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四章 初见相厌

攻略病娇邪魔 第四章 初见相厌

作者:玥玥大人 小说:攻略病娇邪魔 更新时间:2021-11-25 15:47:51
庆昌是青英国的皇都所在地,毗邻青英国母亲河中下游,地形上呈南高北低之势,其北部地势平坦开阔,以平原、丘陵为辅,南部则主要分布有一些山地。人杰地灵、山清水秀,自然条件很优越,物产资源十分丰富,是青英国最富庶的地方。恰恰盛夏的时节,窗外蝉鸣不息,庭院中那颗合正是盛夏时节,窗外蝉鸣不休,庭院中那颗合欢花树,仿佛仙女妙手纺织的锦绣,枝繁叶茂,朵朵云霞,叶片之间,曳曳因风舞动。连廊曲曲折折,庭院旁的荷花池,莲叶何田田,一池清香扑鼻。朵朵粉荷,天然独秀,玲珑娇媚,盈盈水上立,半羞半掩含苞欲放。。...

庆昌是青英国的皇都所在地,地处青英国母亲河中下游,地形上呈南高北低之势,其北部地势平坦,以平原、丘陵为主,南部则分布有一些山地。人杰地灵、山清水秀,自然条件优越,物产资源丰富,也是青英国最富饶的地方。

正是盛夏时节,窗外蝉鸣不休,庭院中那颗合欢花树,仿佛仙女妙手纺织的锦绣,枝繁叶茂,朵朵云霞,叶片之间,曳曳因风舞动。连廊曲曲折折,庭院旁的荷花池,莲叶何田田,一池清香扑鼻。朵朵粉荷,天然独秀,玲珑娇媚,盈盈水上立,半羞半掩含苞欲放。

镂空雕花窗内,一个身穿双蝶锦绸罗裙的小姑娘正在照镜子。小姑娘如今正值妙龄十四岁,盈盈水眸,娇俏琼鼻,新月弯眉,婴儿肥的肉脸脸,娇憨可爱至极。一颦一笑中,小女儿家的娇柔神态甜入人心。

“小姐,你好美啊~赶明要配个什么样的夫君呀!”一身浅红侍女服饰的小丫鬟玉莉一脸陶醉地看着自己小姐。

“小丫头不害臊,竟然拿我寻开心,看我不打你这个小丫头。”我顿时恼羞成怒和小丫鬟玉莉闹作一团。

我是光禄寺大夫江期颐的女儿江婧妍,排行第三。我上头有一个嫡姐江芝兰,还有一个嫡兄江林志。我母亲是续弦。先头的大夫人难产去了,这才一顶花轿娶了我的母亲温氏,我母亲温氏乃西南边远南城锦绣粮庄富商温长华的亲妹妹温英儿。自从父亲进京述职,路途太过遥远,母亲十多年都未曾回过娘家。

“小姐,表少爷来了,人刚到,就在客厅。”小丫鬟玉桃走进门来,笑着说道。

半个月前就来信了,估摸着这几天就到。我舅舅温长华家的表哥要在京城我家待一段时间,准备秋季的殿试。我那从未蒙面的表哥听说从小就是个才貌双全的,听说乡试第一名解元,会试又是第一名会元,前途不可限量,真真是让我好奇极了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子。

行至客厅外,听见父亲与一少年正在畅谈。踱着莲步,我挺直腰肢敛下双眸,规规矩矩福了一礼。

一抬眸,对面落座的大约十七岁的少年,一身月白长衫,书生打扮,宽肩窄腰,不怒自威,英俊无匹的五官上一双极美的单凤眼,乌黑深邃,像含着冷冷反光的墨玉,鼻梁高挺,薄唇紧抿,真真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绝世美男子,我的心瞬间跳乱了节拍,他就是我那传说中才貌双全的表哥温容霖。见我看呆了,他勾起嘴角,一丝邪魅溢出,神情倨傲,看来极不好相处的样子。我突然转醒,意识到他似乎并不喜我,嗯,以后还是躲着他点,虽然我也是外貌协会,但是你不喜欢我,我才不要喜欢你!还是青梅竹马的连哥哥对我最好!

