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蛊魂藏坛(1)

妖娘娘饶命 第二章 蛊魂藏坛(1)

作者:奉还原主 小说:妖娘娘饶命 更新时间:2021-11-24
“都是夫妻了,怎么还喊我孽障?叫我宽宽。你若真的不不适应,叫我陆宽宽也行。”陆宽宽看了眼高止手上的七星宝剑,一点也不畏惧。一个小道,还想翻了天不成?高止剑眉一蹙,说起手中宝剑就朝陆宽宽刺去。他受箓上山后还没受了如此想调戏!修佛之人,身清如月明,哪高止剑眉一蹙,提起手中宝剑就朝陆宽宽刺去。他受箓下山之后还没受过如此调戏!修道之人,身清如月明,哪里甘心被如此侮辱。。...

妖娘娘饶命

推荐指数:10分

《妖娘娘饶命》在线阅读

“都是夫妻了,怎么还喊我孽障?叫我宽宽。你若实在不适应,叫我陆宽宽也行。”陆宽宽看了眼高止手上的七星宝剑,毫不忌惮。一个小道,还想翻了天不成?

高止剑眉一蹙,提起手中宝剑就朝陆宽宽刺去。他受箓下山之后还没受过如此调戏!修道之人,身清如月明,哪里甘心被如此侮辱。

“你急了?拜了天地高堂,管你是汪府公子还是道士高止,都已入了俗尘,我看你如何清修。”陆宽宽话语间就已躲开了高止的七星剑,转而窜到了他的身后去。

高止转身,举起宝剑,口中念念有词:“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

陆宽宽揉了揉耳朵,而后直接将人按到了床上。

“你收妖之前还先念咒语啊?幸亏你遇到的是我,不然你现在尸体都凉了。”陆宽宽夺过高止手上的宝剑,扔到了地上,而后摸了摸身下之人的脸蛋。

果然如羊脂白玉一般,触手生温,细腻柔滑。

高止闻言,并不恼,反而嘴角还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意。

陆宽宽顿觉不妙,低头一看,一法索竟已绕到了她的肚子上。这个高止,原来刚刚一直都是在扮猪吃老虎,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放下戒备。

“索!”高止下令,法索立即将陆宽宽吊起,另一头直接扣在了房梁上。

高止从床上坐起,掸了掸自己的喜服。

“该死!”陆宽宽怒目。这个小道士居然把她当做脏东西!陆宽宽发力,想要挣脱这法索,谁料这小道士居然还有两把刷子,寻常法力根本无法毁坏这根法索。大抵也是因为法索主人道法高强。

陆宽宽无奈,直接现了原形,巨大的爆力将法索烧毁,陆宽宽重获自由。

龙头、鹿身、牛尾、马蹄……

高止看着陆宽宽的真身,一下子陷入了沉思。这……莫不是神兽麒麟?

不,不对,麒麟身上应披覆一层鳞甲,可陆宽宽身上有的,只是一层兽皮。还有她周身那诡异的光晕……这都是高止从未见过的情况。这个陆宽宽究竟是什么来历?

陆宽宽歪了歪头,重新变回了少女的样子。

“高止,你完蛋了。居然敢绑我。”陆宽宽小跑上前,直接抱住了高止,将他紧紧束在怀中。

对于高止这种人,毁他清修就是最好的报复。给老娘破戒吧!小道士!

“你!”高止说到底也是凡人之身,哪里拗得过陆宽宽这只妖兽?

高止身上的异香萦绕在陆宽宽的鼻间,陆宽宽顿觉周身舒畅。这男人又软又香,属实有点子东西。

“妖娘娘,妖娘娘!不好了!”小葫芦推开房门,神色着急。“跟你拜堂的不是真的汪公子,而是个汪家人请来捉你的道士!”

三人面面相觑。

小葫芦看着眼前的场景,支支吾吾的,突然开始说不出利索话来。“来……来……捉你的。”

“你怎么知道?”陆宽宽放开高止,按理来说,小葫芦是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汪家人总不会自己告诉他吧?

“真正的汪公子就在刚才死啦!”小葫芦说道。

“死了?怎么回事?”高止替汪家公子入洞房就是为了趁陆宽宽放松之际,击杀这妖怪,本意就是想救这汪家公子于水火之中,可这人怎么就这么不清不白地死了呢?

“我也不知道,就是听见西厢房那边有人在哭,就跑过去看了看,谁知道那汪老爷正抱着一具俊美尸体在那边哭,一边哭还一边喊着汪家公子的乳名。我就上去问明了情况。他们还以为是妖娘娘你发现了他们的计谋,愤懑至极,杀的汪家公子呢。但我看过那伤口了,一看就是凡人杀的。我们妖娘娘哪会用那么低劣的手段。”

那汪老爷丧子心切,哪里还管得着日后妖娘娘会不会报复他家,这人,直接在厢房破口大骂妖娘娘是个为非作歹的恶妖。

“汪家人骗我至此,你看,这报应不就来了吗?”陆宽宽耸了耸肩,一脸无奈道。

“带我过去。”高止誓要将这件事情弄个明白。

“你就是他们请的道士吧?”小葫芦朝着高止白了一眼。“长得真丑,还想要害我们妖娘娘,我凭什么帮你?”

小葫芦趁着汪家公子尸体没凉,还上去看了一眼,结果大失所望,什么名满京都的俊俏公子啊?长得要多丑有多丑。现在这个小道士更甚,长得居然比汪家公子还丑!一日见了两个丑男,真是污了眼睛。

高止懒得理他,直接跑出门去,自己去找汪家人。

“走,去瞧瞧热闹。”陆宽宽拎着小葫芦,跟着高止朝着西厢房的方向走去。

“妖娘娘!这人间的糊涂事儿,我们跟着掺和什么?”小葫芦被陆宽宽拎得悬在半空,手脚并用,控诉道。

“我还没有采阴补阳呢!到手的鸭子我得看好喽。”陆宽宽拎得手酸,扔下了小葫芦。

西厢房内,满屋血气,那汪家公子被捅了十数刀,血肉模糊的,令人不忍直视。

高止上前探查,却发现汪家公子的每一道伤口都几乎贯穿了身体,而刀口处溃烂不堪,想来是刀子长度不够,那凶手死命用力下压所致。这该是多大的力气啊!

“你这妖怪!害我小儿!”汪老爷踉跄站起,颤颤巍巍朝陆宽宽走去,那伸出的手,就差没有打到陆宽宽脸上了。

陆宽宽瞪了他一眼,周围的汪府妻妾们立即上前拉住了汪老爷。

“这人不是我们妖娘娘杀的!你们有事儿报官去!别给我们妖娘娘甩脸子。”小葫芦气得脸红脖子粗,身下的藤蔓尽数抽出,正缓缓朝汪老爷那边伸去。敢对妖娘娘不敬,他不得勒死这个老家伙!

高止丢下一符咒,扔在了小葫芦的藤蔓上。

“呀呀呀!”小葫芦的藤蔓霎时被火焰淹没。小葫芦吓得不轻,径直跑出了屋子,跳进了院子里的池塘去。“小道士!你给我等着!”

“啊!”汪府一小妾突然惊叫。

众人视线集聚而去。

小妾突然倒地不起,身后竟淌出森森的血来。

“窗后有人!”高止后知后觉。可那窗后的人就像是飞鸟一般,倏忽一下就不见了。

这……哪里是凡人的速度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