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你误会我了
此夜,天如泼墨画,月色遁出了阴云之中。隐隐的光彩,皆是两旁路灯,隐约渗透到进房。张牙舞爪的影子,就在那浅浅的光亮下闪现出在墙边,隐隐已发出细微的邪性十足的笑声。和……隐隐的光彩,皆是两旁路灯,隐约渗透进房。。...

此夜,天如泼墨,月色遁入了阴云之中。

隐隐的光彩,皆是两旁路灯,隐约渗透进房。

张牙舞爪的影子,就在那浅浅的光亮下浮现在墙边,隐隐发出轻微的邪性十足的笑声。

以及……淡淡的哽咽。

王晴雪此时躺在床上,一动都不得动。她挣扎着,想要离开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时不时地听到动静,艰难的看到那个身影越来越靠近自己。

他满脸的邪性,细长的手指,灵巧的向上揉动,似乎想让自己的手更灵活,像是热身动作。

“放开我!你……混蛋!”

王晴雪越发的紧张,前所未有的恐惧袭上心头。

此时此刻,自己不能动,她恨不得杀了眼前的人,脚指头一想都能想明白对方想干什么。

这让王晴雪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被定在这里,动也不能动,死都变成了奢求。

那个人,正是陈飞。

陈飞看到王晴雪满脸的痛苦,还骂自己,心里却是有点委屈。

干啥呢这是?

他叹了口气,也不解释,来到了王晴雪身边,坐在床沿上,手便要伸过去。

“混蛋!你给我滚开,我……我宁愿死也不能被你羞辱!”

“哟,还挺保守的。可是你误会我了呀,我这是要给你治病。”陈飞这才解释道。

可偏生那王晴雪太漂亮了,身材又爆炸的好,让陈飞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该死的。

这细微的动作正好被王晴雪瞧见,王晴雪刷的脸色涨红,羞愤难当。

“滚!”

“你省点力气吧!”陈飞苦笑着一叹,也不知道这快要死的丫头怎么还能喊得这么大声,力气打从哪里来的?

他可不理解女人,女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陈飞摇了摇头,他也不想细纠,手缓缓地伸过去,也不顾王晴雪的怒骂,缓缓扯开衣裳。

“啊!”

王晴雪惨叫了一声,彼时她无法再骂了,痛!

嘶~

就连陈飞隐约看到伤口,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本身灯是亮着的,他故意关掉,其实就是不太想看到伤口,也算是对姑娘的一种礼貌,但对方非但不理解,还误会了。

也罢也罢。

反正这点光,对陈飞来说足够了,他以前时常进行一些夜晚的行动,练就了一双在深夜也能看的清晰的眼神。

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一块,陈飞委实心疼了。

明明一个柔弱的女人,却能扛着这种伤,还能留口气,不得不说,这丫头生命力十分的顽强。

只见血肉模糊成一块,血已经略微干涸,将衣衫黏在肉中,那一团烂肉,跟完美的身材,形成鲜明对比。

“太狠了!太狠了!这么漂亮的姑娘也能下得去手,那人真不配当个男人!”陈飞看着那伤口,恨恨的骂道。

此时的心情,就像亲眼看到有人将精致的古董花瓶砸碎,暴殄天物。

因为疼痛,王晴雪几乎昏厥过去,哪里还顾得上骂陈飞,但凡有点力气,她也骂了。

殊不知,自己此时的状态,身上那模糊的血肉,别人哪有心情对她做些羞答答的事情。

搓了搓手,简单的看过了伤口,倒是还有救。

陈飞笑道:“丫头,你碰上了我啊,真是你福大命大。你先别叫,我能救你。”

他的话,在王晴雪的耳朵里,几乎也听不见什么,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在剧痛中,昏迷了过去。

连同,眼角的泪水一起静止。

飒一声风起,窗口的风吹动发梢,轻动。

陈飞又是吞了口口水,暗自称赞这姑娘的容颜,然后又看着伤口叹息,随后取了一把尖刀,拿了几个药瓶过来。

这些都是救命的药,常年带在身上,如果不是它们,陈飞都不知道自己死了多少次了。

一个小瓶,上面青花,十分精致。

将瓶口的塞子取出,白色的粉末洒在王晴雪伤口处,正好将里面剩余的那些用完。

这让陈飞无比的心痛,对着瓶口看了看,随后又晃了晃,并吐槽道:“你这丫头,我可把我救命的药都用完了给你,你还让我滚,真的是……”

