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青春是把**》第七章:生活美学

青春是把** 《青春是把**》第七章:生活美学

作者:梧桐阅读 小说:青春是把** 更新时间:2021-07-22 09:36:50
周育才何流小说名字叫作《青春是把**》,提供更多青春是把**周育才何流,青春是把**周育才何流小说。青春是把**小说周育才何流摘选:周育才谈恋爱了,邵晴怀孕了了。九2月份的北京躁热,单调,受到污染非常严重的空气中飘浮着微小粒子…...

青春是把**

推荐指数:10分

《青春是把**》在线阅读

周育才何流小说名字叫做《青春是把**》,这里提供周育才何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青春是把**小说精选:自从和秦姗姗有了肉体接触之后,她时常会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有时候我会想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郑川慈,秦姗姗每打一次电话,我的负罪感就加深一层,以至于后来看到秦姗姗的电话我都条件反射的出现心悸,头晕,健忘等症状,一度被何流怀疑我是肾亏。就肾亏这个问题我曾跟何流展开过深入探讨,最后我发现跟何流讨论这个问题纯粹是浪费时间,丫张口闭口汇仁肾宝,跟街边儿卖假药似的,后来经我研究发现,何流之所以一提到肾这个器官时都会莫名的无…

自从和秦姗姗有了肉体接触之后,她时常会打电话过来问候一下。有时候我会想这样是不是很对不起郑川慈,秦姗姗每打一次电话,我的负罪感就加深一层,以至于后来看到秦姗姗的电话我都条件反射的出现心悸,头晕,健忘等症状,一度被何流怀疑我是肾亏。就肾亏这个问题我曾跟何流展开过深入探讨,最后我发现跟何流讨论这个问题纯粹是浪费时间,丫张口闭口汇仁肾宝,跟街边儿卖假药似的,后来经我研究发现,何流之所以一提到肾这个器官时都会莫名的无比激动,紧张,甚至有点些许的亢奋。因为在他看来,肾和藏在文明扣里面的那玩意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前者是发动机,后者是车轮,只有发动机加倍努力工作,车轮才能天衣无缝的做好配合工作。有次何流到他爸妈房间找零钱,发现床头柜抽屉里有一盒已经打开的***,何流从里面偷偷的拿了一片,当然那个时候的他在长辈眼里还是个好孩子。他后来又在他家的医药箱里发现了汇仁肾宝,为此他还小小的担心过他爸是否能满意得了他妈,因为他们的性生活可以直接影响到他们全家人的家庭和睦以及何流零花钱多少等一系列问题。也是从那次偷***开始,何流便不再满足于每天晚上打着手电筒在被窝里看完黄色小说之后靠勤劳的双手来满足***时,他开始发动起进攻。

