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五章 诊金
坐堂大夫大夫一听,瞪着眼睛就想要价,却被不不耐烦的总管让人给架到了后面。“姑娘调笑了,但是是一个针灸包,姑娘是为了救孩子,怎么能让姑娘过意不去呢,这样吧,姑娘跟我们仁术堂也算若有缘,这个针灸包就作为礼物姑娘当作一个念想罢。”总管笑得柔和,说着以后也20-300素“姑娘说笑了,不过是一个针灸包,姑娘也是为了救人,怎么能让姑娘破费呢,这样吧,姑娘跟我们仁术堂也算有缘,这个针灸包就送给姑娘当做一个念想罢。”。...

坐堂大夫一听,瞪着眼睛就想要开价,却被不耐烦的管事让人给架到了后面。

“姑娘说笑了,不过是一个针灸包,姑娘也是为了救人,怎么能让姑娘破费呢,这样吧,姑娘跟我们仁术堂也算有缘,这个针灸包就送给姑娘当做一个念想罢。”

管事笑得温和,说完以后也不等素年反应,对她们做了个揖,带着仁术堂的人转身离开。

素年看着仍然放在地上的针灸包,眨巴眨巴眼睛,动作迅速的将它包好捡起来,这个念想甚得她的心意。

“小姐,时间快到了。”小翠见事情完结,赶紧提醒素年,她们要是错过牛车,可就回不去了。

“老太爷!老太爷我可算找到您了!”从人群里忽然冲出一个小厮,对着老人家就是一顿猛嚎,声音惨烈的闻者流泪。

小厮扑到老人家的脚下,抱着他的腿就开嚎,“您走到哪里去了,也不跟小的说一声,呜呜让小的好找呀。”

“那个,老大爷,小女子还有事先走了,您要注意这段时间不要固定体位长时间站立或坐,不然还是会疼的。”素年笑着跟老人家嘱咐,然后带着小翠就打算离开。

老人家动了动腿,让小厮站起来,“哭什么呀,我死了吗?还不擦干净,丑死了。”

小厮用袖子胡乱的将脸擦干净之后,老太爷才指着素年跟他说:“这次要不是有这个丫头,老头子我能疼死在街上,还不快谢谢人家?”

于是小厮扑过来打算抱着素年的腿继续嚎,被小翠一下子挡住,然后老人家从后面踹了他一脚,“你有没有脑子呀!”

小厮被踹的莫名其妙,但他脑子也动得快,略一思索就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素锦绣着雅致图案的荷包塞到小翠的手里:“感谢二位姑娘对我们老太爷的救命之恩,小的感激不尽,小小回礼不成敬意。”

小翠如同手里有烫手山芋一般,急忙往小厮手里推,“使不得使不得,我们,也没有做什么呀。”

“怎么没有做什么?”老人家一听小翠的话就吹胡子瞪眼睛的不乐意,“要不是你们两个小丫头,老头子我可就遭难咯,还是说我老头子的命连这点都不值?”

小翠连连摇头,她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可她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得回头求助于小姐。

素年看着老人家笑了笑,这分明是一个老顽童嘛,天色也确实不早了,日头都快要升到头顶,她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墨迹。

“既然老爷子如此,小女子就不推辞了,记得,一定不要长时间的保持一个姿势坐或者站,不然腰还是会疼的。”素年示意小翠将荷包收好,再次叮嘱了老人家一番,这才带着小翠匆匆离去。

“恩,是个爽快丫头。”老人家在素年身后点了点头,现在的年轻人,就缺少这种利落飒爽的风格。

万幸的是,素年和小翠堪堪赶上了牛车,还是人家大叔好心等她们了一会儿,素年连声道谢,并红着脸说都是因为自己贪玩,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牛车上的众人都摆了摆手,沈小姐如此的谦逊,让他们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路上,素年并没有问小翠那个荷包的事情,而是不时的将针灸包拿出来,放在手心摩挲,一根根银针细细地拿在手里,顺滑流畅,如同自己多年的朋友一样,友好的跟她打招呼。

有一旁的村民看见,凑过来说了句:“沈小姐,这是你买的吗?”、

素年微笑着点点头,虽然不是买的,但能买一个针灸包也在自己的计划中,姑且就算是吧。

“对了大婶儿,这里看病经常会用到针灸吗?”素年忽然问道。

其实刚刚她就有种感觉,那种腰部扭伤明明用针灸就能很快的缓解疼痛,怎么坐堂大夫无动于衷呢?

大婶摇了摇头,“那玩意儿也就是唬人的,要是真生病了呀,吃药才是正经。”

素年一愣,这针灸怎么就成了不正经的东西呢?

针灸从古代就开始盛行,只不过也需要一代人一代人的经验累积,通过穴位的试探,将针灸的秘法流传下来。

既然这里有针灸包,就说明针灸还是很有市场的,但为什么大婶儿不相信呢?

