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药田

仙缘韶华录 第五章 药田

作者:羔羊不吱声 小说:仙缘韶华录 更新时间:2021-11-24 09:31:00
不知不觉间,王语嫣就了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快两个月了。从一就的略为不不适应和不真实的感,到渐渐的融入其中了这里的生活。让她感觉人的生存能力跟求生本能意志实际上是很强悍的。她每天里一直坚持迟早一次运动和起床呼吸的节奏呼吸吐纳多日来的调理,让自己体会到了身体比刚来的时候有从一开始的略微不适应和不真实感,到逐渐的融入了这里的生活。。...

仙缘韶华录

推荐指数:10分

《仙缘韶华录》在线阅读

不知不觉间,王语嫣就已经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快两个月了。

从一开始的略微不适应和不真实感,到逐渐的融入了这里的生活。

让她感觉人的生存能力跟求生意志其实是很强大的。

她每日里坚持早晚一次运动和早起呼吸吐纳连日来的调理,让自己感受到了身体比刚来的时候有了更多的力量。

在药堂录册的活也做得越来越顺手了。

她本就聪明,再加上又做事细心谨慎,还因为珍惜这份差事而十分勤快,这让允管事和带她的王柳非常满意。

王柳就是第一日见过允管事之后王语嫣见到的第一个药堂的人。

王柳是内院子弟,十七八岁的模样,有练气七层的修为,在药堂已是固定工,主要负责清点每日收的药材数目整理到每个指定存放区域,和检查一部分普通药田的情况。

他不负责养护药田,因为这些粗活都是杂役来做的,他算是监工的作用。

王语嫣来药堂第三日,就已经将那厚厚一摞百草集熟读默记了。

也不知道是原主本身的特长还是重生带来的效果,但是过目不忘的记忆始终是让人很值得喜悦的技能,也很实用。

起初王柳和王允都不相信,王允还亲自过来考教了她一番,以防她为了挣表现而谎称自己看完了。

结果随便翻到哪一页,王语嫣也能立刻把主要特征和药力功效背出来。

王允也啧啧称奇,他所预料的王语嫣能在一个月内,看完并且消化这套百草集,就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没想到自己还真是捡到了宝。

如此,在王允又拿出一叠灵药录的古籍给王语嫣时,她便终于可以接手王柳手中的原本属于录册的活了。

王柳早就苦不堪言了,他虽然能书能写,却速度很慢所以整理起来效率就很低,加上自己不会画画。

之前录册的工作全部都将需要绘制入册的药草留了白,只等着有人能解救一下他,他也好有时间专注自己的修炼。

王语嫣已将今日送来的药材登记入册并注明数量、种类和成色以及年份,又将新到的库房没有收录的两株药材录册。

几笔就勾画出了药材的图像,她用的是前世学过的工笔画绘法,画的非常形象生动。

完成之后仔细注明药材名称、功效和一些常见的入药方式。

她做的很细致也很耐心,做这份差事让她学到了许多平日里没办法接触到的知识。

别看只是小小的登记录册,却对于她这个凡人的身份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是救命的作用。

另外,她还学到了许多灵药的知识——这就来源于她现在正埋头苦读的这一摞书了。

这摞古籍记录了一些普通常见,以及少许稀有的灵药。

最主要的是还配有图样和功效,虽然内容有些晦涩难懂,但是反复揣摩下也能大概明白意思。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还注明了各种年份入药的方式或者使用方式,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宝贝一样。

她废寝忘食地研读了好几天,连哥哥都因此还问了她几句,得知她正在学习灵草的知识,让她多注意身体。

还承诺既然妹妹对灵草灵药这么感兴趣,他在外也会多留意这方面的书籍的。

王柳推门而入的时候就正好看见埋头苦读的王语嫣。

分明还是个稚嫩地小姑娘模样,却一本正经地专注低头看着面前的古籍,时而轻声默念时而摇头思索,丝毫没有发现王柳进来了。

“小嫣,看书看得这么入迷,看来允管事给你这堆古籍可是给对了人。”

