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权少总裁
娘子可能不是人

娘子可能不是人

作者:二谦 类别:权少总裁 综合评分 100

一场神魔大战,让无数低阶小仙陨落四方。冬暖身陨之后再睁眼,发现自己穿到一本看过的话本里。隔壁书生是未来的权臣,而她则是供着权臣读书,活活累死的无名原配!本体竹子精,天生没有心的冬暖表示:这原配谁爱干谁干,反正她不干!相比文弱没有心的书生,冬暖更喜欢住在村尾,不爱说话的高壮汉子。那汉子身高体壮颜好,身上的气息,还可以温养冬暖的魂魄,实属人界佳品。冬暖:就你了!壮汉本汉:你别过来啊!!!——————————————一对一甜爽风,女主金手指粗。正午的阳光最是毒辣,哪怕最勤快的人家,这个时候,也都得老实的回家避避日头,以免中暑。。

第6章 太惯着你们了 2022-06-22



娘子可能不是人 怎么样  娘子可能不是人二谦txt  娘子可能不是人 最新章节 无弹窗 笔趣阁  娘子可能不是人在线阅读  娘子可能不是人百度云  娘子可能不是人 二谦 著  娘子可能不是人小说  娘子可能不是人TXT下载  娘子可能不是人免费阅读  娘子可能不是人  


第7章 人类好不讲道理 第8章 草包冬五郎 第9章 这不是有脑子就会的吗 第10章 徭役 第11章 田间拱火 第12章 大杏真好吃 第13章 熊孩子挨揍 第14章 妯娌大战 第15章 运道变好了吗 第16章 寒江楼 第17章 人形丹药 第18章 我会负责的 第19章 想吃你 第20章 愿意跟我吗 第21章 说谁小呢 第22章 过几日,媒婆上门 第23章 爆打熊孩子 第24章 扎心之言 第25章 要不,换成冬杏? 第26章 不能惯,得吊着 第27章 二伯娘,我也开个玩笑 第28章 有总比没有强 第29章 老实人设不倒 第30章 烂泥扶不上墙 第31章 刺泡 第32章 仙家方子 第33章 可是,我不识字啊 第34章 读书 第35章 试用上岗,公平竞争 第36章 这太残忍了吧? 第37章 凭什么呢? 第38章 梦想还是要有的 第39章 读书人待遇果然好 第40章 媒婆的嘴,骗人的鬼 第41章 棍棒加身 第42章 还要五天才能订亲 第43章 你觉得廖书生好吗? 第44章 你跟老四,别过了 第45章 咱家还出个小匠人呢 第46章 这不是有手就会的吗? 第47章 揭穿冬老五 第48章 你说我,我就打冬曜 第49章 凭什么供她读书? 第50章 听,打脸的声音 第51章 不能打击的太狠了 第52章 夏日佳品 第53章 族中讨论 第54章 白玉膏 第55章 他不关心别人,只关心她 第56章 你居然私下贴补老五 第57章 捉个正着 第58章 互相投喂 第59章 别读了,回家吧 第60章 虚无飘渺的上辈子啊 第61章 各家供一个 第62章 又挨打啦 第63章 八岁,不小了 第64章 这是人能听懂的吗? 第65章 四房的战争 第66章 两家博弈 第67章 都扔出去 第68章 不与傻子论长短 第69章 又被人惦记了 第70章 山楂条好好吃 第71章 我的侄女随便挑 第72章 敲打冬大伯 第73章 只要打不坏,就往死里打 第74章 小怂包 第75章 蛤蟆功不错 第76章 不爱生火,呛眼睛 第77章 准备搞钱了 第78章 总有人想送人头 第79章 你这个叛徒! 第80章 给个教训 第81章 舌战全家 第82章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第83章 统统挨打 第84章 四处拱火 第85章 我选择相信小母鸡 第86章 你是魔鬼吗? 第87章 编筐手艺 第88章 让你天天不痛快 第89章 暖丫会做衣服吗? 第90章 挨打三兄弟 第91章 记仇,记仇! 第92章 有人藏了私房钱 第93章 父女合作 第94章 寒江楼,做个人吧 第95章 被送回来的冬四婶 第96章 学堂再起冲突 第97章 打红眼了 第98章 娇贵的姑娘家 第99章 嘴甜就行,不用走心 第100章 抢喜钱

