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历史
大魏督主

大魏督主

作者:酸甜辣 类别:穿越历史 综合评分 100

残缺身,白玉脸。紫金蟒袍,黑骨刀。踏朝堂风雨,掌江湖雷霆。银发遮面,冷眼睥睨天下,“咱家便是那东厂督主,陆行舟。”“尔等不服?”冷风从林间穿梭,枝叶摇晃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是鬼魅的哀嚎。。

第六章秉卷司 2022-07-22



大魏督主女主  大魏督主主角是太监吗  大魏督主起点  大魏督主徐盛容  大魏督主小说  大魏督主最新章节  大魏督主怎么停更了  大魏督主百科  大魏督主TXT下载  大魏督主  


第七章配和 第八章抓 第九章乱棍打死 第十章习武之心 第十一章忠告 第十二章机会 第十三章摆平 第十四章当值御书房 第十五章九十九连环 第十六章机遇 第十七章暴露 第十八章荣升掌班 第十九章未央宫 第二十章使唤太监 第二十一章五毒诀 第二十二章修炼 第二十三章气感 第二十四章仇人相见 第二十五章第一次交手 第二十六章麻烦不断 晚一点更 第二十七章移花接木 第二十八章风波 第二十九章以德报怨? 第三十章第二重 第三十一章指劲 第三十二章连环计起 第三十三章篡改 第三十四章风雨来 第三十五章暗信 第三十六章内务司抓人 第三十七章黄雀展翅 第三十八章忠义之人 第三十九章涕零 第四十章送您上路 第四十一章荣升掌事 第四十二章兰花指 第四十三章礼尚往来 第四十四章第三重 第四十五章事出反常 第四十六章把戏 第四十七章五毒四重 第四十八章防火网毡 第四十九章那一抹晚霞 第五十章月黑风高 第五十一章歇斯底里 第五十二章废掉 第五十三章大有可为 第五十四章咱家就是做做样子 第五十五章帮手 第五十六章功亏一篑 第五十七章破局和出局 第五十八章黑翎指 第五十九章惩罚 第六十章东厂之愿 第六十一章意外的收获 第六十二章破五 第六十三章兵行险着 第六十四章帝王心 第六十五章五毒归元 第六十六章万岁山惊雷 第六十七章要出大事 第六十八章大计 第六十九章出宫 第七十章明粉 第七十一章文明与野蛮 第七十二章字如其人 第七十三章主动交代 第七十四章各有心思 第七十五章到处都是眼 第七十六章剪花枝 第七十七章开始 第七十八章奋武营 第七十九章穿云弩 第八十章抓获 第八十一章开审 第八十二章咱家不喜欢磨蹭 第八十三章放弃 第八十四章通透 第八十五章秘密 第八十六章加一 第八十七章回宫 第八十八章骨裂 第八十九章刀与执念 第九十章帝王入斛 第九十一章计起 第九十二章张狂的汪亭 第九十三章李因缘入瓮 第九十四章棋 第九十五章出手 第九十六章相见 第九十七章先天之境 第九十八章断臂 第九十九章等天明 第七章配和 第八章抓 第九章乱棍打死 第十章习武之心 第十一章忠告 第十二章机会

夜深沉的好似被墨染过。

冷风从林间穿梭,枝叶摇晃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好像是鬼魅的哀嚎。

高矮不一的坟包矗立着,隐约可见森森白骨。

这是长安城西有名的乱葬岗。

无主之魂,尽数散落于此。

哗啦!

风刮的太大了,被碎石压着的一块破旧席子,突然颤抖了一下,裹着的一角就露了出来。

阴森的光线下,隐约能够看清楚里面那具尸体的面庞。

虽然狰狞,但依稀能看出些原有的风采。

应该是眉清目秀,儒雅俊朗的书生。

不过他的死状还真是可怕。

眼睛用力的凸起,像是被巨大的压力挤压过,几乎要鼓出眼眶。

嘴巴长大,发青的舌头吐出来了一大半。

若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他脖颈上被人掐出来的乌黑手印。

他叫陆行舟。

是江南扬州胡水县的一个书生,要进京赶考。

博个功名利禄是其一。

来长安见一见自己魂牵梦绕,私定终身的那位徐家大小姐,是其二。

可惜路上遇见了歹人,还没进长安城,就命丧黄泉。

连个尸身都没人收敛。

破席一裹,就被扔在了这乱葬岗。

呱!呱!

