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蛊魂藏坛(4)

妖娘娘饶命 第五章 蛊魂藏坛(4)

作者:奉还原主 小说:妖娘娘饶命 更新时间:2021-11-24 21:01:03
“你搞的鬼?”高止看见陆宽宽,还我以为是她搞得恶作剧。“太脏了!我拿尸体干什么!”陆宽宽轻蔑道。“那……这尸体是如何没的?”高止看陆宽宽不像是在说假话,便也已不再多难为,顾着自深陷了沉思之中。“总不能够是没死透,自己大长腿跑了吧。”陆宽宽笑了笑,戏谑“太脏了!我拿尸体干什么!”陆宽宽不屑道。。...

妖娘娘饶命

推荐指数:10分

《妖娘娘饶命》在线阅读

“你搞的鬼?”高止见到陆宽宽,还以为是她搞得恶作剧。

“太脏了!我拿尸体干什么!”陆宽宽不屑道。

“那……这尸体是如何没的?”高止看陆宽宽不像是在说假话,便也不再多为难,只顾自陷入了沉思之中。

“总不能是没死透,自己长腿跑了吧。”陆宽宽笑笑,揶揄道。

昨天的那般情形高止也是看到的,被陆宽宽击中心脏的汪洞,当场就咽气了,再不济,之后他又流了那么多血,正常人都是活不下来的。

难道是汪家人把汪洞的尸体拿走了的?可他们拿汪洞的尸体干什么?

应该不是,应该不是汪家人,汪家人完全没有理由的。总不能是将汪洞尸体偷去鞭尸,给汪家公子报仇去吧?

陆宽宽见高止眉头紧锁,便收了笑意,认真说道:“你这小道士,莫要按照常理去想这事儿,这世上的人啊,比你想象中的要肮脏多了。”

“妖怪与人,互嫌肮脏,你的话没有什么参照的意义。”高止嘴上虽然这么说,但陆宽宽的话他是听进去了一半的。

汪洞这事儿,恐怕还真不能按常理去想。毕竟昨晚高止自己也看到了,汪洞的速度与力气远超常人,他没死透跑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陆宽宽无聊,开始上下打量高止。高止斜跨着一乾坤阴阳布袋,身后别着七星宝剑,两缕碎发垂在眼前,他的道服松散,隐隐约约露出了些锁骨来。

“你这破布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啊?鼓鼓囊囊的。”陆宽宽伸手去摸了摸高止的布袋。

高止立即弹开,捂住了自己乾坤阴阳布袋。这里头可都是他吃饭的家伙事儿。

“走水啦!走水啦!”汪府之中突有仆役提着水桶大声喊叫。

陆宽宽与高止循着声音看去。不远处竟真有缕缕黑烟升起。

“这是昨晚那个姓汪的老头去的方向。”陆宽宽其实想说,着火的地方,应该是汪老爷和他的妻妾儿女的住处。

高止顿感不妙,立即跑了过去。陆宽宽无奈又好奇,好奇这汪府究竟还能倒霉到哪种地步去,便也晃晃悠悠地跟了过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汪府着火的房间都被锁的死死的,汪老爷和他的妻妾们都被锁在房间里,无法靠近房门,只能大声呼救。

“救命啊!救命啊!”

汪府家仆一个接一个地提着水桶过来,其中一个家仆刚要上前浇水灭火,就忽的倒地不起,背后腾地开始流血,死状就和昨晚的汪府小妾一模一样。

其余家仆见此情状,面面相觑,再不敢上前。

高止一把夺过家仆手中的水桶,准备自己上去灭火。

陆宽宽立即把人拦住。“等会儿死的就是你了。”

陆宽宽好不容易遇见这么好的纯阳体,死了多可惜!

高止推开陆宽宽,径直跑上前去,将手里的水浇了上去。

一块石子快速朝高止飞去,陆宽宽没办法,只能拿出弯月纤刀下场给高止挡去了那块石子。

刚刚那家仆被杀时,她就看见那飞快而来的石子了,只是懒得出手救那些不相干的人。

现在想来,高止敢孤身上去灭火就是料定了陆宽宽会出手救他,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火势渐大,幽幽的火浪映在高止的脸上,灼热不堪。这里只有高止一个人在灭火,他手中的这一桶桶水对于这火势来说就是杯水车薪……

屋子里的呼喊声越来越小,无奈之中,高止只好卸下自己身上的乾坤阴阳袋,将里头的法器都倒了出来,而后盘坐在地,施术将乾坤阴阳布袋放大,直至罩住了整个着火的屋宇。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神威,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半刻后,火势终于停止,高止也将乾坤阴阳袋收了回来,只是灵宝受损,内里变得破破烂烂。

高止抓着阴阳袋,轻声叹了口气。

现在,该是去找那放火人的时候了。高止环顾四周,又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跳飞身影。

汪洞,果然还没有死!

而且,还是这么光明正大地出来害人!真是毫无顾忌!

高止追了上去,这回竟是没有求助陆宽宽。

陆宽宽不屑。高止那点心思她会不知道?他不就是害怕陆宽宽再一次擅自杀掉汪洞吗?

可是没有陆宽宽,高止能追得到人?

笑话。

陆宽宽抖了抖肩,飞身上前,又在昨晚的那片林子里抓住了汪洞。汪洞还穿着昨天的衣服,他衣服上沾满了血迹,被弯月刀捅出的那个破洞还在那里,心脏处的伤口却消失不见了。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陆宽宽蹙眉,语气中略带嫌弃。这世上居然还有杀不死的凡人?

“我是你老子。”汪洞对着陆宽宽竖了个中指。

陆宽宽真的怒了,“你是嫌你死的不够快吗?”

陆宽宽唤出弯刀,正要动手,却被刚刚赶来的高止喝住。“等一下!”

“别烦我!”陆宽宽才不理他,直接使刀割下了汪洞的头颅。这下看你还怎么复活!

高止捂眼,真的有被气到。

“你又将他杀了!”高止看着陆宽宽满手的鲜血,又看了看地上尸首分离的汪洞,深感这恶妖歹毒。

“这回他绝对死透了!”陆宽宽捡起地上的头颅,使劲往外一扔,汪洞的尸首就这样分隔了好几里,更是撒了一路的血。

高止目瞪口呆。怎么说呢,这恶妖有时候思考问题还是周全的,让汪洞的尸首分隔老远,确实给他的‘死透’上了一层保险。

“你这样做,我们永远都得不到他作恶的真相。”高止下山修仙度人,若是都按照陆宽宽的路子,是永远都不可能积满功德飞升的。

何况汪洞这件事,是是非非还都未曾分辨。他们现在听见的也都是汪老爷的一面之词,这杀不死的汪洞才是重点。

“汪洞死了,汪府的事情都解决了,你不就能拿到汪府给你的金子了吗?那么在乎真相干什么?”陆宽宽还以为高止是汪府聘来解决麻烦的小道。

高止闻言惊奇,这恶妖之前居然一直把他看作是江湖上混吃混喝的废柴小道?她看不到他的实力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