王柳说着一边走了进来,一边摇了摇头,这些时日的相处他们已经非常熟念了。

王语嫣这个年纪做他妹妹是绰绰有余,所以称呼一声小嫣表示亲近。

“柳大哥来了,你今天来的很早呀。”王语嫣闻言抬头冲着王柳笑道。

平日里王柳一般是傍晚才过来,早上都是去族学听课或者修炼,今日难得上午就来了,却是少见。

“今天药田里有一批灵药要收成了,我得过去盯着。

普通药材也就罢了,灵药采集是很需要小心的,稍有不慎就会失去大半功效或者直接药毁。

灵药的养成你这些日子应当也知晓了,是十分耗费资源的,所以药堂向来都很重视。”

王柳很耐心的跟王语嫣解释了一番。

王语嫣点点头:“理解了,这些日子我也从古籍里学到了不少关于灵草灵药的知识,的确灵药不管是培育还是采集都很复杂。”

其实王允完全没有必要,让王语嫣去记那些灵药相关的知识,一来她是不可能成为修士,更不用想炼丹;二来她的录册工作以后其实也没太多接触灵药的机会。

王柳揣摩了一下王允的用意,大概是王允觉得王语嫣在学习辩药方面很有天赋,于是有意培养她一下。

再加上王允年纪也不小了,六十多岁的年纪哪怕是进入了练气期,也至多能比普通凡人多活个十多二十年,毕竟没有筑基寿限是不可能增加太多的。

所以王允或许是看王语嫣是个可造之才,想培养她当药堂录册部管事的接班人?

要说这个职位对王语嫣的情况来说是很不错的未来了,药堂管事的地位可是要比庶务管事和大部分内务管事的地位更高的。

看来允管事跟他一样,打心里很是喜欢这个聪明又勤奋的小姑娘的。

王柳琢磨着摸了摸下巴便问:“小嫣,你今日的活儿做的差不多了吧?

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药田看看,也算是学以致用,顺便你还能看看真实的灵药田长什么样子。”

王语嫣闻言小脸都乐开了花。

连忙点头道:“愿意的愿意的,柳大哥需要我做什么请随意吩咐便是,能去药田看看可是我连日来的梦想。”

王柳看着她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便当先走了出去,王语嫣将书合上赶忙小跑着跟上。

王柳带着她穿过后堂便来到了药田入口处,跟看守药田的子弟打过招呼登记过身份牌后就走了进去。

最初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普通药田,一些专司伺弄药田的杂役正三三两两地分别弯腰干着活,王柳只是略作介绍就带着她顺着田间小道继续向前走去。

想来灵药田肯定不会跟这些普通药田一样,于她是按耐住自己想去仔细查看一番的心情,只在心里边走边辨识这些药材。

也不知跟着王柳在这片药田间走了有多久,灵药田没见到,到是原本在远处的王家后山却逐渐拉近距离。

要知道王语嫣可不是修士,更何况她的身体原本就连普通人都不如。

走了这好长一阵,她隐隐感觉自己有些快支撑不住了,要不是自己这两个月以来的健身起了效果,让这个身体恢复了不少活力,还真说不准半路就已经晕倒了。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王柳在前方说道:“到了。”

终于到了!

心中感叹却又燃起了兴奋之意,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看着前方不远若隐若现的灵药田,双腿仿佛又有了力气赶忙跟了上去。

灵药田是被层层被浓浓的云雾包围着的,隐隐透出一些玄青色光芒,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

在天上见到云雾很正常,但是这在地面上见到云雾还是令人十分震撼的,看起来如仙境一般神秘莫测。

“你一会儿跟紧我,别东张西望,有什么话咱们进去以后再说。”王柳提醒到。

王语嫣肃然,心想灵药田这么宝贵的地方,肯定是会严格盘查的,十分理解。

只见王柳双手掐诀,口中默念一道符箓打到了浓雾中的玄青光罩上,没入光罩消失不见了。

王语嫣眨了眨眼睛,心想这也许就是哥哥曾说过的传音符了。

果然,一息之后浓雾悄声无息地朝两旁缓缓分开来,形成了一个可容两人通过的入口。

王柳示意她跟上,王语嫣安安静静地跟在他身后目不斜视,饶是心中感叹万分也没有到处乱看,这让王柳十分意外她的稳重。

王语嫣却只是本着谨慎地原则,想着万一触犯了什么忌讳就不好了。

“拜见莫总管,我是药堂录册部王允管事手下的王柳,前来验收灵药。”

