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虚拟网游
清朝经济适用男

清朝经济适用男

作者:邹邹 类别:虚拟网游 综合评分 100

《在清朝经济适用于男》目前已上市后!新书正式出版共分两册:上册:《大清凌厉人妻》下册:《在清朝经济适用于男》新婚、已婚、对婚姻很好奇的男

第三章 高邮小村的粟娘(上) 2022-05-15
第五章 江宁破庙里的粟娘 第六章 江宁小院的粟娘(上) 河道总督 漕运总督 漕帮 第六章 江宁小院的粟娘(下)大修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上)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中)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下) 第八章 江宁手帕巷的粟娘(七夕加更)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上)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中)500更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下) 第十章 慈宁宫里的粟娘 第十一章 畅春园里的粟娘(上)小修 第十一章 畅春园里的粟娘(下)小修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一)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二)小修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三)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四) 第十三章 高邮小村的陈演(上) 关于女主不知道九龙与雍正的解释 第十三章 高邮小村的陈演(下)PK加更 第十四章 远在清河的陈演(PK求票) 第十五章 王家村的王宋氏 (求粉红票) 第十六章 高邮小村的齐强(求粉红票) 第十七章 高邮城的四阿哥(上)小修 第十七章 高邮城的四阿哥(下)小修 第十八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上)加更 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中) 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下) 第十八章 高邮小村的齐家兄妹(上)加更 第十八章 高邮小村的齐家兄妹(下) 第十九章 知州衙门的刘师爷(求粉红票) 第二十章 瓜洲茶园的刘延贵 (加更) 第二十一章 常州漕帮的罗世清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里的秦道然(一)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二)小修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三)小修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四)小修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府的双虹(上)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府的双虹(下)小修 经济适用男的含义和第一卷的写作意图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一)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二)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三)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四) 第二十五章 京城小院的齐粟娘 第二十六章 乾清宫的穆德士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上)小修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中)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下)小修 第二十八章 德州行宫的陈演(上)小修 第二十八章 德州行宫的陈演(下)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上)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中)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下) 第二章 清河漕帮的李老四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一)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二)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三)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四)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五)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六)1800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一)小修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二)小修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三)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四)小修 第五章 清河许家的莲香 小修 第六章 典史府里的连震云(上)小修 第六章 典史府里的连震云(下)小修

焦七说罢,又指着一众女童道:“你们更是要仔细着,深宅内院里,一个行差踏错,名声便臭了。性命事小,辱了父母祖宗却是事大。那孩子虽是可怜,那小姐却更是冤,嫡嫡亲亲的女儿,年纪小不晓事,不过因着这事骂了一顿关进房里,受了惊,再不敢吃饭,活生生地吓死了。”

“公公,何不叫城西的刘独眼?他可是个爽快人,出价比焦七高了足足四成。”此话一出,立时便有四五个太监随声附和。

“粟娘,想爹娘了?”躺在齐理身边一个男孩不知是听到了动静,还是被震动晃醒,坐了起来,悄声问道。

这些孩子小的不过是六七岁,大的不过就是十三四,都以小崔为首,和他说话,听他安排。小崔一时顾不上齐粟娘。齐粟娘见得孩子们都醒了,也不再开口。她来这世上,见着的只有人牙子、帮闲和孩子们。他们说话时遣词用句、行事时进退礼数,与她前世里全不一样,她稍不留意就会露了破绽。小崔虽是甚有见识,但心疼她有病,把她当自己的四妹一样照料,多半不会怀疑她,她也只敢说上几个字,更不敢去和别的孩子亲近,只能躲在小崔身边装呆愣,看着他和孩子们说话,暗暗模仿。

齐粟娘伸手接过旧衣,焦七知她奇怪,仍是笑道:“这府里买奴才原是管事儿的事,小崔运道好,正遇上总督公子,被他一眼看中,说他干净爽利,模样体面,立时就赐了新衣,做了跟前的小厮,其他几个都是干粗活的命。”

齐理沉默半晌,把头埋在小崔怀里,含糊道:“我姓齐……”

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马蹄声轰然渐近,后头的人已是策马赶上了最后一辆骡车,竟有百骑之多,不一会儿就把三辆骡车团团围住,赶下了官道,停在了道边稀疏的白杨林里。

齐理听得这癫病“几月发作一回”,心里沉甸甸的,小崔似是觉察出她的不安沮丧,柔声逗她说话,“对了,咱们虽都是永定河水灾被卖的,你平日里少言少语,不和大伙儿亲近,大伙儿只知道你叫粟娘,你姓什么?家在永定河边哪个县?我是直隶沧州人。”

小崔轻轻笑道:“姓齐?齐粟娘?”