首先他看准学校一个长相出众,异性缘极佳的一个女生。在中学时代,女生们的身体才刚开始发生微微的变化时,何流看上的那个女生已经长成了一个诱人的水蜜桃,何流不止一次的在梦里与她邂逅,甚至在观摩武藤兰老师的佳作时一度把武藤老师看成了那个女孩。当然,不是只有何流一个人被她迷的神魂颠倒,据说她是他们学校男生最佳性幻想对象。因为她不像电影里那些女人,只看得见摸不着,此女性格极为开放,和男人打打闹闹搂搂抱抱纯属家常便饭,在那时,中学生还都很保守,如果一个男生跟自己的梦中情人牵一次手都能激动的好几天睡不着觉。但该女生也仅限于跟男生嬉笑打闹,从未见她有过正式男友。因此,何流开始进行自己那套何氏独门追女法攻略。先是写情书,后是装酷,偶尔暗送秋波,继而送些小礼物,放学打着保驾护航的名义实则是想趁机揩油。在他送女生回家的第六天,女生便主动拉起何流的手,这让何流既喜又烦。喜的是,没想到计划这么顺利,顺利的出乎意料。烦的是,他的追女攻略才进行着起步阶段,往后还有更多的***没进行,这让何流有些许的失落。不过目的终归还是统一的,所以当何流反抓起女生纤细白皙的小手时心中升腾起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就在何流每天高兴的忘乎所以然的陶醉时,女生又主动约何流到她家去写作业。何流觉得幸福来的太快,一下子没把持住,亲了女生一口。当然,那个时候也只敢亲脸。何流在女生家忐忑不安又无比幸福的写完作业,女生似乎看出何流的担心,便很善解人意的说:“我爸妈出差了。”何流松了一口气,之后俩人跑到女生爸妈卧室看电视,那个时候电视上正热播着琼瑶阿姨的《情深深雨蒙蒙》,琼瑶阿姨不愧是阿姨,她总能把一男一女之间的气氛烘托的极为暧昧。电视上何书桓和陆依萍在大雨中肆意的接吻,房间里少年咽了咽口水。就这样,何流终于把从他爸妈房间里偷来的***派上了用场。后来,俩人又秘密进行过几次,每次的***都是来自何流爸妈的房间,当何流几乎认定该女生就是自己未来老婆终身伴侣时,有个学生家长来学校闹事,说该女生勾引自己儿子,他儿子为女生跟一群社会青年打架,最后被打成粉碎性骨折躺进医院了,还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下床走路。女生被开除了,何流的初恋夭折了,从此开始踏上了颓废的不归路。

自从何流跟我讲述完他的初恋史之后,看他满目疮痍的神情我决定把我和秦姗姗的事告诉他,这样既能安抚他因缅怀往事而受伤的心灵,也能让他对未来大好生活充满无限的向往和期待,让他知道他旁边有个罪孽深重的混蛋等着他来讨伐,并且这个混蛋在跟他说这些话之前是怀着一颗救赎以及赎罪的心。

我把那晚发生的事毫无保留的跟何流说完,就差没学冠希哥来个详尽视频解析教程了。本想着他会损我一顿,没想到丫听我把话说完之后两眼放光的抓住我的手说:“真他妈想叫你一声哥,你这也太厉害了吧。先是泡上一个富二代,后是勾引***主动投怀送抱,你丫是不是五行缺淫?这么好的事都被你撞上,回头也教教哥们儿呗。”“扯淡,你听不出来我这是在忏悔吗。”“少在我面前装逼,你小子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不再理会何流,任凭他百般猜测。

大二伊始发生了两件大事,周育才恋爱了,邵晴怀孕了。

九月份的北京燥热,沉闷,污染严重的空气中漂浮着细小粒子,也许这些粒子你觉得无所谓,但这些细小的粒子足以致你于死地。当然,即使是这样,每年仍有数以万计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涌入这座已被高度污染的城市,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那些一脸稚气未脱打着追逐梦想,实现自我价值旗帜的大学新生。

好不容易摘掉大一新生的头衔,投身于老生大军的行列中时我发现了其中的种种好处。当然最大的好处就是大二老生要到火车站,汽车站去迎接那些带着梦想即将成为我们学弟学妹的大一新生。这么好的事何流自然是不甘落后,田锐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今年大一美女居多时也扣上了‘志愿者’的帽子加入到接站人员的行列中去,其行为颇有知识分子下基层深入群众,了解群众之风范。