穿过浓雾入口后,就见一个看不出具体年纪的中年男人,五官深邃神情冷漠的男子已站在一旁等他们了。

王柳见到他,心中讶异,因为莫总管平时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事请,却还是当即就很是恭敬地施礼。

王语嫣心中好奇,这莫总管应当是外姓管事。

外姓管事王家也不是没有,但毕竟不是自己家族血脉,像灵药田这种地方应当是不会让他们来看守的。

可这莫总管不仅被安排道这里看守灵药田,还是药田的总管。

说明此人要么修为很高,要么有别的什么特别之处。

不管是她猜测的哪一样,看王柳如此恭敬,她也心领神会地半步上前施了一礼,却没贸然开口。

莫总管声音如同外貌一样冷冰冰的,“不必多礼…这位是?”

莫总管顿了一下,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睛却看向王语嫣。

王柳立刻答道:“这也是我们录册部近日收的新人,王语嫣。”

“见过莫总管。”王语嫣规规矩矩地开口说道。

却等了半天不见莫总管答话,还是没有什么表情。

却看了王语嫣好一阵,看得她有些毛骨悚然,虽没有感受到恶意但是被一个冰冷的人看了好半天也不是什么舒服的感受。

王柳心下诧异,验收灵药带人一起来是很正常的事情,通常一个人比较容易出错,所以按理说他带王语嫣一起来,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而且过往带人来都是验明身份后很快就放人进去了,这次却让他们等了许久。

想着王柳就有些犹豫地问道:“…莫总管,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莫总管被他一问仿佛回过神来,还是那个淡漠的样子,摇了摇头。

“无事,只是觉得与故人相似…把你们的令牌给我验过就可以进去了。”

王柳笑着赶忙将手中的令牌递了过去,王语嫣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却没表露出异样来,将手中的牌子也递了过去。

莫总管并未接过牌子,只在牌子上隔空一挥一道白光没入牌子里,然后就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

王柳谢过莫总管后,带着王语嫣就朝着玄青色光罩迈步走了进去。

王语嫣眼角余光注意到莫总管并未跟过来。

进入光罩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明显感觉光罩笼罩的灵药田里的空气吸入肺腑也有洗涤浊气的感觉,令人神清气爽精神一振。

她这才看清了整个灵药田的模样,灵药田坐落在王家后山山脚下,占地极大,至少肉眼所见是看不清尽头的。

目光所及之处的灵药田里,有些区域的灵药平凡无奇,有些区域的灵药却闪闪发光,王语嫣看得心神摇曳直想上前仔细观察一番。

王柳走了几步发现她没跟过来,转头一看却见她眼睛闪闪发光看着一旁的灵药,知道她只是感兴趣却并无别的想法。

不过刚才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错过了灵药采摘的最佳时辰就不好了,于是便开口叫她。

“小嫣,先别看了,方才已耽搁不少时间,我们尽快过去验收灵药吧。”

王语嫣被王柳喊醒,有些不好意思,急忙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轻声问,“柳大哥,莫总管是外姓总管吗?”

王柳脚步不停却也答道:“是,莫总管的确是外姓总管。”

“那他被安排到灵药田当总管应当是很厉害的人吧?”王语嫣面带好奇。

“莫总管的修为可是很高的,听说早十年前就已经达到筑基后期巅峰了,只差一步就能迈入金丹期。

他掌管此地已经有三十余年,而且他还是黄级上品以上的炼丹师!

