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9.大小苦孩子
拾掇屋子好办,不好办的是补屋顶。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家传的样式,家传的手艺。这种房子以石为墙,海草覆顶。有点儿像现在内陆的茅草屋,但要更很舒服,所以海草含盐量大,海盐隔热,住着冬暖夏凉,还能防虫害蛀、防霉烂,最最重要的的是阻燃能力强。渔家最怕火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祖传的样式,祖传的手艺。。...

收拾屋子好办,难办的是补屋顶。

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祖传的样式,祖传的手艺。

这种房子以石为墙,海草覆顶。

有点像以前内陆的茅草屋,但要更舒服,因为海草含盐量大,海盐隔热,住着冬暖夏凉,还能防虫蛀、防霉烂,最重要的是阻燃能力强。

渔家最怕火,每家每户都是靠渔船、渔具和渔网过活,而这些东西容易燃烧。

部队的营房也是海草房,王向红回忆说,这是当初得知部队要来岛上驻扎,他发动王家人出工出力给建起来的。

“当年还登过报呢,大报纸,解放军报,六几年的来着?”来看热闹的老汉王祥芝问道。

王向红笑眯眯的说道:“六五年四月,标题叫天涯岛新军营见闻——军民一家鱼水情深。”

王祥芝说道:“对,六五年部队来了,然后当时看到咱给建了军营,战士们很感动,一定要给咱们钱,但咱们能要吗?咱王家也不少子弟当兵,这些战士就跟咱家孩子一样。”

“部队干部看咱们死活不要钱,就给咱打水井、开垦山林做田地,还挨家挨户发了五斤小米呢,说起来还是咱占了部队的光。”

“毛委员的战士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又有老人赞赏的说道。

王向红笑道:“先不说这个,话题扯远了,先得想想办法把屋顶给苫一苫。”

他给王忆介绍,建一栋海草房需要70多道工序,全是手工,需要有瓦匠、木匠、石匠、苫匠四个工种的配合。

这其中由苫匠苫房顶是最为重要的一道工序,也是其他工匠所不能替代的。

要修补屋顶就需要苫匠和海草,王向红说道:“刚才红梅说的对,让大迷糊过来上工吧。他不会撒网不会下钩,那就让他捞海草、晒海草,赶在谷雨前给收拾妥当。”

“对,快到谷雨了,说不准哪天就下雨,是得抓点紧。”王东喜点点头。

众人在这里热闹到一点多钟还不肯走。

王向红一挥手下命令:“行了,都赶紧回去吃晌午饭,吃完了歇歇,下午还得上工呢,眼前正是汛期,千金难买好汛头,抢潮要紧。”

王忆跟着他回去吃饭。

昨晚剩下一些菜,中午就是吃剩菜了。

王忆又悄悄地放开了腰带……

时刻准备着!

秀芳利索的收拾饭菜。

昨晚剩菜有小海螺、扇贝、淡菜之类,她连同上午刚捞的小杂鱼一起放锅里炖,点了酱油又围着铁锅糊了点饼子,所以午饭挺丰盛的。

端菜的时候她说道:“王老师,你昨天给我的瓶子里我看着有一瓶子菜油?我闻了闻真香,是花生油吧?”

王忆分筷子,道:“对。”

秀芳立马说道:“那你得拿走,花生油多金贵……”

“哎呀嫂子快别说了,给你就是给你了,”王忆打断她的话,“这个城里有呢,我是大学生,国家给补贴,不缺花生油。”

秀芳有些羡慕的说道:“城里还是富庶。”

她男人王东方洗手走进来,说道:“爹啊,现在城里富庶了,咱也不能受穷,咱得想想办法一样过上好日子。”

“现在日子还不好?饿着你了?冻着你了?”王向红不悦,“你自己打个哈欠闻一闻,嘴里还有酒味肉味呢,这就不满足了?”

王东方说道:“不是,爹,我这嘴里的酒味肉味是昨晚请庄同志的客留下的,平日里我也捞不着是不是?平时不都是吃咸鱼糊饼子吗?”

