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曙光

仙缘韶华录 第六章 曙光

作者:羔羊不吱声 小说:仙缘韶华录 更新时间:2021-11-24
莫总管叫住王仙儿,王柳二人自然而然也听到了,犹疑了一下但是没敢出声再次询问。的吧像他这样的筑基期修士,倒也不至于难为一个身体孱弱的小姑娘,便也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了了。王仙儿面无表情,心中警铃大作,站在原地他的背影二人离开了。她并也不是很想跟莫总管独处时。但是到目前仍然想来像他这样的筑基期修士,倒也不至于为难一个病弱的小姑娘,于是也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了。。...

仙缘韶华录

推荐指数:10分

《仙缘韶华录》在线阅读

莫总管叫住王语嫣,王柳二人自然也听见了,踌躇了一下还是没敢出声询问。

想来像他这样的筑基期修士,倒也不至于为难一个病弱的小姑娘,于是也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了。

王语嫣面无表情,心中警铃大作,站在原地目送二人离开。

她并不是很想跟莫总管独处。

虽然到目前为止也没感受到对方有什么恶意,但是光站在莫总管近旁也会有些不太舒适,倒不是因为他看起来冰冷。

而是接近他,就会脑中有种缺氧的感觉,仿佛氧气不足一般,让她微微有些眩晕。

好在此地其实与验收灵药的那块灵田相隔不算太远,隐约也能看见他们二人的身影。

既然已经被留下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于是便带着恰到好处的恭敬转身看向莫总管。

“不知莫总管叫住我,可有什么事吗?”

莫总管依旧一副清冷气质,并不答话。

却见他抬手一挥,王语嫣便发现,周围有一圈土黄色光芒朝他们站立之处收缩汇聚了过来,形成了一个大约一个小房间的大小的空间,正好将二人罩在了里面。

王语嫣心下微沉,“莫总管这是何意?”

“我对你并无恶意,”莫总管终于开口了,

“这座药园的阵法都是由我控制的,我只是调动了一部分阵法将此处隔离开来。”

王语嫣的小手缩在袖子里,一只手已然握住那颗子母追魂针,心中稍安。

这个距离跟莫总管只有五六米左右,若是对方有什么歹意,就算是筑基后期应当也能教他受点苦头。

于是当下并不答话,而是眼神淡淡地看着他静待下文。

“你大可不必用你袖中的物品对着我,不仅无效,也没有…任何意义。”莫长天接着说到。

言罢,大手一挥。

王语嫣只觉一只无形大手一把捏住了自己。

“啊……”一声惊叫从嘴中溢出。

感觉自己一瞬间就被提离了地面,原本紧握地小球也一瞬间就脱手而去,悬停在了不远处。

这种任人鱼肉的感觉,虽不是之前的王语嫣第一次感受,但却是现在这个王语嫣,真真切切地第一次感受。

这让她心中惊恐不已,却还强作镇定地问道。

“…你!…莫总管口中说着对我没有恶意,却不知为何要控制住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辈?”

只不过那微微地颤音却暴露了她的真实情绪。

饶是她再镇定再沉稳,在这种情形下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神了。

原本平稳的心脏也在隐隐抽搐,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她知道自己体内的形况,是自己先天不足的沉疴旧疾被触动了。

再不冷静下来,别等莫总管对自己做出点什么,怕是这具身体就先自行反应过度给自己吓过去了。

她努力集中精力平复自己的心跳让它不再那么剧烈跳动。

却突然感觉一道清冷的气劲从头顶没入,在体内快速地游走起来。

王语嫣只感觉这道冰冰凉凉的气劲所经过的地方都十分舒适,直到最后这道气劲没入了自己的心脏。

原本心脏剧烈颤抖又撕裂般的疼痛,却是一瞬间平缓了下来,恢复了正常地跳动频率。

没等王语嫣细想,突然握住自己的无形大手蓦地一松。

失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惊叫了出生声,双脚平稳接触到地面时却还是有些发软,小脸一片煞白。

“一切手段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谓的笑话。”莫总管依旧面色冰冷。

开口的第一句话却重重地砸进了她心里。

“…唔,果真是龙阴凤阳体,却是天生神魂强大?怪不得…”

王语嫣缓了好一阵才让自己地双腿不再发软,却听见莫总管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下意识就问道:“…龙阴凤阳体是什么,又与我有何干系?”

