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7.走上巅峰
王向红对三人地说:“东喜呀,我很清楚你为咱队里谋发展、找出路的心意,但你当然更年轻。”“更年轻人有闯劲,这是好事,可却容易犯错误的。”“国家政策这潭水很深,你们更年轻人腿长见识短,趟不过去的。”王忆点点头,这水太深喜子你把握好忍不住。王向红再次地说:“人嘴两“年轻人有闯劲,这是好事,可却容易犯错误。”。...

王向红对三人说道:“东喜呀,我清楚你为咱队里谋发展、找出路的心意,但你毕竟年轻。”

“年轻人有闯劲,这是好事,可却容易犯错误。”

“国家政策这潭水很深,你们年轻人腿长见识短,趟不过去。”

王忆点头,这水太深喜子你把握不住。

王向红继续说道:“人嘴两张皮,上下一碰就是一句话,这个简单,可是老百姓真要讨生活也这么简单?”

“不说别的,咱这个岛的情况你们都了解,以前有部队营房,王老师还不知道,你们学校就是部队宿舍,我们村委办是部队留下的办公室。”

“咱岛上为什么有部队营房留下呢?东喜你说给王老师听。”

王东喜垂头丧气的说道:

“咱天涯岛位置在外岛的前头,面积大又有山,以前上头觉得有发展价值,想开发一下,在这里开设个训练基地。”

“结果来了以后发现咱岛上缺水也缺地,后勤补给太费劲了,于是就放弃开发咱这个岛屿了。”

王向红说道:

“不止如此,我早就说了,咱天涯岛战略价值不行,太靠外了,要是以后海上有什么战事,战火先把咱这里给夷平了。”

刘红梅钦佩的说道:“支书不愧是打过渡江战役、进过金陵总统府的人,就是懂战略。”

她问王忆:“王老师,这用文化人的话怎么说?”

王忆说道:“高瞻远瞩,洞若观火,独具慧眼,站位高、眼界远、格局大,卧龙凤雏,牛逼plus!”

刘红梅听的竖大拇指:“虽然咱不懂王老师这都说的啥,但能听出这些词牛逼。”

王向红瞪她一眼:“你不用给我说好听的,你就不能跟你男人学着点,踏踏实实干活、一心一意为社员服务,别老鼓弄着想让咱岛上分家。”

王东喜惭愧的说道:“支书,您别说了,我错了,我好高骛远、贪功冒进。”

他和刘红梅对视一眼,夹着报纸灰溜溜的跑了。

王向红将烟袋锅在桌子上磕了磕,问道:“王老师,你是大学生,有文化有见识,那你觉得我刚才的话怎么样?”

王忆心里一凛,轮到自己了。

他了解后世政策发展,所以很清楚王向红的保守问题。

而且他也意识到了这种保守给天涯岛未来所造成的破坏多可怕。

听他父亲所言,九十年代开始天涯岛的经济就很困难了,岛上问题多多、矛盾重重,不少人家拖家带口的离开了家乡。

现在与王向红接触了,他便猜测王家村未来的落魄可能跟王向红的保守和古板有关。

他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经济无论如何是要发展的,村民未来要过好日子,那就得谋发展、求致富。

但这话他没说,现在说也没用,毕竟他只是刚回乡的大学生,没有权重。

于是他顺着王向红的话说:“支书您吃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还长,我觉得您的话没毛病。”

一听这话王向红心花怒放。

他欣慰的说道:“你是大学生,明事理,跟他们就是不一样。以后咱村里发展少不了你出力,你要挑起一些担子。”

王忆肃然说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王向红对他的态度不是满意而是满溢,好的都要溢出了。

他点点头:“那行,你刚回来先歇歇,我领你在大队里转转,跟咱王家人都过过眼。”

“然后我送你去学校,你到时候琢磨一下怎么能把学校给拾掇起来。”

“娃娃们得念书,念书有知识才行,否则当兵不能提干、说话没有分寸、办事没有手腕,会让人笑话的。”

王忆郑重的说道:“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做一名好教师。”

这个表态使得王向红更满意。

他说道:“好,那我带你出去走走——对了,庄同志临走的时候给你留了一句话,他让你找个时间去你同学家里把介绍信带回来。”

一听这话王忆心里就一句话,我草。

庄满仓不愧是警惕性极高的人民卫士,他还是对自己身份持怀疑态度。

王向红也希望他把介绍信带回来:“你现在户口在哪里?你准备落城里还是落咱……算了,大学生能把户口落城里,还是要个城里户口好,能吃商品粮。”

王忆说道:“我想把户口落咱村里!”

听到这话王向红面色一喜。

城里户口比农村户口可值钱太多了,人人都想往城里跑。

前两年知青返城大潮,许多知青是在下乡时候落了户的,他们为了能把户口迁回原籍,那真是手段百出。

有些知青户籍还在城里,但他们下乡后和当地农民组建了家庭。

为了能回城里,不少知青抛妻弃子、抛夫弃女。

而自家这个大学生侄子愿意将户口迁回大队里,根据王向红的认知,这可太难得了。

这是什么精神?