“我不是不满足,你是支书是村长,又是老党员,党员得带头致富嘛,城里……”

“城里是城里,咱不去比,京城里有开飞机的、西昌有开火箭的、县城里有开汽车的,咱天涯岛呢?咱是摇橹的,干啥非得跟他们比?你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王向红给儿子定了性。

王东方没辙,只好向王忆求助。

王忆笑道:“老话说的好,知足常乐,城里就都是好的?咱天涯岛就都是孬的?我看未必。”

王向红立马说道:“王老师不愧是大学生,说话有水平。”

王忆眉眼含笑继续说道:“不过我大哥有句话说的对,党员要带头致富,小平同志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嘛。”

王向红为之语塞。

他不满的看向王忆,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会给我挖坑。

王忆补充道:“支书,我可不是说咱们要分家,而是咱们要致富,要过上好日子。”

王向红脸色顿缓,说道:“你这话在理,可致富的路不好走,唉,你是大学生你有文化,那你多寻思寻思,只要你能带咱王家人过上小康日子,我把村长的位子给你。”

王忆摩挲了一下下巴。

这事他还真得上心,后来的天涯岛之荒凉让他现在想来触目惊心。

这么好的同族,可不能分崩离析;这么好的岛屿,可不能荒弃!

他得为天涯岛的发展贡献力量。

要把天涯岛做强做大,再创辉煌!

秀芳说道:“先吃饭,吃饱饭有力气了,然后一起致富。”

王忆一听这话来劲了。

开吃开吃。

这可是纯鲜的铁锅小杂鱼,他可是看见了,秀芳处理这些鱼的时候都活蹦乱跳呢。

铁锅贴饼子是动人的金黄色,弥漫着动人的香味。

他美滋滋的准备大开杀戒。

然后一吃饼子心里不美了:跟早上的玉米饼子一样,怎么这么难吃?

勉勉强强的,他吃了一个小饼子。

秀芳见此过意不去,又递给他两个饼子:“咋了,嫌嫂子糊的饼子不好吃?”

王忆讪笑。

你猜对了!

秀芳那却是开玩笑,她一直以自己的糊饼子手艺而自豪。

于是她又说道:“行了,我知道你们大学生脸皮薄,觉得在我家蹭饭不好意思是不是?你别这么想,都是一家子的人。”

王东方也拿了两个饼子给他,说道:“对,咱都是王家的种,以后我和秀芳有了娃不也得到你的手里念书?你放开的吃。”

王忆为难了,这个口粮让我实在无法放开啊。

恰好这时候门外来了人,哼哧哼哧的脚步声中响起个杀猪似的嚎叫:“支书,我来派工,派工。”

王忆回头看,门口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

跟岛上普遍较矮的渔家人不一样,他得有一米八多,胸膛宽阔的跟菜板、后背平坦的像面板,大手大脚大脸盘子,咧着大嘴嘿嘿笑。

透着一股憨傻气。

秀芳见了他说道:“大迷糊来了?你怎么这会来了?”

大迷糊挠着裤裆走进来,说道:“支书,吃饭啊?我没口粮了,饿了。”

王东方一听这话着急了:“我亲娘,上个月初不是刚给你派了一个季的口粮吗?”

大迷糊嘿嘿笑:“不抗吃。”

王向红笑道:“行了,坐下吃口吧,不过我家中午饭也不多,都吃的差不多了。”

大迷糊看向王忆。

具体来说是看向他手里的两个饼子。

王忆立马让座:“来,大迷糊兄弟是吧?你坐我这吃两口,我吃饱了。”

“什么大迷糊兄弟,”王向红严肃,“他是你叔,辈分上来说他喊你老子叫哥,你得喊他叔!”

他又对大迷糊说:“这是王老师……”

大迷糊嘿嘿笑道:“你是王老师,老师好!老师好!”

扯着嗓子就是叫。

很不地道的,王忆看着他想到了传说中的大叫驴。

他食不下咽的饼子在大迷糊手中那是美食,大吃大嚼、狼吞虎咽,看的王忆都饿了。

大迷糊的吃法让他怀疑,这小子吃的饼子跟自己吃的是一样的东西吗?

