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13章 血炼术
剑陵城北部,一繁华热闹街区。纵然正逢半夜,街道上仍是车来人往,川流不息。各式霓虹灯高挂,让整条街道都陶醉在别样的迷情。随处可见可见对对情侣相拥街旁,于午夜时分的喧嚣中,装饰点缀上一点点甜蜜幸福的旖旎风光。望着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沈易烟不由有了片刻的伫足,眼神中的羡慕嫉妒...

剑陵城北部,一繁华街区。纵使正值深夜,街道上仍是车来人往,川流不息。各式霓虹灯高挂,让整条街道都沉醉在别样的迷情。随处可见对对情侣相拥街旁,于午夜的喧嚣中,点缀上点点甜蜜的旖旎。看着一对对热恋的情侣,沈易烟不由得有了片刻的驻足,眼神中的羡慕将内心的痛苦与失落掩饰。不敢有过多停留,小心地瞥了一眼冰尘与凌璇,沈易烟赶紧加快脚步。而下一刻,一只温暖的大手便轻轻握上了她的柔夷。沈易烟娇躯一颤,当看到千默那略有微红的脸颊时,其容颜上也多出了一抹桃红,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浅浅地笑意。见状,凌璇赶紧一步向前,走在了他们前面,眼中浮现一丝复杂,暗自轻叹了一口气。“璇儿!”沈易烟一把抓住凌璇手腕,小心地挣脱开冰尘大手,歉意一笑,随即便拉着凌璇小跑而去。“易烟,你?”凌璇有些慌乱道。“他心中有我,我便知足,我们注定有缘无份。”沈易烟语气苦涩道。“哥哥他......”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凌璇又不知如何开口。过多的话语,对沈易烟来说是更多的伤害,她不忍,更不愿。“璇儿,冰尘心中有你,未来的日子,好好陪伴他。”沈易烟轻声道。凌璇俏脸一红,赶紧撇过了头去。私花轩,冰尘三人此行的目的地之一,据沈易烟介绍,此乃周之煌一炉鼎所设,为的就是帮他吸食精壮男子精气,供其修炼。私花轩一楼,乃是一占地上千平米的舞厅,这里几乎彻夜不眠,数十名身着各异打扮妖冶的女郎,穿行于场厅之中,为数百名正激情狂欢的客人提供各种服务。带着冰尘与凌璇,三人直接越过一二楼,径直来到了三楼最大的一间包房门前。“想来,那女人正在行不齿之事吧。”沈易烟嘴角露出一丝讥讽道。闻言,凌璇当即俏脸微红,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哎呀,我倒是忘了,咱们璇儿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狠狠地瞪了沈易烟一眼,凌璇磨牙轻哼了一声。“走吧,不是你想的那样,周之煌虽恶心,但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女人与其他男人行苟且之事。”话音一落,沈易烟便推门而入。“想死吗?”一声娇喝传来,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屋内一张大床上,正盘膝坐着一身着暴露的女子。其单手掐诀,另一只手则抓在趴在其身前,一只穿大裤衩,身形健壮的男子头顶。不过,当女子话音刚落,其绣眉便微微皱起,脸上露出一丝警惕之色。紧接着,女子纵身一跃来到床头,手指径直朝着一个红点按去。“哼!”沈易烟一声轻哼,素手一抬,就欲打出细针之时,却见冰尘已先她一步。一丝寒气瞬间射出,在女子碰到那红点之前,其动作顿时僵止。“啧啧啧,余初夏,你不是一直不将我放眼里吗,今天怎么这么怕我了呀。”沈易烟嘲弄道。听到这话,那叫余初夏的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羞恼,不过随即便将其隐藏,做出一副乖巧状,说道:“易烟说哪里话呀,咱们姐妹之间,相处得不是一直很愉快的吗。”“是吗?”说这话时,冰尘三人已来到那余初夏身旁。瞥了一眼已失去生机的那青年男子,沈易烟轻佻地抬起余初夏精致的下巴,打趣道:“你这小狐狸精还真行啊,是不是每天一个呀,难怪周之煌这么宠溺你。”强迫自己尴尬地笑了笑,余初夏尽量做出一副乖巧友好的模样,实则在心里已把沈易烟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好了,我也懒得和你扯,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今日来此的目的,想来你也猜到了吧。”沈易烟语气突然转冷说道。余初夏瞳孔微微一缩,赶紧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说道:“易烟,你可不能这样对我啊,我们都是苦命的女人,又何必互相伤害啊。”“哼!”沈易烟一声冷哼,匕首顿时出鞘,在余初夏眼前轻轻晃动了几下,折射出森冷的寒芒。看到沈易烟神色的冰冷与眼中的杀机,感受到匕首触碰到脸上的冰寒,余初夏一颗心沉入了谷底,眼神中尽是惊慌之色。“易烟,别,别这样,求,求你放过我。”余初夏带着哭腔祈求道。沈易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声音冷幽幽道:“放过你?好啊,念在姐妹一场的份上,给你一个机会。”如抓住救命稻草,余初夏赶紧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可还未等她说上什么阿谀的话,沈易烟的下一句话就直接把她要说的话给咽了回去。“把属于周之煌的所有人都叫到这来,不要耍什么花招。”“你要干什么!”余初夏一脸警惕道。“哼!”沈易烟一声冷哼,一缕鲜血顿时就顺着余初夏脸颊流下,吓得她赶紧闭嘴。几分钟后,八名修为不等的纳灵境修士聚集在了房间内,大多都只有纳灵两三层,修为最高的乃是一中年男子,已达到了纳灵四层之境。