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一天赚了一百四十万!美金!
飞机还没等来,就等来了911。纽约被飞机给炸了这个事情,左建设家是网虫左一第一个意外发现的。那个时候也没什么移动互联网,911突然发生的时候,国内了是9月8号白天,电视里面基本上还也没反应时回来,虽然网上视频迅速就出了。一就左一还我以为是个什么电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移动互联网,911发生的时候,国内已经是9月11号夜里,电视里面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网上视频很快就出来了。。...

邂逅调香师

推荐指数:10分

《邂逅调香师》在线阅读

飞机还没等来,就等来了911。纽约被飞机给炸了这个事情,左建设家是网虫左一第一个发现的。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移动互联网,911发生的时候,国内已经是9月11号夜里,电视里面几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网上视频很快就出来了。

一开始左一还以为是个什么电影片段,当发现是真事儿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他的宝贝妹妹这会儿可是在纽约的学校上学啊,他还没有去美国看过妹妹,也不知道学校和世贸中心近不近。

左一火速下楼去找他妈,他们家唯一一个去过妹妹学校的。

左建设夫妇本来都要睡觉了,被儿子慌慌张张的样子给吓了一跳,一听说是纽约世贸中心被飞机给炸了,那直接就吓傻了。

向敏在美国,那根本就是个找不到北的,左再的学校到底和世贸中心是什么距离,她心里完全没有谱。

向敏吓得两手发抖地给左再打电话,一开始根本打不通,后来打通了左再也没有开机,上学的时候左再是不开手机的。她又给程家人打电话,但是,这会儿大概全世界的电话都往纽约打,电话根本就不通。

左再的语言学校其实和世贸中心有很大的距离,但愣是这样,也能看到远处冒起的黑烟和听到巨响。

学生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老师们很快就知道了,课也不上了,带着所有的学生看CNN直播,然后等政府的通知,看要怎么安排。

看直播的时候,就有好几个老师问左再还有没有国旗。左再的美国国旗和国徽她刚入学的,几乎送遍了所有的同学,但是没有送给老师。

左再觉得同学都不是美国人应该没有这个东西,美国老师应该已经有了或者不太需要美国国旗。这会儿,因着911,美国人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

这边,左再还在学校等是不是要停课消息,那边向敏已经急哭了,她一边担心女儿,一边埋怨左建设好端端的非让女儿去美国读书,现在落得个生死未卜。

左建设心里只会比向敏更着急,但他这会儿不敢表现出来。联系不到女儿,纽约那么遥远的地方,他们毫无办法。女儿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情,他大概也活不下去了。

向敏哭完,忽然想起自己其实还是有事情可做的,就让左一继续在网上看着,自己拉着左建设去家旁边的佛殿去祈求菩萨保佑了。

911这事吧,外国人都感觉是天大的一件事情,美国人肯定也觉得是大事儿,但是纽约大多数人还是该干嘛干嘛。

当然,那些有亲人在世贸中心上班的人除外。

学校倒是很快就接到通知停课了,左再中午回到程逢春家里,看到小耐也已经在家了。她因为没有亲眼近距离地看到世贸中心倒塌,除了学校停课她都不觉得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发生过。

小耐的妈妈看到左再回来,也问她还有没有美国国旗。

这已经不知道是今天第几波问左再有没有国旗的人了。

左再哪里会知道,美国人有遇到大事,就拿着国旗蜡烛上街游行的习惯。

左再带过来那种国旗,美国原来也不是没有,中国产的印刷品国旗被认定为倾销,美国人就从别的地方采购,国旗的成本其实很低。可是到了终端便利店,一面国旗要卖五美元。

程家媳妇肯定不是因为想要省下五块钱去找的左再。而是911事儿太大,想要上街游行的人太多,用来游行的国旗911当天就脱销了。

左再的国旗早就被她送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几面也被她和小耐把旗杆给拆了当烤肉杆给糟蹋了。

左再听说一面国旗要卖五块钱还是美金,又想到亲戚家那些被当成垃圾似的堆成堆的国旗,就觉得她应该让左一再给他弄一箱,跟着年烛一起运过来卖。

一想到这个,她就赶紧拿出手机。

一开机,就滴滴滴滴,收到一堆短信,她就想等一下再看短信,打电话比较重要。国内这个时间,就算是夜猫左一也很快要睡觉了。

左建设夫妇刚从佛殿回来,就听到左一很激动地说妹妹来电话了。

左一电话一接通,向敏就把电话给抢了过来,左再听到是她妈妈接的电话,还以为自己打错了,妈妈这个时间早就应该已经睡觉了才对啊。听着老妈喂声音都在颤抖,倒是左再先问:

“怎么了,发生生么事情了?”

