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5章呼的一声(已签约,求收藏求票)
赵永水听了稍稍一愣,就立马站站起身。把卷烟丢在地上,他疾步向院外走去。赵玥跟随跑了回去,抬头一看一名带着大檐帽的邮寄员,身边支着一辆绿色的邮政自行选择车。从自行选择车大梁上挂着的帆布包里取出来一封电报,邮寄员对赵永水笑着说:“你大闺女又钱寄回去了!我给你带赵玥跟着跑了出去,只见一名带着大檐帽的邮递员,身边支着一辆绿色的邮政自行车。。...

赵永水听了稍微一愣,就立刻站起身。把卷烟丢在地上,他快步向院外走去。

赵玥跟着跑了出去,只见一名带着大檐帽的邮递员,身边支着一辆绿色的邮政自行车。

从自行车大梁上挂着的帆布包里取出一封电报,邮递员对赵永水笑着说:“你大闺女又寄钱回来了!我给你带了来。”

说着,他拿出一只钢笔,指着单据的签名处,让赵永水签字。

手微微颤抖着,赵永水签了字。接过邮递员递来的电报和钱,赵永水暗呼口气,和邮递员道谢、道别。

赵永水默默地走回院中,赵玥把那扇用荆棘扎成的院门关好后,也跟了回来。

方淑芬走出堂屋门口,在台阶下呆站着看向赵永水。几个哥哥也早听到动静,从西屋里跑到堂屋门口。

赵永水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对大家说:“这是京城做护士的赵霞,算好了日子给我庆祝生日的。”

说着,他的眼圈就发红了。

手里捏着一张浅绿色的电报单据,另有五张十元“大团结”钞票,他沉默着交给方淑芬,就走回了堂屋。

闷坐许久,赵永浩声音哽咽着说:“你们大姐的工资,每月只有十几块,还要自己买些日常用品。寄回来这五十块钱,不知道她攒了多久。”

他的话刚说完,方淑芬就抹起眼泪来:“她一年才回来一次,不是不想家,是怕多花路费,只为攒钱寄回来。”

赵玥感慨不已——为一家人此时的虽然困苦,但却温馨的情意。

几个哥哥相互看了看,大哥赵刚对父母说着“我们去浇地了”,就带着几个弟弟走出堂屋。

赵玥见状,连忙跟了出去。方淑芬在她身后喊:“玥玥,下我还要带你一起去买东西的。”

母亲就是要去买两毛钱猪肉,再回来把仅剩的二斤面擀成面条,给父亲做个肉末打卤的长寿面吃。

但毕竟处理哥哥们将会遇到的危险更为重要,赵玥随口说着“回来再去”,就跟着哥哥们走出了院子。

永乐村,处于从丘陵向平原过度的地理位置上。村子处于半山坡,但有一条早年间修的还算宽敞的山路,蜿蜒着伸向平原。

赵家的几块地,分散在山脚下、河道旁,以及一处生态林的附近。

先把山脚下与河道旁的几分地浇了水,哥哥们稍做休息,看着碧绿的麦苗开心不已。

看着年龄并不大的哥哥们,赵玥也是暗叹:几十年后,他们这样年纪的人,还不能称作真正的劳动力,仍被叫作“孩子们”。

此时哥哥们手里拿着的锄头、铁锨,将会变为平板电脑、手机,拿在年轻人的手中。

当然想立刻就要哥哥们享受到那样的生活,但赵玥再想着未来的那些年轻人,每日里都是紧盯着手机,一副浑然不觉身外事的样子,也就暂且忍下了这个念头。

“走吧!去把生态林那边的地浇完后,我们就早点回去!”大哥赵刚说着,把锄头扛在了肩上。

“嗯,晚上妈要给爸做长寿面,我们也能蹭一点。”二哥赵强笑呵呵地说着。

赵玥听了暗叹:我的哥,先闯过下午那道关,再提蹭着吃长寿面的事吧。

老三、老四,此时也都笑嘻嘻地,跟着大哥、二哥向前走去。

“快点走啊!累了吗?早说就不应该带你来的。”三哥赵义又是急着催促。

赵玥紧走几步跟上,心里暗笑:要是真的有心灵感应的话,你就感谢我吧——少挨别人很多揍。

年轻的兄妹几人说笑着,再远的路,再苦的活,也都不在乎。

没多久,大家就再不知不觉间,来到了生态林边。

赵玥已经看到那家人——冯姓的几个人,也远远地走来了。

“大哥,我们快点儿吧。”看到冯家来人都是成年男子,老四赵德不禁有些胆怯。

水渠里的水,是生产队在固定时间里,用抽水机从河里抽过来的。抽水机要用电,此时的电力又很紧张。所以浇地都要安排好次序,有固定的时间。

“怎么了?生产队里定好的,先给我们的地浇水!”大哥赵刚毫不在意地说。

二哥赵强也笑着说:“就是!再说,我们也没迟到!”

老三赵义看了看那边的冯家人,也就不作声地走去水渠边。挥起锄头,他奋力地刨着坚硬的土块。

见弟弟如此卖力,大哥、二哥也不多说话,带着老四一起干起活来。

冯家的几个人带着不耐烦的心情走来,嘴里埋怨着:“怎么不早点来?”

“别的地也都有人等着,都约好了的。”二哥答了一句,继续刨土。

几兄弟挥锄抡锨,河渠的土堰被挖开。渠里的水,“哗哗”响着,流入了麦地里。

“水流得太慢,你们再挖深一点。”冯家的一个人再催促着。

看着冯家人蛮横的样子,听着他阴阳怪气的语调,赵玥不禁觉得心里紧张起来:赵家、冯家的关系,本来就不很好。幸好两家的长辈,相处得还算不错。但现在,赵家的长辈已然离世,冯家也就没有更多顾忌。

自己此时的身份,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女孩,赵玥虽然心中不满,但也没有搭话。

“已经足够深了。缺口的位置,都低于麦地了。这是渠道低、麦地高,着急也没用。”老三赵义忍不住说。

冯家人见年龄不大的赵家老三出言,更觉得心中不满:“再挖深一点,挖得长一点,不就能够更快一点了吗?”

他的话说完,赵家老大也忍耐不住,立刻发声:“没看到已经很长了吗?你着急,我们不着急吗?再着急,你来挖!”

冯家人听到他的话,当然是更加恼怒。随即,就有几人撸胳膊挽袖子着,向赵家几兄弟走来。

赵玥连忙大喊:“你们干嘛?我哥说得不对吗?”

几个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人,此时哪里还有道理可讲。更还别别说,此时喊话的,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姑娘。

没说几句,冯家人就要拿着锄头、铁锨把沟渠的缺口堵上,赵家人自然不能答应。两家人吵骂几句,随即就动起手来。

此时再害怕也没用,赵玥立即要胆小不敢“参战”的四哥,赶紧去公社找书记、村长。

那边的几个男人们,也抡着拳头、农具,大战在一起。水渠边,麦地里,生态林中,都是他们角斗的战场。

眼见冯家一人挥起锄头偷袭二哥赵强,赵玥心急哥哥可能受伤,再加上对冯家这人的愤怒,就立刻调动空间。

一根莫名飞来的大棍子,“呼”的一声之后,就狠狠地打在这个人的腿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