好在他会炼这种药,只是得买点药材而已。

吐槽归吐槽,救命的事情还是得照做。

用剪刀将那些碎布小心翼翼的剪开,伤势比陈飞想象中的还要严峻得多,整个上半身,几乎已经没有一寸好肉。

乖乖,更让陈飞心痛了。

到了最后,王晴雪身上的衣服几乎一点都不剩,全都被剪开了。

曼妙的身材,虽然血肉模糊,但依旧是那么的亮眼。

不过陈飞可没心思欣赏那好身材,先前的药粉已经洒在伤口处,外伤到还不是最关键的。

紧接着,他取出银针,用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让银针在空中飞舞。

唰唰唰!

银针准确无误的落在了王晴雪周身,似乎很疼,疼的昏迷之中的王晴雪都痛苦的叫唤了一声。

那是本能的叫唤,她并没有醒。

见状,陈飞叹了口气:“唉,那王八蛋真是太狠了!”

一开始他点中王晴雪的穴位,便是让她昏睡过去,他知道有多痛。

饶是如此,还是很难承受。

他动作不停,随后疏导着体内的淤血,从各处扎了针的地方蔓延开,血泛黑,甚至有些其他的颜色。

这点他早就看了出来。

她中了毒!

毒才是致命的关键。

不敢大意,陈飞全神贯注,细密的汗珠,从毛孔里散出,越来越密集。

他的动作非常的快,让药粉一点都不浪费的蔓延到各处伤口,同时逼出王晴雪体内的毒液。

如此这般,持续了半个小时,王晴雪时不时地发出一声闷哼,极为痛苦。

陈飞这边也是紧咬着牙关,稍有差错,万一毒液流进心脏,王晴雪就完了。

为此,陈飞丝毫不敢大意。

男女之别在这个紧要关口也无法顾忌的上了,他的手不知道多少次碰到王晴雪的敏感部位,身体自然而然的升起一些必要的异动。

但这不代表陈飞以及王晴雪有什么别的想法,都是造物主赋予人的能力。

陈飞压根就没有想这些东西,他只是尽力的做出自己该做的事情,怎么能救活王晴雪,他就怎样做。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只见各处银针开始颤动,发出嗡嗡嗡的鸣叫。

陈飞紧盯着,大约一分钟过后,他银牙一咬,目光一沉,双手立时催动劲力,将银针逼出。

唰!

银针如同流星般飞散,王晴雪体内的毒液,也随之流将出来。

咻咻咻!

红的黑的呲溜出来,染得真丝床单满满皆是,一塌糊涂,这床单算是废了。

但陈飞一点也不心疼,长出一口气,这毒液总算逼了出来。

与此同时,王晴雪身上的那些伤口,竟也以一种诡异的速度慢慢的愈合,这让医术再高明的大夫来看到,都会大吃一惊。

陈飞却是已经见怪不怪了,就是有些心疼,心疼的是自己的那药又得重新熬炼咯。

“呼~等你醒过来,要是不好好地谢我一谢,我可不会原谅你的。”陈飞赌气似的说道,说完捏了一把汗,发现自己浑身上下已然没有一处干的,全都被汗打湿。

得,又得洗个澡。

纵眼一看王晴雪身上也是血迹斑斑,这可不好看,那药粉已经散开,在全身蔓延,也该洗个澡,让身体干爽一点,伤口才能愈合的更快。

想到这里,陈飞走过去,横抱起王晴雪。

一起洗呗,自己也得洗洗,都臭了。

抱着那软软的身子,很轻,很舒服。小陈飞都激动了,陈飞意识回归,咽了口口水,看着那精致的面孔,那已经有了血色的红唇,差点没亲上去。

还是理智占了上风,作为一个正直的男人,不能趁虚而入,太罪恶了。

所以……

陈飞嘿嘿一笑。

一起洗个澡吧。

他颠了颠怀中曼妙的身体。

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

三岁萝莉的贴身侍卫

作者:低调的驴子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开局不错一个小萝莉,美女全靠捡。很老实汉子撩将近妹怎么办?没关系,小萝莉都会给你轻松搞定。长得帅,又善良真诚又正直善良又有梦想的五好青年陈飞选择放弃一切从战场再次回归都市,靠着一个萝莉,活动室里乱成了一锅粥,漂亮的女老师被整的灰头土脸,手足无措。。

第22章 碰碰拳 2021-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