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 耳压疗法
素年将小布袋接回来,只从书中取了几粒,“刘少爷,您前段时间需出门时吗?”刘炎梓摇了摇摇头头,本来知县下了帖子,定的日子是这两天,但现在的也不需要了。那就好,素年放了心,坐落于耳甲腔食道穴和口穴之间,有一个近视眼穴,素年找准了穴位,将王没留行籽放到小方布上那就好,素年放了心,位于耳甲腔食道穴和口穴之间,有一个近视穴,素年找准了穴位,将王不留行籽放在小方布上贴上去,稍作固定,并在耳穴上找出眼、肝的对应穴位,同样贴上小方布,并在耳廓内外对贴。。...

素年将小布袋接过来,只从中取了几粒,“刘少爷,您最近需要出门吗?”

刘炎梓摇了摇头头,原本知县下了帖子,定的日子就是这两天,但现在也不用了。

那就好,素年放了心,位于耳甲腔食道穴和口穴之间,有一个近视穴,素年找准了穴位,将王不留行籽放在小方布上贴上去,稍作固定,并在耳穴上找出眼、肝的对应穴位,同样贴上小方布,并在耳廓内外对贴。

素年做好了准备以后,整体欣赏了一下,对刘炎梓的美貌更加赞叹,在这种状况下人都能是美的,简直太难得了。

“刘少爷,这几个地方,每日自行按压几次,每穴各按压一小会儿,七天之后,我会来为您更换穴位。”

素年往后退开几步,其实眼睛近视这种事情,她并不能做到完美的防止,特别刘炎梓现在在苦读的状态,几乎每日跟书打得交道的时间要超过床,可是,素年想要尽心一点。

刘府为什么会再次派人将她接过来,复诊只是个幌子罢了,她这种小女孩,一次两次治愈病人,大概在人心中也只能留下一个碰巧的印象。

也许是因为他们听说了之前混混的事情?也许是想真心诚意地再次感谢一下?不管是什么原因,素年都挺感激的。

“多谢沈娘子。”刘炎梓带着可笑的小方布站起身,恭敬地跟素年作揖,素年赶忙还礼。

从书房里走出来,刘老爷刚想上前,就看到自己儿子的脑袋上那几个碍眼的白色方布,布下面各有一颗小小的突起,异常地明显。

“沈娘子……,这是?”刘老爷从未见过这种情况,他们接触针灸本就不多,更何况耳压疗法了。

“爹,读书人有许多眼睛看物模糊的症状,儿子也开始出现了一些端倪,沈娘子这么治疗,儿子顿觉清晰了不少。”刘炎梓清朗的声音,在素年开口之前解释。

素年含蓄地微笑,心中却有些忐忑,刘小公子,知道你想要突显我的医术,但问题是,这种耳压疗法可是需要长时间才能出效果的,哪儿就有那么快清晰的?那就不是医术了,必须是奇迹才能做到……

刘老爷对自己儿子的话深信不疑,况且他也知道读书人当中,眼睛有问题的确实有很多,当即放下了心中疑惑,连声赞叹,也不管自己儿子是不是被扎成刺猬了。

刘老爷身后一名小厮捧着一只小匣子上前,里面大概是给素年这次的诊金,素年正打算让小翠接过来,刘老爷扭身一瞪,“这点如何够!”

然后又转过脸满脸的笑容:“劳烦沈娘子稍等片刻。”说完踢了小厮一脚,两人匆匆走出了院子。

这不是要给她加钱吧……,素年觉得很有可能,有些为难地看向刘炎梓:“刘少爷,小女子所做的这些,其实并不难,在诊金方面,稍作意思即可。”

素年说的真心诚意,治疗近视那纯粹是附带的,技术含量也有限,刚刚那个小匣子……,看上去分量已经挺有诚意的了。

“呵呵呵。”刘炎梓的笑容在白色小方块下并没有减色,“小娘子说笑了,会别人所不会的,如果还不叫难的话,那么什么才能称为难呢?况且,我刚刚并不是夸大,经由小娘子针灸过后,眼前的景物确实清晰了不少。”

好吧,既然人家执意要重金答谢,素年自问也不是拘泥之人,便很大方地收下了明显比之前要大一号的匣子装的诊金。

“七天之后,刘府的马车会准时到小娘子的府上。”刘老爷郑重其事地交代,并从心底认同了素年的医术。

素年和小翠巧儿坐在回程的马车上,巧儿眨巴着眼睛:“小姐,咱们家也能称为‘府上’吗?我一直以为高门大院才能这么说的。”

“那是敬语而已,别说我们现在有院子住,就是没有,住的是草棚,人家也是要这么说的。”这点小翠想的很通透。

刘府的马车在槐树胡同的小院子门口停住,小翠和巧儿将马车上遮挡的帘子掀开,素年一眼就看到守在院子门前的玄毅,表情还是那副冷冰冰爱理不理的样子,但素年知道,她们的这个护院,是找对了……

林县的梁知县最近很烦躁,这种烦躁来自他的二儿子梁珞,确切来说,梁珞并不是纨绔子弟,他还没到那种地步,作为知县梁府二公子,梁珞也就嚣张爱面子了些。

梁珞跟那些个富家公子整天玩在一起,却神奇地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更神奇的是,这群人对知识分子,有着异常的热情和崇拜。

这种知识分子在林县集中体现在刘炎梓的身上……,谁让林县出了这么一位以这种年纪就有所作为的人呢?

