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最新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青春是把**》第六章:晃晃悠悠

青春是把** 《青春是把**》第六章:晃晃悠悠

作者:梧桐阅读 小说:青春是把** 更新时间:2021-07-22 09:36:48
周育才郑川慈小说名字叫作《青春是把**》,提供更多青春是把**小说以及最新章节,青春是把**以及最新更新。青春是把**小说周育才郑川慈摘选:周育才实际上是寂寞孤独的,在看见我和田锐均已谈恋爱,何流周围又每日核心主题着一群莺莺燕燕之…...

青春是把**

推荐指数:10分

《青春是把**》在线阅读

周育才郑川慈小说名字叫做《青春是把**》,这里提供周育才郑川慈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青春是把**小说精选:大学的第一年就这样在百无聊赖中得得瑟瑟的度过了,接下来便是满心欢喜的迎接放纵的两个月。当然,在彻底的准备释放自我之前首先要通过考试,但是考试总能把一个活泼开朗阳光灿烂的小孩伤害的遍体鳞伤并且让你生不如死,我这样形容考试似乎有点言之过重,但它确实具备这种神奇的特点。同样,在迎接准备考试的同时我也在思考我和郑川慈的事。我从没想过我会在大一就开始恋爱,也许只是没有想过和她恋爱吧。当你和一个女人保持暧昧关系长达一个…

大学的第一年就这样在百无聊赖中得得瑟瑟的度过了,接下来便是满心欢喜的迎接放纵的两个月。当然,在彻底的准备释放自我之前首先要通过考试,但是考试总能把一个活泼开朗阳光灿烂的小孩伤害的遍体鳞伤并且让你生不如死,我这样形容考试似乎有点言之过重,但它确实具备这种神奇的特点。同样,在迎接准备考试的同时我也在思考我和郑川慈的事。我从没想过我会在大一就开始恋爱,也许只是没有想过和她恋爱吧。当你和一个女人保持暧昧关系长达一个多月时,而且这个女人无论是长相身材还是品行你都无可挑剔时,你开始暴露出男人最原始的一面。不,从一开始就暴露了,只是用一种君子的方式在极力伪装,伪装自己的高大正直。没错,我也是这样。也许是我的伪装太完美了,也许她早就看穿了我的内心,所以在一个灯光极为暧昧的晚上,两个寂寞的人就顺其自然的走到了一起,继而唇与唇相碰,那种感觉和跟邵晴亲吻时完全不一样,那时候的吻是畏畏缩缩,而这时候的吻是光明正大,从最初的轻柔温顺到之后的疯狂激烈,我能感觉到她舌尖上有丝丝清凉的感觉,我想她刚才肯定已经吃了薄荷糖。在这场唇舌之间的激情过后,我内心开始了狂烈的躁动,我开始更加期待下一次的见面和更进一步的发展。

发奋图强了一年的周育才其实是寂寞的,在看到我和田锐均已恋爱,何流周围又每天围绕着一群莺莺燕燕之后,他开始四处寻觅目标,当然他是不屑何流给他介绍的,用他的话说他需要找一个心灵契合的灵魂伴侣。当然,灵魂满足只是开始,身体交融才是最终结果。

在考试的前一天刚好也是郑川慈的生日,她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埋头刻苦。“亲爱的,今天是我生日你有什么要表示的吗?”她在电话那边撒娇又发嗲的说。

“表示什么呀,表示证明我接受你又老了一岁,你不能时刻提醒我在和一个比我大三岁的女人恋爱。”

“女大三抱金砖,你介意和一个抱着金砖的女人恋爱吗?”