莫总管看了她一会儿,神色中似是在考量什么,直盯得她汗毛倒立却又不敢有什么动作,好半晌过后。

“你的身体,是罕见的龙阴凤阳体质,这原本应当是两种不同的体质…

…倘若分开来出现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当是世间凤毛麟角的修炼资质,但在你身上,却同时出现了。”

莫总管一席话,让王语嫣愣在了原地,一时不知道该问还是该说些什么。

莫总管却也不等她问什么,继续说道:“原本我也不敢相信这就是龙阴凤阳体,但是方才,我在你体内探查了一番后终于确认了。”

王语嫣心中惊疑不定。

忐忑了一番后问道:“恕晚辈失礼,前辈这一番话晚辈却是闻所未闻的……况且,当年晚辈出生时的确十分凶险,几度在生死边缘徘徊。

多亏父母倾尽全力用各种灵丹妙药勉强让晚辈活了下来,却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后来,族中太上长老旧友来访,与我父母提点过只有五行草才可以解决晚辈的病情…

…却不知,莫总管如何能让晚辈相信你口中之言?”

“五行草?这怕是哪个无知小儿胡乱糊弄你爹娘之言,却还叫你爹娘相信了…”

莫总管语气中似是带了些轻蔑。

“五行草集天地五行之力而生,却有补足先天的作用,但那是化神期修士也难得一求的珍稀灵药,岂是你们这些小辈能肖想的物品。”

闻言,王语嫣心下震惊,却也来不及细细思索。

“那您是如何知道的?又凭何说那人是信口雌黄?”

“凭何…?就凭我莫长天乃是元婴中期修士,若非你我在此地相遇,算是尘世间的俗缘,我又何须与你多言。”

说着莫长天在这小小空间里,释放出一小部分自己的神魂威压。

王语嫣头部识海宛如被重物撞击了一下的感觉。

双腿一软便要跪倒在地,双膝下落一半时却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扶了起来。

突然脑中一醒,身体一轻,又恢复了原状。

“元婴期!”

她虽没有仔细琢磨,却也信了大半,毕竟对方又何苦伪装身份,来骗自己这样没有什么用处的孤女呢?

“是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对前辈多有失礼,还望前辈恕罪。”

心中微汗,刚才自己竟然想用暗器对付一位元婴期的修士,怪不得对方如同未卜先知一样抬手间就将自己制住了。

莫长天依旧时一副云淡风轻冷冷淡淡的模样,却摆了摆手。

“无妨,不知者无罪,更何况我本就不欲让人知晓我的身份,只不过你这龙阴凤阳体质引起了我的注意,才与你多说这些话。”

“…恕晚辈多问,这幅身子让晚辈多年来备受折磨,病时经脉剧痛心脉绞痛身体忽冷忽热,着实困扰晚辈多年…

…那,依莫前辈的意思,这种体质极其罕见,却不知究竟是好是坏?”

王语嫣算是听明白了,莫长天看来对这具身体的情况有所了解,甚至比过往所有给自己看过病症的人,知道的更多。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过盈则亏,过满则溢。

所以,当原本就极为罕见的两种修炼天资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普通人又怎么可能有福消受。”莫长天淡淡道。

“按道理说,以我所知的所有记载中,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必然是活不过三岁的…

…就算活过了三岁也不可能活超过十岁,哪怕用灵丹妙药逆天续命也是有违天地规则的,体内经脉无法承受两种力量,早晚会阴阳失调水火难容经脉寸断而亡。”

王语嫣闻言脸色一黯,这岂不是说了等于没说吗。

却听莫长天接着说道:“可是你的情况却也有趣…本应当大限将至,此时当是不能行走的,体内两种能量随时可能喷发爆体而出。

但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你神魂天生强大,勉强暂时压制住了体内的两种力量……”

莫长天沉吟,看似也对此不解。

“那…前辈的意思可是我的这种体质还有机会可以改变吗?”王语嫣心中微微燃起了一丝希望。

神魂这种东西,对她而言是全然未知的东西。

但是她感觉,也许是因为王婧与王语嫣的灵魂融合后带来的影响。

再细想常人的确无福消受这两种能量同时存在于体内。

可她一个异世转生的灵魂,死而复生本就是违背天地法则的事情,所以不合常理自己就很能理解了。

“改变……?这种体制是不可逆转的,除非……”

莫长天眼眸微微有些发沉,却似是有些犹豫。

“罢了,道法自然,本就讲究一个缘字,你我今日相遇,殊不知究竟是谁的机缘。”莫长天微叹。

“我的确知晓三种方法,或许,能改变你现在的情况,但是,却需要你自己选择,你可想好了?”

