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亲自送过来更有诚意
第二天一大早,许舒被母亲的电话闹醒。还20-300她有个缓神的过程,对面的人是噼里噼一顿说。“还没准时起床?我昨天交待给你的事情是也不是早已忘了?你算一算自己都太大年纪的人了,怎么是记忍不住事情?”“妈,”许舒非常艰苦的坐出来,确认宿舍里没人才把声音再放大点还不等她有个缓神的过程,对面的人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说。。...

隔天一早,许舒被母亲的电话吵醒。

还不等她有个缓神的过程,对面的人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说。

“还没起床?我前天交代给你的事情是不是早就忘了?你算算自己都多大年纪的人了,怎么就是记不住事情?”

“妈,”许舒十分艰难的坐起来,确定宿舍里没人才把声音放大点,“没忘,我马上就去给许加耀买。”

电话那头传来许加耀的声音:“姐,我要最大的奥特曼!”

她应声:“嗯,知道了。”

把衣服换好之后许舒下床。

打开窗户,南照的秋天能有这样的天气还不错,阳光透过绿叶,丝丝缕缕的照耀在地上。

到商场的时候将近中午,买完许加耀一直念叨的奥特曼,许舒又坐上公交车往车站的方向赶。

这个时间点,还有最后一趟去初县的车。

十多分钟以后,公交车稳稳的停下,许舒下车之后往车站里面走,一眼便看见早就等着的司机师傅。

那人面向和善,笑着问:“又给你弟弟带玩具回去?”

“嗯,麻烦您了。”说罢,她把钱和手里的玩具一并交给面前的人。

车子里面坐着的几个婶婶像是认出了许舒,碎嘴的议论。

“那是老许家的大女儿吧?”

旁边的人眯着眼睛看:“还真是,长这么漂亮了。”

“这大城市就是好啊,我回去也跟我女儿讲讲,让她以后也来南照上大学,这里是个好地方。”

这些话许舒自然是没听见的,送完东西道谢之后她就离开了。

漫无目的的往外走,刚走没两步,外头的太阳消失不见,紧接着就是一片阴沉。

南照的天气就是这样,上一秒兴许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就可以大雨倾盆。

许舒无奈,因为没带伞,只好找个地方先躲着,等雨停后再回学校。

她的目光停在马路对面的一辆保时捷上,兴许是想到了什么,所以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两眼。

车里的空调温度开的合适,沈辞生出声:“先不回宅子了,开去马路对面。”

“好的,老板。”

沈辞生没让张航把车停在许舒的面前,而是隔着段距离,自己拿了伞下车。

打开车门,还来不及撑伞,雨水把西装浸湿了些。

躲雨的人一直都在想这个雨到底什么时候会停,想得入迷。

要不是头顶上突然多了把伞遮挡住雨水,她可能都不会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人。

雨水砸落在水坑里泛起一圈圈涟漪,突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雷声轰鸣。

现在的气氛有点奇怪,许舒反正是认出来他了。

身边的人就是昨天把她裙子踩坏的,沈辞生。

“沈...”差点脱口而出他的名字,所幸最后反应过来,“沈先生?”

“你记得我?”

许舒咬咬牙,岂止是记得,简直毕生难忘。

“是的,我对您的印象,十分深刻。”

沈辞生居然笑了:“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给你赔一条新的,不知道这样,许小姐会不会接受我的道歉。”

“沈先生您太客气了,昨晚的事情,我没有放在心上,”她继续说,“更何况当时灯光黑暗,也是事出有因。”

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情需要解决,那就是他的东西在自己这里。

西装外套可能对面的人毫不在意,可是里面的车钥匙和打火机,他应该还是需要的吧。

“沈先生,您有些私人物品落在了外套里面,您看看什么时候方便,我好给您送过去。”

沈辞生虚着眼睛看前面的大雨,声音不大:“我就现在有空。”

难不成是让她现在立刻马上把东西拿过来吗?

“好的。”许舒咬咬牙,一脚踏进雨幕里,下一秒又被身后的人拉了回去。

沈辞生声音有点沉:“你这是干什么?”

“您不是说就现在有空吗?我得赶紧回去拿。”

他松开手,蹙着眉头打了个电话:“把车开过来。”他的目光停在许舒的身上,“回学校?”