“那你先把金砖给我吧。”

“给你块板砖还差不多,今晚一九六四见。”

“我明个还得考试呢,我得看书,回头再给你补。”

如果给她过生日和看书之间让我做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并不是我不爱她,只是我不想去见她那帮朋友,可能是我不想让别人看到她在和一个比她小三岁的男人恋爱。也许姐弟恋这种恋爱品种并不适合我这种思想呆板的人。两个小时过后,因受不了良心上的谴责,我最终还是穿上衣服跑到西单给她买了当初她穿上很漂亮的那件白色吊带***裙。

晚上一九六四的人很多,一群爆乳妞儿在舞池搔首弄姿的扭动着胯部。我给郑川慈发了条短信,说我已经到了。她出来接我时我差点没认出来,一件上短下短的黑色抹胸裙包裹着她纤瘦但无比性感的身体,一弯腰便春光乍现,做为一个男人,我有想把她裙子扒下来的猥琐想法,但做为她男朋友,看见她这么穿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这就是你今晚的行头?”“是不是很性感?”她咧着大红唇笑着问我。我挠挠头,把衣服给她说:“去卫生间换一下吧。”“唷,你不是说我穿上很装嫩嘛,怎么?现在觉得好看了?”“别得瑟了,快进去换上吧。”

我和她进入包间,一群人在里面群魔乱舞。看我们进来了瞬间安静了一下,“这就是我老跟你们说的左言。”郑川慈这么介绍我,也不知道她跟他们提过我什么,不过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坏话。“小慈,你怎么出去趟回来衣服都换了?”一个长得像沙皮狗的男的问。“左言送的,看起来很嫩吧。”郑川慈甜甜的说。“你还挺有福气,小慈可是我们心中的女神。”沙皮狗说这话时候,表情像是挑衅,又像是不屑。“让寿星给我们唱首歌吧。”一个娇小的女孩说。

一整个晚上我都像局外人似的看着这群精力旺盛的疯子,当然也***裸的看着沙皮狗对郑川慈偶尔的调戏。

后来郑川慈被这群疯子灌的成一滩烂泥,我压住心里的怒火把她从一九六四拖出来,打了辆车直奔我们第一次去的那家快捷酒店。我以为这次我还能像第一次那样面对一个烂醉如泥的美女可以镇定自若坐怀不乱,但我发现坐怀不乱其实都是瞎扯淡,那只是为自己怕负责任或者怕被传染个什么性病找的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不相信世界上真有柳下惠那么正直的人,除非他在生理方面有所缺憾。所以,在我把郑川慈扔到床上的那刻起,我决定,管她明天起来怎么尖叫怎么愤怒,该发生的事已经发生了,她要愿意我就负责到底,她要不愿意,那我就抬屁股走人。

毕竟是第一次,我跑卫生间里好好把自己这身皮搓搓洗洗,平时洗澡也都是冲一把就完事儿,这次我洗的无比认真,就好像准备迎接一场神圣的仪式般庄严而圣洁。洗澡的时候我一直被一些无脑的问题困扰着,比如郑川慈是不是处,第一次需要不需要做什么保护措施,要不要来点前奏之类的活动,但当我从卫生间出来时发现郑川慈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时,之前所有的疑虑就此打消。她眼神温柔充满诱人,轻轻的努了一下性感的小嘴示意我到床上去。我被激烈的性欲带动萌发出跃跃欲试的冲动被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掩盖,看着郑川慈白皙的皮肤,尤其是那两条性感的长腿,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吐沫,尽量抑制住自己身体明显发生的变化,也许是刚洗完澡消耗掉太多的水分,也许是内心的焦躁不安,心脏已经蹦跶到嗓子眼,我开始有点口干舌燥,有汗水从手心不停的渗出,我极力的克制住自己身体的抖动,在我还在犹豫要不要将嘴巴凑到郑川慈嘴上的时候,她已经微微向我靠拢,我低头吻住她的唇,从温柔到疯狂那种感觉无与伦比的美妙。当我感觉到她身体也随着我的吻而变得燥热不安时,我开始发起进攻,我以为第一次会无比尴尬甚至困难,但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当听何流和田锐讲述自己第一次***崎岖坎坷史时我曾不止一次的怀疑自己第一次是否会比他们还糟糕,但结果往往比人预想的要顺利很多,这件事让我明白了凡事都要亲自尝试。