是一不怕苦二不怕难的精神!是哪里有危险往哪里冲、哪里艰苦往哪里去的精神!

王忆补充道:“不过我的户口档案好像被弄丢了,之前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去拿介绍信,没找到户口档案。”

王向红问道:“那你有学校的毕业证书吗?”

王忆说道:“这个有。”

回2022年整一个!

反正他得整介绍信。

王向红得到他的答复后便笑了:“有介绍信有毕业证书,那给你落户就简单了,这事我来办。”

两人聊着天出门,王向红带着他在天涯岛上转悠起来。

天涯岛是个小岛,地势复杂,通体是一座海上山峦。

这种海岛自然缺乏平原地带,所以村里人只能尽量找地势平坦的地方来建房,而海岛的东南、东北与西边是比较平坦,村里人便在这三个位置定居。

根据三个位置的分布,王家村或者叫做王家大队就分了三个大组和一个小组。

王向红所在的组是一组,居住在东北处的百姓是二组,西边的是三组。

这是三个大组。

第四组是小组,在天涯岛西北方向往外百十米处,是个很小的离岛,或者说是一片岛礁,上面也有十来户人家,是第四组。

两人在这三个组里溜达,王向红介绍道:“现在社员都上工了,先带你认认路,以后你自己跟他们接触就行。”

“咱王家人没有偷奸耍滑、调皮捣蛋的,都老实本分,男社员舍得使力气,女社员听指挥,心往一地合,劲往一处使。”

一组和二组之间的正南方有个祠堂,这就是王家的祖祠,门口种着两棵大杨树。

每一棵大杨树都有两人合抱粗细,这对于海岛环境而言很难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海岛上风更大,树木多长的矮小结识,渔家的汉子也是这样,这就是渔家的气质。

这两棵大杨树不一样,两人合抱、十几米高大,矗立祠堂两旁,被王家人尊称为天王树。

树下有石墩,此时正有一些老人坐在石墩上晒太阳。

毕竟农历三月份了,天气转暖,老人们换下棉袄穿上夹袄,晒太阳的时候拉开衣襟露出胸膛。

别看老人们年纪大了,可胸口肚子上皮肉并没有松松垮垮,还算结实,起码胸肌比王忆的要出彩。

老人们晒着太阳抓虱子,嘎嘣嘎嘣的声音不绝于耳。

寿星爷也在这里,他被老人们围在了中间,跟众星拱月似的。

王忆走过来,寿星爷就笑呵呵的给他和老人们互相介绍,这个叫爷爷、那个叫爷爷。

一圈转过来,王忆今天多了一圈的爷爷。

爷爷们很热情的邀请他一起抓虱子。

这都是抓虱子高手,接二连三有人抓到虱子放到大拇指指甲盖上,然后俩指甲盖对着一挤,嘎嘣一声响,指甲盖上占上血丝,虱子就被碾碎了……

王忆连连摆手道谢:“多谢爷爷们好意,我身上没有虱子。”

一个叫王厚真的老爷子不信:“这咋可能?死不尽的虱子、抓不光的贼,天底下还能没了虱子没了贼?”

让他一说,王忆真感觉头上身上有点痒了。

昨晚睡的床和被褥……

他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王向红带他继续溜达,从一大队和三大队都有一条山路通往山顶,他们便往山顶溜达。

天涯岛的山顶比较平整,这也是当初部队看中天涯岛选择来驻军的缘故。

不过山顶没有水井,吃水不方便,另一个没有遮风避雨的,所以王家人没有选择住在山顶。

王忆上了山顶,迎面而来是略带咸腥味的海风。

从此处边缘遥望海上,波浪滚滚,潮水跟野马群似的成片往天涯岛奔袭。

天涯岛形状并不滑溜,海岸线蜿蜒曲折,所以四周多有海湾。

这些海湾本来是蓝色的,浪花袭来顿时泛上了白色,雪白的潮头拍打暗礁,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海湾里有妇女和孩子在捡海贝、钓散鱼,王向红吆喝一声,她们听到后纷纷站直身子抬起头跟着吆喝,然后再哈哈笑。

这一幕让王忆心情澎湃。

往近看脚下是波涛汹涌,潮水如雷;身边是树木茂盛,郁郁葱葱。

往远看沧海茫茫,扁舟如叶,浪花翻涌中,阳光落下被反射成金光,如此海上如金鳞摇曳。

这一刻他明白了父亲生前为什么对故乡念念不忘。

还是家乡美!

我在1982有个家

我在1982有个家

作者:全金属弹壳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王忆可以得到一枚钥匙,在2021年再打开一扇门会开往1984年,在1984年再打开一扇门会回2021年。 两个截然不同的大时代会出现在他面前: 丰沛的饮食保障,不发达的工业产品,神效的医药,引发爆炸的信息,这是2022。 纯朴的民风乡情,十分丰富的野生资源,流落异乡的古董,年代的珍宝,这是1982。 穿行在这两个时代,王忆也没太大的念想,他是想把小日子过的有滋没味。黄浊的海水滔滔不绝翻涌而来,浪头拍打在斑驳的渔船上,掀起的水珠漫天飞舞。。

5.时空屋 2022-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