几只乌鸦从远处飞来,落在了陆行舟的身体上。

炎炎夏日,尸体已经轻度腐烂。

正适合它们的胃口。

几只黑鸦扑棱着翅膀,把那破席子掀开的更多了些,争先恐后的啄了起来。

“啊……”

突然,乱葬岗里响起一道痛苦而绝望的尖叫。

呱!呱!

黑鸦们受到惊吓,纷纷飞向远处。

眨眼间消失在了这浓重夜色里。

一个踉跄的少年,从一堆散乱的碎石头里面爬了出来。

少年身高中等,瘦骨嶙峋。

头发枯黄。

颧骨高高凸起,两个眼眶又深陷下去,背微微佝偻。

一看便是常年营养不良所致。

而这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只能遮掩住关键部位。

连双最烂的草鞋都没有。

“我没死?”

少年似乎有些恍惚,沾满泥污的手,揉了揉眼睛。

他就是陆行舟。

原本被人掐死了的,怎么又活过来了?

啊!

脑袋里突然传来剧痛,一股子斑驳的碎片影像,飞快的在眼前闪烁。

陆行舟捂着脑袋跪在了地上。

大概半刻钟以后。

剧痛和影像纷纷消散,陆行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靠在了坟包上。

这尸体的原身,是个乞丐。

因为和别的乞丐抢个烧鸡骨头,被打死在了街头。

胡乱扔在了乱葬岗。

而自己……不知道什么原因,借尸还魂了。

“我原来的身子呢?”

陆行舟猛地反应过来,四下张望。

然后看到了被黑鸦啄的面目全非的那张脸。

血肉模糊。

眼珠子掉在了一旁。

“呕!”

陆行舟眼睛陡然间瞪大,然后蜷缩成一团,剧烈干呕起来。

这原身几日都没吃过东西,只能吐出一口口的酸水。

“呼……呼……”

半晌,陆行舟好不容易平复下来,踉跄着爬到了自己的尸体前。

让人作呕的臭味儿,血肉模糊的脸。

还有那死不瞑目的一只眼睛。

苦苦的,绝望的,悲痛的,盯着夜空。

无数场景,在心头闪过。

陆行舟僵硬了稍许,突然仰天悲鸣,

“啊……啊……啊……”

他疯狂的拍打着地面,碎石子将掌心划破,他脑袋不断的砸着席子,脸上伤痕累累。

眼泪和血污,混成一团。

他浑然不觉,只是不断的哀嚎,不断的骂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荣华富贵……我可以不纠缠你!”

“为什么要害我……啊……”

“啊……”

少年的喊叫声里充满无尽悲痛。

连这乱葬岗的阴森,都似乎被那凄凉给遮掩了下去。

害他的人,是徐王府派来的。

被掐死的那个瞬间,凶手告诉陆行舟,徐大小姐要嫁入太子府,做太子妃了。

将来,徐大小姐,还会成为大魏朝的皇后。

母仪天下!

而这些个陈年往事,就只能烟消云散了。

陆行舟心里真的痛啊。

岳麓书院的花前月下,大雪山上的仰望星空,还有在扬州渡口分别的凄凄惨惨。

所有的一切,甜蜜与不舍,都和那道温柔的身影有关。

但为什么?

一月不见,你就要将我斩草除根?

“你不想见我,你想要荣华富贵,你想母仪天下,你可以跟我说!”

“我陆行舟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有脸,我也要脸!”

“我绝对不会纠缠你半分,我会永远消失,不让你为难!”

“但是,为什么你要害我!”

陆行舟悲痛欲绝,恨意滔天,他用力握紧了拳头。

鲜血顺着指缝流淌出来。

骨节微微泛白。

他咬着牙,眸子里闪烁出的阴森,好像是魔鬼。

呱!呱!

刚刚飞走的几只黑鸦,忍受不了食物的诱惑,又从远处飞了过来。

它们三五成群,站在不远处的枯树枝头上,贪婪的盯着这里。

“滚啊……”

陆行舟愤怒的抓起石头,朝着它们扔了过去。

扑棱棱!

