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王家

仙缘韶华录 第二章 王家

作者:羔羊不吱声 小说:仙缘韶华录 更新时间:2021-11-24
自那日睁眼变换了个天地起,王语嫣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呆了有小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王语嫣都被自家哥哥以大病初愈需要静养为由关在家里。王禹风在五天前被四长老王山溪收为...

仙缘韶华录

推荐指数:10分

《仙缘韶华录》在线阅读

自那日睁眼变换了个天地起,王语嫣已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呆了有小半个月了。

这半个月来王语嫣都被自家哥哥以大病初愈需要静养为由关在家里。

王禹风在五天前被四长老王山溪收为弟子,排行第五,十二岁就修炼到了练气六层,虽然不是惊为天人但是也算是资质上佳了。

四长老也是有些私心的,当年王禹风的父亲王恒,可是第六代族中子弟中资质最好的一个。

年仅二十五岁就与金丹期只差临门一脚,当时连太上长老对王恒也是颇为赞赏的。

他收下王禹风,是看中他的资质很可能遗传了父母,以他的表现再过段时间被别人关注到了,说不定其他几大长老也要争抢起来。

王语嫣十分体谅哥哥的担忧,知道他是为了保护自己。

这小半个月她乖乖听话地在家里看书画画一步也没有迈出门过。

除了体贴哥哥的心情,便是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来让自己好好理一理,脑海中纷乱不已的记忆碎片。

因心疼妹妹体弱,平日里同龄的孩子们都嫌弃她不愿与她一起玩耍,于是王禹风闲暇之时便会跟妹妹讲述外面的事情。

并且搜罗了许多奇闻异录和地理人文的书籍绘本,所以王语嫣哪怕足不出户却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可能比族中许多同龄子弟还丰富。

王语嫣生前对外面的世界有着无限憧憬和向往,虽然不奢求自己的病能完全好起来,但却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天,能走进那一满墙书本中所描绘的世界里去看一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王家所在的地界是金山城,隶属菏泽府。

菏泽府与洛仙府及广信府位于兖洲,其中洛仙府是兖洲首府,整个兖洲最强大的四大宗派便位于此地。

这个世界一共有五大洲,并不以国界命名,二是以洲府划分。

分别是兖洲、云洲、音洲、婆罗洲和海河洲。

每个洲又划分为几个府,而府地之下还有数不清的城,金山城便是其中之一。

这片大陆之广袤不可计量,从来没有人能真正踏足所有的洲府城镇。

可以说一个凡人穷其一身也不可能从兖洲走到相邻的云洲,所以这片陆地之大可以想象。

每个洲的首府只有一个。

而首府又是最为繁华资源最丰富以及势力最强大的地方,其次才是其他府地,虽然比不上首府的势力和繁华,却也各自有各自的资源和势力。

金山城内就有三大家族,分别是林家、郭家和王家。

之所以叫金山城,是因为这座城四面环山,延绵的山脉中出现了一种叫紫云石的矿脉。

紫云石不算特别稀有,但却是金丹期以下最主要的炼器材料之一。

林、郭、王三大家族身为此地最大的势力,理所当然地将这片矿脉瓜分了。

传闻早些年刚发现这矿脉的时候,三家互不相让谁都想独占,却奈何打了许多年也僵持不下。

谁也不愿意跟谁先拼个两败俱伤,让剩下一家坐收渔翁之利,于是三大家族终于坐下来握手言和,共同占有这一片矿脉。

其中,以郭家为首拥有两大金丹期修士,而王、林两家只各有一位金丹期修士坐镇。

所以王、林两家,实力上是略逊于郭家的,基本上王、林两家平日里都是以郭家马首是瞻。

像王家这种地方势力的修仙家族,拥有一个金丹期修士,就已经可以独占一隅了。

这也是因为这个世界灵气浓郁,地大物博资源丰富,金山城这种稍显偏僻又不算什么修炼宝地的小城,并没有引来高阶修士的关注。

所以,这些年来三大家族在这里还算安然无事,且赚了个盆满钵盈。

仅王家一族,便已占地极大,金山城北,方圆四百公里都是王家的地盘。

其中西南方向,是族中杂役和没有灵根的族人居住的地方,也是灵气最单薄贫瘠的地方。

“哎……”想到这里王语嫣叹了口气。

他们兄妹两人居住的地方,正是这西面最偏僻的西南角。

可想而知,兄妹二人之前到底吃了多少苦又受了多少欺负了。

这具身子是真的太弱了,她现在跟不能修炼的凡人没有区别,甚至还比正常的凡人还要弱上三分。

不仅感受不到任何灵气的存在,而且那种心率不齐浑身乏力,稍微动一动就头晕眼花的感觉,让她切切实实,体会到了这孩子是真的先天不足!

