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你一定要永远光芒万丈啊!
林雪儿没想起顾西楼会这么说她,她前脚给他苏暄妍吹牛皮,说自己认识了顾西楼,结果顾西楼却让她丢尽了面子,林雪儿一下没忍着,眼泪夺眶而出。顾西楼看见了林雪儿掉眼泪,皱了皱眉头。这是他昨天看见了的第18个掉眼泪的。饶是脾气再好的人,看完这么多人哭也受不了,顾西楼看见林雪儿掉眼泪,皱了皱眉。。...

林雪儿没想到顾西楼会这么说她,她前脚还给苏暄妍吹牛,说自己认识顾西楼,结果顾西楼却让她丢尽了面子,林雪儿一下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顾西楼看见林雪儿掉眼泪,皱了皱眉。

这是他今天看见的第18个掉眼泪的。

饶是脾气再好的人,看完这么多人哭也受不了,更何况,顾西楼最近心情不太好,他眉眼冷淡地收回目光,“什么时候选秀节目,变成了比哭大赛?如果靠掉两滴眼泪就能出道的话,对那么多努力的人公平吗?”

说罢,顾西楼转头看向身侧的其他几位导师,“我的意见是,林雪儿Z班,苏暄妍B班。”

对于顾西楼这个决定,其他导师都没有意见。

慕欢又问,“那陆十六呢?”

“我觉得陆十六的舞蹈功底很不错。”

司徒娅率先出声,问陆满月:“你学舞蹈学了多少年?”

陆满月答应道:“三岁开始学的,已经有十六年了。”

司徒娅点了点头,因为A班只剩下两个名额了,所以导师对后面的成员就会更苛刻一些,她神情严肃下来,“你学了十六年舞蹈,应该参加过不少场舞蹈表演了吧?可是你刚刚跳舞的时候却出现了意外,表演效果有些差强人意,不够完美。”

时晌笑呵呵地接过话头,“虽然有一点点瑕疵,但是我觉得小十六跳的很不错呀!”

郁飞宇调侃道:“潘老师,你是不是看见美女就舍不得挑错了啊?”

“哪有啊!”

时晌不满地哼了哼,“我虽然有发现美的眼睛,但是我又不会被美丽蒙蔽双眼。小十六的舞确实跳的很不错,这是不可否认的!就是唱歌这方面,还需要加强一点。”

郁飞宇附和地点点头,看向陆满月,“你的声音很甜,但是乐感不够。”

陆满月认真地听完几位导师的评价,正想开口时,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语调严厉,“不光乐感不够,气息也不稳,你刚刚的表演中,有两处,调子都跑了。”

陆满月闻声抬头,看向坐在导师席中央的顾西楼。

舞台的灯光打在他的身后,白皙的脸庞被渡上一层月光,清冷而孤寂,宛如高高在上的谪仙。因为顾西楼睫毛长而浓密,使他的眼神看起来很是深邃迷人。

但是终于近距离的对视上这双眼眸时,陆满月只在他眼底看见了漠视、冷淡、没有任何感情色彩。

她天生泪失禁体质,再加上时隔十一年,她第一次听见顾西楼和自己对话,声音像跨越了无数山海才涌进她的耳蜗,她鼻尖一酸,忍不住就红了眼眶。

心底却是雀跃和激动。

顾西楼,我走了很久很久的路,走了很多很多年,才走到你的面前。

如今终于站在了你面前,我却不知道该和你说些什么。

我不敢太冒失,让你看出来我心怀不轨。

所以我只能安安静静地站在你面前,在心底悄悄说一句:顾西楼,你一定要永远光芒万丈啊!

因为我一直在很努力的,追逐着你这束光啊!

顾西楼坐在台上,望着那双水雾弥漫的桃花眼,心里却愈发烦躁了起来,那种被他刻意用药物压制的情绪又一次喷涌而出,席卷他的整颗心脏,令他一瞬间感到阴郁至极。

又哭,真烦。

顾西楼按了按眉心,语气透着几分不耐,“舞台是用来挥洒汗水的,不是用来掉眼泪的。你刚刚因为有两处舞蹈动作难度较高,唱的部分没协调好,有两句歌词直接破了音,唱跳是一起的,你跳的再好,歌没唱好,呈现出来的效果会好吗?况且,如司徒老师所说,你十六年习舞的临场反应能力让人非常很失望。”

陆满月认真地听完后,朝着顾西楼深深鞠了一躬,再抬起头时,脸上又恢复笑颜,落落大方地说道:“谢谢各位老师的指点,我会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学习中,不断努力进步,成为更好的自己。”

少女明媚的笑颜撞进顾西楼的眼中,他望着那一双弯成月牙的桃花眼,久久未能回神。

不是很娇气很爱哭吗?

他刚刚说了两句话就把她说哭了,他现在又说了一大段难听的话,她竟然不哭了,还笑了?

还笑的像颗小太阳,让人心底火烧火烧的暖。

经过导师最终商议结果,林雪儿被分入Z班,陆满月因为出了差错,和苏暄妍一同分到B班。

这场表演结束后,她们就可以退场了,剩下的节目在第二天录制。

三个人一同走下台,苏暄妍紧张兮兮地跟在林雪儿身后,“雪儿姐,你别太难过,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早晚会进入A班,成功刚出道的!”

原本林雪儿心里很不爽,但她见陆满月被顾西楼骂的更厉害,就心里平衡了,也没在乎苏暄妍还比自己高一个名次,她笑道:“没关系!从Z班逆袭到A班,反而更能证明我的努力!到时候,路人缘只会更好,更吸粉!”

苏暄妍见林雪儿如此笃定自己能进A班,不动声色地抿了抿唇。

林雪儿又朝苏暄妍摆了摆手,“我妆花了,我先去个卫生间,你先回去吧!”

苏暄妍应了声好。

陆满月瞥了眼林雪儿的背影,跟了上去。

陆满月走到后台,跟在林雪儿后面进了卫生间,巧的是,这个时间点卫生间里并没有什么人,她看见林雪儿进了里面的隔间,转身不动声色地将女厕的门反手插上,然后耐心地站在林雪儿的隔间外面等着。

听见马桶抽水声响起时,陆满月这才转过身,和推开隔间门走出来的林雪儿撞了个正着。

看见陆满月,林雪儿的目光在她裙子上一顿,心虚地往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没等林雪儿说完,“啪——”的一声,一个耳光甩在了林雪儿脸上。

林雪儿被打的耳朵嗡嗡作响,她捂着脸,恼羞成怒地瞪向陆满月,“陆满月,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就打你,还需要理由吗?有本事你还手啊!你敢吗?”

陆满月将林雪儿往马桶盖上一推,掐着腰站在隔间门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平时林雪儿她面前各种蹦跶她都可以不计较,但是这一次林雪儿在她的衣服上动手脚,触到了她的底线。

林雪儿紧紧地咬着牙关。

她不敢还手。

至少,不敢明着还回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