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6章 顾云峥是故意的
江莱不由得的把视线转移到到了他那性感妩媚的薄唇上,抬头一看下唇瓣确实有咬开的血色痕迹。江莱张了张嘴巴,无话可说,虽然她也也不是故意的,是之后坐公交车的时候,被一辆车恶意攻击围杀,女保“云峥,真的很抱歉。”江莱垂下了眸,诚恳的说。。...

江莱不由的把视线转移到了他那性感的薄唇上,只见下唇瓣的确有咬开的血色痕迹。江莱张了张嘴巴,无话可说,但是她也不是故意的,是之前坐车的时候,被一辆车恶意追杀,女保镖猛烈拐弯的时候,导致她不小心和他唇齿相碰。

“云峥,真的很抱歉。”江莱垂下了眸,诚恳的说。

“想要道歉就拿出诚意。”顾云峥说。

“啊?”

江莱正不解的时候,顾云峥捏着她的手,然后触在了她的唇上,低沉的命令她:“赶紧给我处理伤口。”

江莱嗫嚅的说:“可是,嘴唇的伤口怎么处理?要不我去从张姨要创可贴……”

她想找一个借口逃离,但是刚走一步,顾云峥直接抓住她的长发,轻轻的一提,像是拎小鸡一样又把她拎回了原地。

“创可贴上面有药,而且粘性很强,容易撕裂嘴上的表皮。我不喜欢。”顾云峥磁性的声音透着不可一世的霸道:“用温和柔软的东西帮我处理。”

江莱哦了一声,答应了下来,然后扶着顾云峥坐在沙发上,拿出了一根棉签,在棉签上沾了水,一点点的为顾云峥擦拭着有血迹的地方。

“棉签让人不舒服。”顾云峥环抱着胳膊,提醒江莱。

本来江莱在为他做事的时候,都是觉得有一种压迫紧张感,这个时候他又开始挑刺,江莱更是小心谨慎了起来。她把棉签换成了湿纸巾。

可是顾云峥又嫌弃湿纸巾上面的消毒药水太重,闻不习惯。

“那你想怎么样嘛。”江莱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却透着一丝撒娇的成分。

顾云峥挨近她一分,距离越来越近,等江莱发现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已晚,她已经被他攫住了腰。江莱开始变的呼吸艰难,她一直在不停的扒拉着腰间的那只手。轻声的说:“你说怎么处理,我好给你处理。”

其实江莱知道,顾云峥根本就是在故意刁难他,嘴唇迫了皮而已,根本不至于这样大惊小怪。

“必须用最柔软温和的东西帮我处理,比棉签和纸巾还要柔软。”顾云峥冷浅的一笑,声音像是春药一样惑人。

江莱的脸再次通红,她挣开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根牙签和棉花糖,把牙签插在了棉花糖上,然后叫棉花糖一点点的触着早就没有血的唇瓣。

顾云峥嗅到了一股甜蜜的糖果味道,但是却不像她嘴唇那样芬芳柔软,不由皱起了眉头,问:“这是什么?”

“当然是最柔软的东西了,云峥,是不是很柔软?”江莱问顾云峥,拿着棉花糖,轻轻的为他“处理”伤口。

“嗯。”顾云峥的脸黑了下来,没好气的应了一声。

江莱却得逞的一笑,他想占她便宜,她就偏不叫他如愿。

“你的嘴唇已经停止流血,不用在继续处理了。”江莱停止了拿棉花糖的动作。

顾云峥不语,江莱只当他答应了,于是准备起身离开,却被他的脚似是有意的一绊,她一下坐在了他的腿上,几乎是下意识的抱住了他的脖子,仰头的刹那,再次和他的唇碰上。

这次,他不允许她撤离,按住她的后脑,加深了那个吻。

“唔……”江莱有些不配合的扭动着,越是扭动,顾云峥越是吻的深沉,将她的呼吸封住,霸道而狂狷。

江莱起先捏着拳头不停的捶打他宽阔的肩头,可是渐渐的,她的心划过了一丝强劲的电流,蔓延全身,她情不自禁的松开了拳头,秀眉舒展,由最初的抵抗变成了迎合。

等到她意犹未尽的时候,他突然停止了亲吻,触摸着她发烫的脸颊,那双黑眸显得有些迷离。

耳边,是江莱不稳的喘气声。

“江梦薇,别让我发现你在算计我。”

“我,我没有算计你,我的确是月经错乱,张姨都告诉你了。”江莱一脸的坦诚。

顾云峥冷笑着:“既然不能同房,那我就换其他方式解决生理需求吧。”

“嗯,没关系的,云峥,你可以养一个情人,让她解决。”江莱巴不得顾云峥去找情人。其实他如果想要孩子,可以找个情人为他生,没必要非要找她。

想到这,江莱说:“云峥,如果我真的不能怀孕,我支持你找其他女人生。”

“哼,顾太太真是大度。”

“作为妻子就应该大度,不然怎么配的上你呢?”江莱讨好的说。但见顾云峥的脸乌云密闭的,江莱不敢在说话了。

但是顾云峥发怒的样子实在可怕,直接把她拽了起来,迫使她跪在了他的脚下。

江莱还没爬起来,顾云峥按住她的后脑,居高临下的命令她:“把我裤带解开。”

江莱头皮一麻,不由开口:“医生说了,我需要好好调养。”

顾云峥只要野性大发,才不会管她的死活,但是江莱清楚,顾云峥想要她怀孕,为了能成功受孕,顾云峥应该希望她把身体调养好,但是看情况,顾云峥完全把医生的话当了耳旁风。

“用其它方式满足我。”他说。

江莱知道,反抗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糟糕,她现在只有顺从他,于是她有些生疏的解裤带。

可是弄了半天都解不开。

“笨死了。”她不是阅男无数么?连男人的裤带都解不开?

“我又没系过这种男士裤带。”她蹲在那里嘟囔着,两只胳膊肘支撑在他的大腿上。

顾云峥按了一个暗扣,裤带自动就解开了。随即,他捏着江莱的下巴:“好好尽一个做妻子的义务。”

江莱忍着屈辱,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半个小时候,江莱有些狼狈的跑去洗手间洗脸,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暗暗发誓,一定要离开顾云峥。

躺在床上,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顾云峥的胳膊圈住她的腰,像是习惯使然一样。

“早点睡,明天我们赶航班。”顾云峥的手指在她嫩软脸颊上勾触着,温沉沉的开口。

“要去哪里?”江莱有些不安了起来。

罪妻难求

罪妻难求

作者:德娇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被继母谋算,她娶了一个身患重病隐疾不能够人道的瞎子,结婚前的废人却在结婚后变为了“狼人”。两番几次的逃出,却终归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她不得已离开他身边装扮成纯良软绵的小白兔,一身白色婚纱的江莱坐在床上,房间里静的可怕,她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略显紧张的呼吸声。

第2章 新婚之夜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