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6章 装清纯
他居然一点儿也不理会,再次脱衣服,迅速就脱得只余下最后不能够脱的那一丁点,灯光下他身形健美,也没一点儿多馀的赘肉,辛萝看了几眼,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你无须作羞涩,你了“你不必作害羞,你已经是我的人,自然要尽你该尽的义务。是你自己脱,还是我代劳?我对女人缺乏耐心,我想还是你自己来的好。”他冷冷地说。。...

他竟然毫不理睬,继续脱衣服,很快就脱得只剩下最后不能脱的那一丁点,灯光下他身形健美,没有一点多余的赘肉,辛萝看了一眼,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

“你不必作害羞,你已经是我的人,自然要尽你该尽的义务。是你自己脱,还是我代劳?我对女人缺乏耐心,我想还是你自己来的好。”他冷冷地说。

辛萝双手抱在胸前,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说的没错,既已嫁他,自然得接受他对自己的任何要求,身为人妻,辛萝确实有义务,尽管辛萝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生。

他的耐心似乎比他自己说的还要差很多,辛萝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开始扯掉辛萝的衣服。

很快,辛萝就彻底地暴露在他面前,辛萝害怕的闭上眼睛,任凭他撒野。

他的动作忽然停止,然后辛萝听到了他冷冷的声音:“你原来都已经不再是第一次,还装什么清纯?”

辛萝无言应对,只是眼泪滑落下来,握成拳头的手忍不住微微颤抖。

辛萝能说什么?

说自己因为前几天被人强了,心如死灰才嫁给他?

说一切都不是她自愿的?说了这些,除了让他更加鄙视自己之外,能有什么作用?

他这样冷血动物,压根就不可能会同情任何人!

“你哭什么?你之前一直答应不嫁,我还以为你多坚贞,既然不是第一次,辛萝还装什么?像你这样的女子,还有什么资格装清高?“他继续冷声道。

她一度以为那天周寒和赖美灵的羞辱,是她经受过最大的程度,没想到唐非聿才是。

这样的羞辱当然是辛萝所不能接受的,辛萝眼眶红润,扬起手又想去打他,但双手被他狠狠压住,根本无力摆脱。

辛萝心里恨得想杀了他,但却无力反抗。

一夜之间他不知道在辛萝身上疯狂了多少次,直到天微明,他才睡去。

晨曦穿过淡蓝色的纱窗照进了房间。他虽然折腾了一夜,但还是在六点准时起床。

由此可见,他应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既然他很自律,那就应该不会纵欲,为什么昨晚他会如此粗暴?辛萝心里想。

他发现辛萝在看他,本来有些舒缓的表情忽然又变挂满寒霜。

他这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么?

她和他无怨无仇,为什么他对看自己的眼神充满憎恨?辛萝唇角一抿,心里非常的疑惑。

他换上运动装,应该是准备晨练去了,原来他每天都晨练,难怪他身体那么好,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他就是那种能活千年的祸害,辛萝心里骂道。

看着他走出房间,辛萝揭开被子,看着胸前被他昨夜亲出的淤青,心里五味杂陈。

本来看到他不是传说中的老头的时候,辛萝心里还挺高兴的,可没想到他会如此粗鲁!

而且还说那么多羞辱自己的话,他难道是心理有问题么?

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前世欠他的,这辈子他是来讨债的?

辛萝正在胡思乱想,卧室的门又打开了,他又走了进来,辛萝无助地看着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可以起来了,把你的东西收好,一会儿我让阿进送你回去。”他冷冷地说。

辛萝心里一阵窃喜,他竟然还知道女儿嫁出来要‘回门’的事,江城当地的风俗,女儿出嫁后第三天要回门探亲,这是女儿第一次以客人的身份回家探亲,没想到他竟然记得这个风俗。

可是回想辛萝又觉得不对,‘回门’是第三天,辛萝是昨天才嫁过来的,明天才是回门之期,为什么他今天就要让人送自己回去?

“明天才回门。”辛萝怯怯地说。

在这个恶魔似的男人面前,辛萝确实能扮演的就是一只沉默的羔羊。

“不是回门,是退亲,用古代的话说,就是我要休了你。”他冷冷地说,嘴角略带嘲讽。

辛萝愣住了,辛萝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说。

“唐非聿,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我唐非聿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娶一个给我戴绿帽子的人为妻!你觉得我还会要你吗?我花三亿资金换来别人穿过的旧鞋?辛萝,你认为我是那种会容许我的女人是心心念念别人的男人?”他狰狞的冷笑。

他的话如一根根钢针打进辛萝的心里,痛得辛萝浑身都在颤抖。

辛萝很想说,她失了清白非自己之愿,她也是受害者,并不是水性杨花,而是命运多舛。

可是辛萝话到嘴边,却无法说出口,辛萝知道,她一但说出来,也许他不但不会同情,还会更加恶毒地嘲讽自己。

“当初是你自己要娶我,可没说娶一个完整的我……”辛萝用微弱得,自己都不太听得清楚的声音说。

话一出口,辛萝的眼泪再次不争气地喷涌而出。

在文明已经高度发达的今天,竟然还有那么多人有处.子情结,女人一但失去贞洁,却还是要遭受无情的羞辱,眼前的这个恶魔男人,他又能保证他是童男之身么?凭什么他要求自己?