不过休养几天后,现在下床走动是无碍了,能勉强活动活动,可是走一步就要喘三喘的感觉,着实令人恼火。

王语嫣这个身体情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现在家里完全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哥哥每月挣的灵石,他自己只花费极少的数目用于修炼,剩下的几乎全部用来买各种药材给王语嫣治病。

而王语嫣这个身体,完全没办法去族里务工,也就根本不存在任何的收入来源。

“唉……”现下里最紧要的就是想想办法,改善自己的身体。

她考虑做一些小幅度的运动,让这具身体逐步适应,适应之后才有机会去族内务工赚钱买药,也能给哥哥省出一笔灵石好好修炼。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来,打断了王语嫣的胡思乱想。

这么些天了,她除了自家哥哥,还一个人都没见到过。

这时候也不知道是谁会来,难不成是……王洛夫那帮贼子又上门找茬?!

王语嫣心中一紧,隔着院门问到。

“是谁在敲门?”

“嫣儿是我,隔壁牛婶。”一个上了些年纪的妇人声音传来。

王语嫣一听松了一口气,从里面打开了门。

“牛婶婶,快进来吧。”

穿着粗麻棉衣的妇人,面带慈和的笑意,挎着个小竹篮走了进来。

“嫣儿,你好些了吗?……我听你哥哥说你大病一场正在静养身子,给你带了些新鲜摘的野菌,和半只新宰的母鸡,炖个鸡汤也能补补身子。”

王语嫣领着牛婶进了堂屋,给牛婶倒了杯自己用院子里种的花草做的的花茶。

“多谢婶婶关心,我已经好多了。”

牛婶婶家也住在西部区域,她男人也是王姓族人,可惜没有灵根无法修炼。

不过她男人因为善于处事,于是在族里做了一个庶务管事,管理一些杂役仆从,算有些小权力。

所以牛婶虽然是无法修炼的凡人,却也因此被安排到了灶上,这种有些油水的地方干活。

只是,平日里他们家与牛婶家没什么来往,遇见了也只是对他们兄妹两比较和善地打个招呼,却不知道牛婶怎么会突然上门示好。

王语嫣心下有些狐疑,面上却不显只摆出一副小女孩纯真模样,静待牛婶说出此行的目的。

牛婶也没磨叽,便对着王语嫣直言道:“嫣儿,牛婶这次来是想谢谢你家哥哥。”

王语嫣有些摸不着头脑,却不知最近哥哥做了什么值得牛婶转成上门来道谢。

牛婶看着眼前病弱的小姑娘心中有些怜悯,眼神中便多了些暖意。

“前日里,你王耿叔在庶务堂里清点新进的一批货物,却遇见王洛夫几人……”

…………

原来,前日里王洛夫伤刚好,就被几个狗腿子撺掇着溜出了门。

这几人也是专门看人下菜,别的地方都不去,却只挑西部杂役区称王称霸。

杂役区,一般都是外来依附于王家的人,或者一些没有灵根类似王语嫣这种不能修练的人。

大家都没什么地位和实力不敢招惹王洛夫,其实,主要是不敢招惹他爹。

毕竟他爹身为内务管事,专司二长老院中内务,在二长老面前也是说得上几句话的。

王洛夫几个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庶务堂。

因为庶务管事负责的货物交接,基本上都在这个地方,一些不是十分重要的采购,都是庶务堂的工作。

所以王洛夫几人,喜欢定点定时过去捞点油水。

正好他的一个狗腿又得知,那一日正好是庶务堂给演武堂族学那边,运送新购的一批云清茶,便赶紧通知了他。

他们正是冲着这批云清茶过去的!

