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云峥,我想抱你
江莱的脚步时间定格在了那里,怔愣一下,却在也也没勇气往前举步了。她真的怕他对她通过那种炼狱式的折磨。“太太愣在这里做什么?进来吧。”张姨放低了声音,狠狠地的将江莱推“太太愣在这里做什么?进去吧。”张姨压低了声音,狠狠的将江莱推了进去,江莱不稳的向前倾身,险些栽倒,下意识的扶住了茶几。。...

江莱的脚步定格在了那里,怔愣一下,却在也没有勇气向前迈步了。她实在害怕他对她进行那种炼狱式的折磨。

“太太愣在这里做什么?进去吧。”张姨压低了声音,狠狠的将江莱推了进去,江莱不稳的向前倾身,险些栽倒,下意识的扶住了茶几。

她的下巴一凉,被顾云峥伸过来的拐杖挑了起来,她被迫抬头看着顾云峥。

顾云峥那张脸没有任何的温度,阴沉沉的,乌云密布。

“顾太太怎么又回来了?不是要彻底摆脱我么?”顾云峥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云峥,我之所以离开,也都是为了你,我不想夹在中间为难。”江莱无奈的说。

“江梦薇,你不演戏真是可惜了。”顾云峥的拐杖在她脸上轻轻的拍了几下,近前一步,捏住她的脖子,那双深邃的眼眸抽跳着愤怒的火光:“你费尽心机的想要离开,是因为心虚吧?因为你害怕被我揭穿你的真面目。”

江莱想说不是,但是一种致命的感觉几乎要淹没了她,她被他扼制住了呼吸,不能开口说话,只艰难的张着嘴巴,出现了耳鸣状态。

江莱在死亡的边缘挣扎着,泪水汹涌而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在了顾云峥骨节分明的手指上,这一次,顾云峥没有半分的恻隐。

“先生,我们是在一个叫秦衍州的男人家里找到了太太,据我所知,太太打算和他私奔。”张姨走了过来,火上浇油。

顾云峥听了张姨的话,力道有增无减,恨不得把江莱掐死。

江莱没有挣扎了,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顾云峥松了手,江莱倒在了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脖子被顾云峥掐的通红至极。她还没来得及喘气,胳膊一紧,再次被顾云峥捉住。

“贱人,我就知道你不安分,呵呵,当初跟他交往的时候就和别的男人上床,他那么单纯,你却欺骗他的感情,一次次的背叛他,伤害他,你真是该死!”

顾云峥那双犀利的眸光像是一把刀一样,尽管他失去了光明,却足以能把人凌迟,他痛心疾首,却又憎恶如仇。此时的他,就像是索命鬼一样。

“不是我,你误解我了。”江莱不停的为自己辩解:“云峥,我除了你,没有和任何男人交往过。”

顾云峥力道狠狠加重,江莱只觉得骨头快要被他捏碎了,她皱着眉头,被迫仰着脸,对顾云峥又恨又怕。

“是你害死了他!”顾云峥捏着她的下巴,咄咄逼人。

江莱摇头:“你口中的那个他是谁?我不知道,云峥,别这样对我,我是你妻子。”

“呵呵,你还知道你是有夫之妇,和野男人私奔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是我的妻子?”

“我是逼不得已的,你别生气,听我给你解释一下。”

“我不会听你解释的,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他松开了江莱:“把她关起来。”

随即,两个黑衣男子走了进来,直接把江莱架起,然后丢进了一个漆黑的卧室里。

江莱趴在冰冷的地板上,感觉自己被推进了暗无天日的黑暗中,浑身虚脱的她躺在黑暗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束灰暗朦胧的光打照在她的脸上,她似乎已经习惯了黑暗,有些不适合的皱了皱眉头。

模糊中,她看见了一抹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的眼前,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发现是顾云峥。

她清醒过半,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双手被铐住,身上的衣服被剥离。

顾云峥扯了扯领带,细嗅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的自然的清香,追逐而来。

江莱倔强的别开脸,却被顾云峥牢牢的固定,顾云峥粗粝修长的手像是弹奏狂风骤雨氏的钢琴曲一样,透着叫人心惊肉跳的骇怒。

江莱低低的哀求着他:“你温柔点,我求你温柔点。”

顾云峥无声的缄默,暴戾的将她攫住,双眸焚红,霸道的封住了她的呼吸,带着无尽的惩罚。

江莱死去活来的,感觉灵魂和躯壳分离了,好久好久,才回归平静,江莱一声狼藉的躺在那里,连睁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耳边传来了顾云峥清冷的质问:“我和你的情夫相比,谁最厉害?”

江莱闭着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流淌,滴落在了他的掌心中。

“我知道,你嫌弃我是一个瞎子,但是你别忘了,就是我这样一个瞎子,却被你们江家上赶着巴结。”顾云峥的手指勾触着她的脸颊,倏然间沾了一指的泪。

他的心不由的扯了一下,把她揉进了怀中,搂着她,闭上眼睛:“别哭了,睡觉。”

第二天,江莱因为身体虚脱而无法下床,吃饭都是顾云峥吩咐张姨递进来喂她。

她也没有反抗,很配合的吃了起来,但是却是味同嚼蜡。

吃了饭之后,江莱要下床,恳求张姨把她的手铐解下来。张姨已经被江莱算计了两次,这一次她是绝对不会在上当了。

“你做梦吧,你算计先生,算计我,我怎么可能叫你恢复自由?你要做的就是老实躺在这里接受惩罚。”张姨冷哼一声,端着托盘准备离开。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云峥,事关他的性命。”江莱一脸的凝重。

张姨一听,转身看着江莱:“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以为先生那么容易被陷害吗?”

江莱故意激怒她:“我认为他的确很容易被陷害,就像上次那样,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他铐在床上,毕竟他是一个盲人。”

“先生虽然眼盲,但是心不盲。”张姨瞪了一眼江莱,离开了卧室。

不过,张姨还是把江莱的话记在了心上,等到顾云峥回到家,她告诉了顾云峥,江莱有事找他,并且事关他的性命。

顾云峥并没有放在心上,去了书房。

他是一个工作狂,工作起来就会废寝忘食,等到忙罢了以后已经是夜晚。

顾云峥拄着拐杖去了卧室,冷凌的步伐缓缓的走进来,然后像昨晚那样对待江莱,他不喜欢多说话,压迫着江莱,强势索吻,不给江莱任何喘息的机会。

江莱迷离着眸,看着他:“云峥,我想抱你。”

罪妻难求

罪妻难求

作者:德娇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被继母谋算,她娶了一个身患重病隐疾不能够人道的瞎子,结婚前的废人却在结婚后变为了“狼人”。两番几次的逃出,却终归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她不得已离开他身边装扮成纯良软绵的小白兔,一身白色婚纱的江莱坐在床上,房间里静的可怕,她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略显紧张的呼吸声。

第2章 新婚之夜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