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醒来

仙缘韶华录 第一章 醒来

作者:羔羊不吱声 小说:仙缘韶华录 更新时间:2021-11-24 09:30:59
兖洲菏泽府,金山城。夜色正浓本来该是夜深人静人静的时候,王府西南的角落里,一个偏远破落小院里却除了人心急地在院里来回踱。一个大夫模样的老者提着医箱从一间屋子里跨了出,早以在一旁等侯多时,面带急切的少年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大夫面前。“刘大夫,失礼了夜色正浓原本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王府西南的角落里,一个偏僻破落小院里却还有人着急地在院里来回踱步。。...

仙缘韶华录

推荐指数:10分

《仙缘韶华录》在线阅读

兖洲菏泽府,金山城。

夜色正浓原本该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王府西南的角落里,一个偏僻破落小院里却还有人着急地在院里来回踱步。

一个大夫模样的老者背着医箱从一间屋子里跨了出来,早已在一旁等候多时,面带焦急的少年一个箭步就冲到了大夫面前。

“刘大夫,失礼了,请问我妹妹现在怎么样了?”少年面带焦虑眼含担忧。

刘大夫摆摆手,“公子莫急,老夫已经施针让令妹心脉稳定下来了,等她休息一段时间就能醒来。”

刘大夫不敢怠慢,毕竟这王家是金山城的修仙大家族,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因身怀医术所以才偶尔出入王家,为王家一些没有灵根的人看病。

可以出入这等凡人只能仰望的家族,对他来说是走了大运的事。

少年听罢神色终于安定了下来,“真是太感谢刘大夫了,我这就送您出去。”

刘大夫点点头,看着这稍显有些破败的小院,一个能主事的大人都没有,心中感叹。

忍不住说道:“…恕老夫直言,令妹这是先天体弱,从娘胎里带出来的病根,可是这样拖着始终不是办法,现下里她年纪尚小还能控制得住,但早晚有一天…

您不妨想法子求求宗主赐药…尚且有一线希望。”

少年眼中一黯,复又勉强笑道:“我知晓了,谢谢刘大夫,我会想办法求求宗主的。”

他心里很清楚求宗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刘大夫听言也不多劝,心知这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多有不易,于是心中叹气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

屋内,陈旧的雕花木床上躺着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床顶,好一阵子,才眨了眨眼睛。

王婧感觉仿佛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入梦前。

自己是38岁最年轻的当红影视双后,家中大大小小的奖项摆满了一整个房间,她有才有貌又有名望有钱财,除了没有婚姻和感情之外,一切都显示着她站在让人望而不可及的巅峰。

原本自己正在剧组拍摄一场悬崖边的打斗戏份,这场戏演得是锦衣卫和江湖刺客的打斗,在这里要被假打下悬崖然后被男主救下。

以她的地位这种危险的戏份完全可以用替身,但是她长期以来对工作的严谨以及她本人本身就为了武打戏经常练习武术,所以她拒绝了使用替身。

但是掉下悬崖原本身上吊着的威亚,却在一瞬间无端断开了。

她还清楚记得耳边呼啸的风声和剧组人员惊慌的叫喊和愈来愈近的崖底。

再睁眼,就已经身处这间有些陈旧破落的小屋子了。

她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让自己充斥着杂乱信息的脑袋和难受的心脏平复了下来。

几乎一瞬间,她已接受了自己穿越的现实,手上肌肤传来床垫的触感和目光所见这古老陈旧的雕花木床,以及,原主留下的记忆。

38岁变成8岁,转眼间返老还童了30年,王婧不知该笑该哭。

这个小姑娘叫王语嫣,身边仅有一个12岁的哥哥叫王禹风,这个地方或者说,这片大陆,都跟王婧原本所在的华夏大陆无关,这是一个修仙的世界。

王语嫣从有记忆以来就从没见过自己的父母,哥哥说父母出去给她寻药去了。

一走七年杳无音信,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所以这小姑娘可以说是她哥哥一手将她带大的。

王语嫣有着先天病根,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

父亲王恒,原本资质甚好,是王家第六代弟子里的佼佼者,十七岁就进入了筑基期,二十五岁就已经筑基圆满了,只差一步就可以成为王家新的金丹期强者。

母亲赵玥也是广信府的一个大家族里的筑基期子弟,两人于一次洲府试炼相遇相知,喜结连理,婚后第一年就生下了哥哥王禹风,第四年生下了王语嫣。

可惜,生下王语嫣后,发现她先天不足,体内经脉紊乱,不要说修炼了,连普通凡人都不如,如果不是靠灵药吊着,甚至可能随时一命呜呼。

夫妇两人能求的人能想的办法全都试遍了,后来族里唯一金丹期太上长老的一位炼丹师好友来访顺便帮忙看了一下王语嫣的病势。

这才知道需要一种极为珍稀的灵草——五行草,还需要是千年以上的年份说不定对她这情况能有效。

五行草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珍贵灵草,既可用于修炼又可炼丹,其功效有补足五行灵根之效。

许多修仙世家连见都没见过,更别说拥有一株了。

听闻数千年前,某大洲的首府拍卖会上出现过一株,被元婴期乃至化神期的存在抢破了头。

像王家这种金山城的地方势力根本想都不敢想。

夫妇两人虽然知道五行草这等灵药是他们无法企及的东西,但是为了女儿,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们也要去试一试。