素年在前世学习的针灸,那是沉淀了中国五千年精华的精髓所在,都是前人宝贵的经验,所以她学到的都是经过验证以后的知识。

在素年看来,针灸才应该是中医的医骨,再辅以正确的药方,她毫不怀疑,就没有中医治不好的病,就连自己的命,都是在中医的手里抢下来的。

但是她的时间不够,身体已经坏到一定程度了,可素年不后悔,那个时候,每当有人托关系找到自己,希望自己给他们针灸治病的时候,素年都是无比乐意的。

大婶跟素年絮絮叨叨,说自己的哪个哪个亲戚妯娌,因为什么病被大夫针灸了以后,不仅没有缓解,反而狠疼了几天,最后还是吃药管用。

“所以啊,吃药才是正经的,沈小姐,这也就是玩玩儿。”大婶见素年听得认真,她也说的带劲儿,原来这个沈小姐还是相当好相处的嘛。

素年友好的笑了笑,对大婶的关心表示感谢,“那,就没有针灸治好病的情况吗?”

牛车上的村民见素年对这个感兴趣,纷纷七嘴八舌起来,牛车上一时间热闹起来。

“要说针灸,我还真听说过一件奇事儿。”另一个大婶儿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

“前段时间,在我们村子隔壁里,有一户人家死了个姑娘,人都没气儿了!那家人呀,哭的要死要活的,结果,有一个铃医从他们村子里过,正好给碰上了,也不知怎的,那个铃医拿出银针,戳了至少有十来针,针针入肉寸把长,还就将那个姑娘给救活了!”

牛车上爆发出惊叹声,这个可不得了,能将死人救活,那可不就是神仙嘛。

素年微微垂头,这里也还是有高人的。

假死一般是因为脑缺氧引起的,呼吸、心跳等生命特征十分衰微,从表面看几乎完全和死人一样,而人中,风池,风府等穴位,都是直接增加及改善脑血流量的,这种事情并不是不会发生。

村民忽然想起来,素年也曾经将已经倒地不省人事的大山给救活,可不也就是神仙?于是大家惊叹的目光连同素年也包含在内。

第七章 篮子 第八章 逛逛 第九章 苍术 第十章 乳酸 第十一章 麻木 第十二章 洁癖 第十三章 受挫 第十四章 扭伤 第十五章 诊金 第十六章 银子 第十七章 甜馒头 第十八章 足三里 第十九章 上门 第二十章 一团肉 第二十一章 沉甸甸 第二十二章 找茬 第二十四章 定价 第二十五章 开张 第二十六章 惆怅 第二十七章 巧儿 第二十八章 尝试 第二十九章 打出去 第三十章 砸店 第三十一章 打听 第三十二章 转圈圈 第三十三章 转移 第三十四章 眼疾 第三十五章 鸡排 第三十六章 火针 第三十七章 再诊 第三十八章 刺猬 第三十九章 混混 第四十章 劝说 第四十一章 煎熬 第四十二章 敲诈 第四十三章 低调 第四十四章 拘谨 第四十五章 复诊 第四十六章 耳压疗法 第四十七章 核桃酪 第四十八章 水莽草 第四十九章 梁珞 第五十章 话题 第五十一章 熟人 第五十二章 温针 第五十三章 扭捏 上架感言 第五十四章 酥糖 第五十五章 讨要 第五十六章 灯谜 第五十七章 气焰 第五十八章 萌动 第五十九章 芙蓉 第六十章 继续猜谜 第六十一章 茶盏 第六十二章 赏金 第六十三章 妆点 第六十四章 心愿 第六十五章 渗人 第六十六章 煎熬 第六十七章 可惜 第六十八章 比划 第六十九章 黄连 第七十章 赶路 第七十一章 柳老 第七十二章 不如何 第七十三章 牛角尖 第七十四章 答谢 第七十五章 落户 第七十六章 风寒 第七十七章 拜师 第七十八章 说开 第七十九章 挂件 第八十章 客套 第八十一章 蝉鸣 第八十二章 手段 第八十三章 位置 第八十四章 甜鸭 第八十五章 骚动 第八十六章 静谧 第八十七章 怒火 第八十八章 盐焗 第八十九章 转变 第九十章 收拾 第九十一章 寻觅 第九十二章 花宴 第九十三章 复发 第九十四章 故人 第九十五章 爆发 第九十六章 道歉 第九十七章 脱 第九十八章 蟹 第九十九章 不擅长 第一百章 牙印
素手医娘

素手医娘

作者:微漫 类别:职场商战 综合评分 100

前生为了能多活晚上,素年久病不愈成医拥用一身的医术,却终归挡忍不住生命的逝去老天垂怜,给了她再一次的生命她必定要活的宁静活的奢侈的……孤苦伶仃的罪臣孤女,带着孤苦伶仃的呆萌丫环致力于于搂钱救孩子洒脱高端有档次感情什么的即使了,钱才是王道!小丫头略有些焦急的声音将素年从梦中唤醒,她睁开眼,仰面躺在雕花大床上,看着已经显露出年岁痕迹的床栏,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

第三章 槐花 2021-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