七月的小湾村,山清水绿,草木旺盛。

正午的阳光最是毒辣,哪怕最勤快的人家,这个时候,也都得老实的回家避避日头,以免中暑。

因着小湾村的村民,只吃朝食和哺食,所以哪怕中午归家,也不会开火。

不过家里人一多,事情也多,大人的说话声,小孩子的吵闹声,尖叫声,各种声音连成一片,让整个村子都充满了生气。

这会儿,全村声音最大的,莫过于村东头第二家的冬二壮家里。

不少人家听着动静,还悄悄的往这边靠近,想要听听热闹。

左右中午没什么事儿,哪怕是顶着大太阳,但是村民们日常也没什么娱乐,能听一耳朵热闹也是让人愉悦的事情。

“不是我说啊,老三家的,你可得好好管管暖丫这性子,好好的活不干,跑去跟人家蛮丫打架。你说打就打吧,还没打赢,丢人不说,还把全家折腾个够呛,有收拾她这时间,咱家这些人,又能多浇二亩地了。”冬二壮家里,一个中年妇人站在堂屋那里,掐着腰,扬着脖子,语调拉得长长的,像是唱戏似的开口。

妇人身量勉强到七尺,微胖,长相一般,皮肤黑黄,梳着村里妇人最常见的发髻,说话的时候,眼睛瞪得圆圆的,配着她吊起来的竖眉,眼角的褶皱,看着凶巴巴的。

妇人口中老三家的,这会儿抱着八岁的小儿子,坐在北门口纳凉。

听了她的话,老三家的嘴巴动了动,却连声音都没发出来。

见她如此,妇人又拿眼睛瞄了一眼坐在前门口的老太太一眼,见她没反应,又尖着嗓子说道:“虽说蛮丫是个刺头,但是这一个巴掌拍不响,暖丫如果不惹事儿,那蛮丫总不能直接上来硬揍人吧?要我说啊,咱不如就应了廖家嫂子,把暖丫嫁到隔壁去,让廖公子好好教导,说不定还能把性子扭过来。”

站在妇人旁边的小姑娘冬杏,也学着她阿娘那样,掐着腰,扬着脖子,像只斗鸡似的,拍手道:“一个巴掌拍不响,拍不响!”

妇人一听自家姑娘这样说,眉眼舒展笑了笑道:“还是我家杏丫懂事儿,不像是暖丫,总给家里找麻烦。”

妇人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身侧一阵疾风袭来,她甚至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儿,便听到一声脆响。

啪!

这一声响,把猫在全家各处纳凉的人都惊着了,有些原本已经躲到后院,不想听妇人们吵架的,这会儿也急匆匆的往屋里冲。

这一声脆响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声脆响。

啪!

冬杏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花,左脸就疼得跟针扎似的,她刚定住神,看到打她的是头上还包着破布的冬暖,来不及反应,迎面又来了一巴掌。

左右脸先后挨了巴掌,冬杏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到底是哪边更疼一些!

冬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了,哪怕她已经十二岁了,但是冬暖这下手太狠了,冬杏觉得自己的脸都被打麻了。

全家冲回来看到的结果就是,头上包着块破布,脸上还有没洗干净血迹的冬暖,轻轻的甩了甩她打人的手,笑眯眯的说道:“二伯娘,一个巴掌也能拍响的,你听,刚才我拍的多响啊。”

一句话,震撼全家!

二伯娘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嘴巴张得大大的,露出了里面并不怎么白净的牙齿。

说话的小姑娘冬暖,今年跟冬杏同岁,也是十二。

只不过冬杏身量高挑一些,冬暖身形娇小,瞧着像是八、九岁的孩子一般。

不过小姑娘长的不错,柳眉杏眼,唇薄鼻挺,只是因为常年劳作,皮肤晒得黑黄,倒是冲淡了她面上的艳色。

冬暖的话音落下,全家依旧没有反应,她好心的冲着哇哇哭叫的冬杏说道:“冬杏啊,你瞧,这一个巴掌拍的可响可响了。”

一句话说完,不等冬杏反应,冬暖又笑眯眯的问道:“这声音,不但响,还像啊,像不像你打人家蛮丫的那一巴掌?”

这句话,又震惊了全家!

夏日里太阳毒,庄稼地里需要勤快着浇水,不然容易打蔫,上午的时候,全家正浇着地呢,就听到有人过来喊他们,说冬暖跟冬蛮打起来了,据说头都打破了。

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冬暖已经被打晕倒在地上,头破血流的,看着凄惨极了,冬蛮也没好到哪里去。

村里的孩子们打架,平时大人是不管的,但是今日打的太过了,头都打破了,这就没办法善了。

只不过,冬蛮娘那是村里出了名的泼辣妇人,别看二伯娘在家里,又是掐腰,又是扬脖的,放到外面,也是怂蛋一个。

这些人不敢跟冬蛮娘横,但是敢跟自己窝里横啊!

