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零号!
但是……始终让莫挽歌引我以为傲的毒术却没能失败,女孩擦着粉末躲了过去的。怎么可能会?!“想完了吗?”为什么他们一个二个打群架都不专心致志呢?总是会走神儿,血炎也不是说这女人是第一吗?女孩依旧诧异,而已由于面瘫表情显现出来不出。依旧是那淡淡的声音,不,不如说淡,倒怎么可能?!。...

可是……一直让莫挽歌引以为傲的毒术却没能成功,女孩擦着粉末躲了过去。

怎么可能?!

“想完了吗?”为什么他们一个二个打架都不专心呢?总是走神,血炎不是说这女人是第一吗?

女孩依旧不解,只是由于面瘫表情显现不出。

依旧是那淡淡的声音,不,与其说淡,倒不如说是根本就没有感情和起伏,仿佛什么都不重要。

“什么……”还未反应过来,女孩又一次近身,转身,抬腿,踢,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莫挽歌惊恐地发现自己根本看不清对方是如何出手的,转瞬就被人踢到在地。

痛!刺骨的痛,她还从没这么痛过!肋骨好像断了,又好像是心脏被撕裂了,或者是头错位了……她不清楚,因为一瞬间她就已经意识模糊了。

而在晨闫眼中发生的,则是上一秒女孩还在自己面前礼貌的伸手想扶自己,下一秒就看到莫挽歌狼狈地躺在地上生死未知。

太快了!快到他这个排名第二的家伙居然连残影都没看到,连世界第一都反应不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恐怖怪物?这下晨闫算是知道为什么老大要派她来协助自己了。

转而晨闫又十分心惊,这个女孩似乎是早就发现莫挽歌想要拖延时间,那是不是也早就发现自己想要帮莫挽歌?

“你,你到底……是……什么,咳,人?”莫挽歌人生中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弱,弱到根本无法反应,她从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物。

“嗯……”女孩认真地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不过如果按你们的排行和血炎上次跟我说的话,我应该算是……零号。”

零号!原本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甚至表示为“无”,是一种可有可无的代表。

可是众所周知杀手排行榜是以代号标记,几号就代表着第几,最强就是一号,但也不准确,因为一号之前还有……零号!

零号可以代表着虚无,也可以代表……至尊!第一都无法匹敌的“零号”!

以前莫挽歌也听说过血炎身边似乎有一个厉害人物,但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个年轻女孩……

“我没有……背叛……”莫挽歌艰难地说。

零号轻声回答:“我知道啊。”

“那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帮那个恶魔?

似乎听懂了莫挽歌话中的意思,零号回答:“因为你威胁他了,他要你死。”

废话,她当然知道,零号到底长没长脑子?她想问她难道就不知道那个恶魔的真面目吗?别到死还给人家卖命,她算看出来了,这个零号还真可能是脑子里缺根筋,可能被洗脑了。

“你就,就不怕他……有天也,也这么抹……咳,咳咳……抹杀你?”

“他不会。”

莫挽歌很想要翻白眼,可她已经无力再做任何动作了,哪怕连句话,一个字也说不了了。

零号冷漠的开了枪,没有任何不妥,垂下的眼帘覆盖了琥珀色的眼瞳。

她带了枪!可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射击,也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了。

其实好像一开始她就知道两人在拖延时间也并没有拆穿,就是那么静静地,静静地等着,等两人续完了情,想完了事,发完了呆,再上去一击秒杀。

莫挽歌还是死了,在她闭上眼帘的最后一刻,耳边恍惚地听到晨闫撕心裂肺地呼喊和那依旧淡漠的声音说到:“他不会杀我,因为他杀不了,他如果要杀我,那就把他的窝端了……”

“你......”晨闫错愕地看向零号,又不可置信地爬向莫挽歌的尸体。

他骨节分明地手缓缓探向莫挽歌的鼻子,良久,许是确认了莫挽歌的死亡,眼泪终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挽歌!不......!你为何要杀她!”晨闫满眼通红,紧紧抱着莫挽歌逐渐变凉的尸体,狠狠瞪着零号,眼弥漫着前所未有的杀意。

“你在说什么?”零号奇怪地看向晨闫,“我们的任务本来就是……杀了她啊。”

“现在任务完成,你把她的尸体带回去就可以领赏了。”零号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像是在说一件普通的事。

“我杀了你!”晨闫猛地发难,三把暗器瞬间来到零号的面前。耍阴招,一直是他最擅长的,也是他能混到世界第二的原因。

莫挽歌也正是因为他用阴招才受了重伤,可现在这项立命的本领第一次遭到晨闫的嫌弃。如果不是他伤了莫挽歌,她怎会死?

他本想做做样子,却不曾想断送了她的性命。

现在,他只想为莫挽歌报仇,即使杀不了零号也要和她同归于尽!

然,暗器并未近身,零号身边寒光闪过,三把暗器皆弹飞出去。零号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菜刀?!

还未等晨闫细想事件的合理性,零号鬼魅的身影已来到面前,一刀封喉,伤口极深,几乎切掉了半个头。

“违抗组织命令者,一律斩!”

切完零号又用菜刀在晨闫的双手手腕上迅速划过,随机丢掉刀,退出几米远。

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额……你……”晨闫倒地,那一刀切断了他的气管,以至于他根本发不出声,嘴巴微微开合,更似是呜咽。

晨闫怎么也不会想到,堂堂杀手榜第二的他,竟会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年轻女孩用菜刀杀死。

临死,晨闫笑了,是苦笑,他原打算为莫挽歌报仇,却没想到他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了,练同归于尽都是一种奢望。

也罢,能与莫挽歌死在一起,也算是一种幸福了。生前不能与她再一起,死后再来追求你吧。

此时楼上吹来一阵微风,吹动了楼顶年轻女孩的白裙与长发,裙摆微微飘动煞是好看,只有女孩裙摆上的点点红渍与地上两具抱在一起的尸体诉说了这里曾发生的惨案。

一切都结束了……零号沉默地盯着手中的钻石,那是从莫挽歌手上扯下来的,也就是她今晚盗取的那枚凤羽戒。

“不对!”零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冲到莫挽歌的尸体旁,抓起她的手反复看,口中喃喃道:“还没结束,她跑了……”

说完,零号抓紧钻石,修长的手指用力在空中一划,面前竟凭空出现一个黑洞。

没有丝毫犹豫,零号跳进了黑洞。零号一走,黑洞立即消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