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末代吸血鬼觉醒

末代吸血鬼觉醒

作者:季风林 类别:穿越重生 综合评分 100

中世纪欧洲时期,教会将各地年满40周岁十七岁的少女医院救治“神的宫殿”,重新开启了一场血腥选拨。深严的等级制度背后,神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凭阿坐在我身边,掀开了窗帘,正往外面张望。他的宽檐草帽遮住了一半天,但依然能看见,上山的路上有无数小黑点在动。。

第六章 喜帕恰斯 2022-01-13



猎魂觉醒吸血鬼  吸血鬼之梦觉醒攻略  吸血鬼之梦・觉醒v0.4  吸血鬼的觉醒攻略  吸血鬼的觉醒游戏  上古卷轴5吸血鬼觉醒  吸血鬼觉醒卡图  吸血鬼之梦觉醒  游戏王吸血鬼觉醒  初代吸血鬼觉醒  


毫无疑问。

后来我也问过公爵我母亲的事。但他总是露出一脸怅惘的表情,望着我,对什么都避而不谈,仿佛勾起了某些不足为人道的往事。到现在,除了她是“神”,我什么也不了解。

我说对。

并不如想象中的柔软,又粗又硬,扎手得骇人。和他的表情一样骇人。但毫无疑问,什么都不如他接下来的宣言骇人。

本来我们以为嬷嬷在主位坐下,是要对我们训话了。但她一言不发,只是等着。没有人出声。过不了多久,四角其他的出口又打开来,涌入了其他的女孩。我忽然醒悟,这大概是一个聚集地。每个区域的女孩无论从哪里进入城堡,最终都能到达这里。等到所有的女孩都落座完毕,坐在正中央的那个穿着墨绿色紧身裙的嬷嬷就发话了:“欢迎来到伦恩堡,小崽子们。”

艾瑟尔很热情,大多数女孩都对她露出了笑脸。问来问去,确定的消息是:她们在这里等待一个女人。

在这种时候,嗅觉按理说会格外明显。但走了很久,我都没闻到什么明显的气味。就连木材和石材的味道都很淡,最多只有蜡烛散发的一股温和的香精味。让人想起教堂。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只有那句话肆无忌惮地炸开来。如果这就是命运的话,其实我别无选择。

家里人把她们送来这里,绝对不是来享福的。也许正相反,她们来是让别人享福的。但无论如何,到了这里,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嬷嬷们不耐烦起来,其中一个已经开始赶人。一个又一个姑娘站了过去,任她们揉捏评判,仿佛待价而沽的猪。

艾瑟尔依偎在我身边,时不时往后张望一眼。她无疑很慌张,挤在众多女孩中间,一直不知所措地被撞。箱子也碰着膝盖咚咚响。

那个时候我躺在原地,疼得想哭。但是眼泪堵住了一般,流不出来。天空没法回答我:我们明明说着同样的语言,为什么我是怪物,他们不是?

我们开始还不全然理解这话是什么意思,但很快,就有六个像刚才那样全身僵硬的人上来,钳着她们的脖子,蹭着地面拖了出去。没入黑暗之后,没有人猜得出来她们会遭遇什么。应该不是好事。

嬷嬷随手拿长鞭指了一个女孩。她颤抖地站起来,紧盯着嬷嬷的表情,似乎并不确定该不该站起来。但无论如何,她还是说道:“对不起,嬷嬷,请问问题是?”

那是一只红色的眼睛。并不算低调,是猩红色的。我听说得了非炎症性失明的人也可能会这样。但我是眼珠天生如此。不需要去做什么水蛭治疗。

我掀开另一头的窗帘,一张大大的笑脸就撞了进来。是另一个穿着白色睡袍的小姑娘。圆领滚着花边,和我是一样的款式。也不知道为什么,教会要求我来时必须穿这套睡袍。看来这是统一规定。

她从伯尔尼来,和我同岁,小两个月。舅舅是一名红衣主教。据他说,能来这里是天大的荣耀,她能获得资格还是靠她舅舅职务之便。但是她也不明白这是要来什么地方。教会的使者都很神秘,上了车之后一句话不说,就直接驱车带我们去目的地。我原来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没想到有同样遭遇的,起码有上百人。也许都是年轻女孩。

我到了之后不久,队伍就动了。东一区的嬷嬷第一个将我们领入了狮子口内部。一切都比我想象中的昏暗,墙壁上点满了蜡烛,它们簇拥成群,像黑暗中窥伺的鬼魅。除此之外,厅堂内丝毫没有别的光源。有一两个看起来动作僵硬的门童守在中央,胳膊随着我们的到来缓缓转动。

她的声音四处反响,我大概听到了十遍,彻底记住了这句话。比想象中简单得多,正常人听过一遍,几乎很难忘记。然而接下来,我才意识到,我并未完全领悟这句话真实的含义。桌子忽然从地面下陷,然后翻了上来。我看到了无数怪兽状的器皿,面目清晰,泛着银器特有的光泽,有的是牛,有的是一个羊头,有的是完全认不出具体形态的兽。每一个上面,都长出了一个瓶颈似的开口。

“为了让你们印象深刻,不如让我先来提问好了。”嬷嬷忽然站了起来。

它们也很孤独,和当时的我一样。明明周围全是乌鸦,还是孤独。

  • watch
    得镇定&有转着 发表了帖子
    2022-01-15 09:52:43

    很快,她的笑脸逐渐变成了惊恐。我没多解释,静静地拉下了窗帘。可没过一会儿,她又敲了敲马车。我再次掀开了,这回,她显得镇定多了。如果她左手没有转着自己的金色辫子的话。

  • watch
    领滚着&来这是 发表了帖子
    2022-01-17 06:30:18

    我掀开另一头的窗帘,一张大大的笑脸就撞了进来。是另一个穿着白色睡袍的小姑娘。圆领滚着花边,和我是一样的款式。也不知道为什么,教会要求我来时必须穿这套睡袍。看来这是统一规定。

  • watch
    黑的窗&了很多 发表了帖子
    2022-01-17 01:39:26

    我望着一扇扇又大又黑的窗户,脑海里已经想象了很多阴森的故事。

  • watch
    檐草帽&,但依 发表了帖子
    2022-01-15 02:59:21

    凭阿坐在我身边,掀开了窗帘,正往外面张望。他的宽檐草帽遮住了一半天,但依然能看见,上山的路上有无数小黑点在动。

  • watch
    刻被淹&来来往 发表了帖子
    2022-01-17 02:46:15

    城堡外车轮印很深。即使下着雪,一道道车辙立刻被淹没,还剩下了无数道来来往往的痕迹。在雪地上画出了迷宫。我们停下来,下了马车。和数十名穿着雪白睡袍的女孩同时抬头,瞻仰这一处文明古老的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