梁珞在他玩的这群小伙伴中,身份地位是最高的,于是这些人便撺掇他宴请刘炎梓,让他们也沾染一下书香。

这还不是小事一桩?为了能确保请到刘炎梓,梁珞不仅自己给刘府下了帖子,还让自己的妹妹梁馨也给刘府的几个小姐下了帖子,在梁府里宴请他们。

刘家小姐一早便应承了下来,结果,刘炎梓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

“爹,光刘家小姐们来有什么意思,我原先想请的就是刘公子,他为什么会拒绝?”

梁珞想不通了,刘炎梓他以前也见过,并不是会嫌弃富家子弟的一个人,再说了,他也没有真顽劣到什么地步,怎么就被嫌弃了呢?

儿子的怨念让梁知县那个愁啊,对啊,为什么呢?他们知县下的帖子,放到一般人家,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还拒绝?找的理由还是“乡试在即,需要苦读”,再需要苦读,一天时间总能够抽出来吧?

梁知县觉得自己被下了面子,想要找点事拿捏一下刘府,却不料又被自己的二儿子嫌弃了:“爹,人刘公子是读书人,苦读没错啊,您别小肚鸡肠的。”

我小肚鸡肠是因为谁啊!梁知县愤怒了,要不是这小兔崽子整天哀怨着个脸,自己的夫人也天天因为宝贝儿子愁眉苦脸,他至于这么小心眼吗?到头来还是他的不是了?!

**********************

我有弟子了……泪流满面,好开心啊,感谢coolsake的打赏,开心地转圈圈,我会努力加油的!握拳!(*^__^*)

第七章 篮子 第八章 逛逛 第九章 苍术 第十章 乳酸 第十一章 麻木 第十二章 洁癖 第十三章 受挫 第十四章 扭伤 第十五章 诊金 第十六章 银子 第十七章 甜馒头 第十八章 足三里 第十九章 上门 第二十章 一团肉 第二十一章 沉甸甸 第二十二章 找茬 第二十四章 定价 第二十五章 开张 第二十六章 惆怅 第二十七章 巧儿 第二十八章 尝试 第二十九章 打出去 第三十章 砸店 第三十一章 打听 第三十二章 转圈圈 第三十三章 转移 第三十四章 眼疾 第三十五章 鸡排 第三十六章 火针 第三十七章 再诊 第三十八章 刺猬 第三十九章 混混 第四十章 劝说 第四十一章 煎熬 第四十二章 敲诈 第四十三章 低调 第四十四章 拘谨 第四十五章 复诊 第四十六章 耳压疗法 第四十七章 核桃酪 第四十八章 水莽草 第四十九章 梁珞 第五十章 话题 第五十一章 熟人 第五十二章 温针 第五十三章 扭捏 上架感言 第五十四章 酥糖 第五十五章 讨要 第五十六章 灯谜 第五十七章 气焰 第五十八章 萌动 第五十九章 芙蓉 第六十章 继续猜谜 第六十一章 茶盏 第六十二章 赏金 第六十三章 妆点 第六十四章 心愿 第六十五章 渗人 第六十六章 煎熬 第六十七章 可惜 第六十八章 比划 第六十九章 黄连 第七十章 赶路 第七十一章 柳老 第七十二章 不如何 第七十三章 牛角尖 第七十四章 答谢 第七十五章 落户 第七十六章 风寒 第七十七章 拜师 第七十八章 说开 第七十九章 挂件 第八十章 客套 第八十一章 蝉鸣 第八十二章 手段 第八十三章 位置 第八十四章 甜鸭 第八十五章 骚动 第八十六章 静谧 第八十七章 怒火 第八十八章 盐焗 第八十九章 转变 第九十章 收拾 第九十一章 寻觅 第九十二章 花宴 第九十三章 复发 第九十四章 故人 第九十五章 爆发 第九十六章 道歉 第九十七章 脱 第九十八章 蟹 第九十九章 不擅长 第一百章 牙印
素手医娘

素手医娘

作者:微漫 类别:职场商战 综合评分 100

前生为了能多活晚上,素年久病不愈成医拥用一身的医术,却终归挡忍不住生命的逝去老天垂怜,给了她再一次的生命她必定要活的宁静活的奢侈的……孤苦伶仃的罪臣孤女,带着孤苦伶仃的呆萌丫环致力于于搂钱救孩子洒脱高端有档次感情什么的即使了,钱才是王道!小丫头略有些焦急的声音将素年从梦中唤醒,她睁开眼,仰面躺在雕花大床上,看着已经显露出年岁痕迹的床栏,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第三章 槐花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