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七章 你才是米虫
从办公室出,温兆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七点了,一同去吃饭时吧。”平安健康双手插在羽绒大衣的口袋里,摇摇头道,“不去了,和舍友约好去打火锅。”他们并肩而立走下楼梯,温兆容左手挂在平安健康的肩膀上,“你究竟生了什么病?怎么请了半个月的假?”“嗯,低烧感冒发烧平安双手插在羽绒大衣的口袋里,摇头道,“不去了,和舍友约好去打火锅。”。...

从办公室出来,温兆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六点了,一起去吃饭吧。”

平安双手插在羽绒大衣的口袋里,摇头道,“不去了,和舍友约好去打火锅。”

他们并肩走下楼梯,温兆容一手挂在平安的肩膀上,“你到底生了什么病?怎么请了半个月的假?”

“嗯,发烧感冒。”平安笑着回道。

“没把你烧得更傻吧。”温兆容同情地看着他。

平安横了他一眼,“这次的赞助资金,你去找还是我去?”

“你去吧,这几天我有个篮球比赛,抽不出时间。”温兆容道。

“嘿,又勾搭多少女生了?”温兆容是他们管理系的篮球队队长,有他的地方就有尖叫,要不是平安在他之前对黎天辰心动了,说不定她会爱上这个不管走到哪里都如阳光般发光发热的男生。

上一世他们相遇的时间不对,这一次,平安的心早已经失去爱人的能力。

“那你怎么就没被我勾引了?”温兆容痞痞一笑,一把勾住平安的脖子,将她整个人往怀里带。

“我一直把你当姐妹。”平安用力地踩他的脚,咯咯地笑了起来。

温兆容满脸黑线,两手用力压着平安的脸蛋,“姐妹?我哪里像姐妹,起码得是兄弟!”

“尼让个米女跟你当空弟?”平安尖叫出声,脸蛋被压得变了形,说话都口齿不清了。

“你不是米女,你是米虫!”温兆容大笑松开她,看到她本来没什么血色的脸颊因为激动而浮起两团红晕,嘴角忍不住上扬。

平安心里一刺,“混蛋,你才是米虫!”

说完,气呼呼地跑了,也不管温兆容在后面叫她的名字。

就因为她以前她习惯了当米虫,以为天塌下来也有爸爸撑着才会那么心安理得地成为别人的负担。

又发什么大小姐脾气?温兆容看着她娇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露出无奈的神情,听说她是为了一个男人才生病的,那个男人……真值得她这么付出吗?

平安一口气跑到女生宿舍,累得直喘气,好不容易平复了心底的激动和难受,她知道温兆容只是在开玩笑,是她太敏感了,还不能完全从那样的噩梦中解脱出来。

她苦笑地摇头,真不知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让自己不再成为别人眼中的米虫公主。

虽然情绪有些低落,平安还是面带微笑地回到宿舍。

开门便闻到一阵肉汤的香味,韦蔚蔚急忙叫道,“还不赶紧进来,把门带上,别被宿管阿姨抓到了。”

平安笑着走了进来,把门给关上,“真香啊,我要吃牛肉丸和西洋菜!”

四个小女生高高兴兴地在宿舍大火锅,吃得四个人肚子圆滚滚的,眼见着到处战后的凌乱,平安装死趴在桌子上,“吃撑了,动不了,你们收拾残局吧。”

纪醉意鄙视看了她一眼,“撑死你吧,老规矩,锄大地,谁输了谁收拾。”

平安大叫不干,她从来没赢过的!

宋笑笑冷笑,“你们指望她?她每一次都输,哪一次又真能收拾干净?”

“就是,你们看过猪做家务的吗?”韦蔚蔚用力点头,表示对平安也很失望。

纪醉意想起之前几次平安输了锄大地,在收拾宿舍的时候,不是把她的杯子打烂了,就是把地板弄得满地都是水,……某人那些丰功伟业,让纪醉意忍不住嘴角抽了抽。

平安觉得自己被她们彻底无视了,自觉地耸拉着脑袋拿起抹布擦拭电磁炉上的汤渍,嘴里抗议着,“你们这是人参公鸡!绝对的人参公鸡!”

其他三人对着她干笑三声,继续无视她。

平安默默在心里将她们鄙视了一百遍啊一百遍,然后拿起扫帚帮忙扫地,等全部收拾干净了,也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

接着,洗澡的洗澡,上网游戏的游戏,码字的码字,平安也打开笔记本,寻找有没什么能拉赞助的公司。

校园里的赞助商其实不难拉,只要找到符合要求的产品,学生是一个消费群体,一般都找饮料、零食等这些方面的赞助商,成功率会比较大一些,这些产品在学生群体中受众比较广,能够在学校里有很好的宣传作用。

身边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

平安正好点开一个零食公司,最近刚出了一个产品呢。

“喂!”她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按了接听键。

点开了一家零食公司的网页,惊喜地发现新出了一种不规则摇摇乐饼干,啊,这是她很喜欢吃的一种饼干呢。

电话那头传来方有利低沉稳重的声音,“平安。”

“爸爸!”平安一听是爸爸的声音,将注意力拉了回来,高兴地道,“还没休息吗?都快十一点了呢。”

“那你怎么还没休息?你身体才刚刚痊愈,别总是熬夜。”方有利在那边叮嘱着。

“知道了,爸,我在找点资料,就快睡觉了。”平安笑嘻嘻地道。

“后天晚上是平安夜,你陪爸爸娶参加个酒会吧。”方有利道。

平安嘿嘿笑了起来,“爸,您那些女伴呢?难道把您给抛弃了?不至于啊,咱爸还这么帅。”

方有利大笑出声,“没大没小的,后天让丁叔去接你,早点休息,不许熬夜,听到没有?”

“知道了,爸爸晚安。”平安笑着挂了电话。

平安夜的酒会……如果没记错的话,她就是在那里和杜晓媚认识,杜晓媚也在那时候开始接近爸爸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