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暗秋牺牲
此时繁华热闹的上海早以也不是之后的上海了,现在的的上海倜傥汹涌。汪伪政府汪伪,特工总部疯狂猎捕抗日志士。此时的公园长椅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放佛在等什么人。此时另边汪伪汪曼春正讯问一个军统特工。“我想你所以是军统新来的特工吧?的话你招了汪伪政府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疯狂捕杀抗日志士。。...

此时繁华的上海早已不是之前的上海了,现在的上海风流涌动。

汪伪政府七十六号,特工总部疯狂捕杀抗日志士。

此时的公园长椅坐着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仿佛在等什么人。

此时

另一边

七十六号汪曼春正在审讯一个军统特工。

“我想你应该是军统新来的特工吧?如果你招了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汪曼春开口。

但是招了就真的成了军统锄奸名单上的汉奸了。

那个特工一听冷笑的开口:“哈哈哈哈,都说七十六号汪处长是个蛇蝎美人,你不用诱惑我,你那套对我没有用。”

眼前的特工就是军统毒琪小组组员,中共破阵小组组员。

汪曼春一看眼前特工不识趣愤怒的开口:“继续用刑。”

眼前的特工是奉命与暗秋联络的。

此时

七十六号军统,中共情报员得到了同志被俘虏的消息,但他们不知是那个同志被捕,十分担心这个被捕的同志会不会把其它人出卖了。

另一边

毒琪小组接到自己组员被捕的消息。

“组长,吹风被捕了。”军统特工开口。

毒琪一听自己最信赖的属下被捕气的把被子摔了。

吹风是当年与毒琪在九一八事变突围出来的组员。

当年吹风在北平被俘虏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有招供,毒琪知道吹风是不会招供的。

但毒琪担忧的是七十六号的手段。

“吹风如何被捕的。”毒琪开口。

“就是同一个部分的说吹风还没到公园就被按下了,组长很有可能是上次营救毒蜂的时候,吹风为了救另一个特工,面罩掉落很有可能在那个时候面貌被特务记下了。”特工开口。

“咱们联络在七十六号的同志打听吹风的情况。”毒琪开口。

此时毒琪在心中默默祈祷着,希望吹风还活着,更希望吹风没有招供。

毒琪姓名明琪,上海明氏小姐。

在九一八的时候毒琪还是敢死队队长,当时很多人没有活着只有吹风,牡丹,长江,彼岸,闪电,月牙与她拼了出去,就这样走了一路,直到遇见王天峰带领的部队。

吹风被捕毒琪十分无力,无助。

另一边

七十六号正在审讯另一个特工,但另一个特工没有几下就全招了。

“汪处长,另一个招了。”特务开口。

听见另一个招了汪曼春看着眼前的特工开口:“你不招,另一个也会招。”

眼前的男人一听气的火冒三丈,此时另一个军统小组准备了营救行动。

此时的暗秋还在等着,就在这时七十六号特务来了。

暗秋一见赶快撤,但为时已晚,路过公园的特工一看愤怒不已。

此时的营救小组已经行动了,他们闯入了趁着七十六号钓鱼行动与公园的行动的时候闯入七十六号。

营救小组领头人就是月牙,月牙她们成功的闯入七十六号。

月牙她们分别找到了两个被俘虏的特工,月牙她们把两个特工成功的解救了出来。

吹风看着月牙开口:“月牙在北平一别已经三年不见了。”

月牙听着熟悉的声音仔细一看开口:“吹风。”

“月牙另一个把所有事情招供了,暗秋恐怕已经牺牲了。”

一听吹风的话月牙指着另一个愤怒的开口:“你招供了,你出卖了党国。”

吹风拿着手枪开环那个特工吓得屁滚尿流开口:“那个汪曼春手段太残忍了,我实在忍不了就招了。”

月牙气的愤怒不已,直接要开枪但另一个特工阻拦了开口:“等一下组长,她是毒蜥小组的成员,应该是刚加入不久的,是毒蜂的学生。”

一听毒蜂的学生月牙开口:“咱们都是毒蜂的学生,这个特工如何在毒蜂哪里毕业的。”

“赶快撤。”月牙开口。

十几个特务带着两个重伤人员成功的撤退。

那一边暗秋在即将被俘虏的时候看见军统的特工,暗秋制止的特工上前,暗秋挣脱特务自己吞氰化钾自杀了。

看着暗秋的举动,公园里的特工悲痛不已,有的气的砸树,有的是被另一个拉着撤离的。

此时明公馆正在有一个下楼梯,忽然听住了脚步,捂着胸口,如同窒息一般喘不过气。

明香看见后大惊快速的上去开口:“小颖。”

明颖一听明香的话平静了一会恢复了正常开口:“没事,刚刚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心口一疼。”

明颖代号魅影,毒颖,中共地下党情报员魅影,军统毒颖组长毒颖。

暗秋是国民党暗秋,中共情报员秋山。

明颖此时还不知自己挚爱已经牺牲了,但毒颖,魅影的组员知道暗秋,秋山已经牺牲了。

此时

毒颖的组员回到了基地,啪的一声“啊。”特工开口。

“可恶,那群特务。”另一个特工开口。

“可是组长那里。”另外一个特工开口。

一听组长所有人瞬间不说话了,因为她们知道组长与暗秋的事情。

“肯定有叛徒。”特工开口。

此时

月牙把两个受伤人员送到自己基地开口:“给毒蜥发电报,告知毒蜥她的新来的人已出卖自己人,问毒蜥如何处置,还有暗秋已经牺牲了。”

月牙汪曼玥此时后悔自己营救晚了,另一边的毒蜥与组员在庆祝。

“组长电报。”特工开口。

“念。”毒蜥开口。

“组长,咱们新来的组员被俘虏了,已经招供,暗秋牺牲。”另一个特工开口。

一听自己组员招供毒蜥气急败坏,特工开口:“组长,要怪就怪汪曼春手段太残忍了。”

听着手段残忍另一个女特工悲痛的开口:“在残忍也没有汪玄时残忍,现在你给重庆发电报告知重庆锄奸行动希望尽快执行。”

暗秋的牺牲给毒蜥打击很大,暗秋是与毒颖,毒琪,牡丹,月牙她们是同一届的,或者应该是她们教官才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