王语嫣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看向莫长天:“…晚辈能遇见前辈即是最大的机缘了,一切选择皆出自本心,天地可鉴,绝无反悔。”

莫长天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意,微微点头。

张口说道:“其一,我予你一种功法,由你自行选择是主修龙阴体还是主修凤阳体,能让其中一种体质占据上风,暂时压制另一种,从而让你的身体得以恢复如常,得以修练延续寿命。

但是,你要知道,压制毕竟仅仅是压制,兴许能压制一时,但是随着修为的增强,另一种体质的压制难度也会数倍递增,至于,终有一天压制不住时,依旧是会经脉寸断爆体而亡的。

不过,这种方法,凭你单修的任意一种都是可以让你大放光彩,修炼速度大异于常人的,从寿元来讲,只要能安然度过每一次压制期,那定是比你现在的情况要活得长久得多的。”

这种方法,听起来可行,这压制难度数倍递增,却是想想就知道,比莫长天口中所讲的更为困难,所以她更想听听另外的办法是什么。

“其二,便是寻一位身具龙阴凤阳其中一种体质的化神期修士,让他每月为你压制一次…

…这种方式以外力介入,先不说长此以往会对身体造成一定的隐患,

而化神期修士,以我元婴中期修为,我也仅远远见过一人,所以,此种办法,我也无能为力。”莫长天并未有所隐瞒。

以他的见识和寿元,化神期修士在此界并非没有,但是都只是传闻中的存在,化神期与元婴期岂止是天堑的鸿沟。

曾有幸于游历中得见过其中一人,也只敢隐匿身形小心地等待对方行远,生怕触怒了对方。

“其三,便是我早年间偶然得遇的机缘。”

“是一部闻所未闻从未听过有人修炼的天阶功法,并且只有残本…

…我亦不知此功法最后能修炼到什么地步,但是,这本功法,却能实现阴阳调和龙凤和鸣的效果,

并且辅以木系心法,应当大概率能让你实现两体双修,并且修炼过程中不会给身体留下什么隐患。”

莫长天顿了顿,接着说道:“五行之间相生相克,万物皆有循环,水生木,木生火,

因此,木系心法能融合两种不同的力量,并让他们自成循环,生生不息。

然而,这部残本,只讲到元婴期,元婴期以后便没有后续了,能不能得到后面的功法,且看你能不能修练成功以及以后的造化了。

等你大道得成凝聚元婴时,将会凝练出双元婴,将这两种互不相容的能量彻底分开,那时,你才算彻底解决了体内阴阳相克水火不容的情况。

但是,仅凭我所知,凝结元婴之难已是逆天而行,更遑论同时凝结双元婴,这其中艰险可想而知,你且要知晓清楚。”

王语嫣听完面上已是阴晴不定,莫长天确实十分中肯地描述了各种方法的困难和好处。

平心而论,她当然是想选择第二种办法,有化神期修士的存在,就算身体有什么隐患,那也应该解决起来并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她也心知肚明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以王家乃至整个金山城也没有一个元婴期修士的存在,只单说以这个概率来讲。

这天下之大,哪里可能那么容易遇见一个正好还是其中一种体质的化神期修士。

更何况,那样已是半个仙人一般的存在,又凭什么帮自己呢?

第一个方法亦是不可取的,仅是压制难度随着修为数倍递增,就能肯定最后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

而最后一个办法……听起来十分很美好,天阶功法不管是什么品级,别说是残本,就算只有几页,流落世间也是被人争抢的存在。

但问题便是,这部功法,不仅残缺,还从未听说有人修炼过或者,修炼成功过。

那么,究竟修炼后自己会是什么情况,以及未来会有什么问题,根本就是不可预测的。

这世间哪里有两全之法呢,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这活命的机会已摆在自己眼前,若是不能抓住,那可真是白活一场了,倒不如当初落崖就再也别睁眼。

王语嫣当下便做出了选择:“莫前辈,晚辈想选择第三条路!”

说罢,眼神坚定地看向莫长天。

“语嫣虽无法修炼,却对世间规则有几分知晓,我亦知天级心法是许多人穷极一生也不可能肖想的物品。

更可况这原本是属于前辈您的机缘,可想而知,这天大的机缘是您付出多大风险才获得的。”

说着,她顿了顿,继续道。

“语嫣知道天下没有白得的午餐,既然前辈给了晚辈这机缘,还请前辈明言条件,若是能做到,倾尽全力也会去做的!”

莫长天闻言十分满意,原本冷淡的神情也有所软化。

这小姑娘能有此等心性,未来可期。

“的确,我并不打算白白帮你,如我所讲,这部功法能让你将来凝结双元婴。

而我的条件便是——当你凝婴成功,需将其中一具元婴分割赠予我。

分割元婴代表着修为会大跌和以后的修炼可能会受到影响。

所以你且先仔细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