他捧着那物什笑道:“八爷,果然是这不长眼的人牙子顺了小格格脖子上的金锁片。”

“……是,我叫齐粟娘……”当初的齐理,现在的齐粟娘把眼泪在小崔的衣襟上擦去,抬起头来,正要说话,只听得外头又是一阵鞭响,人牙子的叱喝声传来,“快!快走!”

小崔听得李全儿的话,松了口气,摸了摸齐粟娘的头。骡车上的挤坐的十来个孩子哭了起来,“小崔哥,俺们……俺们会被卖到哪里去……”

齐理重重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她用过各种方法想让自己从恶梦里醒来,最后以痛得大哭而告终,她已经认命了。

“粟娘,你怎么不吃了?”小崔见得齐粟娘咬了两口窝窝头便停下,不禁问道,齐粟娘猛然惊醒,含糊道:“我呆会儿吃……”说罢,便推说口渴,走开了,却只觉小崔的目光落在她背上,久久不放。

齐粟娘抱着棉衣,默默无语,心中百般揣测小崔用意。众人歇了一宿,第二日便出了淮安城。仍是乘船沿漕河而行。

齐粟娘一惊,“扬马苏戏?”小崔摸了摸她的头,没有出声。齐粟娘看他脸色,隐约知晓“扬马苏戏”所指为何,她所知不多的诗词除了“床前明月光”,“鹅鹅鹅”之类外倒还有“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便有些忧心,再想想李全儿夸焦七的话,自我安慰了一番。

她喃喃自语道:“何必去拖累他?开弓没有回头箭,是死是活就是这一遭了。”说罢,她寻了处倘有墙、顶的屋子,将湿衣用树枝晾起,自个儿依墙坐下,从油布中取出半块窝头,一边歇息,一边细细嚼吃下咽。

她想到此处,摸摸了怀中的硬物,暗暗庆幸,起先虽是打算为奴,却又忍饥挨饿将日日的窝头省下不少,藏在身边,如今决心一下,果然用上。

她不敢喝泥水,不敢吃路边尚青的无名果实,只仗着怀中五个半窝头和清晨树叶上的露水,忍着手脚的冻裂伤痛,一连走了十七天。她带着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走过了四个无人的村子,终于在干粮告尽的第二天,爬上了一处小青丘,看见了五里外一弯小溪和两缕寥落的炊烟……

注1:关于古代女子名节这个故事,是看到野史明代《只见编》提到,海瑞曾经因为五岁的女儿吃了男仆喂的饼,勃然大怒,认为女儿坏了名节,她的女儿后来是活活饿死的。个人认为中间的细节不清,事情真假如何难说。但考虑到明清两朝是封建化最黑暗的时期,未必不存在可能。只是私心认为,海瑞当时发怒的时候,未必就一定想让女儿死吧。

  • watch
    齐理沉&默半晌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02:27:44

    齐理沉默半晌,把头埋在小崔怀里,含糊道:“我姓齐……”

  • watch

    &,才能 发表了帖子

    2022-05-16 07:13:52

    小崔一把抱住那两个孩子,“不能哭,不能出声,安安分分的,才能保住命。”

  • watch

    &官道, 发表了帖子

    2022-05-14 03:32:49

    八爷似是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回去了,李全儿,余下的事你料理了罢。”说罢,马蹄声起,近百骑快马从树林边疾驰上官道,在轰然声中向北而去。

  • watch
    目送八&罢,也 发表了帖子
    2022-05-14 06:43:49

    李全儿目送八爷向京城而归,待得蹄声远去,再也见不到影儿,方转过身来扫了一圈地上的三十来个男女孩童,击了击掌,笑道:“小的们,替这些娃儿们寻条活路罢,也是主子打赏我们辛苦了一夜。”

  • watch
    贵气,&……方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08:09:50

    那随从陪笑道:“也是小格格生得贵气,……方才赏下这宝贝,主子,初一里头还有赐宴,时辰不早了,您看……”

  • watch
    满旗大&贵人的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03:54:23

    钢刀从刀鞘中拨出的声音蓦然响起,齐粟娘全身僵硬,牙齿打战,不过是正中那位满旗大贵人的一个手势,人牙子和两个帮闲哼都没哼一声,便丢了性命,咽喉上的伤口泊泊地流出鲜血,淌了一地。

  • watch
    悄声问&道。 发表了帖子
    2022-05-14 03:26:06

    “粟娘,想爹娘了?”躺在齐理身边一个男孩不知是听到了动静,还是被震动晃醒,坐了起来,悄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