这些年来族里所产出的高阶丹药都是出自莫总管之手,听闻宗主曾有意招揽他做供奉长老…

…他却以不喜交际和需要静养修行为由拒绝了,而是选择在这后山看守药田。”

王柳脸上也满是赞叹向往,莫总管如此年轻就已经是筑基后期巅峰,假以时日突破金丹肯定是板上钉钉子的事情。

“原来如此,没想到莫总管如此高的修为却愿意在这样偏僻的地方苦修。”王语嫣恍然大悟。

王柳却十分尊敬地说道:“正因如此,修仙之人一般是不问世俗的。

求真问道的过程皆是枯燥又漫长的,像我们族内的太上长老亦是如此…

…除了每年一度的问道会偶尔会有机会得见,其余时候太上长老都在洞府禁地内苦修。”

说着叹了一口气。

“然而我们这些家族子弟却没有办法不问世事,毕竟修炼所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和毅力,资源和财力也是必须的。

所以,家族庇佑我们这些子弟给我们提供资源和安身之所,我们这些子弟就要付出时间和精力帮家族处理一些时间的俗务。”

王语嫣了然,这是必然的。

曾阅读过哥哥给他带回来的民间传说和修士传记,修士也是有不同出身的,大部分修士出自于修仙家族、世家以及宗派。

只有少部分人是散修,散修问道极其艰难,不说没有丰富的资源财力鼎力支持,更没有家族背景让你安心修炼。

但散修也有散修的好处,独自一人,天下之大哪里都可去得,不用被拘于弹丸之地。

而且这陆地之大,世间未被探测到的地方比比皆是,风险与收益并存,若是侥幸获得了某个高阶修士的传承,一朝翻身也是不无可能的。

想着王语嫣心中黯然,不知自己这具身体,究竟有没有问道修仙的一天呢…

“柳师兄,你可算来了。”一个温柔的女子声音传来,打断了王语嫣的思绪。

“雪师妹,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路上耽搁了一下,咱们这就开始验收吧。”

王柳看向前面站在灵田边的女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两人在族学里是同一个教习先生门下,所以互称一声师兄妹。

雪师妹果然音如其人,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笑意,正盈盈而立看着他们走来。

看起来年纪不大,约有十多岁。

“无妨,我已经将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等会儿到了时辰直接采摘即可,并不耽误…咦,这可爱的小姑娘是谁?”

王柳才想起来还有王语嫣没有介绍。

“真是麻烦雪师妹了,这是我们录册部新来的王语嫣,负责顶替之前那位师弟的工作的。”

雪师妹笑着跟王语嫣打招呼:“嫣儿妹妹好,我叫王雪,你叫我一声雪姐姐便是,可算在药堂见到一个女孩子了,你以后可要常来。”

王语嫣也感受到了王雪的善意于是温婉地点点头道:“雪姐姐好,今日初来乍到,还望姐姐多多提点。”

别说王雪了,她也是来到这里后第一次见到年轻的修士女子,心下也是很欢喜的。

这也不怪,王家男多女少本来就很常见,所以除了杂役或者没有灵根的普通王姓族人。

其他内门子弟倘若要是得了个女儿,还是有修炼天赋的,都是在家娇养着的,平日里修行玩乐便已足够,根本不需要她们出来务工,连固定工点都有家里人帮忙完成。

只有少数因为各种缘故而主动出来务工的,却也不会选择药田这种一看就是又脏又累的活儿。

所以不止是灵药田这边,连带药堂那边也是没有几个女修的。

王柳虽听两人客气却也手里没闲着,在腰间储物袋中取出一个盘状物品,双手掐诀默念了几句,那盘状物品便飞到了这药田上方停在半空中缓缓传动了起来。

王语嫣看着眼神中就带了些好奇,王雪见状便给她解释。

“这是专门探测草药确切年份和是否可以收获的验药盘,像我们低阶弟子无法凭灵气的感知去判断灵药的具体年份,所以只能借以外物来测量。”

“原来如此,谢谢雪姐姐解惑。”王语嫣口中答谢着,心思却早已飘向灵田中。

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地里的灵药,通过记忆不断地观察比对着这些灵药。

“……唔,秋叶草,五十年份,色泽微黄,根茎如玉,叶脉有青丝…

…咦,这株是百年的铁长青,但是有些害病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是种植的土壤不对还是饲养过程中的养分不对…

这,却是要近看才知……”说着一抬头,看见面前两人正一脸震惊的望着她。

王语嫣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有些赧然,连忙说道:“…我近日里看灵药古籍似是入魔了,许是我胡言乱语,柳大哥和雪姐姐切莫当真。”

王柳还没反应过来,王雪却惊讶的问道:“嫣儿你可曾修炼?”

