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蛊魂藏坛(5)

妖娘娘饶命 第六章 蛊魂藏坛(5)

作者:奉还原主 小说:妖娘娘饶命 更新时间:2021-11-24
“汪洞死了,汪府的事情都问题了,你不就能拿下汪府给你的金子了吗?那么在意真相干什么?”陆宽宽还我以为高止是汪府聘来问题大麻烦的小道。高止闻言惊异,这恶妖之后竟然始终把他看做是江湖上混吃混喝的废柴小道?她看不见他的实力吗?“我确实是汪府找来收你的高止闻言惊奇,这恶妖之前居然一直把他看作是江湖上混吃混喝的废柴小道?她看不到他的实力吗?。...

妖娘娘饶命

推荐指数:10分

《妖娘娘饶命》在线阅读

“汪洞死了,汪府的事情都解决了,你不就能拿到汪府给你的金子了吗?那么在乎真相干什么?”陆宽宽还以为高止是汪府聘来解决麻烦的小道。

高止闻言惊奇,这恶妖之前居然一直把他看作是江湖上混吃混喝的废柴小道?她看不到他的实力吗?

“我确实是汪府请来收你的,但我并未打算收汪府一分一毫。”高止说道。

“噢?那你如此卖力,有什么目的?”陆宽宽从不相信凡人们口中那‘无私奉献’的鬼话。

既然出了力,就必然是想要得到些什么的,不是钱,就是权。天下为利,熙熙攘攘。

高止被陆宽宽问得一愣。他有什么目的?修道升仙?一种异样的情绪在高止心中升起。

高止闷不做声,朝着陆宽宽之前扔汪洞头颅的方向走去。

“又不理人?什么毛病。”陆宽宽抬手,将一旁的大石头瞬移了过来,而后坐在上头,拖着脸盘,用脚踢了踢地上汪洞的尸体。

凡人如蝼蚁,命也真是轻贱。

许久,高止才提着汪洞的头颅走了回来。

陆宽宽无奈,这个男人还真是执着。怎么,今天还打算去给汪洞找娘亲?这凡人怎么就对下葬这事儿这么重视?死都死了。

“你又打算把他带回汪府?”陆宽宽问道。

高止将汪洞的头颅摆在尸身的脖颈上,“不,免得节外生枝。”

高止打算今天就坐在这荒郊野外,看看这汪洞能不能再次活过来。要是真如他们所想,这汪洞是杀不死的怪物,高止可真就要想法子让他按照命数赶紧魂归天外了。

时间流逝,太阳缓缓升到了日头上,那刺眼的阳光照得陆宽宽面颊流汗,脑袋昏沉。

“妖怪也怕热?”高止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看着陆宽宽那个样子,总觉得像是中暑了。

“对啊,我特别怕热。”陆宽宽平时这个时候都是留在洞府小憩的,还让小葫芦在外放了谣言。

说,威铭山的妖娘娘酷爱午休,要是有谁一不小心打扰到了妖娘娘的午休,妖娘娘就会把那个妖剁成肉泥扔到后山当灵草的肥料。

陆宽宽被太阳照得嘴唇发白,柔柔弱弱地倚靠在石头上,嘴里咦啊个不停,好似十分痛苦的样子。

她的这副模样,半真半假。

高止抬眼看她。陆宽宽此时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一个生了病的人间女子,高止一瞬恍惚,心中居然升出几分怜意来,甚至忘了他眼前这个‘柔弱女子’本是杀人不眨眼的恶妖。

高止走到陆宽宽身边,从阴阳袋里拿出了一壶水,递给了陆宽宽。

“谢谢。”陆宽宽接过水壶,假模假样地喝了一口,然后贴心的卷起袖子,给水壶上自己喝过的地方擦了一擦,还给了高止。“天这么热,你也喝一口吧。”

高止难得看见陆宽宽这样善解人意的样子,只当她是想通了,便拿起水壶喝了一口。

“噗——”高止刚入口,就将喝到嘴里的水给吐了出来。这水的味道好奇怪!又麻又辣,渗进喉咙里的那几丝还有点辣嗓子。

“哈哈哈哈~”陆宽宽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她刚刚哪里是在帮高止擦水壶,她是在对壶里的水施法术啊!她把里头的水换成酒了!

高止看见陆宽宽这神情,就明白自己是被她给耍了,真怪他一时糊涂,竟然轻信这恶妖!“你给我喝的什么东西!”

“还能是什么?酒啊。”陆宽宽云淡风轻。

小道士,你已经破戒了。酒戒。那么,离破色戒也就不远了吧。

“酒……”高止闻言,如受晴天霹雳。他苦修多年,恪守五戒,这恶妖竟……

陆宽宽攀上高止的躯体,整个身子都覆在了他的身上。这恼人的太阳,陆宽宽也是时候抱着高止回点儿力气了。

陆宽宽单是抱着高止,就感觉这正午太阳对她无甚威胁了,要是真的全部吸了这小道的阳气,岂不是标本兼治?

陆宽宽抱着高止,轻轻在他耳边吹气。“反正你已经破了酒戒,再破一戒也没什么了。”

高止此刻怒火中烧,哪里还会想这些有的没的,他满心眼里都是收了这孽障了。

高止推开陆宽宽,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才知道,他在山上修行的那些年都是白修行的,他日前那样波澜不惊,心静如水,都是因为没碰到真正令他头疼的事情!

陆宽宽被晒得头疼,便又抱了上去。

这回高止是怎样都挣脱不了了。

“我要是不想放开你,你怎样都是逃不掉的。小道士,你道行太浅,我劝你收了那反抗我的心思。”陆宽宽这话实乃妄语,她跟高止交过手,这小道是有两下子的,要是真拼个你死我活,虽然死的是高止,活的是她,但她肯定也是会伤到元气的。

高止挣脱不得,想要说些难听的话,但转又想到自己是个修仙的道人,不得犯口业,便忍了下来。

“淅淅漱潄。”草地上传来一阵细小的攒动声。

陆宽宽放开高止,二人一同看向了汪洞。

这汪洞的头与身子居然慢慢开始愈合!

高止掏出一条新法索,提前将汪洞给捆了起来。

“这汪洞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陆宽宽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再看了看汪洞那逐渐愈合的伤口,属实有被恶心到。“就算是我们妖怪被抹了脖子也不可能恢复得如此之快。”

如果还是被法器抹得脖子……那就直接魂归天外了。

“他的来历,还得他自己陈说。”高止正色道。

半个时辰之后,汪洞痊愈,渐渐睁开了眼睛,震惊地看着面前的陆宽宽和高止。

汪洞在地上扭来扭去,怎样都挣脱不了高止的法索。

“你们究竟是谁!为何要干涉我的事情?”汪洞怒目,眼睛睁得奇大,还有些吓人。

“我乃灵宝派道士高止,你一介凡人,却屡次死而复生,已有违天地常伦,我劝你速速说出缘由,好早日魂归,踏入轮回。”高止说道。

“凭什么?我受了那么多苦,就是为了报仇,汪家人还没死全,我凭什么就要先死!”汪洞眼中尽是恨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