王向红给他介绍,大迷糊也是王家后人,是个苦命娃,跟寿星爷颇有相似之处。

寿星爷年纪大,名字已经没人记得,大迷糊则是大家伙都这么叫他,也没人记得他大名了。

寿星爷是孤家寡人,大迷糊也是,他娘是逃荒那年来岛上的,嫁给他爹有了他,后来他爹遭了海难死在海上,他娘便收拾东西跑了。

当时大迷糊六七岁,王向红做主,大队里养下他。

但他终究不是各家各户自己的孩子,大家伙看的难免不那么仔细,结果在他十岁的时候碰上一次冬季暴风雪天气生病发了高烧。

岛上医疗条件差,当时海上气候很不好,他们也没法出船送他去县里医院看病。

最终一场高烧把他脑子烧的有点问题——没有烧成傻子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天迷迷糊糊、浑浑噩噩,所以得名为大迷糊。

大迷糊有力气,但脑子转的慢,干不了精细活,空有个大体格子。

“撒网下钩潜水扎参,他是干啥啥不行,不过饭量大,吃啥啥不剩。”王东方挑着螺肉说道。

大迷糊抬起头:“谁说的?我吃屎就剩下了,上次喜子用鸡屎耍我,嗯,那鸡屎就跟你那个螺肉一样。”

王东方一听这话顿时无语,他低头看看颤巍巍的螺肉,索性扔回盘子里:“我吃饱了。”

大迷糊顿时将螺肉捞走。

王东方给他的评价很准确,吃啥啥不剩,满桌子剩菜一扫而空。

王向红没吝啬,但叮嘱他给王忆收拾房子要舍得下力气,不能偷懒。

大迷糊满口答应。

他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回到校舍后,他脱下衣服露出结实的身板就忙活起来,王忆开门他则准备搬杂物。

结果门一开,杂物堆里钻出来个少年。

少年十来岁,脸黑皮肤糙、头发乱糟糟,身上穿着件洗得发黄的白衬衣,脖子上挂着根脏兮兮的红布条——不是红领巾,就是一条红布。

突然冒出这么个人,王忆吓一跳:“你是谁?”

“他叫鼻涕。”大迷糊推开他开始干活,不怕脏累,上手就干。

少年鼻子上确实挂着两条鼻涕,一吸一放跟两条虫子似的上上下下。

他说道:“王老师,我、我叫王丑猫,我爹让我来给你打扫卫生。”

王忆从包里抽出一张心心相印纸巾递给他,他闻了闻,高兴的塞进嘴里。

这把王忆吓一跳:“你干嘛?”

王丑猫也被他的话吓一跳,赶紧抽出来递给他:“王老师我以为你给我的。”

王忆说道:“是给你的,这是纸巾,给你擦鼻子的。”

王丑猫说道:“它香喷喷的,我以为这就是棉花糖,蛤蟆哥说县城里的棉花糖就这样,大大的白白的软绵绵的香喷喷的。”

考虑到这个年代,王忆确定这娃不是在开车,于是他悲从中来,这是个苦孩子啊。

他又指向王丑猫的脖子问:“你的红领巾怎么成这样了?”

王丑猫低头说道:“让人抢走了,少先队员不能没有红领巾,我只好找了个代替的。”

这就更苦了!

我在1982有个家

我在1982有个家

作者:全金属弹壳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王忆可以得到一枚钥匙,在2021年再打开一扇门会开往1984年,在1984年再打开一扇门会回2021年。 两个截然不同的大时代会出现在他面前: 丰沛的饮食保障,不发达的工业产品,神效的医药,引发爆炸的信息,这是2022。 纯朴的民风乡情,十分丰富的野生资源,流落异乡的古董,年代的珍宝,这是1982。 穿行在这两个时代,王忆也没太大的念想,他是想把小日子过的有滋没味。黄浊的海水滔滔不绝翻涌而来,浪头拍打在斑驳的渔船上,掀起的水珠漫天飞舞。。

5.时空屋 2022-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