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4章 绝色
辛萝呆住,都忍又问:“要贵宾卡才能进吗?可我朋友都了在里面了,我找她们的。”“请提供更多您朋友的贵宾卡号,绝地只负责接待所持贵宾卡的客人。”实际上严格想来,在早上六点“请提供您朋友的贵宾卡号,绝地只接待持有贵宾卡的客人。”其实严格说来,在晚上七点以后,提供贵宾卡号都是不能进去的,只有贵宾本人同行的情况下才能入内。。...

辛萝愣住,忍不住反问:“要贵宾卡才能进吗?可我朋友都已经在里面了,我找她们的。”

“请提供您朋友的贵宾卡号,绝地只接待持有贵宾卡的客人。”其实严格说来,在晚上七点以后,提供贵宾卡号都是不能进去的,只有贵宾本人同行的情况下才能入内。

“哈?”

辛萝懵了,她哪有什么有贵宾卡的朋友?这里办一张普通的贵宾卡,好像都要几万啊。

“他是我朋友,我是跟他们来的,你放我进去吧。”辛萝指着前面的人,情急出声。

接待经理听见辛萝的话当即回头,暂时停止了介绍,问道:

“陆先生,那位小姐是唐爷认识的吗?”

陆宵微愣,门口声音他自然也听到了,只是没料到说的是他们。

回头,看了眼门口的女人。女人干净漂亮的脸首先撞进视野,倒是难得一见的清新。只是,妄想跟唐爷扯上关系的女人……

“陆宵。”

不知何时走在前面的唐非聿已经停了下来,半侧了身看向这边。

绝地的两位经理都恭敬的候在旁边,不敢有任何言语。

“是,爷!”陆宵颔首,回头看了眼门口的女孩子,点点头。

在陆宵身后站着的接待经理立马会意,亲自走过去将女孩子接了进来。

“很抱歉,小姐,我们怠慢了您,还请您见谅,您这边请。”接待经理舔着笑脸解释道,目光快速的看了眼这个女孩子,心底赞叹了声:

唐爷的人,果然绝色。

“没,没关系的,没关系。”辛萝暗暗吐了下舌头,这什么情况啊?

她只是病急乱投医,竟然投中了?

在陆宵面前停下,冲他一笑,说:“先生,谢谢你。”

然后擦身而过,走了。至始至终也没看在电梯旁站着的几人,自然,也没看到那位倨傲的爷。

“可算是来了啊,再不来,东西就被我们吃完了。”小白从沙发上跳下来大声说,拉着辛萝就往里面走,兴奋的往她身边推东西:“快快,你吃吃这个牛肉,味道那个好啊,还有这个酒,太好喝了,一点都不辣……”

虽然这是绝地最低的消费包间,但空间也比想象的大上许多。

酒水,小吃,水果拼盘都是团购里面包的。这里的东西,那是正儿八经的天价,不是她们学生能消费得起的水准。

辛萝有气无力的坐在小凳上,包搁一边,看了眼已经杯盘狼藉的桌面,也没有心思计较东西都被她们吃完了那茬儿,耸拉着头,闷闷的坐着。

“喂,辛萝,你怎么了?怎么卸妆了?脸色难看得跟鬼似的,学长呢?”

“小白,我现在好难受,你别跟我说话。”辛萝垂头丧气的出声。

小白凑过去看辛萝的脸,双手把她脑袋扳转过来,盯着辛萝的脸仔细看了看:“你哭了?眼睛都肿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啊,就是心里难受。”辛萝推开小白,又把头埋下去。

“难受总有原因吧,说说,怎么回事啊?去找周寒之前还高高兴兴的,回来怎么就这副德行了?周寒呢,怎么没来啊?”小白急了。

良久,辛萝才闷闷的说了句:“你别提周寒了,他都跟别人订婚了。”

“我亲眼看到的。”

辛萝作势要哭,被周寒抛弃就算了,还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她赶出去,好歹,也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说吧,多丢人啊……

“东西你们吃,酒归我了。”辛萝大声宣布道。

“为什么?”小白正好伸手拿酒,却被辛萝打了手背,吃痛立马又缩了回去。

“因为我现在很难过,我要借酒消愁!”辛萝理直气壮道。

小白脸子扭曲了下,跟劲爆的音乐比声儿大:“说出来的难过都是假的,你就是小气,不愿意让我们喝,直说就是。”

“我说了呀,我一个人喝,东西都给你们吃。”辛萝气鼓鼓的呛声,她都被人抛弃了,还不能任性一次?

兴许,兴许周寒知道她喝醉了,会心疼她,一心疼她,就回心转意了呢?

其实她家也很有钱啊,只不过自从爸爸去世后,现在因为经验不善,快破产,成破落户了而已。

母亲不懂经商,为了公司忙得焦头烂额,她都知道,甚至妈背着自己哭泣,想让她嫁出去联姻,她也知道。

但她喜欢周寒,不想嫁给其他人,连想想都不能忍受。

为了周寒,妈妈都快愁白了头发,她在心里唾弃自己,硬是没说一句关心公司的话,如今想想,真是不识好歹!