二伯娘首当其冲,仗着二嫂的身份,平时就经常欺负三房,这回抓到机会,更不可能放过。

大中午的,全家没别的声音,就听着她在那里唱戏一般的责骂声。

见全家的人神情不是惊诧,就是茫然,冬暖依旧眯着眼睛笑,心里却在骂骂咧咧。

她一个竹子精,好不容易修炼飞升,结果碰上数万年一回的神魔大战!

原本以为,陨落之后,转世依旧是棵竹子精。

结果,她变成了人,而且还是从前看过的话本里,一个没活到二十的小可怜!

冬暖:。

不能修炼的委屈,还有原主小姑娘的死因,再加上二伯娘还在那里颠倒黑白,冬暖怒极而起,直接就动手了!

冬暖接连两巴掌,把全家都打懵了!

好半天之后,还是二伯娘先反应过来,整个人跳起来就往冬暖身上扑:“你个贱丫头,自己惹了事儿,居然还敢说我们家杏丫,看我不打死你个小蹄子!”

二伯娘发起了疯胡来,冬暖灵活的躲避着,同时声音委屈的开口:“明明是二伯娘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就是想向二伯娘证明一下能拍响的,怎么就变成我惹事了?”

明明冬暖的声音听着不大,但是却能盖过二伯娘的尖叫声,让全家人包括过来听热闹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而且怎么叫我惹事儿啊?明明是冬杏看中了人家冬蛮摘的野花,想要又不敢,跟着人家身后悄悄摸了一朵,被冬蛮发现了还死不悔改,先给了人家一巴掌,发现冬蛮发了狠,她怕挨揍,才把我推出去。我替冬杏挡了灾,二伯娘不补偿我就算了,还骂我,阿奶,我委屈啊!”冬暖一边灵活闪避,一边扬声冲着门口的老太太喊道。

老太太一直沉着脸坐在门口没出声,但是冬暖知道,她会出声的。

因为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老太太还要脸面,不想被人看了家里的笑话,肯定会出手。

果然,二伯娘失手几次之后,顺手抄起了一边的烧火棍,还欲上前之时,老太太冷喝一声:“够了,老二家的。”

老太太一开口,二伯娘像是被惊着的鹌鹑,已经挥起来的烧火棍,心不甘情不愿的收了回去,只是想想又不甘心,收棍的同时,还不忘记狠狠的瞪了冬暖一眼。

冬暖冲着她做了一个鬼脸,把二伯娘气得肝疼,偏偏冬暖做完鬼脸还不够,很快又开口了:“二伯娘觉得廖公子好,那就让冬杏嫁过去啊,像是二伯娘说的,廖公子可是读书人,以后会有大出息的,谁跟了他,可都是享福的命,这大好的福气,我命薄,要不起,就给冬杏好了。”

冬暖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止不住的呸呸呸好几声。

这么大的福气,二伯娘一向精明,怎么可能不要?

还不是因为她看得清楚,那廖母熬了这么多年,眼看着要不行了,估计活不过这个冬天,剩下廖公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以后家里家外的活计,还不得压在新媳妇的身上。

她们为什么看中了原主小姑娘?

还不是因为原主小姑娘是个傻大妞,天天勤勤恳恳,像头老黄牛一样,别看年纪小,但是特别能干,顶半个壮劳动力了!

在话本里,原主最后还是嫁了过去。

因为冬家有自己图谋的东西,廖家也有自己的算计。

廖家看中了原主小姑娘家里家外一把好手的能干本质,把她娶过门,就可以让她继续劳作,供着廖公子读书。

而冬家则是看中了廖母的许诺,会让廖公子教冬家几个年纪小的孩子读书认字,这算是两家互利互惠,只是苦了原主这个小可怜。

最后为了供廖公子读书,未到二十就活生生累死了。

而廖公子,踩着老母亲和原配发妻的骨与血,一路青云,成为了权贵高官,衣锦还乡之时,身边娇妻美妾,好不快活,谁还记得当初供养着他的那个小可怜?

这个话本还是冬暖未飞升之前,因为同名同姓的缘故,所以多看了看。

“你个贱蹄子,你……”二伯娘一听冬暖这样说,顿时血气上头,手里的烧火棍已经控制不住了。

冬暖可不是坐等挨打的性子,几步快走,直接从堂屋冲到了院子里。

刚到院子里,就看到篱笆院外来人了。

也是巧了,来的正是冬蛮母女!

一看她们来了,冬暖眼睛亮了亮。

冬蛮母女可不好惹,冬蛮的父亲是村里的猎户,那可是高壮如塔一般的凶汉子。

上午打架,冬蛮虽然赢了,但是也是受了伤的,冬蛮一家在村子里一向不吃亏,这会儿过来,那肯定是要找回场子的。

“冬蛮啊,冬杏在屋里哭呢,你要下手可得趁早啊,省得一会儿她跑了,抓不到人。”冬暖跑到院中之后,扬声提醒了一下冬蛮母女。

为此,老太太沉下苍老如树皮的脸,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冬暖假装没看到。

冬杏精明着呢,看情况不对跑了,这件事情最后只会变成大人之间的撕扯。

冬杏害原主小姑娘替她背锅打架,最后还要被她们娘俩算计,凭什么?