其实接站很辛苦,每天早晨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如果有需要的话要在车站过夜。当然,何流和田锐是绝对不会做任何对自己身体和睡眠有害的事情。每天早晨坐着学校的大巴车来到车站,俩人先装模作样一会儿,然后拿着学校的牌子去出站口接人,如果是女生来问主动一路保驾护航,如果是个男生或者学生家长来问,扬扬手指指方向完事儿,如果对方坚持让他们领着,俩人就石头剪子布,谁输了谁领人投奔组织。赢了的人继续在出站口守株待兔,时间长了何流发现老是站着也不是长久之计。因此他开始捣腾点儿小生意,他批发了五十多份北京地图,批发价八毛钱一份,他零卖五块钱一份外加赠送一瓶矿泉水。开始他也没当回事儿,就瞎卖着玩,后来他发现五十份地图和两箱矿泉水远远供不应求,那些初来北京对北京一窍不通人,巴不得一出站就对北京的地形了如指掌,虽说火车上也有卖地图的,但是永远不会有几个人在车厢里大声嚷嚷:“给我来份北京地图。”因为火车即将开往的城市是中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是中国的喉头之地,没人愿意承认自己对这座城市的陌生,就算没来过,也绝对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像昭告天下般的告诉所有人,自己没来过北京。而且又加上何流这属于买一赠一,所以当何流喊着:“防忽悠,防坑爹,北京地图,五块一份买一赠一了。”有几个人过来问“赠什么?”何流指指旁边的箱子说:“矿泉水。”“水是假的吗?”有人问。“您思想觉悟高点儿成吗?我一大学生在火车站卖假货像话吗?”对方一听何流的话在理,就买了一份地图。车站的民警见何流是个大学生,并且也没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理他。后来随着需求量的增加,何流每天早晨七点半准时骑着他爷爷的那辆电动小三轮从朝阳出发,到了丰台的北京西站后找个地方停车,然后跟田锐把东西搬到出站口看着,自己到学校接站处报道。学校接站工作结束之后,何流又坚持卖了一个星期的地图,后来被车站民警赶走这件事才算作罢。

十几天何流赚了一千多块钱,回学校后请宿舍人去吃了顿一人两百的自助。付钱时收银员问是刷卡还是现金,何流一副暴发户的样子说:“现金。”然后从钱包里掏出八百块钱放到桌上,如果不知道的人看他那表情,还以为他掏了八万,这恐怕是何流在未来的两三年内请我们吃过最贵的饭了。在请客前,何流已经给我们提前打好招呼,所以为了迎接这顿丰盛的大餐之前我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三天里我只吃过一碗炸酱面,一屉小笼包和一瓶可乐。田锐为了陪董小雨减肥每天也就啃一根黄瓜喝一碗粥,周育才整天红光满面,吃不吃饭俨然已经成了生活的附属品,可有可无。至于何流就更不用说了,钱是他掏的,看他那架势绝对有势必要把这八百块钱吃回本的意思。

自助餐店永远都会摆放着一块“杜绝浪费,请少取多次”的标语牌,我们丝毫没有在意它存在的实际性价值和意义所在,当何流来来回回不停的端东西,最后把整张桌子都摆满时,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微笑着走到他面前说:“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了,这是我们餐厅的公益卡送给您。”把一张卡片递到何流手里,是一张印着非洲难民的明信片。言外之意是想告诉他,你小子就量力而行吧,胃是你自己说了算,价钱可是我们说了算。何流笑了笑转身又拿了俩螃蟹。

“你拿那么多能吃得了吗?”田锐问。

“都住一起一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哥现在的战斗力还是满格。”

可能是前几天因跟女友电话传情过于激动,周育才一时感觉不到饿,如果那个时候你问他,爱情和面包他会选择哪一个时,丫一定毫不犹豫义正言辞的告诉你,他会选择爱情。现在看他吃饭那样儿就跟几百年没吃过饭似的,风卷残云一般的速度,并时不时的拿起手机发短信。我跟田锐属于量少次多的,每样东西只拿一点儿,但跑的次数极多,差不多来来回回就把刚才吃的那点儿热量消耗完了。所以坚持到最后的也只有我和田锐,何流一顿饭把两三天的饭都吃了,一打嗝嗓子眼儿里的肉就往上冒,然后嚼嚼再咽下去。周育才也好不到哪儿去,撑的连站起来都费劲,最后四个人不得不扶着墙往外出,打了辆车回学校。

这顿饭下来,宿舍人集体两天没踏进饭堂门一步。

现在周育才成了宿舍业务最繁忙的人,一天到晚手机叮叮当当响个不停,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手机都没离开过他的手,连睡觉拉屎都紧握在手里,他也不怕擦屁股的时候手机掉进马桶里。