“不曾修炼过,我先天体弱,无法修炼,连身体也比常人比起来弱许多…”

虽感奇怪,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王语嫣如实说道。

“那你是如何知晓这灵田药草的年份和情况的?”王雪和王柳面面相觑。

他俩能知道是因为验药盘的缘故,也只有修士才能操作和或许验药盘中的信息,凡人是不可能得知的。

“我也不知道,认药是因为近日来所看的古籍所描绘的模样,让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什么,可是年份,我似乎一看见就知道了…”王语嫣被他们这一提醒,心中一顿。

她可是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未制前的灵药,而古籍上所描述的只是大概,却也不能说清楚到底如何辨别不同年份的灵药。

王雪接着说道:“要知道,我们是依靠验药盘才能获取这块田地中的灵药的信息,

你若是没有修炼过就能知晓,或是这方面的天赋过人啊……”

再确认了一下缓缓转动的验药盘的信息,她转头对王柳说道。

“柳师兄,离收药还有半个时辰,咱们再带嫣儿去别的药田试试?”

王柳也从震惊中回过神了,虽然感觉嫣儿身为普通人却能直接感知灵药的能力很奇特,却也想再试试她是否是真的。

王雪也照着王柳一样,祭出了一个一样的验药盘,带着两人来到了另外的一个灵药田处,药盘照样飞到了药田上空。

“来,嫣儿,你看看这里的灵药。”

王语嫣心里也想确认一下这不知是真是假的能力,她也有些好奇,于是看向药田。

“…这是,莲心草八十年左右。”

王雪又往一旁指去。

“这是,金银草,百年左右。”

王雪不停地移动手指的方向,王语嫣也一一作答。

竟然全部都如她所答一般准确无误,最后随着王雪带他们越走越深,来到了一片十分奇怪的灵药田前。

这灵药田是被冰雪覆盖住的,靠近时已觉得浑身一冷打了个寒战,而此时,金山城却是六月酷暑天。

想来这个药田非常特殊,是用了别的什么手段才造出了这副冰雪覆盖的模样,也许这里种植的灵药都是需要在极寒环境下培育的。

王雪玉手一挥,一株灵药从积雪中展现出来,“嫣儿,你再看看这株?”

王语嫣闻言眼睛看向这株白色的散发着色微光的灵药,绞尽脑汁想了许久也找不到匹配的植物。

应当是很稀有的灵药了,不过这株灵药年份不高只有三十年左右。

“咦……这株灵药,三十年分左右…恕我见识薄弱,着实想不起来这是什么灵药了…”

“这是,冰月莲的幼苗——”

一个清淡微冷的男子声音传来。

王语嫣几人一惊抬头看去,来人却是那莫总管。

“三十年,色白味苦,极寒培育,五十年才结果,结果后需要放入极寒的水池中培育,五百年才开花,花开香味四溢,醒神益目,是增强神魂的良药。”

莫总管一边说着一边朝他们缓缓走了过来。

“见过莫总管!”王柳和王雪面色一白,赶忙上前行礼。

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此处已是药田禁地了,寻常不许人过来的。

莫总管抬眸看了两人一眼,并未责怪:“秋叶草已快到采摘时辰了。”

王柳和王雪面色一松赶紧道:“是,我们这就过去。”

说罢向莫总管又行一礼,给王语嫣递了个眼神,就往回走去。

王语嫣也被突然出现的莫总管吓了一跳,但是毕竟心理年龄成熟许多,并未表现在脸上。

反而一时间为私自带自己过来的柳大哥和雪姐姐担心,生怕他们因为自己受到责罚。

看见王柳递过来的颜色,王语嫣也默不作声地朝莫总管行了一礼,抬脚准备跟随他们过去。

“你,留下。”

又是这道清冷的声音,王语嫣抬头就对上了莫总管那深邃淡漠的眼神。

心中一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