝只是一个小女娃子,她能这样付出已经不易了,你又何必逼她?”听辛萝哭得伤心,三叔辛道鹏也在旁边跟着说道。

“现在反而都是我的不对了?我这不也是为了乐达好么?你们说现在怎么办?如果的唐先生撤资,那我们就一起玩完了!”二叔紧皱着眉头,背着手来回走。

“你们两个大男人都无法撑起辛家,又怎么能要求我家阿萝去撑起?真是岂有此理!我要去见那个姓唐的,当面问一下他为什么要这样出尔反尔,没他他这样欺负人的!”阮思雁也怒了,这些叔伯出事了就一味的逼阿萝。

辛萝虽然和唐非聿的恶魔只在一起呆过一夜,但辛萝知道他的冷酷和无情,如果妈妈去向他问罪,还不知道会怎么对妈妈。

而且他不一定会答应见妈妈,就算是他答应见妈妈了,那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没准他会当面说出自己的事,那会令妈妈更加耻辱。

辛萝忙站起,按住妈妈,“还是我去问他吧,我怎么说也是他娶进门的老婆,你们等我消息,我会去问清楚的。”。

“那就拜托你了,辛萝,叔刚才说话是有些太急了,不过辛萝也是为了辛家好嘛,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叔也是没有办法。”二叔说。

辛萝没有说话,只是哼了一声,看到他那副势利的嘴脸,心里一阵恶心。

如果说唐非聿那个人渣是真混蛋的话,眼前的二叔这个伪君子比他还要可恶,爸爸在世的时候他跟着爸爸吃香喝辣,现在爸爸不在了,他就只知道欺负孤儿寡母,真不是东西。

“那些虚伪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既然都已经牺牲自己了,我就会把救乐达企业这件事做成,不是为了谁做这件事,是为了我爸辛苦打下的家业。”辛萝冷冷地说。

辛才厚知道辛萝话里的意思,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再怎么说他也是长辈,见她不说话,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二叔和三叔走后,辛萝心里乱极了。

辛萝知道现在的局势,这件事只有她能解决,以那个混蛋的风格,一但他决定了的事情,恐怕是很难改变的。

他那种有钱人,肯定是自以为是帝王情结的人,在他的世界里,所有人都只能是臣子。

所以要想通过其他渠道,让他改变主意不从乐达撤资几乎是不可能,只有辛萝去求他。

但辛萝只是一个他嫌弃的女人,到底有几分成功的把握,辛萝自己也说不清楚,事实上一点信心都没有。

与其让妈妈去受那个恶魔的羞辱,那还不如一切都让她来承受好了。

反正事已至此,早上,他对自己的羞辱也算是到了极致,他再怎么恶毒也恶毒不到哪里去了吧?

辛萝决定回到唐家去求他,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管他再怎么羞辱自己,辛萝也一定要求到他答应帮助辛家度过难关。

如果他怎么也不答应,辛萝就以死相逼!辛萝不相信他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在他面前!

“对不起,先生吩咐过,不能让您进去。”

长得慈眉善目的管家阿进将辛萝拦在了唐家的欧式别墅外面。

“管家,你拦着我?我是唐非聿那个混蛋的……”

辛萝本来想说是唐非聿的妻子,凭什么不让她进去,但马上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了。

也或许,他从来也没有把自己当成妻子看待过,正如他所说,自己只是他用金钱换来的物品。

现在他退货了,照他那意思,就像网购一样,货款自然要退,不给差评已经算是给辛萝面子了,运费当然也得自出。

“好,我也不稀罕进这房子!这样的藏污纳圬之地不进去也罢,管家,你让唐非聿出来,我要当面问问他为什么要背信弃义出尔反尔?”辛萝大声说。

“这……”管家面露为难之色。

“你在这房子里的时候,这里的确是藏污纳垢之地,所以我要让我的住所变得干净,将你清理出去,是我让他们不让你进门的,你不必为难下面的人。”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辛萝不用回头,也知道来的是谁。

只有那个混蛋有如此冷酷的声音,但凡有点人性的,都不会说话像他那样冷酷。

辛萝转过身,果然是唐非聿。

他应该是从外面散步回来,一身休闲装。

“你答应要救辛家的,为什么又反悔?你将江城市赫赫有名,怎么能这样背信弃义?”辛萝质问道。

其实说完这话辛萝就后悔了,怎么能用如此生硬的口气跟他说话,确实是犯了一个错误。

这恶魔一向都是强势到无耻的,自己今天是来求他的,如果用这样的语气,恐怕不可能会得到想要的结果。

果然,他的声音变得更冷:

“我为什么会反悔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吗?有些话我没有当众说出来那是给你留点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赶紧的从我家门口消失,我不想再看到你。”

“你可以不要我,但我求你不要从乐达撤资,乐达是我爸的心血,你既然都出资了,那就救到底,求求你了。”

无奈之下,辛萝的的态度只好发生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开始低声下气地求他。

辛萝该付出的都已经付出,在他面前本来就已经受尽屈辱,早就无尊严可言。

只要他能答应,能够将乐达企业救活,让辛萝再受一次屈辱也无所谓,既然命里在劫难逃,那唯一能做的只有承受。

“求我?没用!你滚吧,我不会改变主意。”说完他欲走进别墅。

情路漫漫皆是你

情路漫漫皆是你

作者:安小七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本科毕业晚会那日,男朋友作为礼物辛萝的礼物,是和富家之女的订婚典礼。唐非聿,江城人人惧怕的顶级豪门唐家老幺,叱诧军商两界的超级金大腿。辛萝,抱上了,还从小立志抱得紧紧地的。有本事结婚,怎么没本事说分手呢?。

第3章 三百块 2021-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