于是在得知五行草的消息后,就将儿女托付给了王恒的弟弟王柯后,就动身前去寻药了这一去便到了现在。

起初,王家诸人还记得王恒的天赋,对他们兄妹两还算照顾,但渐渐的一直没有消息回来,大家就将这两兄妹给遗忘了。

二叔王柯早在五年前就被调到了矿脉处做管事弟子,等闲不得回族里来。

所以实际上从四年前,兄妹两就成为了连族里的一个普通管事也可以欺负的存在。

将他们从原本的院落赶了出来,迁到了族中最偏僻的西南角落,这里住的大多是资质不好,没有灵根的普通族人以及杂役仆从们。

这一次,导致原主魂飞魄散的就是几个族内子弟干的。

有几个出了臭名的,斗鸡遛狗不务正业的族内子弟,因为嫉妒王禹风的修炼资质,并且有过过节。

因为他们嘲讽王语嫣是病秧子,没灵根的废物,王禹风的唯一逆鳞便是自家妹妹。

愤怒之下与他们大打出手,竟一个人就把他们五个打得鼻青脸肿丢脸不已。

所以,这几个臭名昭著的,早就对他们兄妹两视为眼中钉。

并且得知他们二人,家里无父母理事,唯一的二叔还远在矿山。

这一日,几人趁着王禹风去族中务工的时候,把王语嫣敲晕了带到一个废弃小屋里关了起来,还放了几条蛇进去。

王语嫣本就病弱,心脉不稳再被这么一吓,当即便不省人事。

再后来,睁眼就听见她哥哥跟刘大夫的对话……

王婧紧紧地握住了双手,心里默念,王语嫣,你安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并且会让你哥哥出人头地的。

随着她心中的话音落定,原本紧紧揪着的胸口仿佛松开来了。

就好像王语嫣残留世间的魂魄,听见了她的保证一样,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这时门外传来匆忙的步子,她稍显吃力地缓缓偏过头看过去,一个虽有些瘦却英气勃勃的小小少年走了过来。

“妹妹,你醒了?”王禹风大步迈了进来,连带喜色,但是眼睛旁遮也遮不住的乌黑和已经结痂的伤口,看得王语嫣心中一揪。

“…你受伤了…”王语嫣勉力想坐起来,却浑身无力,应该是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使不上力。

王禹风摸了摸眼角,“没事的,妹妹,你没事就好,都怪我!我不该放你一个人在家里的……王洛夫那几个瘪三!居然趁我不在…还好你没事,不然我定要跟他们拼命!”

说着,他一边体贴地将妹妹扶起来,“不过,这次为了找你我也把他们狠狠揍了一顿,王洛夫的腿都被我打折了,这段时间应该没空来找我们麻烦了!”

王禹风暗道老天保佑,自己下午因为担心妹妹一个人在家,所以很麻利的将药田里的活很快做完了。

提前回来,发现妹妹竟然不见了,被踢倒的小凳子和被砸坏的桌子,这一幕景象让王禹风顿时慌了神。

急急地转身出门找妹妹的时候,遇见隔壁家还挂着鼻涕的王小虎,结结巴巴地跟他说了自己看到的事情。

王禹风急急忙忙朝着王小虎指的方向狂奔了过去,正巧撞见看见鬼鬼祟祟的王洛夫几人。

当下便将几人拦下,王禹风不欲与几人浪费时间,直接出手就将王洛夫的腿打断了,另外几个狗腿跟班也受伤不轻,吓破了胆子的跟班,当即就将妹妹的下落告诉了他。

看见蜷缩在幽闭小屋子一角的妹妹,以及地上几条吐着红色信子的蛇。

王禹风只觉得那一瞬间,心都被撕裂开来了!

从小几乎就只有妹妹相依为命,妹妹虽然先天不足不能修练,但是软软萌萌的一直都很关心和体贴他这个哥哥。

如果没有了妹妹,感觉自己连活下去的意义都不存在了。

王禹风擦去眼角的泪水,小心翼翼地从冰凉的地面将妹妹抱起。

怀里的小人儿却渐渐地失去了温度……

万幸,刘大夫医术高超,妹妹此时安然醒了过来了。

不然他定要亲手杀掉王洛夫,但即便这样,他以后也不会轻饶这几个人,一定会找机会给妹妹报这个仇。

“妹妹你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水。”说着就要转身,却被王语嫣的小手拽住了衣角。

“…哥哥,我没事,我不渴,你让我看看你的伤。”王语嫣小脸煞白却眼含担忧。

虽然她喊出那声哥哥还是很不习惯,毕竟让一个38岁的老阿姨对着十来岁的小孩子喊哥哥还是很别扭的。

但是原主跟她的记忆合二为一后,很多情感也继承了过来,她的担忧之情和对哥哥的依恋,是打从心底里散发出来的。

王禹风看着妹妹那病弱的小脸满是对他担忧的神情,莫名地鼻子有些酸。

抬手搓了搓鼻子,装作无所谓的样子笑道:“嫣儿,哥哥没事,你好好的养好身体。

哥哥已经炼器六层了!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说着眼神坚定地看着王语嫣:“而且……四长老对我很满意,似乎有意收我为徒,以后不管是给妹妹你求药还是修炼方面都会好很多了!”

看着王禹风坚定的神情和期待的面孔,王语嫣心中暖暖的。

既然这样,哥哥就算打了王洛夫几个,应该也不会受到太重的责罚了吧?

心下稍安便对哥哥说道:“那嫣儿就先恭喜哥哥了,可你毕竟下手不轻……那王洛夫虽然不成气候,但他爹娘肯定会找麻烦的…

哥哥你最近还是小心谨慎些,千万要保护好自己!”

王禹风点点头:“妹妹你放心吧,好好休息,我就先回房了。”

一边说着一边把王语嫣轻轻扶着躺下,还给她掖了掖被角。

转身顺便把水壶给她放在了床边方便她渴了好喝。

王语嫣看着细心体贴的哥哥,眨了眨眼睛,将那股湿意憋了回去。

虚弱地笑着点了点头,却实在没有力气张嘴了,便目送着哥哥走了出去……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