“余老大,把我们都叫来所为何事?”“初夏,是不是大人有什么指示?”“咦,老大,你怎么了,脸色怎么有些不好啊。”闻言,这八名修士才注意到,余初夏自他们进来之后,似乎一直没说过一句话,更没动过一下,众人顿时心生警惕。然,也正是此时,数道几乎肉眼不可见的冰针突然破空而来,除那纳灵四层修士在紧要关头一个闪躲避开之外,其余七人瞬间僵住。“什么人!”一声暴喝,那纳灵四层修士当即长剑出鞘,身形猛退,不过还未等他退至房门处,一道手持长剑的身影已诡异出现,拦住了其去路。“纳灵五层!”瞳孔一缩,但也顾不了那么多,那修士一剑挥出,就欲先发制人,击退凌璇。“哼!”一声冷哼,凝霜剑挽出一朵剑花,随即便是砰的一声脆响,一截剑尖飞射而出。一脸惊骇,那纳灵四层修士果断后退,脚下猛蹬,朝着阳台冲去。然,其才跨出一步,腰部却突然一痛,紧接着全身迅速麻木,砰的一声扑倒在地。心生大惊,立刻疯狂爆发全身灵力。然,他却惊骇地发现灵力竟运转不畅,全身筋脉肌肉在以极快的速度被冰封。“哎,看来以现在的修为,一次打出冰魄玄针的数量不宜超过三根。”冰尘现身众人眼前似自语般说道。身形一闪,冰尘来到一纳灵三层修士身前,抓住其肩膀,一拳轰出。噗,一口鲜血喷出,那人当即瘫软在地,身体躬成虾米状。而后目光又立刻看向另一人,在其惊恐的眼神中,同样抓住其肩膀,一拳轰出。几息时间,八人尽皆倒地,口中哀嚎不断,鲜血喷洒一地。甚至其中还有几名看起来娇滴滴的女性,都没逃过冰尘魔爪。“血炼术!”冰尘抓住其中一人头顶,一声低喝。淡淡血雾从那人体外渗出,凄厉的惨叫响起,那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皮肤快速失去光泽起皱,头发在几息之间就变得苍白一片。几分钟后,随着砰的一声闷响,那人被扔在了地上。再无丝毫生机,面相狰狞,双目猩红突出。浑身早已被暗红色血液浸透,似其全身血液都已渗出体外,将周围一大片区域都染成了猩红之色。整个人若一具死亡多时的干尸,身形干瘪,还只能大致辨别其生前相貌。看着手中一枚色泽黯淡的血魂丹,冰尘眼神中充满了异样的兴奋,目光也比之前更为冷冽。“啊!”一声惊叫传来,却见余初夏此时花容失色,浑身瑟瑟发抖。不仅是她,一旁的沈易烟同样心生俱意,看向冰尘的目光尽是不可置信甚至还夹杂了丝丝恐惧。为了替周之煌收集精气,她自己也杀过人,并且死在她手上的人也不在少数,但她却从未如这样血腥的折磨人致死。纵使在吸食男子精气之时,也是先将其致晕,带着一种愧疚的心态尽量减少其痛苦。而现在,她突然感觉如今的冰尘竟然有了一些陌生,不再是以前她认识的那人。而凌璇则眉头微蹙,不过随即便轻叹口气。冰尘此时心性大变,她知道定然是那血魂功缘故,不过她并不担心,她相信兰幽梦不会眼看冰尘迷失心性。淡淡地瞥了一眼余初夏,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吓得余初夏赶紧闭嘴,再不敢发出丝毫声音。只是娇躯的颤栗变得更为明显,眼神也被恐惧完全占据。“别慌,暂时还轮不到你。”冰尘邪魅一笑道。闻言,余初夏面色顿时煞白,紧捂红唇,两行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不要,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啊……”丝毫不顾那人祈求,冰尘再次抓在了另一人头顶。“我闻到了,你们手上那浓郁的血腥味,你们都该死。”冰尘一脸邪魅道。半小时之后,把玩着八枚血魂丹,冰尘双目猩红地来到了余初夏身前。噗通!余初夏跪倒在地,泪水哗啦啦的流个不停,娇躯剧烈颤抖,面色一片煞白,而后更是有一摊水迹从其身下流出。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子,纵使她也玩弄死不少男人,但余初夏却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与周之煌相比,眼前之人简直是个恶魔,周之煌虽也喜欢虐杀,但却不及此人的十分之一。“饶了我,饶了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想死,求你了!”“主人,主人,你把我当成一条母狗,我可以为主人提供精气,求主人不要杀我……”余初夏不停磕头求饶,额头磕出鲜血也浑不在意,就连一旁的沈易烟看了都于心不忍。“饶了你,可以,你现在也还有点用处。”如蒙大赦,余初夏赶紧抱住冰尘小腿。抹了一把脸上泪水,努力做出一副乖巧模样,配合着那止不住的泪水与恐惧的眼神,让人看了就忍不住会心生怜惜。蹲下身,抬起那精致的下巴,冰尘邪魅一笑道:“乖乖听话,让我满意了,或许就不用死了。”余初夏赶紧点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随即,冰尘拿出一张电子光卡递到了余初夏手上。“把所有钱都转到这个账户上,再去收拾打扮一番,拿上自己必要的东西,给你半小时时间。”

我的师父是魔女

我的师父是魔女

作者:虚蓬飘零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吾之夫君,岂容尔等放肆,诸神听令,给我杀! -------------------------------------------严冬的雪霞山本该万籁寂静,唯一片素白,了无生气。若无意外,少有生灵愿于此时节踏足这里。。

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2章 清谷幽兰,如诗如梦 2022-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