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14章 血魂印
“哥哥!”“冰尘!”见冰尘走来,三女此外一声轻呼,但又皆是欲言又止。冰尘柔和温暖一笑,回到三女身旁,低声道:“没吓到你们吧?”凌璇嗔了他几眼,沈易烟则檀口微张,但话到嘴边却又有了迟疑。“安心,那功法虽有些邪恶的力量,但想要真正的很大影响我心性,但是差了点。...

“哥哥!”“冰尘!”见冰尘走来,二女同时一声轻呼,但又皆是欲言又止。冰尘柔和一笑,来到二女身旁,轻声道:“没吓到你们吧?”凌璇嗔了他一眼,沈易烟则檀口微张,但话到嘴边却又有了犹豫。“放心,那功法虽有些邪恶,但想要真正影响我心性,还是差了点。刚才是个意外,第一次使用血炼术,灵力把控不好,才搞得这么血腥。”闻言,沈易烟明显松了口气,上前轻轻整理了一下冰尘有些凌乱的衣裳,说道:“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好吓人,我……我不想看到你……心性……”“放心,我不会有事,向你保证。”沈易烟抿嘴一笑,一下扑倒在冰尘怀中,双手环抱其腰,在其耳边轻声呢喃道:“谢谢你!”说完,沈易烟立刻松手,赶紧退到凌璇身边,低下那已是满脸绯红的头,不敢再与冰尘对视。十几分钟后,余初夏拉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一脸失魂地来到冰尘身边。可以看出,此时的她已经洗漱打扮了一番,甚至就连额头磕出来的红印也都掩盖了下去。“主……人,您的卡。”“里面有三百多万,是私花轩现存的所有钱。”余初夏双手奉上冰尘的光卡,声音切切诺诺道。“不错,乖,跟我走吧。”冰尘玩味一笑,随手将卡扔进了空间戒,而后手一挥,又将余初夏的行李箱收走后,便向着阳台走去。踏着凝霜剑,半小时后,几人来到了一处宁静的私家花园。“冰尘,要不……我们换一个。”沈易烟略有担忧地说道。“不,就她。周之煌另外五个炉鼎,除了你说的那个在剑陵学院的大姐外,其余四人我要给他一锅端。”“可她有纳灵五层修为,还有数名纳灵三四层手下,我们……”“纳灵五层!”“不用担心,她若不知趣,就死!”冰尘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去敲门。”冰尘对余初夏说道。不敢有丝毫违逆,余初夏赶紧向着大门走去。不消片刻,一女子便打开了大门。“呀,这大半夜的,余小姐怎个有闲心来我们汀花轩呀,怎么,又受了气,找靖雁姐姐诉苦来了?”那女子打趣道。“少废话,让开。”余初夏略显不耐道。“切,脾气还是这么大,活该被大人收拾。”那女子撇了撇嘴道。余初夏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冷幽幽道:“你想死,我成全你。”说完,便不再理会那女子,转身看向冰尘,神色顿时变得拘谨万分,对他微微点头。“他们是什么人?”见冰尘三人向着这边走来,那女子赶紧拦在门前,轻声喝问。“让开,你一个下人有资格过问我朋友?”余初夏寒声道。“你!哼!”那女子一声冷哼,恨恨地瞪了余初夏一眼,转身向着院内走去。一路七拐八绕,在余初夏的带路下,几人停在了一凉亭不远处。月色之下,一身着返古宫装,看起来年约三十,成熟端庄的美妇正坐于其中。手抚古琴,对月轻弹,眉宇间似有着化不开的哀伤,就连这幽幽琴音也都流转着淡淡伤感之意。不过当那女子看到正向着这边走来的冰尘几人时,琴音戛然而止,其秀眉也微微皱起。“二姐,好雅致啊!”沈易烟上前一步,揭下面纱,语气轻缓道。“易烟!”女子略显惊讶道。然,随即,女子眼中便露出警惕之色,灵力骤然运转。“二姐,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吃亏的必是你自己。”沈易烟说这话时,凌璇全身气势轰然爆发。那女子顿时微微一惊,目光看向凌璇,眼中有了几许凝重之意。同为纳灵五层,从凌璇的气势上看,那女子自知不是其对手。她所修功法乃是人阶,不论灵力品质还是浑厚程度,都远不及修炼灵阶之修。“你来我这,所为何事?”女子语气不悦道。沈易烟抿嘴一笑,说道:“不是我要找你,是冰尘有事与你相谈。”而后便侧开身,为冰尘让步。女子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冰尘,随即心里便是一沉。她竟看不透冰尘修为,只能模糊地察觉出他是修仙者。“玉靖雁,是吧?”冰尘语气淡漠道。秀眉微皱,心生不安,知道今日多半无法善了,但女子仍保持一脸镇定。“不错。”玉靖雁语气平缓道。“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冰尘,易烟男友,哦对了,周之煌死敌。”语气由淡漠到冷冽,直到最后,杀机毕露,让玉靖雁心里微微一寒。然,其身旁沈易烟则俏脸一红,不过眼中那一抹幸福却很是明显。“来此之前,我已屠灭周之煌两处产业,一个什么会所,另一个则是余初夏的私花轩,至于我来此的目的,想来你也应该清楚了吧。”