完事后我无比享受的平躺在床上看着依偎在我怀里的郑川慈,我伸手抚摩着她乌黑的长发,她闭着眼睛往我怀里靠了靠。我抑制不住内心依然疯狂的跳动,尤其是当她的胸碰到我的身体时,我总会转过身疯狂激烈的吻着她的唇,她的颈,她的全身……

第二天早晨六点多我穿上衣服就打车往学校赶,八点半考试我连书都没看几眼,虽说有句话叫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现在别说磨枪了,如果磨蛋能及格我都愿意毫不犹豫的尝试一下。平日里没有认真听课,课后别说完成作业了,连书都懒得翻,想及格简直是天方夜谭。我正算下学期回来要补考多少门时田锐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在哪呢?我说:“马上到学校了,什么事儿?”“靠,昨晚学校突击检查,你一晚上没回来何流给你兜着了,说你丫昨天去割包皮了。”何流在电话那头嚷嚷着。“我靠,这理由也太他妈绝了。”“你别回来了,我们跟老师说你在家静养呢,昨天周育才找教务处那老***给你办了缓考。”“够意思不愧是哥们儿,真他妈患难见真情呀,回头请你们吃饭。”挂上电话我让出租车司机掉头回刚才的快捷酒店。

今天发生了两件事,一件事是我正式从一个纯洁无瑕的男孩变成了一个雄壮有力的男人。一件事是我现在有充足的时间去准备接下来几天要考试的科目。这个早晨空气清新自然,大街上奔走忙碌的人显得活力充沛,就连公交车上嚷嚷着售票的大婶我看着都觉得她们跟十八九岁的美少女一样稚嫩妩媚又充满诱人力。

幸亏我刚才走的时候把房卡放屁股兜里了,我打开门看到郑川慈安静的像一只小猫一样窝在枕头里熟睡。我忍不住低头吻了她光洁的额头,发丝的清香让我感觉这样的感觉很好。她懒洋洋的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给了我一个甜甜的微笑。

我又开始躁动起来,脱下裤子再次钻进被窝和她翻云覆雨了一番。她捶打着我的胸口撒娇的说:“你真坏。”我靠在床头上点着一根烟吸了一口问:“昨晚你没喝醉吧?”说完这句话我马上就后悔了,这句话真他妈扫兴,我正想着用什么话能婉转巧妙的把话题转移开的时候郑川慈说:“你没听过酒后乱性吗?”我嘿嘿的笑了一声说:“那回头再多乱几次。”

“你今天不是要考试吗?”

“不考了,周育才给我办了缓考。”

“你平时要多看书,多学习,做一个勤奋求知上进的好学生。”郑川慈仰着脸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

“小生定当不会辜负郑家大小姐的一片赏识之心。

为了让这个暑假能肆无忌惮毫无顾虑一点儿,我选择在等待余下几门考试的有限时间里挑灯夜战。光靠周育才一个人给我们三个人输送答案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自然也需要力所能及的应付一下。田锐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鼾声如猪,枕头边的电话响个不停,何流正潜心钻研英语,见田锐的电话老响始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便抓起桌子上的数学书砸过去,电话的铃声是《草泥马之歌》,因为铃声的问题何流没少说过他。何流表示但凡田锐和他在一起时,一定要把电话调成振动,否则立马滚蛋。何流不想把好不容易在女生面前树立起的儒雅潇洒形象被田锐一首手机铃声毁于一旦,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草泥马之歌在欢快的跳动最后一个音符时田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屎拿起手机回打过去,不用猜就知道是董小雨。董小雨因为田锐的不思进取煞费苦心,发现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是无济于事,田锐依然一天到晚该吃吃,该睡睡,该玩游戏玩游戏,只有董小雨教导他时才一副幡然醒悟痛改前非的德行,不过那也只是三分钟热度的事儿。所以当董小雨发现教导不行时,开始采取了诱导方案。所谓诱导,当然是诱人着教导。只要田锐及格一门,她就让田锐‘舒服’一次,所谓的‘舒服’自然大家心知肚明,因此田锐不敢再有丝毫怠慢,真正挑灯夜战的也只有他自己,我们所谓的挑灯夜战,到后来就成了灯战人睡。田锐在电话里跟董小雨腻腻歪歪了一阵之后翻开书像模像样的看起来,也不知道他是真看还是假看。

