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你抢钱啊?
龚蕾蕾猛然睁开眼睛眼睛,黝黑的屋顶印入眼帘,不动声色环视四周,土屋。房间里也没人,周围很宁静,仅有很微弱的光线从狭窄的窗户里玻璃窗。轻轻地活动中了一下手指,周身除了酸疼,也没别的大毛病。龚蕾蕾心中轻轻松了口气,只要你除了保命的能力,其他都再说。这个世界真房间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狭小的窗户里透过。。...

龚蕾蕾猛地睁开眼睛,黝黑的屋顶映入眼帘,不动声色环顾四周,土屋。

房间里没有人,周围很安静,只有微弱的光线从狭小的窗户里透过。

轻轻活动了一下手指,周身除了酸痛,没有别的大毛病。

龚蕾蕾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只要还有自保的能力,其他都好说。

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龚蕾蕾此刻有些想笑。

看着自己白皙稚嫩的手掌,虽然有一层薄茧,但是比她以前可好看太多了。

碧蓝碧蓝的天空,微风轻拂着她略显稚嫩的面庞,乌黑的发丝吹起又温柔的落下。

一切都是如此静谧美好,直到……

“你们看,龚家丫头是不是傻了,这大日头晒的,还傻愣愣的站那,也不怕中暑了?”

“哎呀,受了这么大刺激,难免有些失常,走走走,省的一会她那凶悍的妈又出来骂!”

几个女人说说笑笑的从大门口走过,看龚蕾蕾的眼神中带着丝丝怜悯和八卦。

龚蕾蕾也不在意,此时此刻,她还沉浸在意外穿越之喜中。

毕竟,对一个在末世生活了十年之久的人来说,此刻简直跟在天堂没两样。

何况还是死而复生,想到这,龚蕾蕾感觉自己心脏位置隐隐有些痛。

这具身体有些虚弱,又被晒了这么久,摇晃了两下,两眼一黑,就在一声惊呼中昏了过去。

“蕾蕾怎么还没醒啊?这药管不管用啊?不行咱们再借点钱,把孩子送市医院吧。”一个女人略显急躁粗犷的声音响起。

“哎,你别急,孩子受了这么大的气,一时想不开也是没办法,再说了,咱们还能借到钱吗?”一个低沉的男人声音响起,听起来是个沉稳的中年汉子。

女人似乎是咒骂了几声,很快,龚蕾蕾就感觉自己额头多了一双粗糙的双手。

睁开眼睛,和一双略显浑浊的淡黄色眼珠来了个对视。

空气似乎都凝固了几秒,很快,女人的眼睛肉眼可见的变得欣喜起来。

“娃呀,我可怜的娃呀,你可算是醒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也不活了!”

龚蕾蕾:“……”

虽然但是吧,这份母爱确实让人有点动容。

“水……”龚蕾蕾刚开口,一个豁口的碗就喂到了她的嘴巴,冰冰凉的井水顺着喉咙下去,燥热的五脏六腑终于平缓了许多。

“谢谢。”龚蕾蕾顺口一说。

女人一听急了,大手就摸上了龚蕾蕾的额头,孩子这是傻了吧!

龚蕾蕾:“……”

“好了,孩子刚醒,别又被你给吵得昏过去了。”男人没好气的拉开自己的老婆。

这婆娘什么都好,就是嗓门大性子泼辣,不过这也是他最看重的地方。

龚蕾蕾吃饱喝足之后,开始思考今后的生存问题了。

原主在村里有个相好,其实也谈不上是相好,就是家里大人有意向让两人结婚,所以两人之前就接触了一段时间。

结果还没有定亲呢,男子就考上大学了,这亲事自然就黄了,毕竟山鸡哪能配凤凰呢。

只是,男人的妈一个没忍住在村里炫耀了起来,这下大家都知道龚蕾蕾被嫌弃了。

原主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脸皮又薄,一时想不开直接就倒下了,结果香消玉殒……

害,这些情情爱爱的小事情,至于吗?

龚蕾蕾有些不理解,但是这丝毫不妨碍她对那个男人一家的厌恶。

上大学就了不起吗?

额,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八十年代,在这个几年都走不出一个大学生的乡村里,貌似真的有点厉害。

但是……

龚蕾蕾皱了皱眉,再厉害也不能踩到她头上。

淡黄色的粉末慢慢从指缝间飘散开来,好好的一颗鹅卵石直接就成了花盆土料的一份子。

“蕾蕾,吃饭了!”刘黄花,也就是龚蕾蕾的妈一喊,龚蕾蕾就美滋滋的拍拍手,进屋去了。

天大地大,干饭最大。

“慢点吃。”刘黄花看着已经吃了三碗的孩子,心里那叫一个美啊。

前几天不吃不喝的样子太吓人了,还是现在这样能吃能喝好。

下午刘黄花和龚安出去干农活了,龚蕾蕾睡了个午觉起来,只觉得浑身骨头都是松软的。

“有人在家吗?”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龚蕾蕾秀气的打了个哈欠,慢条斯理的打开了大门。

“你们找谁?”来的是两个中年男人,约莫四十来岁的样子,其中一位笑眯眯的穿着的确良的白衬衫,看起来很是雅致。

“小姑娘,你父母在家吗?”长相严肃一些的男人说话果然很严肃。

白衬衣男人看着眼前这个纤细高挑的小姑娘,明明处在破旧的环境中,却依然出落得明艳美丽。

“不在,有事?”龚蕾蕾语气很简短,这两人一看就自己爸妈就不是一路人。

“小姑娘,我们可以进去等吗?”白衬衣说话很温润好听。

龚蕾蕾仔细打量了他一眼,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看起来是个好人的样子,怎么沾上那东西了?

“你们有事可以跟我说,是一样的。”不想浪费时间,龚蕾蕾直接了当的开口。

两男人对视一眼,严肃一些的男人有点不太高兴,正要说什么,就被白衬衣抬手制止了。

“是这样的,我们听说你们家养了一盆花,不知道可不可以卖给我?”白衬衣说完视线往里看了看。

院子的一角有个破了半截的陶罐,里面栽着一株绿植,中间赫然开着一朵红艳艳的花。

龚蕾蕾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是它呀~

原主在山里看它开的好看,就给挖了回来栽盆里了,这朵花就这么一直开着。

“可以,五百你带走。”

“你抢钱啊?”严肃男人没忍住开口了,这小姑娘长得挺好看,心怎么是黑的?

这世道一个成年男人做一天活计也才五到七块钱,她倒好,狮子大开口啊!

龚蕾蕾一摊手,头微微歪了歪,仿佛在说爱要不要。

严肃男人还要说什么,白衬衫已经掏出了一叠钱,都是十块和五十的,数了五百就直接递给了龚蕾蕾。

严肃男人搬着那破陶罐,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真的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