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小试锋芒
听着父亲的话,三哥赵义一抬手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再对赵玥咧嘴笑了。好温暖。赵玥望着三哥赵义,赶快也笑着连声点点头。她肩上的两根小辫,跟随晃动了几下。赵义随即就冲着西屋喊:“老四,先别写作业后了。你来烧火做饭,我去捋点儿榆钱儿!”说着,他就走出来了好温暖。。...

听着父亲的话,三哥赵义抬手用衣袖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再对赵玥咧嘴笑了。

好温暖。

赵玥看着三哥赵义,赶紧也笑着连连点头。

她肩上的两根小辫,跟着摇晃了几下。

赵义随后就冲着西屋喊:“老四,先别写作业了。你来烧火,我去捋点儿榆钱儿!”说着,他就走出了堂屋。

随着赵义的声音发出,西屋里立刻回应了“哦”的一声。

赵玥随即看到头发凌乱的四哥赵德,快步走了出来。

三哥赵义和四哥赵德是双胞胎,却因为是一卵双胎,两人的外貌和脾性迥然不同——赵义身材健壮、长相英俊、脾气急躁;赵德却是身材瘦小、长相普通,脾气很温和,甚至说懦弱也不为过。

四哥赵德呵呵地笑着走出屋子,抬手胡撸了一下赵玥的头,就走去灶台边。蹲下身子,他把两根玉米杆在膝盖上一顶,就撅成了四截。

把玉米杆送入被烟气熏得黑乎乎,火光隐现的灶膛里后,赵德抬头对赵玥说:“去吧,屋里烟气太呛,去看老三捋榆钱儿吧。”

“嗯。”赵玥答应一声,小跑着出屋寻找三哥赵义。

站在院子里,她环视一圈,都还是记忆中的样子:除了这处三间砖石、土坯建造的正屋,西边还有同样的三间一套的房屋。那是大哥和二哥,一起合住的。

一株柿子树,种在正屋几米外。土坯院墙的边上,是几株白杨树。它们的枝杈,各自伸举在半空。

树下是一块小菜地,黄瓜、西红柿、茄子、辣椒等“金贵”一些的蔬菜,也刚长到齐腰高。

小菜畦的旁边,是猪圈和厕所,再就是一个鸡窝。一只大公鸡站在窝顶,雄视四方;四五只母鸡,在各处游走觅食。

“三哥!”没有发现赵义的身影,赵玥有些着急。

“后院!”赵义的声音从正屋后面传来。

从小夹道跑过去,赵玥见到他仰着头,手举一根前端带着铁钩子的长木杆,在将榆树的枝条往下拽。

正屋后面的院子,大约有半亩地。左边是一口水井,其余的面积,就做了大菜园子。小葱、小白菜、韭菜等,正绿油油地生长着。

“来喽!”赵义笑喊了一声,赵玥回过神来。

挂满如同铜钱一般,一簇簇的嫩绿色新芽的榆树枝,随着他的动作,向赵玥的头上压来。

她赶紧从地上捡起小荆条篮子,再把弯木做的把手,挎在手肘处。然后,她就伸出左手拉住树枝,再用右手从前面顺着往下一捋。

榆钱儿纷纷扬扬地,落在了她挎着的小篮子里。

三哥赵义看着很满意:“不赖!今天你干活儿挺利索。”

赵玥开心地笑着,心想:虽然目前身体还是弱小,但我是从成年人穿越回来的。别说做这点小事,就是再大的事,我也可以做得来!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忙乎着。不多时,小篮子里就已经装了一半。

“好了!够了,够了!”赵义说着,把手中的长木杆戳在墙角。

两人笑嘻嘻地顺着正屋与院墙的夹道,走去前院。

夹道口,喜鹊的“叽喳”声,从树梢上传来。赵义仰头看了一下,就对赵玥笑着说:“等我!”

说着,他往两手手心里唾了口吐沫,再环抱住直径一尺来粗的,刺槐树的树身。

“干嘛呀?!”赵玥担心他出意外,连忙问。

“呵呵。”赵义扭头看她一眼,低声说,“今天是爸的生日,我上树掏几个鸟蛋给他吃!”

说完,他就两手紧抱住树身,双脚依次轮换蹬着树干,就向上爬去。

赵玥仰头看着他,嘴里不停地喊着“小心”。

爬到树杈纵横交错的地方,赵义口中“哎呦”一声。赵玥急忙问:“三哥,怎么了?”

把手指在嘴里吮了一下,赵义冲着树下的妹妹笑了笑:“没事儿,划了一下。”

说完,他仰头看向树梢间的鸟巢,就接着向上攀爬。

赵玥把小篮子放到地上,也想爬上去帮忙。但毕竟力气不够,她只好耐心站在树下等待。

心中焦急,她两手不禁交互搓着。猛然间,她记起了那枚神戒。

低头看看毫无异样的两手,她犹豫一下,还是用右手手指,去搓揉了一下左手的无名指。

她的大脑中,立刻出现一个偌大虚无,但却又真实的空间!

一应俱全:从针头线脑到衣食住行的各样物品。书籍电脑自不必说,甚至还有标识着不同技能的人员,可谓应有尽有!

不敢胡乱拿取,以免惊吓到家人。一时情急,来不及认真选择的她,略微发动意念,就将二十几枚鹌鹑蛋,“送”去了树梢的鸟巢里。

赵义已经爬到了树梢的鸟巢边,抬眼看去,鸟巢里空荡荡的。

很是失望的他,冲着树下的小妹喊道:“哎,判断失误。鸟儿们还没下蛋呢!”说着,他就要顺着树干下来。

“再看看!”赵玥充满信心地仰头喊着。

听到妹妹的话,赵义再抬手去翻弄鸟巢里的干草。随即,他就发出一声惊呼:“老天爷!怎么这么多喜鹊蛋?!太多了,也拿不了啊!”

肯定能拿!

赵玥暗自笑着,从空间里找出一块小布头,再“送”到了树梢间。

“那里有一块被风吹来的布头儿!”赵玥在树下大声提示着。

“好巧!”赵义伸手够到树枝上挂着的那块布头,嘴里开心地嘟囔着。

把那些“喜鹊蛋”小心地拿了出来,他再放进那块布头里包好。然后,他就用牙齿咬住这个小布兜的系绊,双手双脚齐用力,顺着树干退回地面。

“嘿嘿,好多啊!”赵义掂了掂布包,心满意足地说着,脸上的神色很是得意。

“嗯,三哥,你真了不起!”赵玥口中夸赞着,把地上的小篮子重新挎在胳膊肘上。小试锋芒之后,她当然也是开心不已。

正屋屋顶的小烟囱里,一股股炊烟散去晴朗的天空。

两兄妹走进堂屋,母亲方淑芬接过赵玥递来的小篮子,把榆钱儿清洗一下,就混在了玉米面里。

然后,她抓起一团玉米面在左手里颠动,右手大指在面团中顶着。眨眼间,一个小窝棚一样的的窝头就做好了。

父亲赵永水也走近前,帮着忙乎。窝头一一做好,方淑芬把它们放进大柴锅中的笼屉上,再盖好那张大锅盖。

四哥赵德又往灶膛里塞进几根玉米杆,赵玥低头看去,火势更旺了。

玉米面窝头的香气,混在从锅盖缝隙中冒出的蒸汽中,很快就溢了出来。

父亲看赵义拎着一个小布包,站在那里一直舍不得放下,就笑着问:“找到什么宝贝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