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芙蓉不敌美人妆

妖娘娘饶命 第一章 芙蓉不敌美人妆

作者:奉还原主 小说:妖娘娘饶命 更新时间:2021-11-24 21:01:02
堂内女子头戴凤冠,身穿绣花红袍,肩上流苏随风飘荡动,叮当直响。她坐在主位,眼中似有寒星迸溅,肌肤状况凝如霜雪,口上的那一抹透红胭脂格外扎眼。面颊之上却因愤怒的而被染了一片绯红,与她的薄唇一人一半了秋色。“人呢?怎么到现在的还没来?”“是,人呢?”她身旁站她坐在主位,眼中似有寒星飞溅,肤质凝如霜雪,口上的那一抹透红胭脂分外惹眼。面颊之上却因愤怒而染上了一片绯红,与她的薄唇平分了秋色。“人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妖娘娘饶命

推荐指数:10分

《妖娘娘饶命》在线阅读

堂内女子头戴凤冠,身着绣花红袍,肩上流苏随风动,叮当作响。

她坐在主位,眼中似有寒星飞溅,肤质凝如霜雪,口上的那一抹透红胭脂分外惹眼。面颊之上却因愤怒而染上了一片绯红,与她的薄唇平分了秋色。“人呢?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就是,人呢?”她身旁站着一个三尺小男童,头小身子大,看起来就像个葫芦瓜。

堂下战战巍巍地跪了一大家子人,一个长胡子老头,三名正值风华的妇人,以及两个豆蔻年华的姑娘。

“妖娘娘,你且再等等吧,我儿已在梳洗打扮了。”老头是佩县的员外,名为汪成,膝下有一儿两女。他那儿子,面如冠玉,俊俏非常,竟有如潘安在世。其貌美之名,京城之人,也是有所耳闻的。

人怕出名猪怕壮,没想到,他这小儿刚满十六,就被个女妖怪给盯上了。

“这都梳洗了一个时辰了!你们怕不是把人给偷偷藏起来了!”女人怒目,耐心明显已经消磨殆尽。

她抬手,两根手指就那么动了一动,那跪在地上的小姑娘就被掐着脖子浮在了半空中。

“咳咳咳~”小姑娘抓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把那无形的压迫赶走,却怎样都无法逃脱。

“妖娘娘饶命,妖娘娘饶命!我儿真的马上就到了啊!”

汪老爷和他的三个妻妾跪地戕头,眼泪混着额上的血,搞得满地都是。

“行了行了!”女子捂住口鼻,放开了小姑娘。

“妖娘娘,您还没有戴红盖头呢。”小葫芦瓜拿出一方红帕子,给女子盖了上去。

“必须要戴这玩意儿吗?”女子满心不悦。

她的身量其实和跪在地上的那两个小姑娘差不多,如果不看她那张充满戾气的脸,应该不会有人把她当做是妖怪。

“他们人间的规矩。”小葫芦说道。“拜完堂,入洞房之后,你的夫君会亲手掀开你的红盖头。”

“听起来倒是挺有趣的。”只要是她没见过的事情,都是有趣的。

“来了,来了,我儿来了。”汪老爷喜极而涕,终于来了!再不来,他这把老骨头就要扛不住了。

妖娘娘听着一脚步声慢慢靠近,便知道汪老爷所言不虚。

“小葫芦,你就祈祷这汪公子长得真的合我心意吧。”妖娘娘心情稍微舒缓了些,便想要掀开盖头来看看新郎究竟是个什么样。这小葫芦办事儿不靠谱是常事,谁知道她让他下山物色的美男究竟是何模样?

“妖娘娘,不可,不可。人间规矩,新郎新娘进洞房之前,都是不可以见面的,我不是强调过好多次了吗?我给你保证,这个汪公子绝对是俊俏非常的!”小葫芦笑得眯眯眼,心底里却虚得很。

妖娘娘闻言,只此作罢。

有人走到了妖娘娘身前,将牵红的另一头放到了她的手上。

“天圆地方,喜事成双!”小葫芦扯起嗓子,就开始主持昏礼。

“一拜天地!”

轰隆隆——外头一阵惊雷,跪在地上的汪家人不由得颤了颤。只见妖娘娘和‘汪公子’面向天地,鞠下了一躬。

“二拜高堂!”

砰——堂上香炉顿时碎作两半,跪在地上的汪家人紧紧相拥,脸色铁青。妖娘娘与‘汪公子’转过了身来,朝着高堂拜了一拜。

“夫妻对拜!”

妖娘娘与‘汪公子’对拜。一阵异香萦绕在她鼻尖。她从来没有闻见过如此纯正的阳气。

妖娘娘纵横威铭山多年,打遍山中妖怪无敌手,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致命的缺点。

她害怕正午的阳光。每到正午阳光最盛时,就是她法力最弱,身体最虚弱的时候。小葫芦说,这种情况大多是因为妖怪身上阴气太重,才容易被正午之阳光所克制,所以,需要吸食男人的精气采阳补阴。但是,吸取阳气之事,须得你情我愿,小葫芦说,去青楼寻个营生应该是不错的选择。

妖娘娘才不稀得像其他妖怪一样去青楼找阳气,便下山来成亲了。既已成亲,那不就是你情我愿了吗?逻辑上总归是对的。

“送入洞房!”小葫芦扯着嗓子,声音蓦地沙哑。他轻咳了两声,凭空变出一双铜锣和唢呐来。

“呐呐~呐呐~镗镗~呐呐~呐呐~镗镗~”

小葫芦也不知道自己奏的是什么曲儿,反正听起来跟凡间那些男男女女成亲时的乐声有些不同。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一切都已结束,昏礼礼成。那‘汪公子’已是煮熟的鸭子,飞不了了。

暖香红绡帐,晚空曳烛火,桂圆花生与红枣。

妖娘娘已然想好,若是这新郎官俊俏的话,便扑倒,貌丑的话,便杀了。她坐在床沿,抱着双臂,淡淡道:“赶紧给我把盖头掀了。”

妖娘娘微微低着头,约莫可以看见一双脚立在她面前。倒是奇怪,大喜的日子,这人不穿绣着金丝的长靴,却穿着带泥的平头靴。这汪府还会短这个独苗的吃穿不成?但这汪公子确又穿着绣花精美的喜袍,妖娘娘单是看这喜袍的一角,就已经感觉到了上头细腻的纹理。

妖娘娘直接自己掀了盖头,抬头看那个‘可疑’的汪公子。

‘汪公子’穿着绣了金银线的喜袍,身长七尺,宽肩细腰,身段顶好。再看向他的脸,肤如羊脂白玉,双眼之中像是装下了天地灵秀,见之,如饮高秋坠露。

只是,他手中拿的那把七星宝剑分外惹眼。

“你是谁?你不是汪家公子。”妖娘娘怒嗔。

“吾乃灵宝派高止,今日是来收了你这孽障的!”在妖娘娘掀开红盖头的那一刹那,高止是惊了一下的。

此女冰肌玉骨,桃眼杏唇,占尽风流。芙蓉竟是不敌美人妆。高止不明白,都说相由心生,可为何这妖怪可以修的如此容貌?

“都是夫妻了,怎么还喊我孽障?叫我宽宽。你若实在不适应,叫我陆宽宽也行。”陆宽宽看了眼高止手上的七星宝剑,毫不忌惮。一个小道,还想翻了天不成?

今日你既然已经入了这洞房,就逃不过采阴补阳。这小道该是庆幸自己生了副好皮囊,不然她早就跟他动真格的了。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