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得了那种病
江莱在女子监狱里看见了了何欢,何欢穿着囚服,头发也被剪成了平头,一脸的憔悴不堪。她对着话筒,望着玻璃那边的江莱,眼中隐过了一丝恨意,但是迅速消失了看不见。“何欢,呆在监狱“何欢,呆在监狱里的滋味怎么样?”江莱冷冷的一笑,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的笑意,却透着解恨。。...

江莱在女子监狱里看见了何欢,何欢穿着囚服,头发也被剪成了平头,一脸的憔悴。她对着话筒,看着玻璃那边的江莱,眼中隐过了一丝恨意,不过很快消失不见。

“何欢,呆在监狱里的滋味怎么样?”江莱冷冷的一笑,那双眼睛里没有任何的笑意,却透着解恨。

何欢看着江莱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恨不得伸手在她脸上抓挠:“你这个小贱人,是不是你在顾云峥面前说了什么?”

在洛城,只有顾云峥才能扳倒江氏,所以何欢坚信顾云峥这样针对她,根本就是江莱在里面从中挑唆。

“也没说什么,就是把你跟我的对话录音方给他听了,他知道你想叫他死,当然要把你整垮。”

“你……你这个贱人!”何欢捏着话筒,力道不断的加重。

“这就是你的报应,你坏事做尽,种下了罪恶的果子,自然有人收你。”

江莱看着何欢,继续问她:“别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如果不是你给秦哥服用那种毒药,他也不会死,还有我妈妈的失踪,也是你干的吧?”

何欢心虚的躲闪着目光,依旧口口声声的为自己辩解:“关我什么事?秦衍州是跳水自尽,你妈妈也是自己失踪的,这些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跟你没关系?好吧,有能耐就别说出我妈妈的下落,我要让你老死在监狱,”

江莱说完,欲要挂电话,那双眼睛里面充斥着仇恨的因子。

“江莱,你让我好好想想,但是如果你不放我出去!我永远都想不起来,你也一辈子都别想和你妈妈相见!”何欢威胁江莱。

“到现在你还敢威胁我?何欢,识趣的话就坦白交代你一切的罪行,不然……”江莱压低了声音:“你是知道的,顾云峥想要弄死一个人,那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之后我还会过来。”

“江莱,你最好别让顾云峥知道你是江莱,想想看,一个有犯罪前科的女人却成了他的妻子,他怎么能接受?”何欢担心江莱把真实身份告诉顾云峥,那样的话,顾云峥会因为江家骗婚而更加痛恨江家。到时候,就更容不下她了。

江莱愣了一下,挂了电话,然后离开了女子监狱。

坐上车,江莱看着外面一掠而过的风景,心思重重。

她曾经是一个劳改犯,在劳教所里改造了三年,罪名是她故意杀人。其实,她是替秦衍州顶罪。

秦衍州误撞了人,对方当场身亡……

江莱不愿意在回想那血淋淋的画面,她扶着额头,竟然有些犯晕起来。

*

“先生,当年那个人已经出来了。”

顾云峥接通了助理徐飞的电话,徐飞的第一句话足以令顾云峥心情沉痛。

静谧的办公室,顾云峥摩挲着拐杖,面对着明净的落地窗,黯然俯瞰着繁花如锦的洛城。

那只手倏然的收紧:“那个女孩?”

“是的,先生。”徐飞却又透着怀疑:“只是出狱后就不知去向,身份信息全部都消失了,连警局那边的档案都撤销了。”

顾云峥那双眼睛里面透着憎恨:“暗中调查一下。包括她身边的人,都要仔仔细细的调查。”

叫一个十七岁的未成年作案,自己却一直躲在背后逃脱法律的自裁,江梦薇,你以为这样我就查不到任何头绪了么?

顾云峥的手一点点收紧,那双空洞悲伤的眸宛如一把杀人刀。

徐飞这个时候又低声说:“那个女孩姓秦,叫秦莱,说不定是江家故意指使未成年作案的。”

“仔细查一下。”

他已经断定云泽是江梦薇害死的,但是江家人早就销毁了证据,如果让他查出来三年前江梦薇作恶的证据,她,包括整个江家都要为云泽的死付出代价!

顾云峥那双深邃的眸掠过无尽的残戮。

和徐飞结束了通话,私人医生简可妮从国外那边来了电话。

“顾总,老太太病危。”简可妮言简意赅,却字字戳心。

“她怎么了?”顾云峥满含关切。

“老太太心脏病发作了,目前正在抢救的,起因是她做了一个噩梦,她梦见顾二少坠落悬崖身亡了,醒来的时候一直心悸不断……顾总,她要求二少带着少夫人回来看她。”

“你告诉她,我们会很快回去。”顾云峥凝重的开口。

三年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向母亲隐瞒云泽死亡的真相。因为母亲有高血压心脏病,根本受不了任何打击,云泽出事的时候,母亲在f国,本来是要参加云泽的婚礼,但是因为长期在那里养病没有及时赶过来。

三年的时间里,母亲一直希望自己的小儿子云泽带着儿媳妇和孙子回去看她,可顾云峥一直借口说云泽很忙。

“顾总,你是不是有事瞒着老太太?都三年过去了,顾二少为什么一次都不回来探望他?”简可妮也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云泽的确要在这里打拼事业,他有好几次回去了,但是妈处于昏迷状态,所以并不知晓。”顾云峥心中难受,但是又不得不继续隐瞒。

这种隐瞒进行了三年,所以,他需要给母亲一个安慰,来终止这种隐瞒。

简可妮一听,松了一口气。一个劲的问顾云峥:“顾二少和二少夫人什么时候回来?老太太都等不及了,她只要一醒来就念叨二少爷,简直魔怔了一样。”

“会很快的。”顾云峥简略的回复。

简可妮听了之后,挂了电话,急忙忙的要向老太太报告这个好消息。

顾云峥回去之后,江莱迎上了他。

“云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江莱为他脱去外套,然后牵着他去了餐厅那边落座。

顾云峥因为云泽的事情,心情很不好,由云泽又联想到了三年前的事情,不由冷冷的推开了江莱。

江莱愣了一下,便没有在扶他了,乖乖的坐在旁边,为他布菜。

“云峥,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江莱小心翼翼的说。

“什么事。”

顾云峥漫不经心的问江莱。

“我身体不舒服,我怀疑我得了那种病。”江莱说。

罪妻难求

罪妻难求

作者:德娇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被继母谋算,她娶了一个身患重病隐疾不能够人道的瞎子,结婚前的废人却在结婚后变为了“狼人”。两番几次的逃出,却终归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她不得已离开他身边装扮成纯良软绵的小白兔,一身白色婚纱的江莱坐在床上,房间里静的可怕,她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略显紧张的呼吸声。

第2章 新婚之夜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