虽然心里不屑,但她也不能做什么,他花了三个亿救公司,是事实。

他是金融巨子,自然不会是非常传统的人,但是他纠结这事不放,显然就是故意为难她。

“我主动要娶你?难道你不知道辛家要完蛋了吗?是辛家主动求我注资的,你不过是我付出那些钱换来的物品而已,现在我发现是别人用过的二手货,难道我不能决定退货?”他冷冷地说。

“你太过份了!”辛萝终于叫道。

一直以来辛萝都是强忍着他的强势,但是他现在说的这些话实在太污辱人了,要不是家道中落,辛萝也是大小姐,几时受过如此的污辱!

“我过份?我就是这么过份!辛萝,我没时间和你闲扯,我不要你了!”他像君王一样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转身走出卧室。

辛萝面色惨白,心如刀子划过,钝钝的疼。

忽然觉得,自己卑微得像一件让人可以随手丢弃的垃圾,别人不但要丢弃自己,而且还要往她身上踩几脚才解恨。

好吧,既然要她走,她走就是!

她才不稀罕呆在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受唐非聿的鸟气!

辛萝开始收拾东西,,其实大多数东西都还放在包里没有拿出,昨天才嫁过来,今天就要被人撵出去,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到比辛萝更悲摧的新娘了。

有人敲门,辛萝以为是又是那个恶魔回来了,心里又开始慌起来,打开门一看是不是他,这才松了口气。

站在门口的是管家阿进。

阿进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微胖男子,长得慈眉善目,和那个恶魔形成鲜明的对比。

“太太,先生吩咐我送你回去……”阿进低着头说。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昨天嫁过来今天就要送回去肯定不对,虽然他说话都低着头,但能猜到辛萝心情不好。

他五十来岁的老男人,竟然叫那个恶魔叫先生,口吻还特别敬畏,可见那个恶魔在这些下人心中的绝对权威地位。

“哦,我知道了,我不是还没收拾好么?是不是你们所有人,都希望马上将我撵出这里么?我到底怎么招你们惹你们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们为什么要联合起来欺负我?”辛萝心里的火一下子被点燃了。

那个恶魔辛萝招惹不起,和唐非聿同仇敌忾的管家,辛萝还不敢呵斥两句么?

果然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辛萝也不例外。

阿进有些不知所措,面对辛萝的大声呵斥不敢还嘴,只是左手局促地搓着右手背,低着头,一声不吭。

“你告诉唐非聿那个混蛋,我,辛萝再也不要进这个地狱之门!不用他往外撵我,我自己会走!他就是个无耻小人!”辛萝把对唐非聿的恨意发泄在了管家的身上,心里稍微舒服了一点点。

见阿进一声不吭,还是个老人,辛萝也不好意思再骂下去,扭头继续收拾东西。

阿进则是一言不发,低头伺候在门口,虽然他不敢惹辛萝,但他也没忘记唐非聿交给他的任务,那就是要把辛萝送走。

收拾完毕,阿进提着辛萝的行李,跟在辛萝的后面走出了别墅。

那个恶魔从健身房出来,从辛萝身边走过的时候,看都没看辛萝一眼,好像她这个弃妻在他眼中已经成了完全透明的了。

“唐非聿那个混蛋,是不是经常这样玩弄女孩子?”辛萝坐在车后排,问一直默不作声小心驾驶的阿进。

“其实先生也不是坏人……”

“什么?他还不是坏人?你知道吗,就是因为我家有困难,他就提出出手相助,但是相助的条件是要我嫁给她,昨天娶我过门,今天就把我扫地出门!这样的人还不是坏人?也对,他不是坏人,是恶魔,是人渣!”

情路漫漫皆是你

情路漫漫皆是你

作者:安小七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本科毕业晚会那日,男朋友作为礼物辛萝的礼物,是和富家之女的订婚典礼。唐非聿,江城人人惧怕的顶级豪门唐家老幺,叱诧军商两界的超级金大腿。辛萝,抱上了,还从小立志抱得紧紧地的。有本事结婚,怎么没本事说分手呢?。

第3章 三百块 2021-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