“暖暖,你还好吧?你有没有事情啊?”向敏差不多和左再同一时间发问。

“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情?”左再觉得有点奇怪。

“纽约世贸中心不是被飞机撞倒了吗?你没有危险吧?”左建设凑过来电话边上问。

“啊,这事儿你们都知道啦?我这儿没什么事啊,就是纽约所有的消防车什么的都过去了,新闻里面说还有很多救护车。其他我也不清楚,学校现在停课了。说有可能是恐怖袭击什么的。”左再发现,911这事儿,她家里谁都比她更紧张。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菩萨保佑……”向敏这会儿是连拿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就瘫坐在地上。

左建设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他其实也有点腿软,看到老婆瘫了就过去扶起来。

这时候,左一的电话才回到了自己手里。其实左一是最早被吓,也吓的最惨的一个。他打心眼里觉得,妹妹是代替他去的美国读书,妹妹现在要是出事了,那全都是自己给害的。

左再听到左一终于接电话,就说:

“哥,你明天去桥头帮我弄点国旗回来,14号和年烛一起运过来给我啊。”

“好,我去给你拿。”原本就是妹妹奴,如今又添了几分内疚的左一满口答应。

纽约被炸的是大楼,机场是好好的,所以14号联邦快递的包机准时出发,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911被认定为恐怖袭击,联邦快递接到政府的通知,蜡烛作为“危险品”禁止空运。

中国的蜡烛,在美国,本来也是被列为倾销的,要收高额的税,所以国内的蜡烛几乎都是进不了美国的市场的。

不过程逢春这回运的是个人物品,也不是要拿去卖,而且税不税的,几根蜡烛的税说到底也没有多少钱。

可是现在,东西被列为违禁,联邦快递再厉害再准时,那也都是没有用。

程冽为这事儿,又去找他爸,他爸听说年烛不能运,心情很不好。今年再美国的香料生意遇到瓶颈,他还打算过年的时候,在纽约庄严寺点上年烛祈福的。但包机都包了,钱都给了,一开始要运的也就是香料,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是运啊。

程逢春心情不好就又骂了程冽一顿:

“就让你运个东西,这么点事儿你都问了多少次了,你自己一点处理问题的能力都没有吗?”

程冽被骂的时候,左再就在旁边和小耐玩,这亏的是有左再在,不然程逢春这一顿骂,估计不会这么文明。

程冽大概也发现了,左再是故意带着小耐往他爷爷身边去,省的他被程逢春给骂惨了,就投过来一个感谢的眼神。

到了晚上,当然了国内已经是早上了,左一睡醒就给左再打电话,问她要多少国旗。

左再去问程冽,蜡烛不能运了,她运点国旗过来行不行。

程冽想都没有想,就说可以。他不是被他爸至少骂了三四回让他自己解决和运龙涎香有关的问题吗。顺便运点国旗过来这事儿他能拍板,不用请示程逢春。

得了程冽的许可,左再就回电话给左一,说她要全部。桥头那些没有卖出去的国旗,她都要。

妹妹奴左一得令,带着公司的货车司机去镇上收国旗,他拿了两个亲戚家的所有国旗,说要给人钱,还被人家给说了一通,说谢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拿他的钱。还说邻居家里也很多,要不要也给他拿来。

左一也没看具体有多少,就说如果人家愿意拿点钱卖给他的话,就都拿来也没事。左一把货车司机留下装国旗,自己回去找女朋友吃午饭去了。

左一吃完饭回去看,傻眼了。一辆大货车,直接就快装满了。而且精彩的还在后头,司机老吴说,实在太多了,他刚刚已经拉了一车回去,这是第二车。

就一顿饭的时间,收来了两货车的美国国旗,乡里乡亲的,最多也就象征性地收了一点钱。收这两货车的国旗,总共都没花出去几个钱。

傻眼的左一给妹妹去电话,都忘了妹妹这会儿是睡觉的时间,就和她说:

“妹子啊,我现在被你给害惨了,你这让我收全部的国旗,我还没花大力气收,就收了整整两货车啊,堆都没有地方堆啊。”

左一平时很少叫左再妹子,这是给惊到了才说的。

左再睡的迷迷糊糊,就和左一说:

“年烛不能寄了,你就放年烛的箱子给我寄过来。”