黑鸦被惊起,但并没有飞走,在天空中盘旋了几下,又重新落在了附近。

依旧在等待着。

“混蛋!连你们这群畜生都要羞辱我!滚,滚,滚……”

陆行舟抓起了一根树枝,踉跄着朝着那些黑鸦冲了过去,不断挥舞着,驱赶它们。

他所过之处,黑鸦飞起。

但他刚离开,黑鸦又落了下来。

还有黑鸦趁着他不注意,又落在了尸体上,啄掉了他剩下的一只眼睛。

“啊……”

嘲讽,悲凉,无助。

彻底的击穿了陆行舟仅存的理智和坚持。

他声嘶力竭的尖叫一声,跪在了地上,把脑袋深深的埋在了泥土里。

“为什么……”

他呢喃着,肩膀微微抽搐。

“我何错之有?”

“老天,为何让我沦落至此?”

……

三日后。

陆行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进了偌大的长安城。

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的商铺,奢华的建筑,整齐青石板铺平的道路,等等。

一切的繁华,在他眼中都像是梦幻泡影。

没有让他的眼神儿触动分毫。

他好像是孤魂野鬼。

又像是行尸走肉。

光着脚,一路穿过玄武街,走向了那个世人眼中,辉煌巍峨的存在。

大魏皇宫。

脚掌已经被磨的血肉模糊,他浑然不觉。

他来到了皇城的脚下。

皇城墙垂下的巨大阴影里,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两边站着侍卫。

桌子后面,坐着一个瘦削白面,懒洋洋的,正打着瞌睡的老太监。

哗啦!

陆行舟蹒跚的走过去,双手按在桌上。

狞声道,

“我要……卖身入宫。”

净事房。

光线昏暗,空气里弥漫着让人作呕的血腥和臭味儿。

凄厉中带着绝望的哀嚎声,不断的从隔壁的屋子传来。

那是被去势的新太监。

声声入耳。

听的人后背发麻。

陆行舟被人带进来。

他面色漠然,目光恍惚,任由小太监将自己放在冰冷的铁床上,并绑住了手脚。

从头到尾一动都没动。

“桀桀,来了个心死的。”

满脸皱纹好似鸡皮的老太监,眯着眼睛的扫了陆行舟一眼。

然后把那把正在油灯火苗上烤着的刀刃,取了回来。

用白净的布条擦干净上面的灯灰。

再把一碗烈酒倒在刀刃上。

烈酒迅速蒸发,发出嗤啦啦的声音。

“也好,在这里走一遭,出去就是人嫌鬼厌,阴阳不容。”

“心死了好啊,能活的痛快些。”

老太监絮絮叨叨,凑到了陆行舟面前。

“你想做太子妃,你想做皇后,你想母仪天下?”

“你想徐家光耀门楣,世代荣华?”

“我偏要毁了你。”

“我要你,不得善终,要你徐家,万劫不复。”

陆行舟闭上了眼睛。

他的一生都被徐盛容给毁了。

想要报仇。

靠着这具乞丐的身子,哪怕他才高八斗,惊艳绝伦,也永远都不可能。

徐家开国功勋。

爵位世袭罔替。

势大如参天巨树,岂是他一粒蜉蝣能撼动的?

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入宫为宦。

反正什么都没有了,又何必在意多一份残缺?

世人诽谤,鄙夷,侮辱,对不起列祖列宗,都也不重要了。

只要复仇!

“啊……”

双腿间传来剧痛。

陆行舟眼睛陡然瞪大,这骨瘦如柴的身子也是突然紧绷,那捆着手脚的铁链,被用力的挣了一下,差点儿断掉。

鲜血,遍地。

……

三月后。

连续下了几日的秋雨,又不见阳光。

屋舍里潮湿冰冷。

再加上住着十几个新去势的太监,味道更是骚臭难闻。

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厕所里腐烂了一样。

所有人都无精打采的。

“吃饭了。”

外面传来木勺敲打门框的声音。

陆行舟从铺着草垫的木板床上爬起来,手里端着两个碗,踉跄着来到了送食的太监面前。

一胖一瘦。

养伤的时候,都是这两个太监给他们送饭菜。

“下一个。”

胖太监在陆行舟的碗里倒进了一勺闪着油光的菜汤,汤下面罕见的有两块肉。

个头还不小。

“别磨磨蹭蹭的,快一点。”