“婧妍表妹安好。”容霖一双冷眼锁定住我,就像猎鹰看到了兔子,那目光所含情感太过复杂,我竟然没品出来什么味,但是这样露骨的目光让我极为不喜,哼,讨厌鬼,在我家惹我生气,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容霖表哥安好。”我内心腹诽一连串,表面不漏一丝情绪,谁让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惹人喜爱的小仙女呢。

是她吗?容霖此刻轻捻手指。陷入回忆:一年前我与三五好友踏春出游,咏诗论文,饮酒赏景,曲水流觞,好不畅快。不成想一下子摔在石头上,而后睡了三天三夜也不见醒,陆陆续续请了十几个庸医都是摇头叹气,府里一片惨淡。第四天傍晚,家门口来了一个疯和尚,说是能治好我,父母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第五天我就安然醒过来了。至今我也没找到那个疯和尚,找到他,我一定要打断他的腿,问问他是何居心。为何我恩将仇报,那是因为第四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事不知真假,但是那种深爱,绝望,痛苦,仇恨的情绪深深地刻在了我心里,让我五脏六腑生生痛了好久。死丫头,是你吗?那就是我们的前世?今生你说我会拿你怎么办呢?

容霖嘴角再次勾起一抹邪恶至极的冷笑。

对面的讨厌鬼难道是个疯批?对着我漏出两次不怀好意的笑。本小姐是堂堂光禄寺大夫家的千金,虽然你是我表哥,但是你不过是一个商人之子,目前我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可是他那么博学多才,也许以后会位居高官,思此,我抬眼委屈地求助父亲,却见父亲正神游天外,不知在想啥。

“父亲,你跟表哥继续,我就先告退了。”我心想最好井水不犯河水。我面上端起温柔的笑看刚回过神的父亲朝我点头示意我退下,我嘟起小嘴转身缓缓离去。

“姐姐和兄长什么时候回来?”我躺香兰院的在竹椅上,懒懒的眯着眼问道。

“回小姐,大小姐和公子下午就回来了。”玉桃在身旁轻轻地摇着蒲扇。

“你去告诉母亲,把表哥的院子安排远远地。本小姐长得太美,怕影响他科举仕途。”

玉桃噗呲一笑,哎了一声,就去知会夫人那边的姜嬷嬷了。

不一会儿,身旁的蒲扇又轻轻的摇起来,这小丫鬟手脚还挺麻利的,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迷迷糊糊的想着。

容霖轻轻地摇着蒲扇,仔仔细细看向身旁慵懒躺着的少女,一股幽香氤氲开来,勾的心底一根痛弦酸酸麻麻。少女娴静美好的睡颜,身量还未长开,脸上还带着稚气未脱的婴儿肥,秀气的柳叶弯眉,温玉若腻的皮肤,娇艳饱满的嘴唇,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一身淡绿长裙,美得如此无瑕。突然少女绽开一抹甜甜的笑容,与一年前梦境中女子的笑重合。差点又着了这个女人的道,容霖嘴角浮起一抹自嘲的笑,虽然不想承认梦中发生过的事,见到这个死丫头,七分不信也变成七分信了。约摸小丫鬟快要返回了,容霖翩若蛟龙的身形飞出了香兰院。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好像嫁人了,好羞耻,我才14岁呢,虽然到了定亲的年纪,也没那么想嫁人吧。虽然我有点喜欢青梅竹马的连哥哥,但是连哥哥三年多没见了,谁知道他心中住着哪个小娘子。坐在喜床上,我左瞄瞄右瞧瞧。突然新郎官打开门进来了,盖头下只看到穿着喜靴的一双大脚沉稳有力的向我走来,我的心突然碰碰地跳了起来。虽然我也清楚自己在梦里,可是我控住不住我自己啊。盖头被挑开,额,为什么新郎官的脸是模糊的,只见这个模糊的大脸朝我吻过来。啊地一声,我是彻底被吓醒了。

“小姐,你怎么了?”玉桃扑在小姐面前,只见小姐双颊绯红,眼神呆楞,眼角一抹媚色溢出,容色娇憨动人,清纯中艳色流淌,小丫鬟直接看直了眼。

“没事,刚刚做梦被狗咬了。”刚刚有没有被亲到?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还好还好,我的初吻还在,我还是一个纯洁美丽无暇的美少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