许舒点头:“嗯。”

“我送你。”他说。

话音刚落,又是一记雷声,雨势瞬间变大。

“麻烦沈先生了。”

司机过来的很快,一分钟的时间都不到。两个人坐在后面,车子里出奇的安静。

开车的人下意识的通过后视镜看后面的女孩儿,下一秒,却跟沈辞生四目相对。

“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这声音太冷,把旁边胡思乱想的许舒吓了一跳。

前边儿的人立马坐正,眼睛再也不敢乱瞟。

沈辞生继续说:“先送我去公司。”

如果是这样,许舒等会儿只需要把东西交给他的司机就可以。

她居然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大概是觉得身边的这位大佬很可怕,身上的气场和普通人完全不能比。

车子稳稳地在公司门口,沈辞生下车之前,交代张航:“把许小姐,安全送到南照大学。”

张航点头,“好的老板。”

许舒眨眨眼睛,下意识的看向身边的人,却听见他说:“车钥匙和衣服你可以直接交给张航。”

她点头。

“但是,”沈辞生眉目柔和了些,“如果许小姐能够亲自过来交到我手上的话,这样,兴许会更有诚意。”

说罢就下了车,她的目光没继续跟随,而是思考这句话的深意。

亲自过来,交到他的手上?诚意?

“许小姐,我现在就送你去南照大学。”

她回过神点头,“好的,麻烦你了。”

“不麻烦。”张航目视前方,认真开车。

车子停在南照大学的校门口时,立马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许舒开门,让里面的人等一会儿,她回宿舍取完东西就过来。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有人认出来,那是沈辞生的车。

“难不成,二爷来我们学校了?”

有女生笑:“怎么可能,人家忙着呢。”

张航看着从车前走过的女生忍不住的点头,都说南照大学是出美女的地方,果然是真的。

许舒来的时候,他还沉浸在看美女的世界里。

她敲了三四下车窗里面的人才反应过来。

“不好意思啊,许小姐。”张航连忙下车。

许舒把手里的纸袋子交给他,很轻的笑:“没关系的。”

“等等,你不和我一起过去啊?”

“我就不去了,”许舒说,“晚些时候还有点事情要忙。”

“别啊,你要是不和一起回去的话,老板肯定会把我皮扒下来的。”

张航跟着沈辞生很多年了,所以自己的老板是个怎样的人,他还是清楚的。

沈辞生下车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许舒的暗示,也是对他的“暗示”。

只不过意思不太一样。

“许小姐,你就跟我去吧,耽误不了多长时间,真的。”

“我...”许舒有点为难。

“就当是救我一命了,我们老板是真的很恐怖。”

她唇线抿直:“行吧。”果然还是学不会拒绝别人。

“许小姐你真是好人。”张航帮她拉开车门,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后座的人很好说话的原因,张航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许小姐,你学的什么专业啊?”

“油画。”

“厉害啊,这个可是我小时候的梦想。”

许舒象征的笑了笑。

车子很快就到了公司楼下,许舒开门下车,张航去了停车场。

她提着袋子往里面走,在前台被人拦住。

那人上下打量她一眼,语气并不友好:“诶,你干什么的?”

“我找沈先生。”

前台忽然笑了,表情不屑,“有预约吗?”

许舒摇头,很轻的回答:“没有。”

“没有的话,我不能放你上去,谁知道你是个什么人。”

她没说别的,示意自己手上的袋子,“好。那这个,你可以帮忙转交给沈先生吗?”

前台皱着眉头往里面看了眼,只看见一件西装,想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不远处的人打断了。

“许小姐,”是沈辞生,他正好从楼上下来。

许舒点头,客气的道:“沈先生。”

看见她的时候,沈辞生有点意外。

他走近一些,问:“怎么不上去。”

“我...”许舒抿唇,“我怕打扰到你工作。”

前台早已经惊讶掉下巴:“您是许舒,许小姐啊?”

她“嗯”了声,没说别的。

其实沈辞生之前有交代,要是许舒过来的话,直接带她上顶楼办公室。

“先上去。”沈辞生说。

沈辞生的办公室在最顶层,她跟着他进去,最后两个人在沙发上坐下。

“要喝点什么吗?”

许舒摇头,“不用麻烦了。”

“不麻烦,咖啡还是奶茶?”他继续说,“你们小姑娘,好像都比较喜欢喝甜的东西。”

“温开水就行。”说罢,她把那个袋子放在透明的玻璃桌上,还往对面人面前推了推,“您检查一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沈辞生往后靠着,模样随意,声音也是:“不用,许小姐的为人,我信的过。”

不知道说什么好,许舒觉得浑身不自在。所幸这个时候秘书敲门进来,像是有事情要说。

只不过看见许舒之后,沉默了。

“怎么了?”沈辞生倒是不在乎。

“陈总说,他晚点会过来。”

沈辞生揉揉太阳穴,有点疲惫的样子,“让他别来了,我没空。”

“可是合同的事情...”

秘书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辞生打断:“没什么可是的,你转告他,要是还是因为合同的事情要谈,那就去找别家。”

“好的老板。”

“对了,”他最后说,“把那个前台辞退了,立刻马上。”

秘书知道他现在火气大,没敢说别的。

“好的,我马上去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