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004章 回避

春山笑 第004章 回避

作者:午夜牧羊女 小说:春山笑 更新时间:2022-01-15 18:27:25
闻梵音顺手将养身丸丢进嘴里后,又耐心的等待了片刻,见王灵均也没其他问题了便后转身离开。王灵均望着她的背影没忍着笑出声了来,这姑娘看出来有些冷,但他问的问题居然都能可以得到回应,并且还都很认真地的回应。单纯又认真地,也仅有远离它世俗、遁世隐居山林的神医谷能养出这样王灵均望着她的背影没忍住笑出声了来,这姑娘看起来有些冷,但他问的问题竟然都能得到回应,而且还都很认真的回应。单纯又认真,也只有远离世俗、避世隐居的神医谷能养出这样的性格了。。...

春山笑

推荐指数:10分

《春山笑》在线阅读

闻梵音随手将养生丸扔进嘴里后,又等待了片刻,见王灵均没有其他问题了便转身离去。

王灵均望着她的背影没忍住笑出声了来,这姑娘看起来有些冷,但他问的问题竟然都能得到回应,而且还都很认真的回应。单纯又认真,也只有远离世俗、避世隐居的神医谷能养出这样的性格了。

他回头看向范辉,脸上的笑意收敛了起来:“瞬平,你带着范兄去安顿,我去后山悬崖处将灵芝采回。闻谷主言得到三秀才可解毒,想必那解毒之物三秀必不可少。”

李玉恒点头:“好,一会儿见。”

悬崖峭壁对凡人来说危险陡峭,对于他们修士来说如履平地。且三秀灵芝虽然珍贵,却不是无可替代,他们并不贪这点儿东西。

闻梵音没有多加揣测那三人的行为,她回到房间将灯盏点燃,拿起之前没有看完的医书继续看了下去。心中将白日的一言一行复盘了下,很好,没有出现漏洞破绽。

第二日天色大亮,闻梵音刚准备走出房门,经过木桌前看到那块儿放置着的玉佩时脚步微顿。

她想起昨夜那几人的身份,王家李家吗?那么谢家呢?

她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伸手拿起玉佩挂在腰间。在她打开房门时脸上的表情一敛。

她抬头看去,不出所料便见到守在门口的王灵均。

“见过闻谷主。”他捧着一个精致的木盒子,语气轻松洒脱道,“这是在下昨夜采摘的三秀,请谷主收下。”

闻梵音接过木盒子后打开看了一眼,一本正经的说:“确实是我要的那颗灵芝。既然王先生已经完成我的要求,我也会履行诺言。”

她转身朝着房间走去,边走边说:“劳烦王先生将范先生带来了。”

王灵均听到可以立刻医治好友却并未急匆匆去接人,反而认真的问道:“谷主是否需要再休息一段时间?”

他还记得昨夜谷主身体虚弱的模样,救治一个身中剧毒之人很是劳神,他有些担心谷主支撑不下去。

闻梵音将木盒放在桌上,坐在桌前淡漠道:“无需。”

她这么一答后王灵均也放心了,从他这短时间的了解来看,这位谷主是位不会说谎的人呢。

王灵均离开片刻后,很快便与李玉恒、范辉二人一起出现在闻梵音面前。

范辉气色比昨日更差了几分,但他礼节分毫不差:“麻烦谷主了。”

闻梵音将准备好的布包打开,里面是一根根光亮纤细的银针。她倒了杯滚烫的茶水放在一旁,从布包中拿起一根针道:“不必如此客气,过来坐下。”

见闻梵音招呼,范辉没有任何迟疑地走到她身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李玉恒下意识摸了摸腰间的算盘,能解奈何毒的这种秘术可以说是十分隐秘了,轻易不可示人,为保险起见他询问道:“谷主,我与谨之是否需要回避?”

闻梵音长袖在清晨山风吹动下微微摆动,更显出尘清绝:“范先生并非女子,并无男女大防之礼。”所以为何需要回避?

听懂了她要说的话后,李玉恒与王灵均眼里都染上了几分笑意。

范辉囧了下,却也没忍住笑了。

治疗的过程却是很快,特别是对经历了种种艰难和绝望的范辉来说,便是王灵均与李玉恒也震惊不已。

他们为了帮助范辉也发挥了不小的力量,依靠自身人脉与家族人脉寻找了许多丹师医师,得到的答案都是无法救治只能等死,谁曾想在神医谷这位谷主手里居然轻而易举便做到了。

只是随便扎扎针毒就解了?简单的好像是在做梦。

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闻梵音身上绝对治愈的力量一闪而过,带着范辉被毒药吞噬的那部分修为回到了她的体内。

她停顿了下,面上不动声色,手上不紧不慢地将银针拔下来,一边拔一边说:“毒虽已解仍需要调养,被毒侵蚀的修为也无法找回,范先生重新修炼便可。且范先生应不缺调养身体的宝物,神医谷就不多留诸位了。”

范辉雀跃地动了动身体,感受着三个月来难得的轻松感,那种一日日步入死亡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如今终于阴霾散尽了。

至于损失的修为,他的境界在那里,很快便能重新修炼回来。命能保住已是大幸,他已然很欣悦了。

他活动了下身体,将外露的情绪收敛了下,转身朝着闻梵音恭恭敬敬的一揖:“范辉多谢闻谷主救命之恩,日后如有差遣,辉定全力以赴。”

闻梵音将银针裹起来放在一边,坐在桌上端起茶杯,这茶水还没有凉,温度刚刚好入口。

她抿了口茶水,漫不经心道:“那就日后再说吧。”

她不轻不重的下着逐客令:“你们可以离去了。”

范辉直起身体,与王灵均、李玉恒对视一眼,李玉恒上前一步,笑吟吟道:“在下仍有疑问,不知谷主可否解惑?”

闻梵音放下茶杯,态度看上去很是真挚:“问吧。”

李玉恒的目光落在装着三秀的木盒上,询问道:“不知范兄的身体是否需要这灵芝?”

谷主让他们摘来灵芝才会出手解毒,很大可能是范兄的身体需要这灵芝,但谷主赶人时却分毫不提,这让他们有些看不清这灵芝到底是需要还是不需要。

闻梵音没有半点隐瞒,直言道:“采摘三秀乃是报酬,范先生的身体无需外物。”

李玉恒苦笑,是他们看轻了神医谷一脉的力量了。

他也是躬身一揖,神色认真道:“是在下小人之心,还望谷主见谅。”

闻梵音放下茶杯,第一次笑了起来,她笑时眉角眼梢染上了愉快,仿佛听到了一件十分开心的事:“世人皆如此,先生无须歉疚。”

她说着还点点头表示肯定,随即问道:“还有何不解之处?”

李玉恒直起身体,摇摇头:“并无。”

“如此便离去吧,神医谷不留外客。”闻梵音脸上的笑意一收,再次逐客道。

昨日留下乃事出有因,今日可就不行了,她的地盘留有外人总归是不自在的。且这三人给她带来的可不仅是不清净,单是那奈何毒便能看出其背后麻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