几人大摇大摆地走进庶务堂,路过的杂役和小管事们,都恭恭敬敬地点头打招呼,王洛夫很是受用。

王耿正在埋头清点要送去演武堂的云清茶,并没有发现几人过来了。

王洛夫感觉受到了怠慢,一个眼神递给了身边的狗腿,狗腿便上前踢了踢脚边的货物。

“耿管事,好忙啊?连我们洛大少过来都可以视而不见了!”

王耿这才注意到,站在他身后的,这不怀好意的一群人,暗自叫苦。

当下就赶紧陪笑:“哟,这不是洛大少吗,什么风把您给吹到这儿来了!

我这…正清点要送去演武堂的货物,一时不觉,失礼失礼……”

王耿只是个小小的庶务管事,这管事也分等级层次的,哪里惹得起王洛夫他爹?

可这次当真他是失策了!

他在这庶务堂做了这么久也是清楚知道王洛夫这几个的事情的。

平日里几个庶务管事知道他们的习惯,一般都会自掏腰包多彩买点货物当作给王洛夫的孝敬,或是趁王洛夫几人还没来,提前将货物给送走。

但这次,他听闻王洛夫卧床休养。

心中幸灾乐祸之余,想着他是不会来这边了,于是他并没有准备多余的云清茶,也没提前送走这批货,眼下他不禁有些面色发苦。

“我们为什么过来,还需要小爷跟你说清楚吗?”王洛夫一派不屑表情。

“云清茶包好了吗,这次给我多装点,小爷我最近身子虚,需要补补!”

王耿只得弯腰道:“洛少,小的着实不知洛少今日会过来…

…您看,这批货物一点多的都没有,若是有余小的怎敢不给洛少包起来…

…只是这货物是演武堂那边交接过目的,小的却也不敢作主匀出来,您看……要不缓几日小的下次采购时多给你包几斤……”

“你敢糊弄小爷!”

王洛夫只觉自己前日里被王禹风打了一顿的事情被这些人知晓了,已经看不起自己了。

一股怒火一下就窜上心头,不待王耿说完一脚便踹了上去。

其余狗腿当然不会放过这种表现的机会,冲上去就对王耿一阵拳打脚踢。

“住手——!”

这时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一拳就砸在了王洛夫脸上。

瞬间王洛夫嘴角就肿了起来,一时懵在原地。

“是你,王禹风!小爷还没去找你你倒敢找上门来!”

说着便恨恨地看着面前的王禹风,却也不敢真的打起来,不说自己几个练气二三层的打不过他,更何况上次吃的苦头他还没忘记。

“怎么?上次被打折了左腿给养好了,这次还想给我送上右腿来?”

王禹风一袭长老弟子的青衫,衬得他英气勃勃。

他将王耿扶坐起来一撩袍角道,“你们几个游手好闲的废物欺负一个庶务管事算什么,有本事来跟我打,一起上都行!”

王洛夫咬牙,一手捂着脸狠狠地瞪着王禹风。

“这是我跟耿管事的事情,你少管闲事!小心我告诉我爹去!”

王禹风也不怕,上次妹妹的事情他还没出气,正好今日撞见这狐假虎威的小瘪三更是摩拳擦掌想试试近日里苦苦修炼的成果!

“你爹?你爹就敢过来明目张胆的,打着二长老的名头强抢演武堂的货物?我今日就是奉苟教习之命过来帮忙取货的,你倒是拿!

这批货少了一片茶叶我也给你打到吐出来,到时候我到要看看你爹敢不敢保你!”

王洛夫面色变了又变,捂着脸颊又看了看面前王禹风那刺眼的青色袍子。

一咬牙对周围的狗腿子喝到。

“走!”

一边急急朝外面走去,还不忘一边放下狠话。

“王禹风!你给我等着!”

王禹风鼻孔出气,朝门口唾了一口,转身就关心地看着王耿。

“耿叔,你没事儿吧?”

王耿刚才被那一伙人拳打脚踢了一阵,他只是个凡人身体健壮程度完全不可与他们修士相比的。

但好在及时被王禹风阻止了,他只受了些皮外伤,回去将养些时日应该就无恙了,当下苦笑着抱拳对王禹风道谢。

“禹风,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我可能不仅保不住这批货,还小命都要去一半了…

…只是,你为了我却得罪了他们几个,他们都是些锱铢必较的小人,怕是日后会有麻烦的!”

