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姑娘,算命吗?
卧室很非常干净,几眼就看好日子了。龚菲菲的目光一扫而过,最后逗留在床头柜上。再打开抽屉,里面摆着一个红木的锦盒。谢清风还没来及制止,龚菲菲了将盒子再打开了。一把非常精美的木梳,静静地的躺在那里。龚菲菲拿出来木梳,五十五度举了出来,透着很明亮的光线,木梳好像龚蕾蕾的目光一扫而过,最后停留在床头柜上。。...

卧室很干净,一眼就看到头了。

龚蕾蕾的目光一扫而过,最后停留在床头柜上。

打开抽屉,里面摆着一个红木的锦盒。

谢清风还没来得及阻止,龚蕾蕾已经将盒子打开了。

一把精美的木梳,静静的躺在那里。

龚蕾蕾拿起木梳,四十五度举了起来,透着明亮的光线,木梳似乎活过来了。

“这个梳子有什么问题吗?”谢清风忍不住问。

龚蕾蕾没有说话,盯着梳子看了许久,最后将其放进盒子,啪的一声将木盒盖上了。

“无事。”将盒子放好,龚蕾蕾又看了两圈就退了出去。

谢荃在客厅喝着茶,看到他们出来有点意外,这么快?

或者说,这个叫龚蕾蕾的小姑娘是糊弄人的?

“现在还早,晚上等它出来吧。”来早了也没事干,龚蕾蕾拒绝了留在别墅的提议,决定出去逛逛。

这里她还是第一次来,四处看看挺好的。

白天街面上人不多,大部分人都在厂里勤勤恳恳的上着班。

店面都是又小又旧,里面卖的东西没有她感兴趣的。

找了个小店吃饱喝足之后,龚蕾蕾就准备回去了。

“姑娘,算命吗?”走到转角,一个带着圆墨镜的男人拦住了龚蕾蕾的去路。

算命?

龚蕾蕾嘴角微微扬起,有趣。

“好啊,劳驾你给我算算~”龚蕾蕾从善如流的跟着男子坐在了角落。

“您是测字还是卜卦还是看手相?”男人笑着说。

“测字吧。”

接过黄纸,龚蕾蕾大笔一挥,在上面写下一个“蕾”字。

男人利落的接了过去:“那您算什么?”

“随便,都行。”

男人只盯着那字看了两眼,就猛地抬头,定定的看着龚蕾蕾。

龚蕾蕾乖巧的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托着腮,笑眯眯的看着他。

男人又低头看了看字,又猛地抬头:“姑娘,太有缘了,你就是我们师门苦苦找寻的有缘人啊!”

龚蕾蕾:“……”

这么明显的忽悠,是把她当傻子了叭~

“大叔,你靠点谱啊!就这手艺,出来骗人合适吗?”看起来四肢挺健全的,干点啥不好。

谁知她不说还好,一说男人直接将墨镜推在了头上:“大叔?你看我像大叔吗?我今天也就堪堪二十五岁啊!”

龚蕾蕾:“……”

看面相确实挺年轻的,就是这身打扮,emmm,不是她品味高,实在是这人品味太差。

“你说话啊,我像大叔吗?你看我这大褂,你看我这挺拔的身板,你看我这细腻的肌肤!”男人似乎很激动。

“原来你不是瞎子啊!”龚蕾蕾突然开口,男人被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也不想带这个破眼镜啊,可是他不戴,就没人相信他是算命的呀!

师门有规定,每个弟子每年必须下山历练,算够一百个人了就可以回去。

龚蕾蕾刚好是他这次历练的最后一个,他能不高兴吗?

可是现在,完全高兴不起来了。

想他汪景风流倜傥玄门第一帅,今天竟然就这样直接翻车了,他不服。

“玄门第一帅?”虽然他嘀咕的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耳尖的龚蕾蕾给听到了。

这称呼,自封的吧!

汪景有点尴尬,虽然这么叫很帅,但是被龚蕾蕾叫出来,莫名就有些羞耻。

“好了,赶紧算吧,时间不早了。”没理会他的小情绪,龚蕾蕾催促道。

汪景扶了扶自己的眼镜,这……

他竟然完全看不透眼前这个女孩的命格,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

这是他学艺二十年以来,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情况。

不过,看着“蕾”字上涌动的光电和阵阵雷鸣,他想起了下山前师傅说的话。

凡是遇到这种情况的,就是师门的有缘人,最好能将人直接请回师门。

跟什么事有缘他不知道,师傅也没说。

但是这么些年,他走南闯北都没见过,龚蕾蕾是第一个。

“说呀!”等得不耐烦了,龚蕾蕾开口催促。

汪景犹豫了几秒,才怯怯的说:“我算不出来。不过我师傅肯定可以,只要你肯跟我回师门。”

啊这?

脑壳怕不是有什么大病,谁要跟他回师门啊!

没劲。

龚蕾蕾起身就要走,汪景赶紧站了起来:“我叫汪景,是青玄门的弟子,咱们认识一下呗。”

可能是站的太急,汪景脚边的木箱被撞翻,里面的东西都掉了出来。

除了衣服之外,还有黄纸丹砂符咒和一些成色一般的玉佩。

龚蕾蕾随意瞥了一眼,停住了脚步。

“我叫龚蕾蕾,你能借我一样东西吗?”看着突然态度变好的龚蕾蕾,汪景受宠若惊的连连点头。

龚蕾蕾没跟他客气,直接从一堆黄纸中抽出一张略显暗黄的纸来。

“喏,一张够吗?都给你呀!”说完就要将捡起来的黄纸都塞过来。

龚蕾蕾已经走出两米远了:“这张就够了,谢谢啦,玄门第一帅,下次见面还你。”

汪景:“……”

哎不对,自己不是要带她回玄门吗?

懊恼的收起自己的东西,除了知道她叫龚蕾蕾,自己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不管了,先回师门交差吧。

毕竟,这么多年了,也没听哪个师兄说见过有缘人,他得跟师傅好好确认一下。

龚蕾蕾回到别墅的时候,刚好跟一个男人擦肩而过。

谢清风心不在焉的吃完晚饭,按照龚蕾蕾的要求,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现在的他,对自己卧室都有阴影了。

昏黄的灯泡闪烁了几下之后,彻底熄灭了。

“别动。”黑暗中,龚蕾蕾的眼睛亮亮的,明明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她却仿佛能视物一般。

房间温度又降了几分,谢清风坐在床边,心里也没个底。

“谢郎~”幽暗空间,女子的声音突然响起,谢清风抖了抖。

“房间还有女人?她是谁?啊啊啊,我要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女人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凄厉。

谢清风感觉什么东西从自己面前一闪而过,往龚蕾蕾的方向冲了过去。

还没等他出声提醒,就听见了更凄厉的声音:“你是谁?放开我!你放开……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