“妹子啊,这些国旗比年烛大多了,还比人家重啊,我看十吨都有了啊。”左一继续表示无能为力。

“你把旗杆拆了烤肉吃,把国旗寄过来就好了。”左再大概做梦也是在吃,想起她和小耐拿旗杆烤肉了。说完左再就把电话给挂了,倒头大睡。

要说左一是妹妹奴呢,左再这一挂电话,想都没想他就让厂里八十几号工人把工作给停了,给他妹妹拆旗杆。

左一是怎么能号令这么多人的呢?这要从左建设12号一早上跑来厂里说最近厂里要让左一管一下他没有空说起。

这夫妻二人忙什么呢?他们没有左一那么了解网络,还搞不明白911到底是什么。

左建设就还是担心左再的安全,四处问人美国现在安全不安全,是不是应该离开美国。

世贸中心就是被飞机给炸的,所以这个时候他也不敢让女儿坐飞机,不然早就让左再回国了。左建设和向敏除了问人,就还是要去普陀寺烧香。

所以左一这会儿正猴子当大王呢。

一面小国旗大概有二十几克重,不过有快20克都是木头旗杆的,这旗面最多也就五克的样子。

两卡车的国旗,厂里八十几号人,从12号拆到13号夜里。然后连夜装箱子。左一是真的把3.5吨的年烛重量都用小国旗旗面给填上了。

左一还给他妹妹把数量点好了,3.5吨,七十万面。

七十万面,七十万面,七十万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9月14日号一早,联邦快递就运走了,运到美国还是14号。

收货的程冽听到海关和他说,有七十万面国旗在报关,惊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更让他惊掉下巴的是,海关认为这是救灾物资,直接就给放行了。

他是答应左再帮忙运点国旗来没错,可是这七!十!万!面!实在是太恐怖了。

恐怖到他即便要被骂,还是打电话给他爸了。

程逢春倒是还比较淡定,亲自给左再打电话,问左再这批国旗要怎么办。左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运了七十万面国旗过来,就说:

“程伯伯,现在大家都在买国旗还买不到,我穿上烤肉杆就能卖了。”

“你知道有多少国旗要穿吗?”程逢春问左再。

“我就让我哥哥运了一箱过来啊。”左再并不清楚数量。

“你知道你那一箱有多少吗?”程逢春又问。

“不知道耶,应该挺多的。”

“是挺多,70万面。”

“什,什么?70万?那怎么办,这我可穿不完!”左再自己也有点被吓到。

“你想卖多少钱?”程逢春接着问。

“一面不是五块吗?”

“如果人家买的多呢?”

“那买一送一好了。”

做了多年香料生意,程逢春在美国有很庞大的销售网络,但他卖的是香料,也不直接面对终端客户。

程逢春想了想,就给认识的几个大超市的采购经理打电话,他才打了第一个沃尔玛,人家一听有国旗卖,是以前便利店有卖五块钱,如今已经脱销的那一种。就说两块五一面有多少要多少。

程逢春说货有点多,有七十万面,而且没有旗杆。数量实在太大,采购经理不敢拍板,就向上级请示,上级说没旗杆也要啊,超市多的是烤肉杆,但价格要再降一点。

最后提出两块钱一面,都不需要程逢春送货,沃尔玛的人自己去机场接货,直接用沃尔玛的物流网,送到美国的各个州去。

911过去三天,不单单只有纽约人,全体美国人民都准备上街游行了。

最后,左再也同意,两块钱一面。

程逢春一个电话,把左再的七十万面国旗都给卖了,零成本的左再,一天赚了一百四十万!美金!

911那会儿,美国人上街游行买的小国旗,少说也得有三五百万面,但是有赚到钱的就只有左再的那七十万面。

印刷品这种高污染的产业,美国人是很少自己做的,桥头产的美国国旗被认定为倾销,美国人就从南美等地采购。

911发生的太突然,人家南美厂家也没有那么多存货,就算有,即便是南美到美国这海运也不是两三天能搞定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美国大超市采购这些小国旗,成本也就五六十美分,好在,当南美的国旗陆陆续续运到的时候,左再的国旗早都已经卖完了。

到了9月20号的时候,由于从南美运来的国旗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是供大于求,再加上游行的人渐渐变少了,美国国旗价格急剧下跌,便利店卖一块钱都不太好卖。

所以说,只有左再这个“卖国旗的小女孩”稀里糊涂地赚到了一大笔钱,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

一天赚一百四十万美金的人,也不是说世所罕见,但左再这会儿才11岁,大多同龄人估计还在为十块钱的零花钱发愁呢。

(求推荐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