王禹风摆摆手,“没事,前阵子这几个怂货欺负我妹妹,害她重病一场我还没找他们算账,我早与他们势不两立了,不碍事的!”

“哎……可是,这王洛夫虽不成器,可他爹毕竟是二长老跟前说得上话的管事,若是引来二长老,禹风你……”

“二长老好歹是个长老,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跟我们计较的,而且是他们做坏事在先,就算闹到我师傅那里去也是我们占理。”

王禹风心知此事不可能就这样完了的,但是现如今只有自己变强大,被师傅更加看重,才能好好保护妹妹,想来,二长老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内务管事来找自己这个长老弟子的麻烦。

…………

“所以,我家那口子多亏了你哥哥,才能安然无恙!”牛婶面带庆幸地感激道。

王语嫣心中有数,大概知道事情的缘由了。

便笑道:“既然耿叔没事那就太好了,牛婶和耿叔也不用这么客气……

路遇不平拔刀相助也是我们应该做的,况且平日里多亏了婶婶照顾我们兄妹两。”

牛婶心知这是小姑娘的客气之言,也知道自己两口子平日里虽然没有欺负过他们,却也不算照顾,只是处个和善也不得罪罢了。

但是这次以后,却是受了这两兄妹恩惠的,这个情怎么也要报答才是!

于是牛婶斟酌了一下,开了口。

“嫣儿也不用与婶子我客气,婶子我也是知恩图报的人,我家就我男人一个顶梁柱,若不是禹风…怕是我跟我那2岁多的小儿也是凶多吉少了,所以,这次我来是想跟嫣儿你说个事情。”

王语嫣看牛婶神色慎重于是也安静地点点头表示接受。

“婶婶请讲。”

“你也知我家那口子是在庶务堂里做工,给我谋了个灶上的活计,所幸我活做的还算不出差错……

近日里被厨务管事,提拔到了药田处的灶上做活,所以与药田处的管事们多少有些来往。

前些日子,药田处管事与我说了个不错的差事,我就想到了嫣儿你了。”

牛婶子看了看王语嫣平稳的面色,心中暗叹,这孩子还这么小就四平八稳处事不惊,真是难得。

喝了一口花茶,也不卖关子了,她继续说道:“这差事就是药堂处的录册!

这个活儿我打听过了,不需要体力,只需要会看书认字会画画,

把平日里收到的药材整理入册就行,我知道你是会读书认字的……想来这个活很适合你。”

王语嫣听了心中一喜。

正是自己在愁自己这副身板什么活也没办法做,却又着急想改善补贴哥哥的时候,牛婶却带来这么好一个消息。

没有让激动的神色浮于面上,却还是感激地笑着望向牛婶。

旋即又想到自己不会辨识药草,有些担忧地问道:“多谢婶婶…可我平日里对药草方面并没有什么见识,只怕…我要做不好还反带连累婶婶……”

牛婶子一听,摆摆手:“不用担心,是我没说清,

这个活儿其实非常费脑子和时间,所以普通子弟都不愿意去做,有这个时间不如去修炼。

而那些杂役之类的却大多不识字,就算想做,之前录册的管事却还要从认字教起来,说起来更是麻烦,至于你的情况我也知晓的。”

牛婶继续解释道:“在这个差事空出来之前,原是有另外的录册在做的…

但是他近日里得了道,入了练气境成为了族学正式子弟。

自然不能在这个差使上耗费时间了,所以,既然临时要找人,没有经验的大有人在。

录册管事这边是肯定会有所安排的,至于具体怎么安排,应该去了就知晓了。”

王语嫣心下稍安,知道了事情清楚的原委,也确定了并不会因为自己过去顶了别人的差事招来麻烦。

心中对这个事情十分期待,但毕竟哥哥还没回来,不管怎样也需要与哥哥商量一番的。

所以便对牛婶回道:“婶婶费心了,我是极想做这个差事的…

…只是我还需要跟哥哥商量一下,我明日再给你答复,你看可以吗?”

牛婶眼角带笑,点了点头:“行!那我这就先回去了…

…鸡汤记得老火炖上几个时辰,这批野菌可是很不错的,你们兄妹两也好好补补身子。”

王语嫣心中感激,知道这是牛婶对自己的善意,也不再客气,以后若是有机会他们兄妹两也会报答他们夫妇的,当下便将牛婶子送了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