考试结束之后迎来冗长的假期,周育才的老妈因思子心切,还没等他回去就买张票跑北京来了,还特意嘱咐我们宿舍人都先不要走,晚上请我们吃饭。因为周育才老妈是医生的缘故,所以周育才特地花上两个小时洗了头,洗了澡,换了条干净的***和袜子,顺便从何流衣柜里拿了件T恤,把半年没洗的牛仔裤又从衣柜里翻腾出来套在腿上。职业所致让周育才的老妈多少有些轻微洁癖,我们都纳闷儿一个有洁癖的母亲是如何生出来一个如此邋遢的儿子,这需要多少的努力和心血才能把他培养成这样?因此我们都带着无比强烈的好奇心来到周育才老妈做东的北京饭店。

以前没听周育才提过他老妈,只知道是个儿科医生,别的一概不知。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周育才和他老妈站一块,看着周育才比他妈都老,说他妈是他姐都不为过。也许是因为是医生所以懂得保养,皮肤紧致丝毫没有一点皱纹出卖她的真实年龄,如果不是有周育才这么大的儿子在那儿活生生的杵着,没准儿真以为是个三十岁刚出头的少妇。周育才一脸猥琐的说:“妈,这是我们宿舍的。”看着何流说:“这是宿舍长何流。”然后又指指田锐说:“田锐,最近为了考试太拼命了,人都憔悴了。”最后看着我说:“左言,我对床的,我生活的启蒙师。”我不知道我们三个人在周育才嘴里竟然变得这么高大,何流和田锐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我们三个不由自主的挺起原本有点驼着的背,自信的咧开嘴冲周育才老妈微笑。周育才老妈说:“育才,你也要多跟他们学习学习。”我心里暗自偷笑。

晚上周育才和他妈呆在宾馆没回来,田锐跟董小雨要‘奖励’去了,何流参加高中同学生日去了。宿舍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正想着是到别的宿舍打打扑克还是给郑川慈打个电话时,秦姗姗突然打来电话,问我在干吗?我说:“在宿舍呆着呢。”

“现在有时间吗?”

“有,什么事儿?”

“想找你聊聊天,你出来吧,我在你们学校旁边的麦当劳等你。”

我想了想,靠,那哪是在我们学校旁边呀,离我们学校最起码还有两站地。

到了她说的那家麦当劳,看见秦姗姗正拿着杯可乐站在门口喝。

“好久不见。”她笑着说。几个月不见感觉她又变了一个样儿,说不上来是什么样,但我能肯定是比之前变得更清纯了,我想也许是***她的那个男人比较喜欢清纯型的,所以她开始努力的往清纯方向靠拢。

“怎么了?要不要今晚我扮演一下知心大哥的形象?”我吊儿郎当的说。

“好啊,那拨打知心大哥热线是否有奖呢?”她玩味的问。

“成,有奖。说吧,怎么了?”

我俩从我们学校门口一路走到天安门,累的我想马上找个地方躺下睡一觉,她一直讲述着她的故事,期间有几次会问一下我的看法,我表示对她除了同情之外还有些许的怜悯。

“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秦姗姗眼含泪珠的问我。

“没有,绝对没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我能理解。”也许我并不能理解秦姗姗的做法,就像我始终不理解我为什么一见到女人的眼泪时就变得手足无措,慌张不安,好像这眼泪是因我而来的。

我俩坐在天安门前的台阶上,秦姗姗回头看了一眼城楼上毛主席的照片说:“他很伟大,但也有做错事的时候,更何况我一点儿也不伟大。”看着这个川流不息的车辆,我和秦姗姗出现了短暂性的沉默,也许她在想跟我讲的那些事,而我也恰好在想她给我讲的那些事。