该是谁的锅,背好了,谁背都行,反正冬暖不背!

冬蛮这丫头,人如其名,人长得十分高壮,明明比冬暖还小一岁,但是长得比冬杏还高,看着像是十四、五岁似的。

一听冬暖这样说,再一看冬暖那手下败将的可怜样,冬蛮懒得多理她,几个箭步冲进了冬家,越过几个长辈,精准的将冬杏从屋里拎到院里,按到地上就是一通捶!

冬杏原本因为脸疼哭叫着要让阿娘替她找回场子呢,她是不信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冬暖敢打她,她要报复,她要打死冬暖!

只是,雄心壮志刚刚升腾而起,就被冬蛮按在地上好一通打。

“阿娘救我啊,冬暖你个贱丫头,你不得好死啊啊啊,冬蛮,你也不得好死!”冬杏接连吃了几口土之后,已经开始不管不顾,哪怕是冬蛮,她也敢扯着嗓子骂了。

二伯娘看着冬杏被打的这么惨,倒是想上前,但是一看冬蛮娘那粗壮的身材,那凶猛的眼神,她又怂的收回脚步,巴巴的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这会儿心里也恼着,但是冬蛮娘确实是个极为难缠的人,说实话,她也有些怵她。

但是,这个时候如果不站出来,她家的脸面也不好看啊。

想到这些,老太太挺了挺背,又狠狠的瞪了冬暖一眼,却见冬暖冲着她无辜的笑了笑。

见此,老太太只觉得心头一哽,顺了顺气之后,这才冷着脸开口:“我说蛮丫娘,你这样就过了吧?”

说完之后,又轻哼一声,接着说道:“就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的……”

老太太话没说完,就被冬蛮娘毫不客气的给撅了回来:“我说老婶子,冬杏这丫头这么小就知道偷偷摸摸的,如果不好好管教,以后咱们村里岂不是又多了一个不着调的?虽然说这两年朝廷税少了,地里收成也好了,日子好过了,但是谁家东西不金贵?被她摸了去,能不着急上火?我们娘俩也是好心,今天算是给冬杏个教训,别等着哪天,冬杏摸了不该摸的,再被人打死了,老婶子再后悔,可就来不及喽。”

老太太险些被冬蛮娘这番话给气昏过去,她不住的翻着白眼,自己抬手顺着气,好半天这才顺过来,咬着牙说道:“我家的孙女,不劳蛮丫娘操心!”

冬蛮娘也是个有数的,人家性子辣是辣,但是也不会太过分,不然成为全村公敌了,以后日子也不好过。

看着冬蛮打了半天,出了气了,老太太这边又气得翻白眼,冬蛮娘见好就收,高声喝道:“行了,蛮丫,该回了,下午地里活多着呢,别都耗在这儿。”

  • watch
    他们赶&看着凄 发表了帖子
    2022-07-07 07:10:44

    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冬暖已经被打晕倒在地上,头破血流的,看着凄惨极了,冬蛮也没好到哪里去。

  • watch
    ,平时&更不可 发表了帖子
    2022-07-06 10:40:37

    二伯娘首当其冲,仗着二嫂的身份,平时就经常欺负三房,这回抓到机会,更不可能放过。

  • watch
    形娇小&,瞧着 发表了帖子
    2022-07-04 09:43:59

    只不过冬杏身量高挑一些,冬暖身形娇小,瞧着像是八、九岁的孩子一般。

  • watch
    是毒辣&的人家 发表了帖子
    2022-07-05 01:25:23

    正午的阳光最是毒辣,哪怕最勤快的人家,这个时候,也都得老实的回家避避日头,以免中暑。

  • watch
    音刚落&疾风袭 发表了帖子
    2022-07-06 02:27:21

    妇人话音刚落,便感觉到身侧一阵疾风袭来,她甚至来不及反应是怎么回事儿,便听到一声脆响。

  • watch

    &架的, 发表了帖子

    2022-07-05 07:44:06

    这一声响,把猫在全家各处纳凉的人都惊着了,有些原本已经躲到后院,不想听妇人们吵架的,这会儿也急匆匆的往屋里冲。

  • watch
    打架,&人是不 发表了帖子
    2022-07-07 03:38:29

    村里的孩子们打架,平时大人是不管的,但是今日打的太过了,头都打破了,这就没办法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