什么爱情,人间不值得。

回家后,她就要告诉妈妈,她愿意嫁,只要能让公司起死回生,能让那个据说五十好几的金融大亨融资,她都愿意。

反正,她喜欢的周寒,娶别人了。

自己嫁给谁,是谁,都不重要。

但那个传说中的金融大鳄有一点辛萝很满意,那就是有钱,有钱到能砸死一百个周寒!

喝得晕晕乎乎,也没和小白她们打声招呼,辛萝说了一句出去上厕所,拿着包包就走了。

深夜凌晨时分,外面的人十分稀少,辛萝靠着马路口的电线杆,手发抖的拿着手机,准备叫个车回家,可能是真的喝得有点多,就那么几个字的地址,辛萝一直打不出来。

气得差点摔手机,正欲转身离开,忽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从后面扼住了辛萝的脸。

辛萝本来就喝得多,这一心慌到极点,明明知道该跑,可就是该死的腿软。

无法叫喊出声,辛萝用力扭头,看到了一个银色的面具,他的面目看不清楚,但可以看得到一双冷酷深邃的眼眸。

辛萝艰难的呼吸,被他拖住一拉,辛萝整个人就进了旁边停靠的车内。

虽然意识混沌,但辛萝还是敏感的意识到接下来他要干什么,无论怎么挣扎,却根本无力摆脱他的控制。

一时间,辛萝绝望到了极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眼泪不住地往下落。

不知道闻到什么奇怪的香味,辛萝的眼皮越来越沉,浑身的力气,逐渐消失。

最后失去意识前,辛萝知道,男人在脱她的小礼服。

再次醒来的时候,辛萝发现躺在自己家里。

“阿萝,你醒了?你怎么会晕倒在家门口呢?“阮思雁皱着眉,摸了摸辛萝的脸,问她。

辛萝空白的脑子,迅速回放着车里里那不堪回首的梦魇,眼泪再次滚下,“妈……“

辛萝大哭失声。

“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想到什么,阮思雁脸色变了变,有些苦涩,“你是不是听见了?你不嫁就算了,妈也不逼你,你别想不开啊。”

辛萝缩在母亲的怀里,恐惧得发抖,指甲死死的抠着手心,似乎只有这些微的疼,能证明自己还活着。

她要怎么告诉母亲,自己发生了那种事情?

家里已经是愁云惨雾,如果辛萝再告诉她这件事,妈妈恐怕真的会崩溃掉。

这也许就是她的命,以前也许是过得太好了,所以上天要辛萝一次性的归还。

关于未来种种的遐想和憧憬都已经成为泡影,自己已经不再是清白之身,幸福和自己无缘,既然如此,不如索性牺牲到底,嫁了那个老头,也算是为这个家尽一份力。

罢了,就这样吧,辛萝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妈,我嫁,我同意嫁给那个唐非聿。“辛萝哽咽着说。

阮思雁搂着辛萝,轻声道,“你这孩子,都怕成这样了还说嫁,存心要妈妈心疼?”

“就别再提这件事了,你是妈的心头肉,你不愿意嫁那就算了,妈也不会逼你,大不了就破产吧,把公司的固定资产全部处理了,剩下的债务,我和你爸再慢慢还。”阮思雁说。

辛萝知道妈妈这是安慰自己,公司的优质资产在爸爸过世之后,早已被其他股东变卖干净。

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固定资产?

如果公司真的破产清算,那余下债务靠母亲打工,巨额赔款,怎么可能靠打工还得清。

辛萝打断阮思雁的话,“妈,你别说了,我真的愿意嫁,反正迟早都要嫁的,那就现在嫁吧。”

“再说了,我只是住过去,我还小,年龄还没到法定的婚嫁年龄呢,所以即使嫁过去,我也只是先住进去,等他把资金注进来,钱拿到手了,咱们再想办法反悔!”辛萝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安慰妈妈。

“你这孩子,人家既然注资了,又怎么可能会让你反悔,唐家,咱们惹不起,据说他们家神秘低调,但他的势力很庞大,如果你反悔,唐家肯定会不会轻易罢休,咱们孤儿寡母,又怎么斗得过人家……”阮思雁说到这里,已经泪流满面。

辛萝苦涩的扯了扯唇角,“那我就真嫁呗,反正他有钱。我嫁过去也不会受苦,现在的女孩不都想嫁个金龟婿么?”

“不管他长什么样,只要有钱,我好歹是唐家少奶奶,什么苦都不吃,还能救公司,多好!我反正早晚也是要嫁人的。”辛萝拉着阮思雁的手说。

“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为什么忽然态度转变得这么厉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阮思雁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情路漫漫皆是你

情路漫漫皆是你

作者:安小七 类别:同人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本科毕业晚会那日,男朋友作为礼物辛萝的礼物,是和富家之女的订婚典礼。唐非聿,江城人人惧怕的顶级豪门唐家老幺,叱诧军商两界的超级金大腿。辛萝,抱上了,还从小立志抱得紧紧地的。有本事结婚,怎么没本事说分手呢?。

第3章 三百块 2021-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