秦姗姗的父亲在她上高一的时候得癌症去世了,她父亲过完头七她妈就领一个男人回家了,说是要跟她们娘俩一起过。这个男人就是上次在哈尔滨火车站见到的那个秦姗姗叫他叔叔的男人,这个男人有钱有势,和老婆离婚了,儿子也出国了,去医院探望朋友时偶遇秦姗姗的妈妈,一个寂寞男人和一个即将成为寡妇的女人产生了情愫。有次秦姗姗搀着她父亲去上厕所,经过水房,正好看到俩人十指相扣打情骂俏。从此他父亲的病情一度恶化,不久便撒手人寰。秦姗姗努力学习,考到了北京想和她妈来个彻底的脱离关系,脱离关系首先必须经济独立,秦姗姗深知这一点,所以到处找工作做兼职,她知道自己具有可以利用的美色资源便开始做起了礼仪模特,也就是在做礼仪模特时认识了浙江商人老赵。秦姗姗说,老赵像她父亲一样总能给她关心和温暖,在老赵身边很有安全感,而且她知道老赵很爱她。我无权评论她的感情,自然只有安静聆听。

北京的夜迷离又充满诱人,这个城市里有多少像秦姗姗这样的女孩儿?也许很多事都是我们无法预料到的,也许我们正在跟着生活的变化而变化着,一瞬间我突然陷入恐慌之中。

“我累了。”秦姗姗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说。

“我送你回学校。”

“我不想回去。”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我带她去了我带郑川慈去过的那家快捷酒店。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带她来这里,也许是对这里有了一种熟悉感和莫名的安全感。前台的服务员给我开的房间是3217,我拿着房卡犹豫着要不要换个房间,因为我的第一次就发生在这个房间里。秦姗姗拿起房卡走到电梯前等电梯下来,我打消了之前的犹豫。

秦姗姗进了房间之后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我先洗个澡,太热了。”我“嗯”了一声打开空调把温度调到最低,然后打开电视随便看点儿什么。午夜时电视台总会放一些无脑偶像剧,我一直认为偶像剧就是一群傻逼用傻的出神入化的表演,来取悦更多的傻逼。不过在这个让人蛋疼的晚上,我宁愿闲得当一次傻逼。正当我纠结于为什么女主角总喜欢扯着大嗓门儿大喊大叫去博得男主角注意力时秦姗姗裹着浴巾从卫生间走出来。我突然发现我不能把注意力集中于电视上,我开始有点浮躁。秦姗姗裹着浴巾盖上被子说:“你不去洗澡吗?”我不停的按着手里的电视遥控器说:“不了,空调开着呢,懒得洗。”

“那你不准备睡觉吗?”

“你先睡吧,我再看会儿。”

“那好吧,你准备买锅?”秦姗姗突然问。

“不买啊。”

“那你看它干吗?”她笑了笑看了一眼电视。

我回头一看,电视上正播放着电视购物广告,一个高压锅的广告,女主持人语速极快且有些歇斯底里,好像谁不买她的锅她就跟谁急一样,推销极像吵架。我抓了抓头发,关上电视进卫生间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秦姗姗正坐在床上看着我刚才看的那部偶像剧。我躺到床上,转过身背对着秦姗姗正准备睡觉时,她突然关上电视跳到我床上钻进我被窝里,撒娇的说:“我不想一个人睡,我害怕。”理性告诉我,必须要把她推开,并且义正言辞的告诉她这样是不对的,我是个有女朋友的人了。但我的感性告诉我,左言,你是不是个男人,主动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这个时候,一般理性都会听命于感性的安排,所以我转过身,面对着秦姗姗那张娇俏的脸说:“睡吧。”正当我意乱情迷时,秦姗姗搂住我的腰说:“左言,你真好。”说完一个吻落在了我的嘴上。这个吻开启了我和秦姗姗今夜的开始,她乖巧,灵活,像一只温顺的猫咪,和她***是一种享受,因为她懂得如何取悦男人,我想这也许是老赵爱她的原因之一吧。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