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再次被捉回
“何欢,你真的卑鄙无耻!”江莱一咬牙,一字一句。江莱望着躺在病床上痛不欲生的秦衍州,见他大腿脓流不只,心如刀割。“废话少说,我给你晚上的时间,晚上后我要看见了你爸爸安江莱看着躺在病床上痛不欲生的秦衍州,见他大腿脓流不止,心如刀割。。...

“何欢,你真的卑鄙!”江莱咬牙,一字一句。

江莱看着躺在病床上痛不欲生的秦衍州,见他大腿脓流不止,心如刀割。

“废话少说,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一天之后我要看见你爸爸安然无恙的回来,不然的话,你就眼睁睁的看着秦衍州活活痛死吧,我已经估算了,他最多能活两天。”何欢说完挂了电话。

江莱不甘心的捏着手机,想要继续打过去,但是何欢却拒绝接听。

“莱莱……”秦衍州从病床上滚落。

江莱见状忙将他扶住,他用力的握住了江莱的手,不停的摇着头:“莱莱,不要听从她的摆布,不要因为我再次跳进火坑,你放心,我死不了,我能战胜这些的……”还没说完,痛苦的龇牙咧嘴。

“你怎么能战胜?何欢那个蛇蝎女人给你下了毒,只有她有治疗腿部的解药。”江莱无奈而又绝望的说。

“不,我就是死,也不会叫你回到那个禽兽男人的身边!”秦衍州低吼着,忍着极致的痛苦站起身,握着江莱的手:“走,莱莱,我们走,我们现在就去坐邮轮离开这里。”

“秦哥,你要是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腿上的毒必须排解。”

“你不能听从何欢的话,不能回去。”秦衍州固执的说着,拽着江莱的手,走出了诊所。

刚走出去,昏倒在了门口,江莱和医生立即将他扶了进来。

医生给他打了麻药,暂时止痛。江莱守着秦衍州,内心矛盾。

她现在好不容易摆脱了顾云峥的魔掌,她真的不想在回去了,但是不回去,秦衍州就会死。

秦衍州醒了,他虚弱的看着江莱,对江莱说:“莱莱,我饿了,你出去给我买些东西吧。”

江莱为秦衍州盖好了医用被单,然后出去为秦衍州买东西。秦衍州爱吃馄饨,江莱给他点了一大份馄饨,又买了一瓶牛奶,回到了诊所。

可是病床上却没有秦衍州的身影。

江莱的心一沉,问那诊所的医生,诊所医生告诉她,秦衍州已经离开了。江莱跑了出去,四处寻找着秦衍州,在离镇上不远的一个水塘边,她看见了秦衍州的鞋子,但是却不见秦衍州的人影。

江莱慌了,在河岸边不停的呼唤着秦衍州,她甚至吓哭了,脱下鞋子,要去寻找秦衍州,正好路遇一个好心人,以为她是要寻短见,忙将她阻止了下来。

“救人,有人跳水了!”江莱抓住那位好心人的衣领,声音抽泣的恳求着。

当即,围观人员开始拨打报警电话,但是这水塘的下游靠近海边,打捞队只打捞了秦衍州的衣服以及飘在水上的身份证件,并没有秦衍州的尸体。

警察和消防人员怀疑秦衍州已经通过下游流进了海里,只怕凶多吉少。

江莱的心再次的一沉,支撑不住的倒在了地上,口中喃喃的叫着秦衍州的名字。

江莱失魂落魄的坐在秦衍州的屋子里独自落泪,想着和秦衍州过去的点点滴滴,更是伤心欲绝。

电话响了,是何欢打来的,她迟钝的按了接听。

“小贱人,你现在在哪里?你没有在顾家,刚才顾家派人来找你,你是不是打算和秦衍州私奔啊?你是不是想死?赶紧回来!”

何欢在那边对着江莱一顿狂轰乱炸,恶毒的骂着江莱。

江莱吸吸鼻子,然后挂了电话,躺在了椅子上一直睡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她有些疲累的走出了秦衍州的房子,却看见门口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内坐着何欢,何欢的旁边是顾家的佣人张姨。

何欢昨晚和江莱通话的时候,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了江莱。

江莱表情冷冷的,走了过去。

啪!

何欢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臭丫头,没一刻让我省心!以后你要是在敢不声不响的跑出来,我叫顾先生打断你的腿!”

江莱恨恨的看着何欢,伸手,照何欢的脸上还了一巴掌。何欢还要打她,被她截住了手腕。

“秦衍州已经死了,这下你满意了吧?何欢,从今以后,你别想通过我得到任何利益!”江莱松开了何欢,随即上了车。

张姨透过后视镜看着江莱,不发一言,但是却表现出了对何欢的极度厌恶。

何欢听了江莱的话,不由的害怕了起来,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现在秦衍州已经死了,也就是说她没法在牵制江莱了,江莱回到顾家之后,该不会要把顶替梦薇出嫁的事情抖出来吧?如果是那样,就等于是骗婚,顾云峥怎么可能放过江家?

江莱再次被载去了那座风景秀丽的山庄,然而对江莱来说,那就像一座地狱式的坟茔,她害怕去那里,而且她之前还把顾云峥绑在床上,回去之后,顾云峥肯定更加狠戾的对待她。想到这,江莱感到恐惧。

可是秦衍州是被何欢害死的,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是何欢把秦衍州逼上了死路,一想到秦衍州死前的痛不欲生,她的心都要碎了。

这一切都是何欢造成的!她要让何欢付出代价!

江莱的纤手一点点的握成了拳头,那双乌眸中的恨更是强烈。

来了两个穿黑衣服的保镖,时刻监视着江莱。

江莱和何欢坐在了车内,却没有下车,张姨催促江莱:“太太是不打算下车了吗?”

“张姨,我想和梦薇说几句话,可以吗?你放心,我要教训一下她,省的她以后一直乱跑,不叫人省心。”何欢恳求着张姨。

张姨冷哼一声:“江太太这个女儿的确要管教了,都结婚了,心还这么野。”

说完,提前下了车。

“莱莱,你真打算真相告诉顾云峥吗?你想好了,如果你告诉了顾云峥,顾云峥也不会放过你的,因为你是我的同伙。”何欢语气显得很温和。

江莱看着前方郁郁葱葱的林荫,笑了:“放心,我不会说出真相的,这个顾太太我还没当够呢。”

何欢明显松了一口气,主动向江莱示好:“这就对了嘛,你我是一家人,自然要齐心协力,”然后又压低了声音:“等顾云峥一死,她的财产就是我们的了。”

“是的,你说的对,他名下的财产的确很诱人。”江莱说。

“所以你一定要赶快行动,他是一个瞎子,轻而易举就能把他做掉。”何欢鼓励着江莱。

“嗯,我考虑一下。”江莱说完,随即下了车,跟着张姨一起走进了山上的顾氏豪宅。

一进客厅,顾云峥拄着拐杖站在那里,那张脸更是冷若冰霜,叫人不寒而栗。

罪妻难求

罪妻难求

作者:德娇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被继母谋算,她娶了一个身患重病隐疾不能够人道的瞎子,结婚前的废人却在结婚后变为了“狼人”。两番几次的逃出,却终归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她不得已离开他身边装扮成纯良软绵的小白兔,一身白色婚纱的江莱坐在床上,房间里静的可怕,她能清晰的听到自己略显紧张的呼吸声。

第2章 新婚之夜 2021-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