周育才的恋情是从七月底开始的,对方是周育才小学同学。据说是通过淫淫网联系上的,此女名叫孙真真,此前周育才对该女毫无印象,该女锲而不舍的再三帮周育才回忆小学的那段记忆。后来周育才隐约记得小学六年级时班里有个坐最后一排,每天闷头不吭声的女孩。后来还找出当年的毕业照,发现此女长相极为一般,便不再像最初那样跟她热火朝天聊着,而是不咸不淡的随便聊几句就下线。后来有天不知道孙真真抽什么疯,非要跟周育才视频,让周育才看她脸上的痘痘是否严重到不能见人的地步。周育才接受请求,谁知出现在视频里的不是一个蘑菇头大饼脸的村花,而是一个大眼睛齐刘海微卷的长发极像前几年流行的SD娃娃真人版。周育才一下子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一个劲儿的在说:“哪有痘痘,没有,漂亮的很。”此后对孙真真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每天不分昼夜的发短信,想到什么发什么,也不管人家女孩烦不烦。不过事实证明,孙真真不仅不烦周育才这样死缠烂打似的追求,并且还很享受。后来俩人交往之后她才透露,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就一直暗恋周育才。当我们从周育才手机里看到孙真真的照片时,再从头到尾仔细的打量研究了一番周育才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孙真真眼神儿不大好。

后来郑川慈和董小雨知道这件事后用几乎如出一辙的话批评教育了我和田锐,说我们永远都不会了解一个女孩纯情时代的梦。每个女孩在少女时代都会有那么一个让她着迷的对象,这个对象促使她情窦初开,让她满心欢喜,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能见到他。会写关于他的日记,会看他经常看的书,会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因为心里面住满了他。再纯情也得找个看着顺眼点儿的吧,孙真真和周育才在一起让我想到一句话“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不过当看到周育才大学以前的照片时,我否决了自己最初的观点,我不得不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改变了我们最初的模样。也许是生活太不待见周育才,让他的外貌有了转世投胎的惊人改变。

十月份的北京已经开始冷了,昼夜温差极大,明明白天还是艳阳高照,一到晚上就寒气刺骨。这些天郑川慈去武汉出差,经常发短信跟我说武汉什么东西好吃,哪里好玩,长江大桥有多漂亮,以后有时间了一定要跟我一起去武汉。邵晴的电话也是在十月份打来的,那天晚上我跟田锐刚玩完WOW,我还在为寡妇制造者这个匕首名字而感到喜感时接到了邵晴的电话。开场俩人寒暄了一阵之后她切入正题,让我找个安静的地方听电话,想跟我说点事。我跑到卫生间说:“行了,我蹲厕所了,信号强,空气清新,还可解决随时生理带来的需求。”

“左言,我想让你帮我个忙。”邵晴的声音显得有点唯唯诺诺,以前她说话从来不会这样,横行霸道颇有旧时地主婆的范儿。

“什么事儿?”

“你先答应我一定要帮我。”她在电话那边要求。

“你不说什么事儿,我怎么帮你?”

“不行,你必须先答应我。”她开始施展她的胡搅蛮缠法。

“说不说?不说我挂了。”

“别挂,但我说了你保证你要答应帮我。”

“说吧。”

“我……那个……我可能怀孕了。”她**的说。

“靠,这事儿还有可能一说?”

“……嗯……我怀孕了。”

“谁的?”

也许是邵晴没想到我会回答的如此淡定,也许她认为我该激动愤怒甚至是买张火车票去找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算账。

“我男朋友的。”

“你俩就没做个什么安全措施?”

“他不愿意,说那样没真实感。”

“我靠,不是有避孕药吗?”

“那个吃多了对身体不好,我就没敢吃。”

听她说完我突然有一种邪恶的想法,当初跟她分手是正确的选择。

“怎么帮你?”我问。

“借我五千块钱。”

“行,明天我回家跟我爸要,你一会儿把你银行帐号给我短信发过来吧。”

“左言,你真好。”

“行了,不早了,赶快休息吧。”说完这句话我挂上电话,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后来何流在外面喊了几声我都有没听见,都还以为我掉进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