瘦太监似乎很是不耐烦,见陆行舟端着碗发愣,把两个窝头扔进他碗里。

用力推搡了他肩膀一下。

“病怏怏的,真烦人,一群废物,要么直接死了,要么就赶紧壮实起来。”

“马上就要分配了,上面来检查看到你们这样子,一定觉的我克扣你们的饭钱。”

“娘的,还得给你们加肉,少贪好几两银子。”

陆行舟扭头看了瘦太监一眼,瞳孔不漏痕迹的缩了一下。

然后,他端着碗走到角落。

窝头蘸着菜汤,慢慢吃了起来。

刚刚。

那些话并不是瘦太监说出来的,而是他厌恶的推搡陆行舟的时候,发出的心声。

陆行舟能够听到。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特殊的本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可能是借尸还魂后,产生的特异能力。

刚开始的时候。

他以为这是自己的幻觉。

就小心的在同住的太监身上试验了一下。

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小太监身上。

然后就听到那人心里一直在骂他的后母还有生父。

好像是被后母强行卖进宫,是为了给后母所生的儿子凑钱娶媳妇儿。

陆行舟拐弯抹角的打听了一下。

发现事实果然如此。

后来他又在不同的人身上尝试了一下,也都一一应验。

自此。

陆行舟便是知道,自己有了偷窥别人心声的能力。

“要分配了。”

“在这内廷里面,想要出人头地,最快最好的办法,就是接近皇帝。”

“我靠着听人心声的能力,只要接近皇帝,就一定能得到赏识!”

“迅速站稳脚跟!”

“但是,如何能确保我被分配到皇帝身边呢?”

陆行舟稀溜溜的吸了一口菜汤,又往嘴里塞了口窝头,目光闪烁。

他报仇的心思已经成了执念。

像是走火入魔一样。

他迫不及待。

不想等!

就想快!

“这个瘦太监应该能知道点什么。”

“他最近损失了几两银子,心情不太好,我可以试试从他这里套点消息。”

陆行舟抬头看了瘦太监一样。

后者骂骂咧咧。

对所有打饭的人都是连骂带赶,充满不耐烦。

“就这么定了。”

陆行舟迅速的把窝头塞进嘴里,胡乱的嚼了两下,混着菜汤喝了下去。

这个时候,饭菜也基本上分配完毕。

胖太监负责收拾碗筷。

瘦太监则是担着盛菜和窝头的木桶,走出了屋舍。

陆行舟不漏痕迹的跟了上去。

“陈公公。”

陆行舟趁着四下无人,飞快的凑上前,从怀里摸出了装着几两碎银子的布袋。

这是他卖身的银子。

总共三十两。

十两用来上缴购买补身子的药,十两用来买这些日子的饭菜,剩下的十两,由自己存着。

陆行舟留下了八两,给这瘦太监二两。

这些日子。

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瘦太监,从他的心声里面,大概判断出了瘦太监在内廷的地位,以及收入水平。

二两银子跟他打探个消息,是最合适的价格。

瘦太监肯定很开心。

应该会好好跟自己说。

“小的想跟公公打听点儿事。”

陆行舟弓着身子,脸上陪着笑,一脸谄媚。

“呵!”

瘦太监掂量了一下布袋,脸上的笑容顿时比花儿还要盛。

二两银子。

真不错。

自己在内廷里,也是个下贱的身份,一整年能捞到的银子也就十几两而已。

二两银子,真的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更何况还不用给胖子分一份。

他迅速的把布袋塞进怀里,脸上带着盛开花朵般的笑容,小声道,

“我可称不得公公,就是个打杂儿的。”

“咱们这里啊,只有那些真正有了官品的人物,才能自称公公,以后可别再叫错了。”

“哎呀,说说吧,想打听什么事儿?”

“咱知道的,都给你讲个明白。”

瘦太监的反应,完全在陆行舟的预料之中。

他面带恭敬,凑近了些,小声问道,

“是这样,小的想问问,我们这一批人什么时候轮到分配?具体是怎么个分配的办法?这宫里那个地方油水更多,还轻松。”

“劳烦陈公公大概给讲讲。”

  • watch
    的商铺&,整齐 发表了帖子
    2022-07-28 07:54:35

    熙熙攘攘的人群,热闹非凡的商铺,奢华的建筑,整齐青石板铺平的道路,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