冰尘语气冰寒道。“哼!”玉靖雁一声冷哼,一只手立刻就放在了身前古琴上。“我劝你不要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你那几个手下,我只需弹指间便可屠灭。”说这话时,冰尘稍微释放出一丝气息,一阵神魂威压顿时席卷。玉靖雁手上动作一滞,额头渗出几许冷汗。“神魂压迫!”沈易烟一惊,她离冰尘最近,虽并未针对她,但还是让她神魂一颤。目光凝重地看着冰尘,玉靖雁两手轻颤,后背已被冷汗打湿。“你到底想怎样?”强作镇定,玉靖雁沉声问道。“臣服,或者死!”冰尘声音冰寒道。“休想!”不假思索,玉靖雁一声轻喝。“不要!”正当此时,余初夏一声惊呼,语气中尽是浓浓地焦急。目光看向余初夏,见她满面恐慌,使劲对自己摇头,玉靖雁顿时就泄了气。片刻之后,神情苦涩地看向冰尘说道:“你我无冤无仇,又何必为难于我。”“我之目的乃周之煌,与他有关之人,尽皆我敌。若非易烟事前嘱托,你以为我会和你如此废话。”玉靖雁陷入了沉默,似内心挣扎,玉手握紧,眼神一片复杂。冰尘并未阻扰,好一阵后,玉靖雁才轻叹口气,玉手松开,看向沈易烟,神情复杂道:“小妹,你才是最让人羡慕的。能有如此在乎你的人,纵使只有不到一年,若换做是我,或许也死而无怨。”“二姐!”沈易烟心里微颤,眼中愧色弥漫。对沈易烟微微点头,随即看向冰尘,玉靖雁语气平缓道:“我有个条件。”“说!”“放过我汀花轩其他人,我跟你们走。”“可以。”闻言,玉靖雁稍松口气,轻声道:“谢谢!”“好了,不要反抗。”话音一落,冰尘随手一挥,一道冰魄玄针便打入玉靖雁体内。面露苦涩,玉靖雁闭上了双眼,任由那缕寒气侵入自己胸口,将自己冰封。缓步来到玉靖雁身旁,灵力涌动间,一指点在其眉心。“放开心神。”虽不知冰尘要做什么,但此时的她也只能选择照做。单手掐诀,血魂功运转。十几息后,一缕鲜血从玉靖雁眉心渗出,而后迅速凝聚,不消片刻,便化作一滴殷红如宝石的血珠,被冰尘虚托在手心。紧接着,又是一缕鲜血渗出,第二滴血珠迅速成型。直至冰尘手心飘浮了三滴血珠之后,冰尘立刻变幻法诀,紧接着,一道魂力从其眉心打出,将那三滴血珠笼罩。“血魂印!”冰尘一声轻喝,那三滴血珠顿时极速旋转,随即便化作流光打入了玉靖雁眉心,在其上形成了一个血色的三花印记。玉靖雁一声闷哼,俏脸一白,如虚脱般,无力地向后倒去。沈易烟赶紧上前,一把将她扶住。而冰尘此时也似消耗过巨,脸色煞白,赶紧坐下运功恢复。好一阵后,冰尘才睁开双眼,在沈易烟与凌璇的搀扶下起身。“公子!”来到冰尘身前,玉靖雁微微一礼,神色复杂。“嗯,可有不适?”冰尘问道。“方才体内灵力紊乱,不过现在已无大碍。”“嗯。”冰尘微微点头。“此乃血魂印,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奴役手段,从今往后,你的生死只在我一念之间。若有任何背叛我的想法和举动,必遭反噬。轻则血气溃败,生不如死,同时失去眉心一瓣血花。重则血气暴动,爆体而亡。”闻言,玉靖雁顿时花容失色,面色一片煞白。“不要妄想将之炼化或者请高人将之拔除,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没有三劫境修为,触之即死。”“妾身不敢!”玉靖雁赶紧单漆跪地道。“很好,你若听话,我不会催动血魂印,并且在我铲除周之煌后,可以考虑还你自由。”“谢公子!”玉靖雁低着头,语气苦涩道。随即,冰尘目光幽幽地看向了余初夏。“你,过来。”“啊!不要!不要!”噗通一声,余初夏跪在地上,泪水哗啦啦地就流了出来。“主人,我会很听话的,绝不背叛你,我就是你的……”“少废话,我现在还不相信你,莫要让我动怒。”冰尘寒声道。余初夏一脸可怜兮兮,脸上露出一副生莫大于死的哀怨,缓慢挪动脚步来到了冰尘身前。“主人,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你放过我吧。”余初夏祈求道。冰尘丝毫不理会,一指点在其眉心。几分钟后,一朵血色三花印记出现在余初夏眉心,血魂印形成的冲击,让她直接昏厥了过去。“还不错,这印记还挺好看,还让你俩凭白多出了几许媚意。”冰尘打趣道。玉靖雁俏脸微红,而余初夏则一脸失魂,眼神一片灰败。“收拾东西,随我离去。”

我的师父是魔女

我的师父是魔女

作者:虚蓬飘零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吾之夫君,岂容尔等放肆,诸神听令,给我杀! -------------------------------------------严冬的雪霞山本该万籁寂静,唯一片素白,了无生气。若无意外,少有生灵愿于此时节踏足这里。。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2章 清谷幽兰,如诗如梦 2022-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